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宾果
    宾果连线是一种填写格子的游戏,在游戏中第一个成功者以喊“bingo”表示取胜而得名。  .bingo在赌场中也是十分经典的一种赌局,其玩法也分成了很多种,现在凯文与赛维尔准备对决的就是其中一种双人对赌的bingo板玩法。

    游戏的规则十分简单,双方各自在5x5的bingo板上填入1到25这25个数字,荷官将双方的bingo板收去并同时互换交给各自的对手,在短时间内记忆好对手数字的一方喊停,喊停之后两块bingo板就被同时收回,双方就都不能再看,先喊停的一方拥有先行选择数字的权力。两人交替着选取数字,选取过的数字会在两块bingo板上同时被圈定,圈定之后就不能再选。自己的bingo板上数字5个连成一排算一次bingo,包括横排竖排和斜排,先连满5排bingo的人即赢得赌局。

    bingo连线虽然是赛维尔选择的,但凯文对于这个游戏也不陌生,所以才有自信与赛维尔一决雌雄。菲丽丝早已经让达科准备好了羊皮纸,直接送到桌前,凯文笑着看了帽子男一眼,就开始书写契约。帽子男也是看的一阵无语,凯文之前还说他不能代表他的团队,可从这架势来看分明就是他们一整个团队一起决定的。

    当双方将一堆堆金币都放在了赌桌两端,一个淡墨色的符文在赌桌正中的上方成型,将双方作为赌注的金币收入其中,继而渐渐淡去。

    目视着这个符文淡去,达科心中却有种不祥的感觉一直挥散不去,他张望着四周想要找到那感觉的来源,却一无所获。随即他忽然惊觉,那个糟蹋的中年男子不知何时已经不在了,这赌场中就好像从来没有过那样一个人。

    视线落回到赛维尔身上,他看到了赛维尔的右眼,那只有眼白的眼睛十分诡异,让人看着就不舒服。达科向后悄悄退了一步,到温蒂的身边低声说,“赛维尔的右眼很可能具有某种记录影像的能力,让凯文小心些。”

    温蒂微不可察地点点头,以气系的传音魔法将声音送进了凯文耳中。此时凯文与赛维尔已经在赌桌的两端坐下来,那张赌桌的荷官显然也知道这两方都不好惹,连忙将两张bingo板递到了两个人的面前,并宣布赌局开始。

    凯文与赛维尔对视了一眼,就开始各自在这个5x5的bingo板上填写起数字来。他们填写的同时还时不时地抬起头盯视对方一眼,仿佛是想要看透对方的内心。

    很快两个人都完成了自己bingo板的填写,并交给了荷官。荷官把两块bingo板倒放在赌桌上交换位置后,又同时翻开,这就是考验快记忆的时候了,凯文只睁着一只眼睛迅扫视着面前的bingo板,仅用单只眼睛看能够减少o.o2秒双眼聚焦的视觉延时,这是记的一个技巧。

    几乎在bingo板刚刚被翻开的下一秒钟,凯文的声音就响起来,“停!”

    于是两块bingo板就又被倒扣下来,凯文又急忙闭上眼睛,刚刚闭合眼睑的时候仍然会有残像留在瞳孔上,使得眼睛依然能够看到几秒钟眼睛闭合前看到的画面,这样就可以增加记忆时间,这个小技巧却是属于凯文专属的了。

    在bingo板的对决中,其实不乏一些自知不是对手的弱者,想要靠着瞬间喊停,让对手也没有时间记忆自己的bingo数字排列,这样就相当于双方都是在“盲猜”,从而拉近双方的强弱差距。但凯文的这种记方法,却根本不惧怕那些小计谋,无论多短的时间他都有信心将25个数字的位置全部记清楚。他在得到了温蒂的提醒后,就意识到赛维尔可能在此处抢先手,于是放弃了保守的记忆方法,以最快的度喊了停。

