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不安
    总决赛开始的当天,整个圣耶鲁都变得分外热闹,好像是什么重大的节日庆典一般。.事实就是如此,圣耶鲁本就是为炼金产业而形成的大型城镇,这座城镇的居民在日常的耳濡目染之下,也自然而然成为了炼金术的推崇者,他们对于炼金大奖赛都会自地进行关注。五年一次的炼金大奖赛是一场盛事,当进行到总决赛的时候,则是其的到来,所有人的关注点都被吸引到了这上面来。

    这天上午,达科队的六个人早早就来到了现场,坐在等候区的选手席上静静地等待着。在之前的淘汰赛阶段,等候区总是坐满了各个团队的选手,几乎座无虚席。而现在则只剩下达科队的六个人坐在这里,变得格外显眼,自然也收到了来自整个斗兽场观众们的目光。

    菲丽丝正在无聊地东张西望,忽然她的眉毛皱起来,脸色不善地说,“差点忘记了,今天也是有两场比赛的,所以还要和这群弱鸡一起坐在等候区。”

    达科等人扭头过去,正看到阿罗约一行人走入等候区中,其身后的正是罗切克伦门丁队的几名成员。他们今天要与加弗雷夏克队进行争夺第三名的比赛,可以说进入四强的团队都没有弱队,这场比赛同样会吸引很多观众的目光。

    今日的比赛顺序,是先进行争夺季军的比赛,之后才是冠亚军之间的总决赛。炼金大奖赛的本意,只是决出一个冠军即可,其余被淘汰掉的团队本就应当没有任何名次了。但最后一个比赛日若是仅有一场比赛,会显得过于单调,也会减少很多门票和赌局的收入。于是长久以来,三四名之间的这场比赛一直被保留了下来。

    在总决赛之后,季军和亚军也同样会参加颁奖典礼,并获得一些金币奖励。然而相比于冠军团队每人一件藏品的奖励,亚军和季军的收获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但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一场强强对话的比赛,对于两只争夺季军的团队来说,更是荣誉之战。

    今日的比赛,达科队和罗切克伦门丁队被分配在了西侧的等候区。加弗雷夏克队和科斯特纳队则在正对面的东侧等候区,于是达科等人就与罗切克伦门丁队的选手再次碰面了。

    菲丽丝说话的声音并不小,至少够被罗切克伦门丁队的众人听到,他们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了。阿罗约尴尬地笑了一下,正想要说什么,他身后的西蒙妮已经跳出来指着菲丽丝叫道,“菲丽丝,你在说谁?谁不知道你们是靠着加弗雷夏克队放水才进入总决赛的!竟然还有脸在这里大放阙词!”

    菲丽丝则是毫不示弱地反唇相讥,“哼,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是进入总决赛了,有争夺总冠军赢取藏品的资格!不像某些人,最多争个季军,也只能上去杂耍一下,给观众看看笑话了。”

    西蒙妮被气得直跺脚,但到底在比赛中运气不如达科队,想不出如何反驳。她便将话题转移到达科队的身上,“你们才会是最大的笑话,连我们都打不赢科斯特纳队,看你们有什么办法!”

    “科斯特纳队那种弱队,我们在小组可是故意输给他们的!这次就叫你看看我们的真正实力!”菲丽丝气鼓鼓地攥紧了拳头。

    阿罗约见这气氛不太对,再让两人即兴挥下去,很快就要展成为真人pk了。他急忙拉住妹妹,塞到自己身后,并向着菲丽丝等人笑道,“你们这次的对手确实很强,上一场我们也是输得心服口服,对于科斯特纳队的了解,想必你们并不比我们少,我很期待能看到一场精彩的对决。”

    凯文走上前一步,淡然回应道,“你们也一样,可别辜负了广大赌徒们的期待哦。”

    对于争夺季军的这一场比赛,也同样开设有赌局,由于是最后一个比赛日,进入赌局的资金总数比前面任何一场都多出了数倍。前面赢了钱的赌徒想要赚到更多,输了钱的则及期望于最后一场能够翻本。

