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决赛
    “加弗雷夏克队,获胜!夺取了第751届炼金大奖赛的季军!”

    当席裁判长的声音传出时,斗兽场中才渐渐响起了熙熙攘攘的议论声,毕竟这样的结果过于难以置信了,完全推翻了每一个人对常识的理解。  .力量占据优势的一方,会因为反震而伤的比对方还重吗?敏捷更高的一方,会由于一次意外的阻挡而失去重心吗?在今天之前,很多人都绝对想不到这种事情会生,但它却真真切切地生在了眼前。虽然在理论上这种可能性并非为零,但绝对是小概率事件,至于在擂台赛上接二连三的生,可能性就无限趋近于零了。

    达科队的几个人一时也纷纷沉默了,各自有不同的念头在脑海中流转着。刚开始达科猜测是预言的力量时,几个人还抱有怀疑态度,但随着比赛的进行,他们渐渐都肯定了这个猜测。他们不禁纷纷将自己的团队带入其中,思考如果上一场加弗雷夏克队就拿出这样诡异莫测的手段,他们能否顺利获胜?越是仔细思索,越觉得极为恐惧。

    还是奥托打破了沉默,他语气看似随意但又十分坚定地说,“刚刚两只兽人勇士的战斗,即便像达科所说的那样,加弗雷夏克队使用了预言的力量,也只是险胜而已。若遇到科斯特纳队那样更强的对手,加弗雷夏克队必然就无法取胜了。”

    达科等人闻言,都是恍然惊觉,刚刚的比赛竟是让他们陷入了某种阴影当中,产生了一丝动摇。长久以来,他们的努力都是徒劳的吗?是否在预言术那种阴谋诡计面前,他们长久以来的战术和配合都是不堪一击呢?好在奥托及时点醒了他们,让他们没有再继续胡思乱想。下一场就是总决赛,他们要面对的以绝对实力著称的科斯特纳队,而不是玩弄阴谋诡计的加弗雷夏克队,自然也不需要去多想。

    奥托身为阿西巴这半年多以来的陪练,无疑对兽人间的战斗最有言权,他理性地分析着刚刚的战斗,“若是科斯特纳队与加弗雷夏克队相遇,即便不能在3o分钟之内结束战斗,前者的兽人勇士也绝不会落败,最多就是个平局。而交给裁判进行判决,那么一直处于被动的后者依然是必败的结局。”

    “没错,韦德迈尔说的对,接下来我们的对手就是科斯特纳队了,大家打起精神来,成败在此一举。”温蒂的声音适时地响起,将几个人的注意力重新引回到接下来的总决赛当中。

    “虽然并不认为绝对的阴谋诡计会输给绝对实力,不过韦德迈尔的结论还是让我很安心,一起加油吧!”菲丽丝笑着说道。

    “加油!”达科等人一口同声地攥紧了拳头。

    “请总决赛的双方,科斯特纳队和达科队的选手进入武装区。”

    扩音魔法的声音响起,达科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鱼贯走入了武装区当中。一行人进入武装区后,就全都专注于眼前所面对的比赛,再不去想其他事情。无论是上一场加弗雷夏克队所使用的预言术,还是那个令达科极度不安的杀手,都被他抛到一边,控制着自己不去想。这种专注,正是辅助职业者所必备的优秀品质之一。

    这一场达科等人的战术,就是以标准武装的形式对阿西巴进行武装,并同科斯特纳队展开硬碰硬的对战,换句话说就是没有战术。所以他们也不需要去观察科斯特纳队并做出应变,只要一门心思地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可以了。

    对于达科等人来说,这半年多以来的无数努力和付出,都是为了今天站在这个赛场上。达科等六个人参赛的目的各不相同,但此时此刻他们的目标是一致的,都要全力以赴地将最好的表现展示出来。

    一分钟后,代表比赛开始的魔法钟声准时响起,达科等六个人立刻开始忙碌起来,进行那重复了不知多少遍此时却又意义不同的操作。

    只见莉雅就双手齐开,有条不紊地忙碌起来。她右手不断将一株株魔植取出汁液,并调配研磨成魔法墨水,左手则同时帮助奥托将制取药剂所需的魔植和材料一一分类且排列好顺序。其实经过这么多场激烈的比赛,奥托已经完全记牢了药剂炼制过程中的全部步骤,加入原材料的顺序也早就牢记于心,并不会弄错。只是莉雅已经习惯了这项辅助工作,想要改掉还会有点不习惯。

