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风筝
    凯文听到后方菲丽丝的惊呼,却没有回头,他的全部精力都放在右边的络腮胡身上,从他们分散开之后,对方就一直没有停止对他的攻击,他只能趁着身上还有防御的时候尽量多地拉近距离。络腮胡为了能够尽快攻破凯文身上的冰霜护甲,也没有马上后退,而是坚持不懈地一箭箭削弱着凯文的魔法防御。

    当凯文接近到12o米的时候,才终于在自己精神力当中捕捉到了络腮胡,立即开始施法陨石术进行还击。珠宝师需要的是精神力细致入微的可控性,所以在强度方面较差,凯文正是因为精神力强度较弱的缘故,才经常在战斗中吃亏。

    络腮胡早在凯文施法流星雨的时候,就从他的准头上面现了他精神力上的短板,现在得到了验证,他才露出笑容。凯文由于怕对方后退拉开距离,所以还在向前移动,而这时络腮胡也动了,他直接顶着从天而降的陨石向凯文冲去。出一定距离后,法职者没有了精神力锁定就是个无法瞄准的瞎子,但若距离太近了,法师在近战中更是废物。而这个络腮胡不但是个魔弓手,还是一个战技不差的魔武士,他很喜欢看到魔法师为了一个适中距离而前后逃窜的样子,他曾经这样猫捉老鼠般地虐杀过多个法师。

    络腮胡已经看到了凯文眼中透出的惊惶,于是度更加加快了几分,凯文一直在施法的是一级的陨石术,络腮胡依靠身上的轻甲和自身魔抗就能够抵消大半了。很快凯文的陨石术都已不再施法,显然是已经慌神了,络腮胡已经流露出胜利的表情。但他很快就觉,凯文并没有后退拉开距离,而是依然在快地向他跑来。难道是被吓傻了?络腮胡如是想着,但他也没管这些,因为两人的距离已经非常近,他决定要开始近战了。

    络腮胡悄然将拇指上的一枚扳指转了半周,一个造型奇特的半球状凸起转到了他的手指前方。这扳指是由星星铁打造,射箭时用作扳指,近程攻击时又可以增幅输出,是他的一件秘密武器。

    凯文就这样高举这魔杖与络腮胡撞在了一起,他的腹部直接被一拳命中,这种命中的感觉令络腮胡一阵兴奋,但他同时看到了凯文眼中的狡黠,络腮胡心里一顿,想要后退却已经来不及了。凯文的手掌按在了络腮胡胸口,一大片岩浆呈放射状经由络腮胡的身体席卷而出。

    五级炎系魔法,爆炎舞。

    爆炎舞是一种威力强大的魔法,它看上去就像是无数条炎流掺杂成一团扭曲着释放热量,但实际上只有施法者知道,其中是由五条炎流组成的,只不过它们如同五条蛇一样缠杂在一起不分彼此,给人以千头万绪的错觉。在这个魔法的输出中,同一时间只会有一条炎流对受术者造成伤害,但有一个时间却是例外,那就是施法之时。法术刚刚成型,五条炎流都从施法者的方向涌出,在施法者面前的这一点上是叠加在一起的,也就是五倍伤害。在面前这一点上,爆炎舞这一五级魔法能够拥有越六级魔法的输出。这一点很多炎系法师都明白,但对于他们来说却毫无用处,因为让对手接近到如此近距离,自己也凶多吉少了。然而凯文知道自己精神力的短板在对战弓箭手的战斗中只会拖后腿,所以他决定用这一招来达到一换一的目的,这就足够了。

    火热的炎流汹涌喷出的同时,凯文和络腮胡两个人同时向着后方飞出,尚未落在地上就纷纷化为白光。出现在场外的两个人都是受伤不轻,凯文被一拳正中胸腹,痛得抽搐不断,很明显已经失去战斗力。络腮胡则更是糟糕,他全身被烧伤覆盖,只有手指在无意识地颤抖着。斯图亚特家族的牧师急忙进行治疗,总算将络腮胡治好了。

    轰地一声巨响,奥托插入地面上的盾牌被塔萨的魔法箭射击掀起,连带着一大片尘土灰扑扑地扬洒而下。塔萨正是用魔法箭矢射中了盾牌与地面的交界之处,将整个地皮都掀起一层才射翻了奥托的盾牌,这样奥托就整个暴露在他的射界之内,接下来的战局将全都由他主导。

