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回忆
    凯文站在藏品殿的中心处,他的面前是一堆由炼金物品堆成的一人高的小山,一枚银灰色的戒指端正地躺在最顶端,犹如一位高踞王座的国王一般。.凯文伸出手,想要取下那枚戒指,就在要碰到的时候,他的手忽然一抖,又慌忙收了回来。

    凯文就这样呆呆地站在这里,直视那枚戒指,仿佛在面对着什么生死大敌。戒指上geri四个字母分外显眼,凯文知道那是他母亲的名字婕丽。凯文从未见过自己的母亲,安卓和申克尔也从未同他提起过,他甚至都不知道母亲是怎样死去的。

    凯文的家庭生活中一直就只有父亲申克尔和哥哥安卓,从记事起,直到五年前。醉酒的父亲、破烂的房屋、越来越少的家产,是他童年记忆的全部。而唯一的温暖,来自于赚钱养家的哥哥。凯文每天都在哥哥的督促下学习各种珠宝师专业的技能,翻看很多炼金方面的书籍。而父亲对于他们兄弟两个从来都不管不问,凯文只是从安卓口中得知父亲是在做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但他却不知道是要做什么,他只知道那件事情一定很难,因为他父亲从未成功过。

    随着凯文对炼金术的学习,他也渐渐猜到了父亲所做的事情是什么。偶然一次看到了地下室中的场景后,凯文更加确定了,他父亲是在打造圣器。打造圣器并不容易,圣器有灵,器灵则需要生物来提供灵魂,智慧越高的生物,成为器灵的成功率也越高。凯文只记得小的时候家中还是有一些奴隶的,但几年之后就没有了,还需要经常去奴隶市场购买。不仅奴隶需要用钱,铸造圣器的材料也同样价值不菲,于是家中的资产就这样一点点地消耗殆尽。

    或许是父亲觉得只有圣器才配得上母亲的名字,或许是他不愿上面有婕丽名字的戒指带在别人手上。每一次失败之后,即便那戒指达到了传说级,申克尔也会将其毁掉,下一次再铸造相同样式的戒指。从不出售,也从不保留。

    凯文是亲眼目睹着还算奢华的家,是如何一步步走入破败的。直到安卓成为高级珠宝师之后,家中窘困的状况才得以缓解,安卓凭借娴熟的手法和迅捷的交货度,得到了不少主顾的青睐。而且他还练就了惊人的成功率,以及更少的魔法力消耗,这样就可以每天尽量多地铸造饰了。

    渐渐地安卓在炼金公会中也小有名气,而申克尔太久不曾出现,也就逐渐被遗忘,于是安卓就取代了自己的父亲,成为了人们口中的科斯特纳。每当父亲酗酒回家,打砸东西的时候,安卓就会带着凯文从家中跑出来,到炼金公会中避难,几次之后凯文也被很多人熟识,称他为小科斯特纳。

    安卓甚至还带着凯文去赌场玩过一次,使得凯文在赌场中练就了一身炉火纯青的赌技,并以此赚了不少钱,为安卓减轻压力。安卓得知凯文对炼金大奖赛感兴趣后,也想办法弄到了两张半决赛的门票,虽然没有座位,但凯文站在过道上依然看得激动万分。他当时就暗自想着,下一届的炼金大奖赛一定要亲自参加,与安卓组成一个团队,并夺得冠军。

    ……

    然而,就是那个他最为依赖的哥哥,在五年前却做出了那件事情。

    这五年间,凯文曾无数次地从噩梦中惊醒,而梦境一直都是那一天的惨状。昏暗的地下室、暴雨的黄昏、空中划过的闪电、父亲已没有血色的侧脸、形容狰狞的安卓、泛着圣器光芒的戒指、自己那留出鲜血的手臂、没来得及押注的钱袋……所有的这些共同构成了一幅狰狞的画作,深深印在他脑海当中,无法被遗忘。

    那一天,凯文跑出了家门,远远地躲在半条街以外的杂货铺后面,心中担惊受怕却不敢走远。直到他看到自己家的房屋烧起了冲天大火,才彻底绝望,他那时就知道,自己再也回不去家了。

    凯文疯也似的跑出城外,在暴雨中他睁不开眼睛,只是低着头一门心思地奔跑,他不敢停下,怕停下来喘息时思绪就会回到家中的地下室。这样跑了不知多久,雨停了,凯文终于跑不动,也停了下来,一边喘息一边向着不知哪里的前方走着。地平线泛起了鱼肚白,他却已经在不知名的山林当中,他身上没有带钱,也没有食物,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掉。但他不想再回去圣耶鲁,而且回去的路也已经找不到了,他只想这样一直走下去,因为或许走路能够让他死得更快些,那样就逃避开这个噩梦般的世界了。

    太阳下山,月亮出现,月亮消失,太阳又回来。凯文却一直滴水未进,只是机械般一点点向前走着。他的视线有些模糊,似乎看到前方出现了一个人,那人对着他说着什么,但听在他耳中全都是嗡嗡的杂音,然后他就失去了意识。