    帮助奥托整理好了魔植之后,莉雅就一门心思地投入到魔法墨水的制取当中。压榨、浸出、萃取、混合、研磨……莉雅制取墨水的度依然十分快捷,但仔细看去就会现,她全身的皮肤上都已经密布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这是往常从未生过的。只见在莉雅绿系魔法力的催动下,不同魔植中的汁液一滴滴地被提取,初时还能看清是液滴状,到后来就连成了一串串珍珠项链一般。但莉雅的眼睛死死盯着律动的水珠,仿佛要将它们的数量记住。

    早在炼金大奖赛开始之前,莉雅就已将每种魔植中提取出汁液的毫升数,换算成了液滴的个数。这样可以让配比的精确度更高,误差的降低更能让魔法墨水的质量有微小的提升。这点提升再体现到雕文上面,则更加微小了,哪怕达科在抄写过程有出现了一点点小的偏差,就会抵消掉这一点优势。所以莉雅在前面的比赛中,并没有使用这种性价比不高的方法,但现在到了决赛阶段,她就坚持用这种极限的方式来研磨墨水。身为达科队的一员,她并不想只是按部就班地完成普通草药师就能做的工作,而是想要为赢得比赛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每当武装过程结束时,看到凯文和达科满头大汗,以及擂台赛过后阿西巴气喘吁吁的样子,莉雅都会十分内疚。因为她的全部工作做完,也并没有任何疲劳的感觉,只是稍稍有些精神紧张而已。事实上,求胜心切的她,多么想自己也像阿西巴那样拼死去战斗,豁出一切地努力。在这样的心态之下,她将自己能够做的一切都梳理了一遍,并对每个细节做出优化。研磨墨水时以滴数来计算配比,就是其中最耗费精力,也是最繁复的一个环节。

    在总决赛时,这个机会到来了。对方是强大的科斯特纳队,任何一个位置的辅助职业者都不比他们差,更何况对方在一起磨合的时间比他们只长不短。因此莉雅认为,如果说他们还有什么优势的话,那就是她自己了。

    身为精灵族,她对魔植本身就有天生的敏感,相比其他种族的草药师,无疑有着不可比拟的优势。她要将这些优势尽可能地转化成为阿西巴的战斗力,这样才能让他们团队多出几分胜算。于是在决赛的现场上,就出现了难得一见的场景,连成串的魔植汁液犹如拥有着生命一般汇聚在一起,再逐渐流入墨水瓶中。

    奥托也在此时开始了狂化药剂的炼制,对于这种药剂,他同样也很熟悉了。在之前半年多的时间里,奥托也不知炼制了多少次这种药剂,即便他在半年前还是个药剂方面的门外汉,经过如此多的针对性练习,也已经得心应手了。

    狂化药剂毕竟只是中等难度的药剂,在奥托大量的练习下,单是对这种药剂的熟练度已经不比其他药剂大师差了。更何况奥托几乎每天都在做阿西巴的陪练,各种不同浓度、配比的狂化药剂对于兽人勇士战斗的影响,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阿西巴并不是普通的兽人勇士,而是可以进行交流,并且与达科队几个人有共同夺冠目标的兽人勇士。在擂台赛上,很多战术执行方面,需要阿西巴保持一定的清醒,这样才能最大程度地挥出它的战斗力。而这个度的把握,则完全由奥托来掌控,调整狂化药剂的浓度,以炼制出最适合他们战术的药剂来。

    这一点与铭文师抄写雕文异曲同工,只有相应模式战斗的铭文师,才能抄写出最适合那种战斗的雕文。对于奥托来说,他相比其他药剂师的优势在于,他更熟悉兽人勇士的战斗,因此他炼制出的药剂也是最适合兽人勇士的,甚至可以说是最适合阿西巴的。

