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分歧
    树堡之内,菲丽丝和温蒂、奥托、莉雅正围在树墩旁,树墩上放着一卷羊皮纸,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人名。  .如果达科在这里,就会现上面的内容正是他在赌场中看到的参赛名单,只是上面没有那些赔率。但还多了几个地方特别进行了标注,写着一些密密麻麻的注释。这些小字都是手写的,看起来竟是菲丽丝的笔迹。

    “今天累死我啦!跑了好远就为带这么一张破纸回来,麻烦死!”菲丽丝伸了个懒腰,将自己整个塞进了藤椅当中。

    莉雅手中拿着另一卷羊皮纸,将二者仔细对照着,“喂,你看呀,那个克莱因收集的资料倒是蛮准确的呢,而且他所收集到情报的那五支团队,也确实都很有能通过排位赛。”

    温蒂则是在注重另一方面的信息,“这些参赛团队当中,差不多有三十支团队都是六个人全部为大师级,看起来想要在排位赛中进入前十六名,还有些难度呢。”

    “哈哈!你也被表面现象骗到了!”菲丽丝笑了一声,指着那张羊皮纸说,“我刚刚看到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呢,随后沃克长老才告诉我,这些实力强的团队未必能弄到兽人勇士,而能够弄到兽人勇士的又不一定有很强的实力,所以像我们这样二者皆具的团队,必然会脱颖而出。”

    兽人勇士与普通兽人的战斗力本身就有较大差距,再加上身体承载力上的不同,使得普通兽人基本没有可能战胜兽人勇士,这样也就能够排除一大部分的团队了。

    奥托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他只是从菲丽丝放松的态度上能够感觉到,想要夺冠并不太困难。他这一个月来一直在与兽人勇士陪练,已经算是半个驯兽师了,深知兽人勇士比兽人强了很多,于是打定主意,在比赛前更要给兽人勇士多增加一些训练。

    “上面标注的这些小字是什么?为什么还要另外注释一下?”莉雅指着上面的一些名字问。

    菲丽丝看了看温蒂,又指着羊皮纸说,“那些都是和温蒂一样,用假名字报名的,不过炼金公会对于往届曾报过名的人,精神力印记都会有留底,所以能够知道用假名字报名的人是谁。”

    “这么说温蒂他们也是知道的喽?”莉雅果然看到温蒂的名字也有做出标注。

    温蒂用手指敲打着树墩,“四年前的上一次大奖赛我也有参加,而且那次是用真名参赛的,炼金公会应当知道是我。”

    菲丽丝无所谓地摆摆手,“没关系,虽然你们暴风教会现在闹得沸沸扬扬,但把你供出去对炼金公会也没有好处,估计不会有人那么闲,况且炼金公会的高层中也没有哈里斯家族的人。”

    “那也说不准,有些人恐怕会唯恐天下不乱,或者将这消息卖给暴风教会也说不定。”莉雅有些担忧地皱起眉,又奇怪地问,“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用假名来报名参赛呢?难道也是与温蒂相同的情况?”

    菲丽丝哈哈笑着说,“这还不简单,那些屡战屡败的老家伙们怕丢脸呗!”

    莉雅略一思索就明白了,参加这炼金大奖赛的表面上看大都是一些年轻人,但其实也有很多参加过多次却没能夺冠的人也是符合报名条件的。他们都有着丰富的大赛经验,却因为缺少一些运气而未曾登顶,这些人中很多都不会死心,却又不愿以真实姓名参赛,于是就造成了很多用假名报名的状况,这恰好能够方便温蒂隐藏身份。

    奥托这时插话说道,“虽然有这么多以假身份报名的人,但温蒂去参赛还是将自己暴露出去了,暴风教会势大,说不定就会查出什么端倪。”

    温蒂有些无奈地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走一步看一步吧。即便暴风教会知道了这里的情况,也不会在炼金大奖赛期间对我进行明目张胆的抓捕。最多只有可能会暗杀之类的,而并不只有我有危险,你们也都要注意自身安全,以后只在白天的时候出门,晚上尽量早点回来。”

    菲丽丝意识到了什么,扭头看了看客厅当中的魔法钟,愤愤地说,“科斯特纳那个混蛋,不知道把达科带到哪里去了,现在还不回来,看等会儿我怎么教训他!”

    “嘿,达科,你猜我赢了多少钱?哈哈哈哈!”这时楼下传来了笑声,声音刚刚传到凯文就从窗子跳了进来,“咦?你们都在啊,达科呢?”