    赛维尔也是愣了愣,他本也打算先喊停来抢占先手的,没想到凯文比他还快。但看起来凯文的负荷也不小,短短的几秒钟内他就像经历了一场大战般,额头上冒出一层细密汗珠。身在局外的旁观者也都是议论纷纷,都认为凯文是在乱来,根本不去记忆对方的bingo板就直接喊停,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这下两边都要变成盲猜了。

    达科在这个过程中则一直关注着赛维尔,他看得清清楚楚,在bingo板翻过的一瞬间,赛维尔那没有瞳孔的眼白中就像镜子一样倒映出了bingo板的数字排列,并像印在他眼球上一样并不消失,只是缓缓缩小直至目不能视。

    莉雅也注意到了这诡异的一幕,低声惊呼,“糟了!赛维尔一定有某种记录影像的血脉能力,科斯特纳吃亏了!”

    达科看向闭目凝神记忆着的凯文,缓缓地说,“既然赛维尔选择了bingo连线,那么肯定是对这个赌局最有把握,占点先手也在预料之中。”

    莉雅急了起来,“你说的倒是轻松,赛维尔将科斯特纳的bingo板都记下来了,但科斯特纳显然是打算靠瞬间喊停来玩盲猜的,后面还有胜算吗?”

    “谁说科斯特纳记不下来?”温蒂从后方按住了莉雅的肩头,“虽然我也不太懂这个赌局,但从科斯特纳的表情来看,他应该没有落在下风,我们要沉得住气,静观其变就好。”

    菲丽丝也是赞同地点点头,“科斯特纳别的不怎么样,赌博的技术倒是还算不错,至少比我强一点,姑且就相信他一次吧。”

    莉雅从达科、温蒂和菲丽丝依次看过去,见他们都是一副淡定的表情,也渐渐镇定下来。

    此时两块bingo板已经被朝向赌桌外放置,两位赌局中的选手看不到,但其他人都能够看到。

    左侧一块是凯文填写的bingo板

    右侧一块是赛维尔填写的bingo板

    奥托比较着两块bingo板,疑惑地说,“你们有没有现?这两块bingo板中间的那个数字是相同的。”

    其他人也6续现了这一点,达科顿时心中一沉,这个相同的数字恐怕不是偶然原因。bingo板中央的那个数字是最为关键的一个数字,因为它是唯一一个与两个斜排同时相关联的数字,这个数字是4排连线的中心点,于赌局当中至关重要。正因如此,每个人在排列bingo板的时候都会最先报出中央这个数字,有的人会写上自己的幸运数,有的则会选择冷僻数字。

    凯文此时也缓缓地睁开眼睛,他已经完全记下了赛维尔bingo板上的数字排列,但他的面色却有些不自然地盯着赛维尔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中央的数字是19?”

    对于先手的一方来说,就相当于比对方领先一步,但现在两方中央的数字却是相同的,也就是说凯文选择这个数字的同时,赛维尔的中央数字也会被圈定,那么就相当于凯文这一步没有建立起优势,他费尽心机抢占的先手优势就这样丧失了。但他显然更关注的是赛维尔如何知道的,他不想输得不明不白。

    赛维尔低沉地笑了几声,答非所问地说,“科斯特纳队上一场赢法丹队的比赛过程,你应当会很在意吧?”

    凯文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了颤,自从上一轮比赛进行完之后,他就一直在想着没有看到的那一场比赛,他哥哥的科斯特纳队与法丹队的比赛。而他来到赌场看到了比赛结果是19分钟科斯特纳队获胜,不但没有缓和这种思虑,反而更加让他好奇。这是因为随着比赛一场场的打过去,如果不被淘汰,与他哥哥再次相遇的时候也会越来越近,凯文这之前就一直想着,科斯特纳队是怎样在19分钟内干掉法丹队的,19分钟之间生了什么样的激烈战斗?19分钟……19!

