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救生
    广阔的海天之间万里无云,但海面上却出现了一团突兀的水雾,水雾滚滚向前方涌去,并渐渐解体飘散,现出了其中的翻车鱼号。顺利冲出黑鲨海贼团的包围圈,又成功嫁祸给暴风教会之后,达科等人都是心情舒畅,雾隐术刚一散去就高兴地击掌庆祝。海贼历来是牙呲必报的脾气,可想而知今后在维纳斯位面中,暴风教会仅存的经商船队也会举步维艰。

    “菲丽丝,你的点子真是太妙了,击沉的两艘海贼船都嫁祸在暴风教会的头上。”连凯文都不由得佩服起来,他们这么长时间相处下来,不知不觉中关系已经缓和很多了。

    “那是当然,我可是黑暗教皇他老人家的学生,这种小小的阴谋诡计还不是轻车熟路。”菲丽丝骄傲地昂起头,并且毫不犹豫地将功劳带上了黑暗教皇。

    “福克指引的方位也好准,竟然只用两次齐射就轰沉了对方两艘船,真是大快人心,还有最后打的旗语也真是火上浇油,妙极了。”达科此时刚好看到福克从主桅杆爬下来,急忙拽住他问道,“你在指引吊射时报出的方位和仰角是跟谁学的?”

    福克被夸得有些害羞,但也是一脸的兴奋,用手指悄悄指了一下塔萨的方向,就一溜烟地跑走了。

    达科奇怪地问道,“塔萨,你什么时候还教导出了这么一个学生?”

    “我从来没教过,只是以前他混上过我的船,见识了一次我的指挥。”塔萨摇摇头,又细想了一下,补充说道,“我也忘记他到底混上过几次了,还真是个百折不挠的小子。”

    达科惊愕无语,心想这世界上果然有些人是拥有某方面天赋的,即便没有任何血统和背景,也不是就一无是处。塔萨则是暗忖,既然与其他人说福克是他教出来的,那么还真的要花点功夫教导一下,不然可是要赔上自己的名声。

    甲板上的美酒和美食还没有动过,这是因为之前刚刚准备开始庆祝,就发现了海贼船。菲丽丝眼睛转了转,继而高兴地叫起来,“我们继续来庆祝温蒂的归来,现在又多出一个理由了,为即将衰败的暴风教会送行吧!”

    菲丽丝的提议正和众人的心思,一时间全部高兴地庆祝起来,仿佛遇到黑鲨海贼团的那段紧张就只是这场庆祝的一个中场休息。奥托直接找来了阿西巴,一个一个酒桶开始拼酒,当然他们喝的只是普通的麦酒,菲丽丝才不会让他们糟蹋珍贵的葡萄酒。

    塔萨却是一点酒都不喝,只是端着一盘切好的水牛腿,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时不时瞄一眼正在大快朵颐的福克,他还没想好怎么教导这个学生。

    菲丽丝则同达科、凯文和温蒂等人聚成了一圈,一边聊着分别这段时间中的趣事,一边品着百年陈酿的葡萄酒。温蒂也确实好久都没正常地吃一顿熟食了,但她的动作依然简洁优雅,直接用指尖施法出微型风刃,将烤好的海蘑菇切得更加细小,然后才送进口中。她觉得时隔这么久,依然还能与大家在一起享受美食,真的是太好了。

    菲丽丝还是挑三拣四,在切成小块的食物里面选出她觉得最好看又好吃的部分,才叉进嘴里,其余的则倒进达科的盘子里。达科一直在与其他人聊天,一时间没顾得上吃东西,很快盘中的食物就堆得挡住了视线,他只好端着盘子走到船舷边,并全部倒进阿西巴的嘴里。

    所有的水手都畅快淋漓,甲板上热闹非凡。正在这时,二副跑了过来对菲丽丝说,“船长,我们的航线偏离得有点多了,是不是要重新恢复到去死亡遗迹的航线上。”

    之前他们在追逐黑鲨海贼团的航线上,至少还算是正常航线,而在突围的时候则彻底忽略了方向,直到此时二副才想起来菲丽丝等人找寻温蒂的目的已经达成,是时候把路线改回去了。

    菲丽丝一拍脑门,“哎呀,我差点给忘了,快去查海图,看看从这里怎么能尽快去往死亡遗迹!”

