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信息
    六个人围在斗篷男的身边,相互看着,都不知道该怎样处理这种情况,最后还是菲丽丝一把将其头上的兜帽掀开,露出一张五十余岁男人的脸,长相平平无奇,没有什么特点。.

    几个人一起望向温蒂,温蒂则是皱眉沉思了一会儿才说,“我没见过这个人,他绝不是暴风教会的主教。”

    莉雅猜测着说,“那有没有可能是暗部的成员?我们生命教会暗部的人,我从来都没见过他们的长相。”

    但凡大的势力组织,必然要处理各方面的事务,其中就包括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做这些事不能让人知道是谁做的,成功了不能宣扬、失败了也无法报仇,甚至执行任务的成员死亡,也不能承认。就是这样一群行走于黑暗中的人,却都是些极为虔诚和优秀的人才。

    “算了吧,他的行为方式才不像暗部的人。若是暗部的,行动暴露之后要么拼死、要么逃离,怎么可能像他这样畏畏尾,话还这么多。”菲丽丝踹了斗篷男两脚,又对着奥托指责道,“都怪韦德迈尔,直接把他给砸晕了,想了解点情况都没办法。”

    奥托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也并不说什么。斗篷男被菲丽丝踹过之后,一只胳膊改变了位置,将手指上的一枚空间戒指露出来,达科奇怪地从其手上摘下来,开始翻找,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奥托这样做是最保险的,对方等级很高,而且是气系魔法师,一个不留神就会被他跑掉。”凯文对于自己的岩浆术没能建功依然耿耿于怀,以询问的眼神看向温蒂。

    温蒂想了想说,“他的气系魔法威力强大,持咒时间较短,肯定比我的等级高。如果他没有留手的话,应该是魔导师的级别。”

    为了防止有暴风教会的人现温蒂,凯文在树堡周围准备了震动预警魔法阵,若非如此也真的难以现这个人。斗篷男身为气系魔导师,即便奥托比他等级高,如果他一味想要逃跑,几个人还真的没有任何办法。这次能够顺利捕获他,其实是众人早有准备、歪打正着的原因。

    “堂堂魔导师却来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即便不是暴风教会的信徒,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等会儿直接交给城防部队好了!”因为温蒂的遭遇,使得莉雅对于暴风教会也没什么好感。

    几个人说话之间,达科则一直在翻找着空间戒指,里面大都是一些抄写雕文的魔法材料,少量药水和书籍,最值钱的是几幅雕文卷轴,其上带有浓重的个人风格,看起来是这个斗篷男的手艺。达科正失望的时候,忽然现了一卷羊皮纸,这是最普通的动物皮制成的羊皮纸,却同那些雕文卷轴放在一起。将羊皮纸拿出展开,达科看到上面的内容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就马上叫了起来,“他是其他团队的参赛选手!打探到了很多团队的情报,上面都有记录着呢!”

    几个人听闻这个消息都是一惊,他们几个都是经过了近一个月磨合,早已经对其他人的性格了解,只是对视了一眼就马上做出决定。

    莉雅拉着奥托说,“快把他扛回我们的地下室里,这么好的资源我们一定要好好挖掘一下。”

    温蒂则是眯起了眼睛,“在这种距离上也能收集情报么?用的是风聆术?还是风眼术?看来我也得跟他好好交流一下了啊。”

    菲丽丝一脸邪恶的笑容,“这个人很有价值呢,我们不能把他交给炼金公会。”

    凯文想了想说,“刚刚我们闹的动静可不小,应该会惊动了城防部队,得想个借口把刚刚的事情掩饰过去。”

    菲丽丝拍着胸脯说,“交给我吧,你们先回去树堡,我在这同城防部队解释!”

    达科则将那卷羊皮纸交给了凯文,“你们先回去吧,我也在这里等着,一会儿我们俩一起回去。”

    于是放着菲丽丝和达科在这里,其他四个人带着斗篷男回了树堡。菲丽丝笑眯眯地看着达科,“达科,你的寒冰罩不错嘛,一下子就把他冻住了,还中了迟缓效果。”

    达科如实地点头说,“我现在使用的冰系魔法,似乎很容易让人中迟缓效果,比我等级低的几乎是必然生效,比我等级高的几率也很高,这是前段时间我才现的,似乎是控法能力的衍生作用。”

    “嗯嗯,你这个能力很好哦,这样以后我们一起去打架就不怕别人逃掉了!”菲丽丝高兴地一挥手,将一大堆不死生物召唤出来,“再加上阿申的战斗力,即便对方是魔导师我们也能打赢。”

    达科一阵无语,原来菲丽丝还是想到了以后一起去打架的事情。但他马上被菲丽丝召唤出来的不死生物所吸引,这还是菲丽丝与达科见面后第一次召唤不死生物,立即让达科大吃一惊,相比以前已经大换血了,没有了那些个战斗力低下的动物,而多了很多体型宽大的魔兽,最重要的是还多了个亡灵骑士。

    这个亡灵骑士全身都包裹在黑色的盔甲当中,身体下骑着一匹比人还高的马,马也是全身覆甲,滚滚黑气包裹在他们外面,像是很厉害的样子。菲丽丝在升级成为魔导士之后,已经能够依靠自己的能力召唤更高一级的不死生物了,这个亡灵骑士正是她这一年来的成果。

    “达科,这是阿申,除你以外的最强战力,也是我的大军团长!”菲丽丝向达科介绍着亡灵骑士,达科听到大军团长的时候,心里忽然有些不舒服,因为他记得自己才是主人的大军团长。

    但达科没来得及多想,因为远处赶来了一大群统一制服的战士,达科一眼看到他们的度,就知道全都是高级武士的等级。达科一直以为炼金公会全部都是魔法师,没想到城防部队中,高级武士也能够一下子拉出这么多来,不禁对炼金公会的潜在实力更加震惊了。

