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斗笔
    第三场是b组第1名对d组第2名的比赛,也就是泰隆队和达科队之间的较量了。  .

    泰隆队是圣泰隆魔法学院结业的学员组成的团队,他们也是被乔纳森十分推崇的团队,而且排位赛虽然是第9名,但小组赛中他们却战胜了排名第7的迪亚兹队,可以说他们也是有实力问鼎冠军的。

    面对这样的对手,达科队不得不重视。刚刚进入武装区域当中,凯文就提醒其他几人说,“现在将我们演练过的计划再在头脑中回想一遍,等会儿比赛一开始我们就以最快的度准备各项辅助,要想完成那些辅助,我们的时间非常紧迫,容不得一点失误。”

    几个人都没有回应,却是同时闭起眼睛,开始回想自己该做的事情,同时身体机能已经渐渐调整到最佳。比赛刚一开始,几个人就同时忙了起来,只有达科和温蒂还在做着准备,他们要等待前一个步骤进行完之后才能开始。在等待莉雅研磨墨水的时候,达科没有再闭目养神,而是向着对面泰隆队观察。

    这么多场比赛看下来,达科对于其他职业也都有了很深的了解,泰隆队的各个辅助职业看起来也都十分娴熟,除了他们队长是大师级珠宝师以外,铭文师和药剂师也都有着大师级的水准。但最吸引达科注意力的,还是那个铭文师少女。

    那个铭文师少女此时也在等待着墨水,她轻轻闭着双眼,睫毛一颤一颤地抖动着。达科很快现,这抖动并非是因为她的紧张,而是源于被她双手捻在指尖的魔法笔陨落星辰。往常达科在看台上居高临下,反倒看不到她手中拿着的笔,此时看到这一幕场景,立即意识到了什么。

    陨落星辰笔身上的白色亮点此时竟像活了一般,波动起点点波纹,每一个白点仿佛都是星空中的一颗星辰,不断散放出屡屡光芒。而这些光芒之间形成一种奇特的波动,以魔力的形式散出来,这个少女明显是在感受着这种波动,并让自己的身体与魔法笔产生某种联系。

    达科心中一动,因果之曈已经开启,整个斗兽场在他眼中立时变了样子。各种颜色的彩色线条如同喷泉一般涌现,这还是因果之曈能力晋阶之后达科第一次在人这么多的地方使用,原本只能看到几条因果连线的事物现在他已经能看到十几条,连线的长度也大大增加,这样一来眼睛能够看到大脑却无法处理,不禁令他一阵眩晕。达科心中微凛,急忙低下头不再去观察看台,而是小心翼翼地将视线引导向对面的泰隆队。

    只见那少女手中的陨落星辰上面连接着数十条因果连线,其中以紫色的连线居多,达科现魔法笔上的因果连线有一小半都连在少女的身上,而且还在变得越来越多,达科很快猜测出来这可能就是人与笔之间产生的共鸣所导致的。如果再一直这样展下去,很有可能这少女与魔法笔的所有连线都沟通在一起,那就会像是合为一体一样。但明显少女还没有能力挥出这支魔法笔全部辅助能力,那些因果连线连接到一半的时候就达到了稳定,不再增加。

    达科看着对面的陨落星辰,忽然心中一动,低头看向自己手中的魔法笔,只见其上也是牵连了数十条因果连线,只不过这些因果连线中颜色最多的分为两个颜色,一种是淡蓝色的连线,另一种是深灰色连线,二者纠结在一起不分彼此。达科想了想意识到这可能是凋亡云寂曾经改制过的原因,原本的调往云寂就是一支功能完备的魔法笔,经过凯文的改制之后,外层精金中带有的魔法效果似乎与原本的功能产生了某种关联,于是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于是达科尝试着引导魔法笔上的因果连线连到自己身上,但接着他忽然就愣住了,因果之曈从最初开始就是只能看的能力,他根本不知道能不能引导这些因果连线。比赛时间紧迫,达科只能胡乱去尝试了,他先是将魔法笔移动位置,以自己身上牵连的淡蓝色因果连线去触碰笔上淡蓝色连线。结果是失败的,两条线即便重叠在一起,也泾渭分明互不干扰,更不会连接在一起。接着达科又尝试着向魔法笔中输出魔力,看是否有什么变化,这一次因果连线有了一些反应,竟似游鱼一般摆动起来,但依然没有因果连线接在一起。

    正在达科失望间,忽然现一根深灰色和一根淡蓝色因果连线交缠在一起最终连接在他的身上。达科先是错愕了一下,然后马上意识到自己是在不经意间导入到魔法笔中的魔力在那一点的强度与某种东西关联了,于是就这样将两条线连在了一起。

    这样的魔力变化幅度都是在输出魔力的某个瞬间才能达到的,普通人根本无法维持特定幅度的输出,但这却难不倒达科,他直接使用控法能力将魔力波动控制在极小的幅度内,基本趋于稳定的状态,然后就看到那些蓝灰连线纠缠在一起如同乳燕归巢一般渐次被吸引到他的身上,越来越多地连接在一起。

    达科来不及思考为什么淡蓝色和深灰色连线会弄到一起,一瓶魔法墨水就被放在了他面前,是莉雅已经研磨好的魔法墨水,莉雅也没注意达科的情况,因为接下来她还要给奥托的炼药打下手。

    达科想也不想,直接将魔法笔探入墨水瓶中,吸满了墨水然后就在羊皮纸上落笔,开始抄写雕文。这一下达科顿时感觉出了不同点,在长久的练习当中他早已经对抄写雕文过程中魔力输出的量了如指掌,但此时他却现魔法笔需要的魔力还要高出很多。他略一犹豫,就增加了魔力的输出,一直达到能让魔法笔中魔法回路正常运转的量才稳定住。

    就在这时,魔法笔上亮起一层朦胧的光华,就似其中正酝酿着一场爆炸一般,将整个笔身外表变成了靛色。达科只是惊讶了一下,就马上投入到了雕文的抄写当中,因为时间紧迫容不得他多做犹豫。

    达科这个当事人没有时间去想,旁观者却是全部都议论了起来。

    “看达科队的那个铭文师,他的魔法笔竟然放出了靛色的光。”

    “看样子倒像是那笔的特殊功能,难道又一支名笔诞生了?”

