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团队
    听到奥托说到这里,达科就将一切都连通起来了,从二人遇见开始,再到他们经历的每一件事情,奥托在各种情形下的不同反应,所有的因果一一贯穿。

    在获得门票时,被同伴背叛,偷袭而死吗?这样的死法,也还不错呢。

    然而在奥托的执念之中,最根源的就是想要有一个能够信任的团队。于是在炼金大奖赛,当众人要求奥托加入他们的时候,他心中却是十分矛盾了。绕了一个大圈子,到最后依然是在团队当中煎熬。

    然而连奥托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在达科队当中争取冠军的过程,他渐渐地已经化解了这个执念,而且彻底地融入了这个团队当中。也正因此,他那句死法不错的口头禅,也逐渐不再说起了。这一点,连奥托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这时奥托的眼神忽然看向远方,“那边有魔兽在接近,数量不少,快去将所有人都叫醒。”

    达科愣了一下,才发觉远处的草丛传来了沙沙响声。按道理来说,他们这么多人一起露营,其他人是不敢袭击他们的,但某些魔兽却并不畏惧人多。猎岛的猎物中本就是魔兽和人各占一半,只不过魔兽为了生存大都是成群结队,要么看不到,要么一下子遇到一群。而现在,向着他们这边移动过来的就是一大群岩熊。

    这群熊体型并不很大,但它们全身都是青色的皮肤和毛发,看上去就如同岩石一样,而事实上它们的防御也确实与岩石有的一拼。虽然体型只有两米左右的高度,但它们奔跑起来并不慢,只一会儿功夫就已经接近到了三百米以内的距离。

    三百米,说近不近,说远不远,却正是弓箭手的普遍射程范围。一支闪耀着强光的箭矢徐徐升起,正是塔萨射出的照明魔法箭,黑暗是射手的阻碍,但光系照明魔法却是随时可以使用。现在他们在数量上占据绝对优势,也就不需要藏头露尾,堂堂正正地点亮整个夜空才是最好的方法。

    根本不用塔萨下命令,就见帐篷当中迅速冲出一个个弓箭手,他们好像根本不需要瞄准,就将箭矢射了出去。有些弓箭手来不及从帐篷中出来,箭矢直接从帐篷的缝隙中射出,威力也丝毫不弱。

    一轮轰轰烈烈的齐射过后,岩熊一下子就倒下了十几只,但达科却有些惊讶。斯图亚特家族的两百位弓箭手,平均等级都达到了高级的标准,对上了岩熊这样的五阶魔兽,却要七八支才能射死一只岩熊,其防御力之强可见一斑。

    弓箭手第二轮齐射就调整了箭矢分布,每只岩熊都刚好被八支箭矢射中,立刻就有二十几只岩熊被射翻。不过此时岩熊也已经接近了他们露营的地方,岩熊身为五阶魔兽,不但拥有强大的防御,智慧其实也不低。它们在冲过来的过程中发现,有些帐篷附近是没有箭矢射出的,自然而然地就一起涌向那薄弱之处。而那里,正是水手们居住的帐篷所在之处。

    达科心中一沉,疾声叫道,“不好,我们就剩下那几个水手了,若是他们死光了,我们之后就没办法航行了!”

    奥托的关注点却与达科不同,他看着岩熊跑过来的趋势,皱起眉头,“有没有觉得,这些岩熊的行为有些奇怪?”

    达科一愣,经过奥托的提醒,他也发觉了一点异样,“好像是的,通常集群冲锋的魔兽都是被激怒,不管前面有没有危险一律碾压过去。但这些岩熊,它们竟然会分辨哪里是相对安全的处所,这里面很明显有问题。”

    这时候凯文也慢悠悠地钻出帐篷,来到他们身边,一边优哉游哉地看着战斗,一边吹口哨叫道,“这群岩熊更像是被人驱赶过来的啊,他们是什么目的呢,反正肯定不是想要和我们交朋友的。”

    “说得对,你们几个就作为预备队留在这里观察情况吧,暂且先按兵不动。”奥托赞同地点点头,说着竟然就自己向着岩熊的方向冲去,手中盾牌已经闪烁起蓝紫色的光芒。

    奥托的速度并不快,但他无论挑选到哪个目标,对方偏就是闪避不开。只见他盾上迸现出屡屡电光,挺着盾牌合身撞出,狠狠的撞击在了一只岩熊的身体侧面。岩熊与奥托之间有着三级的巨大差距,此时被奥托一撞立时失去平衡偏向了一侧。也就在这个时候,某位弓箭手的箭矢到了。那箭矢好巧不巧地之间射入了岩熊的眼睛当中,那岩熊立时发出巨声痛吼,但马上它的吼声就低沉下去,因为箭矢透过眼球伤到了大脑,这只岩熊已经濒临死亡。