    每一场擂台赛,即使是让阿西巴执行的战术有略微不同,奥托所炼制的狂化药剂都会随之进行调整。可以说,单纯在这一点的把控上,达科队已经完全越了其他任何一支团队。然而执行这一操作的,却是奥托,这个药剂师职业的新手。

    达科队的对手们,也都曾对达科队的每一个成员进行过评估,其中评价最低的,毫无疑问就是奥托。然而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奥托在兽人勇士战斗力提升中所做出的贡献,丝毫不比其他人低,甚至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

    现在的奥托也早已经不是刚刚参赛时手足无措的样子,在他排位赛进行药剂炼制的时候,几乎是全程开启着迟滞领域的。但现在的他,对烈焰之手和引流术的操作,已经十分熟悉,炼药过程中也能够做到有条不紊了。

    炙烤、灼烧、取液、引导、混合、装瓶……一步步进行下来,竟是出奇地顺利。直到一大瓶暗红色的药剂炼制完成,并盖严封口,奥托才忽然惊觉,在整个药剂炼制的过程中,他竟是一次都没有开启过领域。不止是奥托自己,其他关注着达科队比赛观众也都纷纷现了这一点。在以往的比赛中,奥托少说也要使用三到四次迟滞领域,才能跟上节奏,避免失败。奥托的迟滞领域也成为了一个看点,甚至某些人开坐庄开盘,拿奥托开启领域的次数作为赌局。

    然而在总决赛的赛场上,奥托却从始至终都根本没有动用迟滞领域,不借用任何外力,单凭正统药剂师的手段,就炼制出了狂化药剂。即便是曾经对奥托炼药方式颇有微词的雷蒙,在看到这里的时候,也挑不出任何毛病了。直到此时,奥托在决赛中展示出的技术,已经可以被称作是名副其实的药剂大师了。

    武装区的角落中,菲丽丝在一点点分解着手中的材料,鼻子上全是细密的汗珠。指尖不停在一截材料上律动着,如同精灵的舞蹈一般,这是以魔力和精神力的共同作用,对材料进行着精确扫描。

    即便平常菲丽丝会给人一种不是很踏实的感觉,但熟悉她的人才知道,真正到了关键时刻,她是绝不会将事情搞砸的。

    事实上,菲丽丝内心中所承受的压力,并不比任何一个人差。上一届炼金大奖赛的冠军,是她哥哥乔治带领的耐克瑞蒙斯队,而且是在近乎碾压的局面下拿到了冠军。然而这并不仅仅是荣耀,更是给耐克瑞蒙斯家族其他成员带来了极大的压力,让其他人永远身在那片冠军的阴影之下。耐克瑞蒙斯家族并非没有大师级的辅助职业者,但在这样的形势之下全都明智地选择了退避,最终只有菲丽丝一个人前来参赛。

    然而菲丽丝来参加这一届炼金大奖赛,并不只是为了玩一玩的,最初她找到莉雅组成团队的雏形,她们的目标就是夺冠。与表面上的不拘小节的性格不同,其实菲丽丝也有着十分细腻的内心,她曾设想过任何一种情况下的失败。无法进入总决赛的情况、淘汰赛一轮游的情况、小组赛就被淘汰的情况,甚至排位赛就爆出冷门失去比赛资格的情况……

    这些失败的设想无数次在心中被演练,才让菲丽丝觉得比赛中的每一次胜利都来之不易,中和掉她性格中与生俱来的骄傲自大。但现在她们的团队已经进入了决赛,距离冠军只剩下一步之遥,她再也不需要刻意压抑自己心中的骄傲,只有带着这种心态投入到比赛之中时,才是她的最佳状态。

    不知何时,菲丽丝已经进行到了分解的过程,她手边出现了六堆各不相同的单质材料粉末,并且这些粉末堆都在渐渐增大。这六堆粉末中,有一堆是分解师将要用到的魔法精华,另外五堆都是杂质,这些杂质的颜色都不一样,很容易区分开来。对于分解师来说,在同种复合物质中,能够分解出越多种类的单质,就说明魔法精华里包含的杂质越少。所以即便是完全的外行,也能直接从单质粉末堆的数量上看出分解技术的优劣,堆数越多则说明魔法精华越纯净,后期附魔时的效果自然就会越好,这也是不太专业的观众们能够比较出双方强弱的一个直观看点。