    温蒂叹道,“你们果然也是要去死亡遗迹的,为了救我恐怕耽误了不少时间吧。”

    二副已经拿出一张巨大的羊皮纸海图,直接在甲板上清出了一块地方并摊开,此时天色已经不早了,奥托提着一盏魔法灯走过来,也一起研究接下来的航线。而菲丽丝则是一边看热闹一边无所谓地对温蒂说,“没什么,现在距离死亡遗迹开启还有四个多月时间,我们抓紧一点应该能赶到了。”

    达科和凯文对于航海不熟悉,他们二人端着酒杯走到船舷边上,陪着阿西巴一起看海,凯文向着远处张望,忽然兴奋地叫道,“我好像看到了一只漂流瓶,快给它捞上来看看,说不定是一封情书呢。”

    达科在指尖施法了一点照明术,疑惑地搜寻了一圈,也看到了那个瓶子。二人急忙找来了钓鱼竿,趁着漂流瓶经过船只不远处时将其勾了上来。但当达科和凯文看到这个瓶子的时候,却都傻眼了,这哪里是什么漂流瓶,明明就是个普通的葡萄酒瓶,里面还有小半瓶没喝完的葡萄酒。

    达科依然不死心,“里面会不会装的是什么厉害的药剂,喝下去能让人凭空提升一级之类的……”

    凯文直接打开瓶塞闻了闻,“算了吧,这就只是普通的葡萄酒而已,还是最劣质的那种。”

    “前方发现大量船只残骸,还有很多尸体。”船头传来了福克的叫声,他即便是在庆祝当中,依然没有忘记自己瞭望手的工作。

    经福克这样一叫,所有正在庆祝的人都停了下来,向远处海面上看去,只见各种瓶子、坛罐、碎木、尸体稀稀落落地漂在海面上,竟是一眼望不到尽头。有些年轻的水手,看到了被泡胀的尸体,直接就吐了。

    凯文奇怪地说,“有好多水手的尸体,这艘船难道是遭遇海贼了?”

    奥托也走了过来,凝重地摇着头,“不像,船体整个都彻底破碎成碎块了,连一块大些的残骸都没有,之前我们的弓箭手齐射也只是将海贼船轰沉而已。”

    塔萨确认了一下船只碎片说道,“这像是由高阶海洋魔兽施展魔法攻击造成的,看上去对方船只的反抗比较激烈,不然海洋魔兽轻易不会动用天赋魔法。”

    二副向菲丽丝问道,“要不要救人?”

    通常如果其他船只遇到了海难,见到后就都会施救的,但菲丽丝一行人却是目的明确,而且现在已经耽误了时间,菲丽丝又显然不是那种喜欢管闲事的人,所以二副有此一问。另外就是二副担心对方的身份,如果是海贼的话被救起后恩将仇报也是常见的事情,虽然翻车鱼号上战斗力充沛,但战斗也是会增加麻烦。

    果然菲丽丝摆了摆手说,“放几条救生艇下去给幸存者用就好了,我们还要赶路,不用理会不相干的人。”

    二副立刻跑回船长室,准备调转航向,正在这时达科忽然指着一个方向说,“我看到了一个尸体,他不是水手的装束,看样子应当是雇佣这艘船的人,他长袍的样式有点眼熟,像是黑暗教会的。”

    菲丽丝一惊,急忙施法了一个鹰眼术向着那个方向上看去。

    温蒂则是抬手一招,半面破损的黑色旗帜从远处飞来落在甲板上,虽然已经破损不堪,但依稀能够认出上面绘制的是一个双臂伸展散播黑暗的身影。

    “没错,的确是黑暗教会的,看样子他们是半路被干掉了。”菲丽丝对着二副叫道,“不要改变航向,就沿着船只残骸的方向前进,把所有的救生艇都放出去,水里有活着的人就全都救上来!”

    二副马上冲出来叫道,“船长,不能再往前了,前面可是很危险的……”

    “少废话!快给我开过去救人!”菲丽丝在黑暗教会中呆的时间不短,教会里有不少她的朋友,而且她的暗系魔法也仰仗着黑暗神力的加成才有现在的威力。此时遇到了对方海难,自然是要想办法进行救援。

    二副也知道菲丽丝说一不二的性格,翻车鱼号立即沿着碎木分布的区域开始搜寻,同时放出救生艇,寻找幸存者,直到他们真正搜索过去才知道战况是多么的惨烈。船只的残骸遍布了数千米的范围,显然是一整只船队都在此覆灭了,而且是边打边逃再加上魔兽的掀风作浪,才使得船只残骸分布在如此之广的海域中。

    塞尔比已经在海水中泡了大半个月了,虽然海水并不是很冰冷,但总是处在水元素充沛的地方依然让他浑身不舒服,而且护体的斗气早在与长枪海胆战斗时就已经耗空。没有了斗气护体,也就没办法抵御海水对身体的侵蚀,即便以他剑士的等级也很难毫发无损,皮肤已经渐渐变得发白发胀,他觉得自己再这样泡下去就快要胀成河豚了。