    “可是他在前面的比赛中一直都没有使用这种功能啊,难道达科队他们一直都在藏拙?”

    “糟糕!我押注的是达科队这场输局输盘,没想到他们还有后手,该死的!”

    主看台上,几位炼金公会的高层也都将视线落在了达科队的身上。

    维多利亚饶有兴趣地说,“马克西会长,你不是说过那个小家伙的笔不是名笔中的一种吗?为什么现在却能够出现特殊功能呢?”

    马克西依然在眯着眼睛仔细观察,似乎这样还不够清晰,他又释放了一个鹰眼术加持在自己身上,又看了一会儿才闭上眼睛缓缓说道,“看起来,又是一支名笔即将诞生了。”

    马克西此话一出,几个高层全都震惊了,雷蒙率先问道,“这怎么可能?那支笔不只是普通的订制魔法笔吗?”

    “笔在外型上与使用者手形相吻合,只是最基本的订制要求,关键还是要看那魔法笔自身所具备的功能。”马克西遥遥地看着达科手中的魔法笔,“他的这套笔是依靠复杂的内部结构使得魔法回路数量增加了一倍以上,从而增强雕文内的魔力承载,最终达到增强雕文威力的作用。这个作用倒是与凋亡云寂差不多,但凋亡云寂是云雾外放在魔法笔的外部形成魔法回路,他的这套笔倒不知道是什么原理,好像比凋亡云寂的增幅更强,恐怕与他所使用的精金有关系吧。”

    沃克眉梢挑了挑问道,“这么说来,十大名笔的排名将要洗牌了?”

    “我可只是说小家伙用的笔可被称作名笔,至于能不能排进十大可就不好说了。”马克西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历史上每一种名笔,可都不是刚一铸造出来就能成名,而是使用者获得了某种成功,那笔才成为了名笔。”

    莱索托想了想说,“获得某种成功吗?那其实范围也可以很广呢。”

    “有的是抄写出作用更强的雕文而成名,有的是还原出魔族特殊的魔法卷轴而成名,也有的是依靠高产的效率而成名,不一而足。”马克西若有所指地说,“至于这套笔的排名,眼下不就是一个最好的机会吗?”

    几位高层很快就明白了马克西的意思,笔的价值不在本身,而在于使用者所能让它挥的作用大小。决定它排名的,终究不是笔,而是人。眼下正在进行的比赛,泰隆队持有排名第十的名笔陨落星辰,而达科队则持有一套新的不知名魔法笔,这正是给达科队那套笔排名的一个机会。如果达科队输了,那么那笔也只是一套普通的名笔,不会被人记得。反之如果达科队赢了,那套笔的排名就将在陨落星辰之前,也就会将陨落星辰挤出前十的行列。可以说,这场比赛已经不仅仅是两只兽人勇士之间的比赛,更是两个团队、两位铭文师、以及两套名笔之间的交锋。

    擂台的两侧,泰隆队陨落星辰的亮白色和达科队死亡凋零的靛青色遥相呼应,让整个斗兽场都沐浴在一片魔法光芒之中。看台上的观众们的情绪也因此被调动起来,加油助威声响彻全场,这是次在兽人打擂台之前就拥有如此气氛。

    身在局中的达科却对这些一无所知,因为他的全部精力都放在手头的雕文上面,他自己此时也现了魔法笔开始放光后,抄写出的雕文似乎更加内敛凝实一些,与之前同样的雕文现在所能够承载的力量比以前多了很多,看起来它能够挥的作用也要大一些。至于会强多少,达科自己心里也没数,但他知道只要雕文结构不生变化,就不会对承载力有影响,只要能够镶嵌到阿西巴身上,那就没有问题。

    达科需要在有限时间内抄写两幅雕文,一幅战斗雕文和一幅毁灭打击雕文,这正是他时间紧迫的原因。前面比赛中各个团队大都是使用一幅雕文的搭配,那是因为两幅雕文将时间分散在两个上面,匆忙之中的抄写必然会降低雕文的效果,有时甚至还不如专心完成一个雕文所挥的效果更强。万一因为匆忙赶时间而抄写失败,就更加得不偿失了。

    但这对于其他铭文师来说或许困难,但达科之前都有完成过三幅雕文的先例,现在少了一幅的压力自然轻松很多。这一次他的因果之瞳并未盯在羊皮纸上,而是专注地看着手中的魔法笔,尽力将自身与魔法笔的契合。即便如此,他在半小时内完成两幅雕文,也是游刃有余。

    这次由于阿西巴处于虚弱状态,也就不得不铤而走险,不止达科需要承担两幅雕文的压力,凯文除去拳套也需要挤出时间再铸造一个护心镜来辅助防御,同样温蒂也得为两件装备附魔。唯独没有给奥托增加任务,奥托炼药的特点就在于慢,而且除去狂化药剂其他的药剂对比赛也没有太大作用。

    就在半个小时时间只剩下不到半分钟的时候,达科将笔一丢,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他总算是赶在半小时内完成了两幅雕文。几乎在同时,温蒂也终于完成了附魔项链护甲之赐。

    擂台赛开始的声音在每一个人的耳边响起,达科队六个人紧张地对视了一眼,竭尽所能、结局难料的比赛就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