    此时在科斯特纳队的一边,那对情侣中的男子手指上不停放出蓝、黄、青、红四种颜色。那光芒在他手指上微微抖动,忽明忽暗,落在手中的材料上就标记出了一块块不同色彩的区域。这是极为难以掌握的四相震动扫描法,但在炼金大奖赛这种级别的舞台上,反倒并不是很罕见了。

    但这个男子的四相震动扫描法却又有不同,每当他标记出了一种颜色,相应区域的材料就会渐渐剥落,在台面上形成几个不同颜色的单质材料堆。显然这种方法是他改良过的四相震动扫描法,将扫描和分解两个过程合二为一了,节省了时间同时,对单质材料的区分也更加直观。这个男子分解出的单质材料,颜色更加鲜艳,显然是被四相震动扫描法标记出了魔法光彩的缘故。从数量上来看,他分解出的杂质也同样是五堆,显然双方在分解技术方面,属于势均力敌的水平。

    然而从度上面来看,菲丽丝却远不及科斯特纳队的分解师,后者在十分钟刚过的时候,就已经将足够量的魔法精华交给了己方的附魔师。而菲丽丝却一直到十八分钟时,才分解出足量的魔法精华,小心翼翼地装瓶后递给温蒂。这个时候,菲丽丝整个人都已经气喘吁吁,颤抖的左手依然紧握,却有缕缕黑灰色的粉末从指缝间洒出。虽然用时更长,但她分解出了足足六种杂质。

    “辛苦了。”温蒂接过魔法精华,尚有余暇对菲丽丝说了一句话,才将视线转到凯文身上。显然相比其他几个人,温蒂要更加放松一些。

    在温蒂的旁边,凯文依然在专注地铸造着拳套,他尚未将拳套完全铸造好,但那团金属已经有了拳套的外型,并且正在渐渐固定住。温蒂的眼神在此时已经声了变化,她的双眼仅仅地盯着凯文手中的拳套,恒金棒犹如拥有生命一般探出,准确地虚点在拳套的一个棱角处。

    附魔的光华随着恒金棒的移动而延伸着,在那半成品拳套之上不断游移。这正是达科队为总决赛制定的战术,让菲丽丝用更多的时间分解魔法精华,多占用的时间则由温蒂争取回来。温蒂要想用更短的时间完成附魔,关键点就着落于她和凯文的配合上面。

    理论上来说,只要一件装备的外形已经固定,那么就可以对其进行附魔了。再之后操作,无论刻阵还是珠宝,都不会对附魔的效果产生任何影响。于是就有了这样一种可能,铸造师在半成品拳套定型后,附魔师即可同时进行附魔操作,从而节省大量的时间。然而这毕竟只是理论,想要对一件半成品附魔,不但需要极为强大的魔法控制力,同时也需要铸造师与附魔师精密的配合才行。否则一个控制不好,这只拳套就会前功尽弃。

    即便温蒂是成名已久的附魔大师,这样的操作对于她来说,也是一个难度极高的考验。正因于此,温蒂此时乎寻常地兴奋和投入,毕竟在附魔方面已经很少有什么挑战能让她感到困难了。

    最初的时候,温蒂提出加入达科队,仅仅是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以躲避暴风教会的追杀。但当她融入了这支团队后,就也同样自内心地希望自己的团队能够获胜,夺取冠军。尤其是在排位赛过后,在达科等人的共同帮助下,打消了将暴风教会对她的怀疑。自那以后,对温蒂来说,达科等人就不仅仅是个临时比赛的团队队友,而是值得信赖和托付的伙伴。

    除此之外,也有着温蒂本身的自负在里面。上一届炼金大奖赛上,温蒂的团队败在了乔治带领的耐克瑞蒙斯队手上,止步八强。但温蒂其实并不认为自己的团队只有八强的实力,甚至觉得自己即使面对上一届的亚军团队德林杰队,也不会落在下风。她是很想再一次参赛来证明自己的,但她也知道五年后成为了暴风圣女的自己不可能再有机会了。直到声了一系列事情之后,命运再次将她带到了这个赛场之上,并给了她一个挑战最终总冠军的机会。