    凯文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在填写bingo板的时候已经将这个数字率先填写在了中央的格子中。他此时才蓦然惊觉,急忙将思绪从那上面收了回来,专心面对眼前的赌局,毕竟这赌局事关下一场半决赛,只有过了这一关才能再次与他哥哥的科斯特纳队交锋。

    荷官宣布赌局进入下一个阶段,双方互报数字,由于凯文是在记忆数字时先喊停的一方,所以由他来先报。凯文心中有气,有心想要报一个其他的数字,不给赛维尔圈上中心,但他转念意识到,那样做的话就会让自己更加被动,使先手优势荡然无存。凯文深深吐出一口气,还是报出了中央的数字,“19”

    “15”赛维尔先将自己3x2位置的数字报了出来,与19连在一起,而凯文bingo板上15的位置却是在1x4的位置上。科斯特案愈确定赛维尔并不是盲猜,而是记下了他的数字排布,并针对着开始布局。

    “5”科斯特纳按照既定的套路,报出了与前两个数字共线的数字5,位于3x1的位置,这样相当于两条线上都有了两个被圈出的数字。但塞维尔的5却是3x5的位置,与前面的19和15都在同一条竖线上,于是那一条竖线上就有了三个数字,这一场倒是凯文落了下风。

    赛维尔笑看着凯文说,“谢谢你了,我还正向想下一个数字报5呢,没想到你先帮我报了。”

    凯文的脸颊抽动了一下,淡然地说,“不谢,后面相信你也会帮到我的。”

    听着他们互相攻击对方心理防线的话语,达科现这赌局实在是精神上的摧残,他觉得如果是自己坐在赌桌上面一定会心跳加魔力紊乱的。达科注视着两块bingo板,忽然想到之前在玩红黑转盘时的情形,于是尝试着开启了因果之瞳。立时两块bingo板相互关联了起来,将达科的视线搅得一片混乱,bingo板也牵连着两边的赛维尔和凯文,只是达科看到赛维尔现本是无法看到他身上的因果连线,此时却又重新出现了。

    达科意识到,也许是赛维尔正在使用眼睛记录bingo数字排列的原因,使得他能够暂时看到对方身上的因果连线。达科意识到这点,生怕被赛维尔现,不敢盯着他看,而是注视着bingo板,再以余光进行观察。达科顿时现,赛维尔身上的因果连线也是麻花一样的一片混乱,竟与达科见过的维他命公会杀手是一个样。而且他的帽子不知是什么做的,其上竟牵连了几十条因果连线。

    “24”赛维尔报出的数字是在他bingo板3x1的位置,与15、19和5都处于同一条竖线,而凯文bingo板上的24却是4x1的位置,又是一个与前面无关的偏格。赛维尔怪笑了一声,“我这个人可是吝啬的很,不会轻易帮别人忙的呢,你会不会失望啊?”

    “1”凯文也开始了反击,报出了塞维尔5x3处的数字。

    “8”赛维尔积累的优势已经足够多,在他的笑声当中,他bingo板第一个竖排率先连接成功,24、15、19、8、5连成一线,反观凯文的bingo板上面依然是杂七杂八地凌乱分布,没有一点连接成线的征兆。

    “21”凯文却不为所动,外表依然淡定,但他却不再与赛维尔交流,而是全神贯注地报数字。

    “4”

    “9”

    “22”

    “13”

    “2o”随着这个数字的报出,赛维尔bingo板上将一条斜线上的9、4、19、22、2o也串连起来,成为了第二条连线。赛维尔那张扬的笑声已经快要弥漫到整个赌场的空气之中,同时达科队旁观的几个人心脏也随着这个笑声提得老高。

    “16”凯文微微皱眉,但马上快地继续开始报数。

    “18”

    “1o”凯文的bingo板上终于连成了一个竖排,16、9、19、5、21成为了一线,在下面观战的达科等人低声欢呼起来,但再看到赛维尔的bingo板,他们马上又高兴不起来了,凯文所报的13同样将赛维尔的一个斜排连成4个数字,于是赛维尔就有了三排连线的基础,占据了绝对优势。