    塞尔比此时正坐在半只木桶当中,这木桶中也已经浸入了海水,只能依靠浮力勉强漂浮着。他的身边还围绕了几个骑士装束的人,都是卡帕多西亚家族在黑暗教会当中的教众。卡帕多西亚家族让塞尔比等人与黑暗教会一同行动,也有一批人是同雷霆教会一起航行的。其中未尝没有分兵多路减少风险的考虑,这样万一卡帕多西亚家族的船队出现了意外,也还有其他族人能顺利到达死亡遗迹。然而没想到的是,黑暗教会的船队在半路遭受了长枪海胆群的袭击,八艘航海船全部沉没,而且黑暗教会的探险队也死了个七七八八,以现在的时间算起,肯定是没办法赶到死亡遗迹了。

    塞尔比本还打算借着这次探索遗迹的机会好好表现一下,提升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然而这个想法直接就破灭了。不仅如此,他发现最应当关心的其实是自己的安危,这片海域似乎并不在传统航线当中,很少有船只经过,什么时候能够获救还是个未知数。

    “艾琳娜,你说教会的船队还要多久才能到这里来救我们?”塞尔比望向了十几米外的艾琳娜,那里正有一圈黑晶结界围绕在一大块船只残骸上,使得海水不能渗透进去。由于只是三级神术,对于法力消耗不大,艾琳娜可以在夜晚恢复法力和精神力,并维持24小时的开启。也只有艾琳娜这种获得了称号的神眷者,才能够这样持续地使用神术,这令塞尔比很是嫉妒。

    “这个问题是你今天问过的五遍了,塞尔比。”艾琳娜仍然微微闭着眼睛,似乎不想因为讲话而消耗太多体力,“我们是用的了五个多月时间才从空间神殿航行到这里的,而教会在维纳斯位面的所有力量都已经被我们集中在船队上,想要等到教会从阿美西亚位面赶来救我们,至少还要五个月时间,你就安心等待吧。”

    “这……我又不像你,能够在这种环境下还继续保持修炼!战职者的锻炼是需要发力的,在这海水当中可怎么进行?再继续泡下去,我的骨头都要软掉了。”

    艾琳娜没有理会塞尔比的抱怨,依然静静地一动不动,以减少不必要的体力损耗。

    塞尔比又继续开始抱怨,“该死的光明教会,等我回去之后一定要他们加倍付出代价!”

    这时艾琳娜忽然睁开眼睛,她看向一个方向,眼中闪过了一丝神采,“有船来了,他们放出了救生艇,看样子是准备救援我们的。”

    塞尔比急忙张望过去,也隐约看到了一点帆影,“又有哪个掌舵的傻子把船开到这里了?快!快拿扩音魔法卷轴出来,告诉他们这里有活人!”

    旁边一个黑暗骑士说道,“我们携带的卷轴全都浸泡了海水,已经失效了,这大半个月里,所有能用的求救方法也全都消耗完了。”

    塞尔比一愣,很生气地说,“你们这些个没用的家伙,告诉我现在还剩下什么方法,能告诉对方我们在这里?”

    那个黑暗骑士左顾右盼地看了一圈,然后扯起自己沙哑虚弱的嗓子,带着破音尖声喊道,“来人呀!救命啊!”

    “别叫了!”塞尔比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他觉得这样做实在是有失骑士的威严和风度,他看着远处的救生艇纠结了一会儿,当看到救生艇的方向有些偏离自己所在处的时候,他终于没办法继续秉持住,也凝聚起所剩不多的斗气,开声吼道,“来人呀!救命啊!”

    过了一会儿,救生艇来到了塞尔比等人的位置,将他们救起。当塞尔比登上救生艇的时候,他感动的快要哭了,总算是得救了,与此相比那几声丢脸的叫喊根本就不算什么。他调整了一下坐姿,捋了捋头发,顺便抹干净眼角的泪水,对掌舵的人说,“带我去见你们的船长。”

    救生艇载着塞尔比、艾琳娜和其余几位黑暗骑士一行,很快就返回了翻车鱼号上。境遇的改变令塞尔比立刻亢奋起来,他首先观察了一下对方的旗帜,见主桅杆上什么都没有,这让他更加放松下来。

    后面还在陆陆续续有黑暗教会还活着的人被救到船上,当一队黑暗骑士和几个黑暗巡礼者也上了船之后,塞尔比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于是微微咳嗦了一声,以自认为傲慢的声音说道,“你们这艘船从现在起,被黑暗教会征用了,你们原有的水手可以选择跟随着一起去死亡遗迹,也可以现在就乘救生艇离船。黑暗巡礼者,你们去将船长室和舵机房等重要位置占领,不要让无关的人靠近。”

    塞尔比说过之后,却发现一众黑暗教会的人都没有反应,他正自奇怪,发觉几个人都在看着他的身后。塞尔比急忙转过身,接着就被吓得连连后退,险些跌坐在甲板上。只见菲丽丝双臂环抱在胸前,面色不善地看着他,好像在审视着一个战俘。

    “这不是菲丽丝么,呵呵,嘿嘿,好久不见了。”塞尔比艰难地挤出一个笑容,小鸡啄米一样连连点头,但马上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他看到了菲丽丝身边的达科,“布……布莱特!”