    在赌徒们看来,两场比赛又都是强弱相对分明。总决赛自不必说,科斯特纳队之前在小组赛中就赢过达科队,淘汰赛一路碾压的姿态让他们成为了夺冠大热门。然而季军战的赔率甚至更加悬殊,几乎绝大部分人都认为罗切克伦门丁队会赢。

    这其实也很好解释,加弗雷夏克队在上一场比赛中打假赛,结果玩脱了,连他们的兽人统领都身死当场。而罗切克伦门丁队虽然输给了科斯特纳队,但兽人勇士并未受重伤,稳扎稳打的风格更是让人印象深刻。很多人都在等着看加弗雷夏克队的笑话,并从这一场的赌局中大赚一笔,也算是挽回了之前因加弗雷夏克队假赛造成的损失。在这种心态的驱使下,加弗雷夏克队和罗切克伦门丁队之间的赌局,几乎出现了一边倒的赔率,这只有在擂台赛前期强弱分明的比赛中才有见到过。

    相比之下,达科队与科斯特纳队的赔率比例,甚至已经算是正常了。先前赢了钱的赌徒求稳,则押注了科斯特纳队,输了钱的孤注一掷,则押注了达科队。

    在热闹的气氛当中,时间过得飞快,很快就到了比赛时间。先是由席裁判长简短地宣布了一下,比赛进入到决赛阶段,今日是最后一个比赛日,将决出冠亚季军。接着就轮到了季军争夺战,罗切克伦门丁队和加弗雷夏克队依次走入武装区中,而后者自然成为了关注的重点。却见一只兽人勇士被带入了加弗雷夏克队的武装区当中,看起来还是只蛮壮实的兽人勇士。

    “咦?加弗雷夏克队上一场死了只兽人统领,这场马上又弄来一只兽人勇士,看起来还不想放弃嘛。”莉雅嘟着嘴,喃喃自语着。

    “以加弗雷夏克家族的财力和底蕴,能临时弄到只兽人勇士并不稀奇,关键是他们对待这场比赛的态度,才值得深思。”凯文凝视着对面加弗雷夏克队所在的武装区,沉吟着说道,“以我对赛维尔的了解,他不会做毫无意义的事情,若是想放弃这场比赛,他弄一只普通兽人来参赛,甚至是直接弃权都有可能。但既然他们又像模像样地带上了一只兽人勇士来,就说明他们并不想轻易放弃。”

    “的确,你看加弗雷夏克队在武装区的气氛,非常的认真,像是对这场比赛志在必得呢。”温蒂也罕见地开口说了一句。

    “我也觉得奇怪,加弗雷夏克队若是想要名次,为什么要在上一场为了赌局的资金而输给我们?那些钱虽然多,但也不至于让这样的大家族更改计划。若说他们完全是游戏的态度,却反而在这一场又变得认真了,这样的反差实在是令人难以理解。”奥托皱着眉头说。

    “切,说得煞有介事,还不是最多只能争到一个季军,对我们又产生不了任何影响。”菲丽丝不屑地甩动着头,各种各样的挂饰叮当作响,“看这种菜鸡互啄有什么意思?达科,我们来玩游戏吧!”

    奥托的疑惑并非没有道理,达科队之所以能够顺利进入总决赛,与加弗雷夏克队的放水有很大关系。然而胜就是胜了,潜意识中就会感觉加弗雷夏克队和罗切克伦门丁队都已经不及他们,即便对方都是实力强劲的团队,也会有些看不起了。

    达科微笑,心知菲丽丝依然因西蒙妮的个人恩怨,而对罗切克伦门丁队耿耿于怀。即便对方十分精彩的比赛,也不屑于去观看了。但菲丽丝自己却知道,她只是心中对即将到来的总决赛很紧张,才找些事情来分散注意力的。

    达科顺从地问道,“玩什么游戏?”

    “嗯,就玩设计身份的游戏!以前我和乔治一起玩过的。”菲丽丝的目光从比赛中转移出来,充满笑意地落在达科身上。

    达科疑惑了一下,“设计身份?”

    菲丽丝原地转了个身,并将达科也扳到与自己同一方向,“就是这样,一方来指定哪个人,另一方就为那个人编造一个身份、背景、地位、家族、血统,并安排一个简短的故事。总之就是通过长相来推断其他方面的信息啦,然后将这些信息整合起来,看能不能编出一个有意思的故事!”