    在温蒂手中,往常那只灵活轻盈的恒金棒,此时却像有着千斤之重,缓慢却坚定地在拳套外围划出一条条闪耀的虚线。每当那虚线转折时,她的眉间都会流露出凝重的神色,仿佛在面对着什么极为困难的选择。在拳套上面附魔,温蒂早已经练习了成百上千次,熟练度是很高的。但现在她面对的是只半成品的拳套,她要在拳套的阵图尚未完工时就进行附魔。虽然赛前已经进行了几天的练习,但这也不是一个简单的工作,她需要在脑海中虚构出凯文这只拳套成品的样子,并不能让自己附魔与拳套本身的阵图相抵触,否则就会互相影响。

    这已经不仅仅是考校温蒂附魔的水平了,更重要的是她的精准度,以及与凯文之间的配合。即使她的附魔与练习时的一毫不差,但凯文的拳套出现了一些偏差,也同样会造成冲突。这种冲突会同时降低附魔和拳套本身的作用,可想而知比赛就必然会落在下风了。

    达科队在这一过程中所制定的计划,是难度最大也是最容易出现变数的一步。着不但需要凯文和温蒂两个人的操作都完美无缺,还要双方配合默契才行。毕竟此时拳套还在凯文手中,温蒂作为一个局外人,却要在其上进行附魔,难度可想而知。

    温蒂的手很稳,动作也很慢,却总有完成动作的时候。当附魔的线段终于在拳套上尾相连,整个拳套闪烁起了一团蓝紫色的光晕,温蒂的附魔终于完成了。当附魔完成时,温蒂的身体也猛地向下低了一截,竟已经无法维持浮空了。

    达科这一次所抄写的雕文,依然是在前面比赛中抄写了多次的斩杀雕文,这也是对阿西巴来说提升最大的雕文。只是这一次,他没有准备羊皮纸,因为他没有打算将雕文抄写在羊皮纸上。只见他端起墨水瓶来到了阿西巴面前,笔尖吸取了魔法墨水之后,直接落在了阿西巴右臂的皮肤上面。

    将雕文直接抄写在身体上,省去了用卷轴二次镶嵌的步骤,无论增幅还是契合度上都有优势。拿斩杀雕文来说,抄写在羊皮纸上再镶嵌到兽人勇士身上,最高可以提升2o的伤害。但直接抄写在兽人勇士身上的斩杀雕文,却能够轻易达到25,这就是二者的差距。相比之下,使用羊皮纸间接镶嵌的雕文,只是在铭文交易方面更方便罢了。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其他方面的因素。比如直接抄写在凹凸不平的身体表面,极其容易失误,更可况兽人这种皮肤粗糙的种族。而且性情暴躁的兽人勇士,也不可能一动不动地配合铭文,这也是各个团队的铭文都选择了使用羊皮纸间接镶嵌的原因。从这一届炼金大奖赛开始到现在,还没有任何一位铭文师敢于直接在兽人体表抄写雕文。

    达科正是第一个这样做的,也是唯一一个。所有的困难,他全都想办法解决了,身体表面不平整,那就通过大量的练习来熟悉和适应。兽人勇士的配合方面,达科队更是得天独厚的,阿西巴这个秘密武器的作用再次体现出来。

    通常直接抄写在身体上的雕文,都会选择胸腹部这些相对较为平整的部位进行抄写,以防止凹凸的曲面导致成功率下降。但为了让斩杀雕文挥出最大的作用,达科还是决定将其抄写在阿西巴输出攻击最多的右侧手臂上面。这就使得抄写难度增加了一大截,但达科面对这个高难度的工作却一点都没有退缩,因为从最开始练习的时候,他就是在阿西巴的右臂上进行抄写的。斩杀雕文犹如一条银灰色的玉带,在阿西巴的手臂上蜿蜒曲折,一路延伸到手腕处化作一个半封闭的回路。这个回路将与凯文铸造的拳套相连,将不同的辅助手段串联在一起,从而体现出更强的增幅效果。