    “23”赛维尔竟是又连上了一条斜线,将23、16、19、18、13连在一起,成为第三条。局外的几个人都是面色凝重,莉雅则惊呼了一声,并以手遮住眼睛,不敢在看下去了。凯文也似有些着急了起来,急忙开始将自己未成型的连线进行连接。

    “17”

    凯文报出这个数字后,终于也连成了他bingo板上的第二排连线,这是1、13、19、2o、17所在的横排。但17在赛维尔的bingo板上却也是第一横排的两个数字空位之一,赛维尔哈哈大笑了起来,“怎么了凯文?你被攻心了吗?竟然开始帮我连数字了?这种冲动在后期可是最要不得的啊。”赛维尔继续讥讽着凯文,并报出了令人绝望的数字。

    “25”

    25、17、2、2o、21,这个竖排的数字在也被连了起来,成为赛维尔bingo板上的第四排,接下来赛维尔只需要再补上一个12,就可以将12、2o、4、22、1这一排再连起,也就赢得胜利了,他都已经忍不住地狂笑出声。但很他却现凯文也在淡淡地笑着,他奇怪地问,“你笑什么?难道你疯了?”

    凯文却说,“我之所以要给你填上17,就是为了让你先连上25的那一排,这样你就不会注意到我在米字之外的这个局了。”

    赛维尔一愣,眼白上调出凯文的bingo板,开始仔细观看,这才现凯文竟然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牵扯了一张繁复如蛛网般的局。从始至终,凯文就一直在做这个局,诱导着赛维尔不断连接自己的连线,并为他圈出那个局中额外的数字。而凯文自己则在一直报出米字之内的数字,使得赛维尔以为凯文是要以19为中心连接米字的四条线,而事实上凯文所布局的数字却都是赛维尔为了给凯文施加压力尽早连线而报出的,所以他自己都没意识到凯文的bingo板上已经形成了一盘风起云涌的局势。赛维尔意识到这点已经来不及了,他还没来得及惨叫,就听凯文淡然地报出了最后的数字。

    “11”

    bingobingo之声不绝于耳,15、4、5、11、22,24、8、2o、11、25,1o、18、19、11、23,横竖斜这三条连线同时以11为中心连接起来,加上之前凯文的两个连线,总共5条已经连满。这一场凯文以一步的优势险胜,赌桌旁边的一群人中,除去达科以外,都先是愣了愣,然后才意识到生了什么,一起兴奋地欢呼起来。

    赛维尔的额头仅仅皱在一起,仿佛盘错的树根一样,半晌之后他才吐出一口气,靠在了椅背上,“没想到你是打算以4x4位置的11为中心,连上三条线,而且其中的大部分数字都是被我报出来,很好,很好!哈哈!”

    凯文也终于放松下来,他觉得这一场赌局比经历一场战斗还要累人,“每个人都有思维上的死角,就好像魔法灯下的阴影一样。当得知你在瞬间记忆下了我的bingo板,我就猜到你应当是拥有某种记录影像的能力。调阅画面观看虽然最为直观,但却容易遗漏视觉上的死角,而我靠记忆力记下的数字就不会出现那种错误。”

    赛维尔紧皱的额头渐渐舒展开来,最终笑着叹出一口气,“果然还是反抗不了命运啊……能够输给你,也算我的荣幸。不过赌博是赌博,比赛是比赛,即便输给你们五万金币,也不代表我们会放弃,下一场的比赛将是好看的较量了。怎么样?你有自信押注你们自己获胜吗?”

    凯文挥了挥手,将两块bingo板拂乱,“分散投注、坐平望赢那是保守的博弈,对于自己的比赛,输半搏全才是该有的心态。”

    赛维尔闻言赞许地点点头,接着就哈哈大笑着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