    当醒来时,他已经在圣迭戈城中了,原来遇见他的那个人是圣迭戈魔法学院的院长彼得,在外出的路上救起了垂死的凯文。于是送他到了魔法学院中,治疗了他身上的伤势,并为他办理了入学手续,甚至还不由分说地塞给他一件传说级的炼金道具。这样凯文就在魔法学院中安顿下来,圣迭戈与圣耶鲁之间有着不短的距离,即便通过传送阵也需要转上几次,价值不菲。只要不回去圣耶鲁,就再也不会见到安卓了吧,凯文如是想着。

    若是再遇见安卓,要怎么办呢?满心恨意的凯文,开始一门心思地提升等级,并在奥术殿的对练场磨练战斗技艺,只想着哪天见到安卓的时候自己将其打败。渐渐地凯文在对练场里也打出了名气,同级别之中再没有人能够战胜他了。当他达到魔导士级别时,甚至与魔导师的对练也是胜负参半。

    凯文的成名一战,还是与罗切克伦门丁家族的天才杰森罗切克伦门丁那一次对战,杰森是命谱上魔导士中的席,也是专心于战斗技巧的提升。他听闻圣迭戈有凯文这样一位天才,特意从他所在的圣奥克兰赶过来与凯文约战,而凯文则是欣然应战。那一次对战,应杰森的要求,并没有对其他学员开放,但从两人对战结束时的伤势看来,应当是相差不大势均力敌的情形。甚至有人推测,若非杰森有着罗切克伦门丁家族的背景,魔导士中的席本当是凯文才对。

    自那之后,凯文也很少在对练场中与人交手了,原因无他,找不到对手而已。于是凯文将目光转向了学院以外,做试炼任务中,既能够与各种各样的魔兽交战,又可以赚到学分,可谓一举两得。渐渐地凯文也放下了曾经的胡思乱想,不再认为与安卓相遇时需要分出个胜负。当他现了自己这样的想法时,才意识到这是强者的思维方式,他已经不自觉地站在强者的角度来思考问题了。

    凯文的珠宝师技能也并没有荒废,但他大多只是加强理论知识的学习,偶尔才铸造一件饰,大多数时候都会因为不满意而将其毁掉。这来自于他从父亲那里潜移默化来的习惯,他父亲用十几年时间才完成一枚戒指,在他看来并不是浪费时间,而是积累和磨练。

    随着在魔法学院的学习,凯文的珠宝师技能也渐渐登堂入室,他也渐渐猜到了当初的真相并非自己所认知的那样。过去凯文曾一度以为,那一天是父亲成功制成了圣器级别的戒指,安卓想要据为己有才杀父夺取。但现在他知道了,以他父亲大师级珠宝师的水准,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造出圣器的。

    戒指想要成为圣器就需要器灵,反过来说,那戒指就是灵魂的命匣。大师级珠宝师无法依照灵魂的特性来铸造出合适的命匣,这个原因使得他父亲一直失败。为灵魂订制命匣,是宗师级珠宝师才能拥有的技术。然而当初那戒指确实是圣器的级别,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为命匣订制灵魂。珠宝师在铸造饰时,饰的每一个结构和内部元素构成,都是在珠宝师的精神力指引下形成的。所以珠宝师铸造出的饰,最为契合的灵魂,就是珠宝师自己的灵魂。

    凯文的父亲之所以一直不能成功,就在于他所杀死的奴隶,灵魂与戒指无法契合,那灵魂会很快在戒指里削弱,成为灵魂残片。而那一天唯一的可能,是安卓杀了他,使得他的灵魂成为了戒指的器灵,于是才有了那枚圣器戒指。

    相当于安卓帮助父亲完成了夙愿,制成了那枚圣器级别的戒指,但父亲他本人却是不可能看到了。但即便知道事实如此,凯文也同样无法原谅安卓,毕竟安卓杀死他们父亲的事情是事实,即使安卓是帮助父亲得偿所愿,也是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

    似乎有呼喊声音遥遥地传来,将凯文从回忆中拉了回来,凯文这才猛然意识到,在他陷入回忆的时候,时间已经不知不觉过去了很久。那呼喊声正是达科等五个人出的,这半位面虽然不大,但到处被成堆的藏品隔住视线,使得达科等人一时间也找不到凯文,只能这样呼喊。

    微弱的呼喊声音忽然提升了一个等级,巨大的声音在整个半位面上隆隆作响,这是温蒂放出了一个气系扩音魔法。

    “凯文”这是达科的声音。

    “科斯特纳”这是凯特的叫喊。

    “时间快到啦!你在哪?不会是睡着了吧?”这是菲丽丝在抱怨。

    “呀呼”这是奥托在唯恐天下不乱地叫唤。

    凯文心中复杂的思绪瞬间就被缓解了,他觉自己虽然在五年前失去了那么多,但在五年后的现在,却也拥有了志同道合的同伴,并实现了自己曾经的梦想,这已经足够幸运,他在没什么值得抱怨的了。凯文的面孔上渐渐浮现出笑容,又恢复了他专属的那种慵懒自信的表情,随手将那枚戒指攥在手中,就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

    “我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