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息翼
    天空的魔法焰朵像是庆功一般华丽地绽放,直到几分钟后才华为魔法尘埃随着海风渐渐吹得稀薄。达科等人也在温蒂的控制下,从空中向着甲板落下,他们脸上都是兴奋的表情,只有凯文不知为何情绪略有些低落。

    就在众人都认为已经完胜了暴风教会的时候,眼尖的福克却察觉到了一丝异样,他也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顾不上看个清楚,就对着扩音魔法阵叫道,“大家小心!那个家伙好像还没死!”

    众人的目光一下子全部都聚焦在渐渐散去的魔法尘埃上面,只见那中央缓缓现出了一个茧,由两片翅膀交叠包裹起来一人大小的茧,就像是鸟类睡觉时状态一样。那翅膀刚一看去像是白色,仔细观察才发觉竟是半透明的。事实上那羽翼是某种具备着气体性质的半透明炼金材料,旁观者只能通过它折射的光线分辨出羽翼的外形来。

    温蒂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喃喃念道,“神器,息翼。”

    这对翅膀正是七大神器之一的息翼,它是属于暴风教会的神器,本是由历任暴风教皇掌管,自爱德华死后就放在了密库当中。这一次麦克里克为了追杀温蒂,将这件神器也带了出来。温蒂身为暴风教会的前圣女,深知这息翼的强大作用,当初暴风教皇爱德华是因为在练造元素之体,不能使用任何装备,不然若是爱德华使用了息翼,他们三人当时必然连迷路石林都跑不出来。

    不同于其他神器是依靠攻击或防御来体现威能,息翼完全是用来增幅飞行速度的,可以说就是为气系魔法师提供辅助的。它能够大幅度增加使用者的飞行速度,增幅效果堪称恐怖,只要装备上息翼,无论是魔法还是箭矢的攻击都能躲开。

    刚刚麦克里克也是被逼到避无可避的地步,他刚刚发现形势不对,数百箭矢已经近在眼前了,于是他只能用了息翼包裹住自己的全身,客串了一下护甲的作用。其实息翼本身并不具备防御作用,但神器有着不可损毁的特性,而息翼的覆盖面积又足够大,竟硬是用它挡住了箭矢的密集射击。然而息翼毕竟不是用来防御的,反震力依然将麦克里克震成了重伤。

    菲丽丝不由得暗叫可惜,箭矢到底是利器,不像钝器那样输出力量的攻击方式。若当时是阿西巴来上一拳,即便有息翼的遮挡,麦克里克也会被震得全身骨折。

    麦克里克缓缓张开双翼,展露出三米多的翼展,相比他自己的血脉显现要小了不少,但其中蕴含的威势却不是同一个档次的。那半透明的羽翼轻轻扇动,整片天地之间的风都有种随之在翕张的感觉,就好似世界在在随着息翼扇动的节奏呼吸一般。

    双翼完全展开本该是一个唯美的画面,只可惜麦克里克无论颜值还是身形都太低,配不上那梦幻般的翅膀,就像猪脖子上戴着珍珠项链一般。此时麦克里克脸上也是阵青阵白,身为哈里斯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他从未这样难堪过。不但中了对方的阴谋诡计,还差点被射程筛子,他现在想起来还是阵阵后怕,最终发展为恼羞成怒。

    “你们……全都得死!”麦克里克挥手之间就是一个龙卷风暴发出,将空中的四个人全部囊括其中。

    早在福克发声提醒的时候,温蒂就加速控制着达科四个人向着甲板下降。而她自己则从船上飞起,刚刚在甲板上一直有牧师在为她治疗伤势,现在那点小伤已然痊愈了。她以飞行术操控别人飞行也十分灵活,但相比自己飞行,延迟还会是有的。敌人只剩下了一个麦克里克,但拥有着息翼就是极限速度的代表,她更不能让达科等人冒险。

    温蒂飞起的同时,一道高速旋转的风刃也被发出。那风刃从达科等人身边掠过,准确击中了龙卷风暴的中心点,几道龙卷风立时分崩离析,在相互排斥的气流下向着四面八方远离而去,刚好让出了翻车鱼号的空位,这一记龙卷风暴就算是被破掉了。

    麦克里克本就是受了重伤,在这样的情况下又是仓促出手,龙卷风暴的结构本就脆弱。结果被温蒂抓住机会以风刃干扰其中央枢纽,结果整个龙卷风暴就在完全成型之前散掉了。这一方面是温蒂时机把握得好,风刃的攻击直指要害,另一方面也是麦克里克伤势太重已经力不从心了。

    达科刚一落在甲板上,就急切地叫道,“温蒂,你不要自己去冒险啊!”