    菲丽丝最先反应过来,急忙从藤椅中跳起,冲到凯文面前,拽住他的衣领急切地问,“你带达科去哪里了?怎么不跟紧他?”

    “达科还没回来?难道他找不到路了?我很早的时候就让他自己先回来了啊……”凯文一阵愕然,接着看到了其他几人的表情才慌忙问道,“达科一直没有回来过吗?”

    众人都是沉默,只有奥托朝着凯文摇摇头。

    “科斯特纳,你这个混蛋!”菲丽丝一把将凯文推开,就径直向着窗子跑去,准备跳出去。

    “不行,我也得去找他!”凯文说完就也跟在菲丽丝后面跑去。

    可正在这时,一个身影挡在了窗前,将菲丽丝和凯文都拦了下来,正是莉雅,她生怕自己拦不住菲丽丝,语气急切地说,“天都已经黑了,你们现在去找达科必然会影响明天比赛时的状态,更何况如果一夜都找不到他,到明天排位赛的时候,你会准时回来吗?”

    菲丽丝气急败坏地看着莉雅,“人都找不到了,还关心什么比赛!”

    莉雅的神情顿时变了,她就是为了夺冠才来参加的炼金大奖赛,没想到却摊上菲丽丝这样一个队友,被菲丽丝这样一说顿时就快要作了。还是温蒂在后面飘了过来,插话道,“说得严重了吧,达科或许只是遇见了什么熟人晚归一点,应当不会有什么大危险的。更何况他在墨丘利位面中一年的追杀都能逃出生天,警惕性是很高的。”

    凯文焦急地回过头问,“那要怎么办?难道就这样不管他?”

    面对这样的质问,温蒂也只是沉默,莉雅借此机会劝说道,“菲丽丝,我知道你担心达科的安危,但比赛才是大局,你不要孩子气。明天是排位赛,少一个铭文师我们还能晋级,但若再少一个分解师,可就危险了。”

    “莉雅,你少站着说话不腰疼!”菲丽丝胸口极起伏着,都快要急哭了。她想起了一年多以前达科独自准备去墨丘利位面的时候,也是这样不声不响地离去,要不是她及时从纳里奇大主教哪里得到消息在空间神殿堵到了达科,恐怕就是像现在这样的突然消失。二人这才刚刚重逢没几天,她怎能就这样再次将达科弄丢呢?

    “这件事情有点蹊跷,”凯文想了想说,“他与我分开的时候一切都很正常的,他并不是那种不打招呼就会消失的人,而且现在也没有什么大事需要他逃避。”

    奥托也凑了过来,“虽然我和达科相处时间不长,但我知道他是很个厉害的魔法师,你们有些多虑了。”

    “那要怎么办?”菲丽丝捂着头蹲下地上,大声叫了起来,“难道我们就这样干等着?”

    莉雅也手足无措了,她本以为菲丽丝会强行闯出去,但其实菲丽丝也不知道该去哪里找达科,毕竟这次可没有人再给她提供达科的情报了。

    几个人对视了一眼,纷纷摇着头,最后还是温蒂打破了沉默,“达科没回来,找是肯定要去找的,但关键问题是没有线索,所以当务之急不是去盲目地寻找,而是打探情报。”

    之前众人都没有处理这方面事情的经验,此时温蒂提出了建议,立刻就成为了众人的指挥,“菲丽丝,你去炼金公会找沃克长老,圣耶鲁毕竟是炼金公会的地盘,他们各方面消息都更灵通一些;科斯特纳,你回到你们去过的那个赌场,从赌场回来的沿途仔细搜寻一遍,特别注意有没有什么不寻常的;莉雅,你之前曾去过城门口布公示,对那边比较熟悉,麻烦你去询问一下有没有达科出城的消息;我用风聆术对城内进行撒网窃听,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韦德迈尔,你留守在树堡,负责外出几人的联络工作,现在情况不明朗,我们要防止找到达科之前再有人失踪。”

    “好的,这里去城门那边比较近一些,我问过之后就回到树堡来等你们。”莉雅听了温蒂的安排,也觉得这是当下的最好方法,率先表示了同意,接着又说,“特殊时期,需要有一个决策者,我建议就让温蒂指挥,怎么样?”

    凯文沉声说道,“我没意见,等会儿我在赌场的路上如果现了达科的踪迹,会马上告诉你们。”

    菲丽丝没有回答,只是拿过了一张传讯卷轴,就快地从窗口跳出,消失在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