    此时塔萨的外观已经与之前大不相同,他不知何时脱掉了靴子,高高地踮起脚尖,脚掌竟就渐渐拉长,长度甚至过了小腿,于是脚后跟就变成了反关节,好像牛羊马的后腿一样。这就是斯图亚特家族的血统变身,这样的反关节不但能够灵活调节射箭时的角度,还能起到稳定身体的作用。论血统纯度,塔萨在斯图亚特家族中排名并不靠前,但这种血统变身却是要到了大剑师的等级才能达成的,因此就连当初与达科战斗过的亚当都无法完成这种变身。这也说明,塔萨已经在全力以赴地认真对待这场团战了。他淡定地将一支箭射向奥托胸口,虽然他没有任何得意的情绪,同时用余光关注着达科的方向。

    就在箭矢射出之时,一层绿色的光晕悠然笼罩一片不小的范围,那箭矢竟是度骤然减慢了一大截。这箭矢是塔萨射出的快箭,其中没有任何魔法效果但仅凭射就足以造成极大伤害,此时即便是被减,其度依然不慢,奥托拼力躲闪下也被划伤了手臂。

    “咦?哦。”塔萨略一疑惑就已经了然,身为强者他对于领域了解的并不少,虽然没有掌握领域的天赋,但他认为领域不过如此。一个领域唯一的作用就是改变某些法则,使其朝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展。但身为领域的掌控者,肯定是处于领域中心的,也就逃不出领域对自己的作用。塔萨一眼就看出奥托的领域具有迟滞度的作用,但在降低对手度的同时,也会影响奥托自己的度,这一点从刚刚奥托闪避箭矢时的动作就能看出来。所以这个领域的唯一作用在于,弥补反应慢的缺陷,给领域的掌控者在战斗中以更多时间思考和应变。而塔萨最为自豪的就是自己的临阵反应,在他的认知中得出结论是,这个领域对自己根本没用。

    塔萨准备继续射出快箭,依靠射上的优势让奥托落败,但他很快看到奥托抬手抓起了刚刚被轰翻的盾牌。塔萨嘴角不自觉地撇了撇,在这种形势之下,奥托已经失去了主动权,只能够被动挨打,防御再强也只有落败一途,而且他也不会让奥托有时间将盾牌重新立起。然而接着就看到奥托腰跨扭动,做出一个蓄力的动作后,将盾牌像飞镖一般丢了出来。在这同时塔萨的箭矢也猛地射出,双方的攻击都十分迅,即便在迟滞领域的作用下也并不缓慢,却恰好达到了能让人看清楚的状态。

    塔萨射出的箭矢先行射中了奥托的胸口,而奥托丢出的盾牌还在空中打着旋飞来,塔萨已经向着侧方躲闪开。但那盾牌却是划出一个不大的弧线,继续跟向塔萨,奥托再扔出盾牌时瞄准的是塔萨稍稍靠左侧的位置,于是塔萨下意识地就向右侧躲闪,但这盾牌的弧线却是自左向右的,于是依然攻向塔萨。

    但即便这样,塔萨依然不认为自己会被击中,他的敏捷也并不逊色,魔法躲不开但躲开这种沉重的盾牌却还是绰绰有余的。然而就在塔萨想要躲闪之时,笼罩周围的那绿色光晕忽然不稳定地忽强忽弱变幻起来,就像是在闪烁一般。这是奥托操控着迟滞领域的强度在进行微调,在这微调的作用下,盾牌的弧度也忽曲忽直地小范围变化着。塔萨还没想明白领域闪烁的意义,他就被那盾牌重重地击中腹部,整个人都被带着向后倒去,继而被盾牌压在下面。

    在圣耶鲁的那段时间,奥托练习过次数最多的,除去那两个已经洗掉的雕文,就是他自己所拥有的迟滞领域。在药剂炼制过程中,最初他只能在迟滞后的某个节点放入相应材料,后来就能够通过控制领域的强度来达到调控火候的目的了。这是长久练习当中所领悟出来的,没有人教他,因为没有人能够教他,每一个领域都是特殊的,只能依靠自己去领悟、掌握。

    这一边的奥托和塔萨也同时被判出局,于是场上就只剩下达科和那个头盔男了。他们两人等级是最低的,却一直坚持到了最后,这与他们两人的战术有关。达科与菲丽丝凯文分散开之后,就一直向着头盔男追过来,而这个头盔男也是用弓箭手最经典的战术,放风筝。