    “她不是那种会无谓冒险的人,我们先静观其变吧。”奥托是相信温蒂的决断,镇定地说道,“而且这本就是她的战斗,应当由她自己来选择了结的方式。”

    奥托的镇定也带给了其他人自信,他们不再忐忑,而是各自观战。

    见温蒂升空,麦克里克并未急着发动攻击,反而先冷静下来,在战斗重保持冷静是他的最大特点。他先是感受了一下体内的伤势,再对比了一下双方的实力,决定趁着这个机会尝试着干掉温蒂。有了息翼的辅助,他也一下子有了底气,即便打不过对方,凭借速度他也能够从容离开。

    温蒂见麦克里克不逃,也是诡计得逞一般地笑起来,同时高声问道,“既然身怀神器,你为什么不在初时就使用?”

    “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麦克里克一脸的阴沉,说话之间整个身形陡然加速,竟是在天空划出了一长道残影,那残影组成的线条标示出了麦克里克的移动轨迹,那是以温蒂为中心的一个立体图形,当麦克里克回到原处的时候,最初的残影竟然才缓缓消散。在麦克里克移动过的每个顶角之处,都有一道风镰被发出,就好像是十几位法师同时从四面八方向着温蒂发出风镰一般。

    “因为你与这息翼并不契合,使用它你需要消耗太多力量,所以你一直没有用,到了被万箭齐射躲无可躲的时候才用出来。”温蒂并不慌乱,手掌抬起到胸前,一道道风刃在周围出现,组成了有层次的防御体系。每当有风镰袭来,附近的风刃就蜂拥而至,并竖立起来,就像一片片小圆盾般阻挡着风镰的攻击。

    圣器和神器都是拥有器灵的,也就是拥有了它自己的感受和思想,圣器的器灵自主性还差些,神器的器灵则是有着高度自主性,所谓神器则主就是这个道理。当使用者想法与神器的器灵差异过大的时候,就会引起器灵的抵制,从而使用者需要付出很多力量才能使用神器。这也就像是铭文师抄写卷轴时基质和墨水契合度不高一样,不但要付出更多力量,也无法发挥出神器百分之百的威能。

    “即便消耗巨大,但杀你也足够了!”麦克里克似乎被说中了要害,一下子激动起来,移动轨迹逐渐变得杂乱无章,而距离温蒂的最近处也是越来越近,甚至有时接近到50米距离才放出魔法。

    温蒂知道自己攻击魔法速度再快也追不上息翼的速度,于是根本就不去尝试攻击,一门心思地进行防御。即便如此她应付得也不轻松,即便接近到如此距离,她也没有把握能命中高速移动的麦克里克。而近距离多方向的持续攻击,正是将息翼移动速度快的优势完全发挥出来。每一时刻都有多个方向射来风镰,温蒂调集风刃防御的时候,风刃最少的薄弱处就又会受到攻击。不多时就有好几道风镰射在温蒂的空气罩上,那空气罩闪了闪就宣告破碎,但温蒂却没有时间补盾,因为一旦她补盾,就不能持续不断地瞬发风刃,那会让更多风镰攻击到自己,从而陷入恶性循环。

    甲板上的所有人都被高空中这场华丽的战斗所吸引,仰着头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即便脖子酸了也舍不得转开目光。大多数水手都只是看热闹,但对于几位法职者来说或多或少都能看出些东西,达科是其中最为惊愕的一个。

    在他的认知中,魔法师之间对战就应当是硬拼攻防的战斗,就像他和密苏里的战斗那样,谁的攻击能率先攻破对方的防御,哪方就是胜者。而现在空中的战斗却完全不是这样,麦克里克依靠着极限的速度,竟然让魔法都不能锁定他的位置。温蒂的灵魂可是神魂,神魂的精神力范围达科也略有了解,能够摆脱神魂的精神力锁定,这是什么样的速度?麦克里克的攻击一直在消耗着温蒂的防御,而温蒂的攻击却连麦克里克的影子都碰不到。很明显,虽然温蒂暂时没有战败,但已经落了下风。