    一旁的凯文无奈地摇着头,插口说道,“什么通过长相来推断其他方面的信息,你当自己会预言术吗?明明就是胡编乱造,恐怕只有闲极无聊的人才会玩这种游戏吧?”

    “喂!你懂什么!”菲丽丝攥着拳头叫起来,“这个游戏可是我哥哥教给我的!”

    达科急忙将菲丽丝重新扳回与自己视线相同的位置,笑着说,“听起来是个蛮有意思的游戏,我们来玩吧,你先指定人头。”

    菲丽丝拍拍手,不再理会凯文,笑着问,“有没有看到那个,比我们高出五排,靠近过道的那个胖子。”

    达科先是找到了菲丽丝所说的胖子,想了想说,“嗯,胖得像保罗一样,也许是个厨师吧,平常烧菜太无聊,今天跑来看比赛的。”

    “喂!喂!你也太没创意了吧!”菲丽丝不满地摇着达科的手臂,“换我了,你来找人问我,看我是怎么玩的!”

    达科呲牙笑了笑,越过擂台在另一边看台的人群中找到了一个较为显眼的目标,“那边那个,从下面数第九排,头上戴了一只蓝色蝴蝶的女人。”

    菲丽丝很快找到了那个女人,一边想一边说,“嗯,她是密涅瓦位面上一个大家族的寡妇,因为她儿子强奸了她,导致某种预言类的血脉能力觉醒,从此逢赌必赢。却也因此得罪了某个大型赌场,那个赌场雇佣了杀手,将其追杀到了阿美西亚位面来。这次她出现在这里就是为了赢下比赛的赌局,那个赌局将决定整个位面的命运,而她头上的蓝色蝴蝶却是那个大赌场派来的眼线,它早已看穿了一切。”

    达科一脸惊讶地看着菲丽丝,“好厉害,竟然能推测出这么多的东西来!”

    旁边的凯文、奥托等人,看着达科和菲丽丝,均是一阵无语。菲丽丝这次没去理会别人,而是继续拉着达科说,“该我选人了,你要像我这样推测哦!剧情可不要太无聊了!嗯,那边,右侧武装区上方那个红黑相间的女人。”

    达科一眼看了过去,就看到了两个身披斗篷的身影,其中一个人戴着兜帽不见形容,另一个人没有戴兜帽,则是菲丽丝所说的女人。那个女人不时伸出舌头舔舐着自己那红黑相间的长指甲,她的指甲极长,几乎与手指的长度相等。她穿的斗篷也是外面黑色,里衬红色,虽然没有戴兜帽,但在她头上围了一方黑色头巾,头巾一角露出一缕鲜红的头。

    不知为何,看到这个女人达科不由自主地一抖。她身上有一股气质,令曾被追杀了一年的达科看到就会心生感应,那是杀手才有的气质。达科眼中蓝色光芒一闪即逝,接着就闭上眼睛并将头转向别处,而因果之瞳却已经确定了那两人的身份。

    菲丽丝催促着,“快说快说,想不出来了可以认输哦!”

    达科压低声音,缓缓地开口说,“他们是杀手,我确定。”

    ……

    “z,这么无聊的比赛有什么好看?与其看这里的兽人打架,还不如自己上去杀来得痛快。”身披斗篷的妖艳女子皱着眉,黑红相间的指甲上泛着点点锋利的光泽,舌头舔在上面却不会受伤。

    女子旁边坐着一个同样罩在斗篷中的人,他的兜帽戴在头上,一动不动地注视着武装区中双方的比赛,“,这可是我们的任务,装作是前来观看比赛的观众,当然要入戏一点,你最好把兜帽戴上,不然被有心人看到,很容易就会现你不是来看比赛的。”

    被称作的红黑女子幽幽叹了口气,正准备将兜帽戴上,却忽然全身一僵,接着马上眯起了危险的眼睛,向着一侧的看台扫视过去。

    z无奈地叹了口气,“刚刚的探查或许只是无意为之,但你若是再这样看过去,恐怕我们很快就要暴露了。”

    怪叫了一声,收回目光的同时将兜帽也戴了起来,整张脸都掩盖在了斗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