    达科手腕不时做出复杂的动作,将阿西巴身上的铭文也相应出现了扭曲和变形,虽然看似弯曲了,但如果将这块皮肤摊开成为平面,就会现这个铭文其实是一个非常标准的魔法回路。在阿西巴皮肤表面抄写雕文,达科也练习了很多次,而且在炼金大奖赛开幕之前就有尝试过,只不过前面的比赛都不适合,所以直到现在才派上用场。

    死亡凋零的笔尖接触在阿西巴的皮肤上,略微的刺痒和冰凉刺激着它的神经,但它却始终保持着一动不动的姿势,将三角肌和肱二头肌挺得十分结实,犹如一尊坚硬的石柱。阿西巴也知道,比赛进行到了最关键的一场,它眼中燃烧着强烈的斗志,准备在等会儿的比赛中全力以赴。这么一点点刺痒,对于真经百战的阿西巴来说,咬咬牙也就忍住了。

    斗兽场中的观众自然也看到了达科队如此多的不同寻常之处,观众们都觉得不虚此行,至少值回了总决赛的票价,纷纷对达科队报以喝彩和掌声。但科斯特纳队一边却恰恰相反,千篇一律的武装流程,通前面的场次完全一模一样,甚至连时间上都差不太多。观众们对此早就看得厌了,不但无人鼓掌,反倒有一部分人在喝倒彩。然而在看台上,大师级的辅助职业者们却都更看好科斯特纳队,在比赛中做出改变并不难,能够一直维持这样的精准复刻,才是真正难能可贵的。

    渐渐地,看台上的观众中出现了惊讶的呼声,这样的气氛很快就扩散开来,继而整个斗兽场都充满了议论的轰杂声音。原因无它,只因为此时场上双方出现了一种诡异的情形,两位珠宝师近乎一致的动作,令人叹为观止。

    凯文与安卓相隔着整个擂台,遥遥地相对而立。他们的目光都没有看向对方,而是专注于自己手中的拳套,但他们知道自己的兄弟就在对面。近乎一模一样的动作,在这对长相七分相似的兄弟身上呈现,好似场地中央有一面看不见的镜子。凯文与安卓就这样,以完全相同的姿态,对着镜中的自己,翩翩起舞。

    几块颜色各不相同的金属团块,在灼热的左手手掌当中渐渐融化。手掌上的火苗并不很大,只有薄薄的一层,但温度却让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扭曲。接着在土系魔法力的作用下,金属团就如同橡皮泥一样变幻着形状,缓缓地融容在一起。

    那金属团中本是掺杂了性质各异的七种金属,本应相互排斥,却就这样奇异地交错兼容,再不分彼此。但从颜色上可以看出,这些金属融合的比例并不均匀,在金属团前端的部分颜色较深,而金属团后端的部分颜色较淡。

    右手在此时轻轻地印在了金属团上,五根手指落在了颜色较深的前端,手掌则压在颜色较浅的后端。下方的金属仿佛有灵性一般,沿着手掌向上方汇聚,很快就将整只手掌包裹在内,并形成了手套一样的轮廓,深色的五指部分和浅色的手掌部分泾渭分明。手掌周围魔力涌动间,外围的金属骤然膨胀,已然扩大了一圈,不再适合人类的手掌大小,却与兽人的手掌相契合。

    纹路蔓延,手指处的金属迅变薄并弯曲,每根手指处都出现了两处曲折,塑造出了拳套在关节处的缝隙。点点金芒在金属表面游走,半液态的拳套上渐次出现一条条或凹或凸的阵纹,从手掌部分柔和的曲线到手指部分横竖相抵的折线,依次将拳套整体的魔力分布固化下来,接着整个拳套也彻底定型。

    一蓬光华忽地从拳套顶端亮起,顺着凹凸的金属纹路蔓延至整个拳套,再于腕部化作光点消散,那里是将与阿西巴身上铭文相互连接的位置。拳套上的阵图运转正常,说明并未与其上的附魔相互冲突。

    将刚刚铸造好的拳套套在自己手上,攥拳平伸向前方,只见对面的那个人也在同时做出了同样的动作。两人相互间的示威,却仿佛是在隔空对拳。

    魔法钟声就在此时响起,时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