    “麦克里克,神器息翼难道就仅仅如此吗?”在这样危急的关头,温蒂忽然展颜笑起来,同时右手微微收拢,漫天风刃全都迅疾地开始自转,并渐渐解体消散。事实上那些风刃并非消失不见了,而是全部化入了一个庞大的气流当中,围绕着中心点缓慢转动,那个中心点正是温蒂自己。

    “仅仅如此,已能够杀你千万遍了!”麦克里克怒喝一声,身形更是快了几分,道道风镰犹如骤雨劈头盖脸地砸向温蒂。却见温蒂并不迅速地滴溜溜转了个身,那些风镰竟全都与她擦身而过,接着就被厚重的气流裹挟着自转起来。不同方向攻来的风镰自转方向也不尽相同,竟就这样彼此消耗,迅速地消散不见了。

    麦克里克一阵愕然,连飞行速度都减缓了几分。这个场景实在太难以置信,他感觉到自己发出的风镰已经失去了精神力联系,这说明那些风镰都已消弭为气元素。这一切显然都是温蒂身旁那层气流的作用,麦克里克仔细探查过去,忽然愣住了,他从中竟感受到了更高层次的东西。

    “这到底是什么?”

    “这个呀……就是暴风法则的力量。”温蒂的目光落在了麦克里克身后,语气自信地传音而来,“你已经见到了我所信仰的风,我知道你并不喜欢现在的这个人,让我成为你的伙伴吧,一起发挥出你真正的威力。”

    麦克里克闻言愣住了,他感觉温蒂这话不是在对他说的,正自疑惑间,却发觉自己极速移动中的身体骤然慢了下来,同时眼角余光看到一对翅膀正呼扇着飞远。他猛然一惊,这才意识到息翼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控制,他有意想追,但现在他重伤的身体,速度连独自飞行的息翼也追赶不上。

    “知道为什么都是相应的教会掌控着特定的神器吗?因为只有那样才能发挥出它们的真正威能。你的九幽之风虽然强大,但终究是源自地狱,与暴风法则相差甚远。”温蒂身边的气流变得越发厚重,而息翼却不受气流的影响,宛如蝴蝶一般蹁跹飞来。它打着旋落到了温蒂的背后,就直接像生长在衣服上面一样,外形上都契合得十分完美。

    一刹那,整片天海之间的风好似都停滞了一瞬,随着温蒂身后息翼的自然扇动,才重新开始了运动。

    “这不可能!”麦克里克震惊得无以复加,他根本没弄清楚那本是由自己操控着的神器,怎么就忽然到了温蒂的身上。

    “外紧内空、冷热调和、周而复始、无往不至……”温蒂闭上眼睛感受着息翼的器灵,虽然是第一次接触,但她们就像是老朋友般相见恨晚。息翼此时已经如同她身体的延伸,如臂使指一样灵活,好像这两片翅膀本就长在她的背上。

    “什么?”麦克里克愕然,不知道温蒂到底在说着什么。

    “这是我对暴风法则的理解。”

    “暴风法则?暴风法则!原来……是这样吗?”麦克里克眼中浮现出一缕恍然神色,但那神色却一闪即逝,马上又转为狂躁,“不!不是这样的!你骗我!”

    温蒂看向麦克里克,眼中已经满是怜悯。若某个人的一生都在为一种信仰而努力奋斗,即便那个信仰被证伪,他也会拼命地拒绝承认,因为否定了那个信仰也就相当于否定了他自己曾经度过的人生。

    至于麦克里克则更为极端,他身为哈里斯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九幽雀血统纯度自然是极高的,以至于当他产生了与九幽雀血统传承法则不符的念头时,连他的血统都会自发抵制这种思想的萌生。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血统传承直接在血脉层面使麦克里克陷入疯狂,阻断了他继续以理性方式思考法则的可能。当看到温蒂那怜悯的目光时,陷入疯狂的麦克里克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愤怒,怒吼声中一道龙卷风暴悍然攻向温蒂。

    龙卷风暴带着滂沱的威力席卷而过,温蒂的身影却忽然凭空消失,再次出现时已经在麦克里克的身后。堪比瞬移般的速度,息翼在温蒂手中才发挥出了它真正的威能。

    一道风刃带着几滴鲜红悠忽飞出,麦克里克的身体失去了全部力量,坠入海中。

    “走好,不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