    弓箭手的战术讲究根据战场形势灵活判断,该硬扛的时候扛,该撤退时则果断撤。弓箭手的战术就是以灵活著称,而放风筝式打法正是灵活的最大体现。敌进我退,敌退我进,轻易不让对手靠近,这使得其他职业和弓箭手对战中面临很大压力,经常是从头到尾被放风筝还没碰到对方衣角,却现战斗早已结束。

    此时达科就处在这样一个境地当中,对方的后退度比他前进度还快,跑到死也追不上,想逃也根本逃不掉;对方的攻比他快,一个群攻魔法还没准备好,已经好几箭射过来把他的冰霜护甲打碎了。达科虽然还能够冷静分析形势,但已经略有些焦躁了,尤其是其他几个人都一对一地换掉,压力就全部转移到了他的头上。弓箭手本就是克制魔法师的职业,当初达科还是大魔法师的时候,与同等级的亚当差不多打成了平手,那是因为先后有城墙和树林的地形掩护,使得弓箭手的优势不能完全挥出来。现在周围都是一望无际的平坦草场,根本无处掩护,也没地方躲藏。

    与其他三个喜欢将魔力附在箭矢中增强威力的魔弓手不同,这个魔弓手更善于使用一种光系魔法来隐藏自己。他以光隐术来扭曲光线达到半隐形的作用,达科远远看去只能通过光线的扭曲捕捉到一点点蛛丝马迹。

    除去光隐术的干扰辅助之外,头盔男就不曾使用魔法箭,只是以普通箭矢一箭接一箭地射向达科。而达科对这种快箭想要躲闪开还需要靠运气,十箭当中能躲过一箭就算不错了。更何况头盔男还时不时地使用出飞箭的技能,身体腾空时放出箭矢攻击达科,同时自身则在后座力的作用下继续拉开距离。而达科反击的单体攻击法术,则全部无法命中,他是一直依靠着冰霜护甲的防御力和快施法补盾的能力在维持现状,若是他施法稍慢一点现在就已经输掉了。

    达科也知道自己太被动,这样下去迟早要输,若是能有VitJ前知的能力,也不会这样无法命中对方。想到前知,达科立即回忆起了自己在打巴比诺时的情形,那时他凭借着前知和因果之瞳的共同作用,甚至能够在攻击前就知道是否能够打中,命中之后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

    达科心中一动,虽然没有前知能力,但自己还是有因果之瞳的,不知是否能够在这样的劣势下起到什么作用。达科眼睛瞬间闭上又睁开,一片色彩斑斓的线条出现在他的眼中。不知是否是在对战当中的缘故,达科觉自己对每一条线的理解变得格外深入,他甚至能够顺着连线推测出其牵连的结果。当然那需要不少的时间,当他推测出的时候,那个结果早已经生了。

    连线之间是有交接点的,这些交点意味着因果的错综复杂,牵一线而动全身。达科正准备攻击对方,在判断对方的移动方向,因为若是不打出提前量根本无法命中。他现在自己与对方之间的因果连线有一个结点,于是他尝试着顺着结点出一记冰锥术。

    能命中吗?达科依然持怀疑态度,对方在看到了自己打出提前量的冰锥后,就不会向着那个方向移动了吧?

    ……

    “动思成真的道理告诉我们,因与果之间的关系并没有那么简单,并非是因决定果,也不是果决定因,它们二者其实是一种互动的关系。”

    ……

    达科忽然间想起了当初VitJ曾说过的一席话,他当时只是觉得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当此时真正涉及到这个问题时,他才觉其中竟然包涵着如此深刻的道理,当他静下心来仔细去体味,竟能从中察觉到了一丝法则的意味。

    冰锥在达科的操纵下,准确砸向一个个因果连线的节点,继而每一个冰锥术竟都打中了头盔男。开始一两次可以解释为运气好,但很快头盔男就慌了,他觉十个冰锥中竟有七八个都能够命中他。终于在达科魔法力快要见底的时候,那个头盔男运气不佳地中了迟缓效果,再被数个冰锥砸中,终于不支倒地。

    场外菲丽丝等人掺杂了些许惊讶的欢呼声响起,达科却独自一人略微茫然地站在场地当中。就在刚刚,他拥有了属于他自己的第一个血脉能力,距离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