    达科只是淡淡地向着塞尔比看了一眼,就自顾自地走开了,塞尔比和玫丽等人的阴谋,菲丽丝早就同他讲过,只是那段仇恨与他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即便要向光明教会报仇,也得等到实力强大之后才行,所以他一直都刻意不去想那方面的问题。甚至布莱特这个称呼,达科也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毕竟这个名字已经太久没人叫过了。

    “现在我没空嘲笑你,快点告诉我,你们为什么会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菲丽丝用鼻子哼了一声,对于塞尔比她丝毫不需要客气。

    “告诉你也无妨,不过要麻烦你顺路把我们带去死亡遗迹了。”艾琳娜走了过来,笑看着菲丽丝。即便是如此落魄之时,她依然不乏应有的姿容。

    “这就是你对救命恩人的态度吗?”菲丽丝皱起眉头,“我可是随时可以再把你扔下去的。”

    “你……”艾琳娜虽然气愤,但形势比人强,她也没有与菲丽丝叫嚣的本钱了。

    菲丽丝见艾琳娜吃瘪,心情大好,还是对着塞尔比问道,“快说说看,你们是怎么混到这种境地的,要不是我们路过,恐怕你们要全军覆没了。讲得精彩点,说不定我一高兴,就带你们一起去死亡遗迹了。”

    此时所有救生艇都已经返回,显然已经找不到活人了,粗略数去数量只有不到一百人,显然其他的都死光了。损失如此惨重,让菲丽丝也是十分动容,毕竟黑暗教会派出的探险队不会是炮灰类型的,死掉这么多精锐,已经是非常大的损失了。

    但这次海难也是一次筛选,将实力低的都淘汰掉了,余下的都是真正的精锐部队。由于要时刻准备与光明教会的战争,黑暗教会并没有大魔导师和大剑师级别的枢机主教前来,其中最高端战力,除了塞尔比和艾琳娜之外,还有五位黑暗巡礼者。菲丽丝是黑暗教皇的学生,他们自然是认识的。黑暗巡礼者就是对黑暗之神高级神官的称呼,这个职业类似于暗影牧师和暗系魔法师的合体,而且防御力比普通牧师和魔法师都要强。这个职业的地位相当于光明教会的圣骑士,都是双方教会特有的职业。

    塞尔比见到损失如此惨重,怒哼了一声,“我早该注意到那个大副是光明教会的卧底,竟敢把我们弄成这个样子,我迟早要让他们还回来!”

    艾琳娜则平静地娓娓道来,“这片海域是长枪海胆群落聚集的海域,所以通常没有人会经过这里,而我们船队的大副表面上是黑暗教会在维纳斯位面的负责人,实际上却是光明教会的卧底。我们这次船队的航线就是他制定的,并且为了保密没有向其他人透露,只有几个高层知道航线,而这几个高层都不了解维纳斯位面的情况。当船只开到这片海域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先是长枪海胆群攻击了我们,被我们付出惨重代价才打散,之后八阶的长枪海胆王又出现了,它用远程魔法掀起大浪,把船队都摧毁了。”

    死亡遗迹并没有光明教会想要的东西,但不代表他们就愿意看到黑暗教会白白获得利益,于是破坏他们的行动就成为了最好的方法。以一个高级卧底的暴露,换取整个黑暗教会探险队的覆灭,这已经是非常划算的事情了。

    “故事一点都不精彩。”菲丽丝无聊至极地做着点评,“不懂得航海的领导层、没有技术含量的卧底、效率低下的逐级命令机制……就算这些都不是你们的错,但你们也是太弱了,一个八阶魔兽就让你们全军覆没,我倒是想知道,你们哪里来的自信去探索死亡遗迹?”

    塞尔比张了张嘴想要反驳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奥托的关注点与菲丽丝不同,他皱着眉头问道,“你说什么?这片海域是长枪海胆的地盘?”

    艾琳娜奇怪地问,“你不知道吗?那你们为何要走这条航线?我还以为你们有什么避免被长枪海胆攻击的方法才从这里走呢。”

    瞭望台上传来了福克的呼声,“三点钟方向,有大批魔兽潜在水下接近我们,疑似长枪海胆群,所有人做好战斗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