    领头一个战士明显是这群城防部队的头领,他快步跑到菲丽丝面前,向着菲丽丝行礼并问道,“耐克瑞蒙斯小姐,刚刚这处区域有强烈的魔法波动,请问是什么人在这里……”

    菲丽丝不等对方问完,就大声打断了他,“我正想问你呢!你们城防部队是干什么吃的?炼金公会花费重金武装你们的钱都花到狗身上了吗?我们好好的在这里准备炼金大奖赛,也能有小毛贼光顾,要不是我们联手把他干掉,说不定会遭受什么损失呢!你们不是维护治安的吗?怎么允许这种事情生。”

    城防部队长看了看周围地面上一片片焦黑和被切割得支离破碎的植物,也是一阵愕然。他本是来了解情况的,圣耶鲁城内严谨随意释放魔法,若是违规则要接受处罚,严重者会被直接驱逐。虽然菲丽丝身份特殊,但罚款也是免不了的,没想到菲丽丝上来就直接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反倒说是城防部队不尽职的原因才导致了这次事件,让城防队长一阵无语。但他马上抓到了事情的关键点,急忙问,“那个小毛贼呢?”

    “哼,赶偷偷到我们树堡里来,当然是被我的魔法轰成渣了!”

    “轰成渣……这……”城防队长张大着嘴说不出话来。

    菲丽丝叫道,“你们还不快去仔细巡查,圣耶鲁治安这么混乱就同你们消极怠工有很大关系!”

    这顶大帽子压下来城防队长也是极为紧张,又对着菲丽丝行了一个礼,就急忙带队去巡查了。

    菲丽丝拍拍手对达科说,“搞定了,我们回去吧!”

    达科笑着对菲丽丝竖起一根大拇指。

    当两人回到树堡的地下室中,看到那个斗篷男已经醒了过来,凯文和莉雅的注意力都在那张羊皮纸上面,而温蒂和奥托则对斗篷男本人更感兴趣,不停地询问着什么。斗篷男的小眼睛滴溜溜地转着,不时流露出焦急神色。

    达科也凑了过去问,“你们有研究出什么有用的情报吗?”

    “简直是太有用了!”凯文一脸欣喜地对达科说,“你看这些其他团队的信息,比如这个鲁尔队,他们的铭文师擅长抄写斥力雕文,能够在接触时将对方兽人勇士排斥开半米距离。那么我们的攻击手段就可以在攻击范围上进行补足,即便被排斥开一定距离也能够攻击到对方,使得他们的防御手段无效!”

    莉雅也指着羊皮纸上的一段信息说,“还有这个赖福宁队,他们有一个后备方案是与对方拼命的,因为在小组赛第三轮关系到能否出线,所以他们如果用这些手段拼命,很可能就可以战胜比自己强的对手,只不过他们的兽人勇士身体也会受到严重损伤。但他们的手段主要是使用了野蛮撕裂雕文,这种雕文的作用可以被轻度石化药剂克制,若是对上他们,我们就可以防患与未然了。”

    达科看得很是惊讶,他一直以为炼金大奖赛就是纯粹考较参赛选手们的职业技能,强就是强弱就是弱,却没想到其中还有这么多非实力方面的因素,更没想到得知了对手的情报就能够拥有这么大的优势。达科在惊叹之余,又不由得好奇,“这个人是通过什么方法得到这些情报的?竟然都没有被人现。”

    温蒂转过头回答,“他用的是风聆术,能够在极远的距离将我们的对话全都偷听过去。这个法术正常的作用距离只有不到百米,被他自己进行了优化,于是达到了五百米的距离范围,这也算是一项巨大的优化了,只是他却用这个来窃听别人的。”

    “你确定问到的都是真话吗?要是他说谎了怎么办?还是直接把灵魂抽出来读取记忆好了。”菲丽丝直接走到那个斗篷男的面前,手掌作势放在其头顶。

    斗篷男眼中透出惊恐,尖声叫起来,“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想知道什么我全都告诉你们……”

    菲丽丝手掌收回,她只是将斗篷男的一缕精神力引导出来,又拿出一张命谱来,把精神力按在上面,只见那缕精神力游走到一个名字处停了下来。

    “本克莱因?”菲丽丝显然不曾听说过这个名字,奇怪地挠挠头。

    凯文想了想说,“这个人我知道,他过去是魔法公会的一个魔法师,后来因为偷窥其他人的魔法研究,被魔法公会驱逐。以前曾经参加了五次炼金大奖赛,但都没有拿到冠军,没想到这次又来参加了。”

    “是六次……”克莱因哆哆嗦嗦地纠正凯文,看起来他已经被吓破了胆,什么情况都说出来了,“……从上一次开始我就是隐藏身份参加的。”

    但他却现没有人理会他,得知了克莱因确实不是暴风教会的人之后,几个人全都放下心来,聚成一堆开始有针对性地研究对抗其他团队的方法。

    过了半天奥托才想起来克莱因的存在,向其他人问,“这个人要怎么处置呢?他是气系魔法师度快很容易逃跑,若是逃到人群里再披上斗篷我们可都认不出他来,说不定在炼金大奖赛里还会成为对手,不如现在就毁尸灭迹吧。”

    克莱因听到奥托这样说,直接尖叫了一声吓得昏死过去。

    “等等!”达科忽然想到了什么关联,“斗篷……气系魔法师……炼金大奖赛……”

    几个人同时看向温蒂,只见温蒂的眼中也流转着光芒,他们都听懂了达科的意思。

    达科直接一记精神冲击将克莱因从昏迷状态惊醒,笑着说,“你想要保住性命的话,我们就来讨论一下接下来需要签订的契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