    奥托动作毫不停滞,借着撞开第一只岩熊的反冲力,又撞向了第二只岩熊。这一次碰撞的力度极小,就只是通过碰撞帮那岩熊调整了一下方位。而这只岩熊的眼睛位置同样正好迎上了某支箭矢的穿刺。奥托借着反震,身体调转了一个圈子,恰好用盾牌挡住了第三只岩熊的冲撞。这一次撞击奥托已经没有任何速度,逼停那岩熊的同时他自己也连连后退,然而那只被逼停的岩熊,又步了前两只一样的后尘,倒霉地被射穿眼球。

    就这样,奥托在岩熊群当中左突右冲,虽然没有独自杀掉任何一头岩熊,但却将本要七八箭才能射死的岩熊变成了一箭毙命。自岩熊冲入露营区域后,弓箭手们就已经改为自由射击,因为这意味着已经接近到了不适合弓箭手战斗的距离,只能尽可能发挥作用。然而现在的战果反倒是比先前的还要好,竟是不大一会儿就杀的只剩下小熊三两只了,其中自然正是奥托的功劳。

    即便如此,那群水手也是彻底死光了,二副被一只岩熊拍了一巴掌,脑袋被拍掉了半个。斯图亚特家族的弓箭手,同样在混乱当中伤亡了十几个,再一次的减员让塔萨脸色很差。而他们整个露营的区域,也被岩熊的冲击分割成了两半,一半是达科等人和大部分弓箭手的所在之处,另一半则人数较少,只有三十几个弓箭手。

    殷红的契约符文从二副的手臂上漂浮出来,好似一只萤火虫般,在夜色中分外耀眼。一个样貌十分出众的女法师忽地窜了出来,挥手间已经将其收走,继而手中法杖举起,草丛当中猛然响起了一连串的轰鸣声。一片片青草带着大团的泥土凶猛四溅,好似有什么东西在地面之下爆炸一般。三级土系魔法,尘暴术。

    “小心!是尘暴术!快占领制高点……”塔萨的声音叫到一半,忽然发现这里方圆千米都是相对平坦的草坡,根本找不到制高点,顿时不知该怎么做了。尘暴术这种三级魔法并不会对他们产生太多伤害,但其制造出的尘埃严重影响了视线,这正是弓箭手的克星。弓箭手的视线被阻碍之后,就连对方魔法师的位置都难以判断,如果自由射击则很有可能会误伤自己人。

    而这时却有一阵狂风呼啸而起,那漫天烟尘顿时随着风势飘向草坡的另一边,将原本笼罩其中的弓箭手露出来,然而刚刚那个女法师却早已经不见了身影。温蒂一身白色衣裙十分显眼地飘在半空,俯瞰着整片草坡,刚刚正是她用了狂风术将那尘暴术的尘埃驱散。

    温蒂顺利吹散了尘埃,但却将自己暴露在了最显眼的位置。果不其然,几乎就在下一瞬,大片火光突兀地亮起在温蒂身旁。四级火系魔法爆裂火焰,上下左右四个方向同时施法,将温蒂的所有退路全部堵死。达科心中一惊,他暗忖前世自己在大魔法师的等级,都只能一次性施法三个爆裂火焰。

    达科心中惊讶,出手却是丝毫不慢,冰霜护甲后发先至地出现在温蒂身上,温蒂顶着冰霜护甲生受了爆裂火焰的炙烤,没有受到丝毫伤害。

    达科他们的优势正在于等级压制,按照奥托所说的,这一层的猎物应当都是大魔法师和大武士的等级,但无论猎物使用什么魔法,达科等人都能释放出更高级的魔法来压制对方,即便对方拥有着对地形的熟悉也是没用。

    温蒂也找到了对方的踪迹,手中风刃悠忽飞出,“在这里!”

    温蒂的风刃竟是没有击中目标,而是射中了一个残影。那道影子已经以极快的速度闪向达科等人的方向,看起来他也认出了达科等人都是法职者。

    “纯敏刺客?”

    那刺客无论移动速度还是攻击速度都极快,这弥补了他攻击力不足的缺陷。此时他却忽然发现,周围一下子多出了不少人,他急忙以极快的速度在每个人后心出都捅了一下,没有一个人能碰到他,他对自己的速度还是十分有信心的。

    然而刺客马上发现那几个人还站在原地缓慢地移动着,定睛一看才发现是僵尸。菲丽丝打着哈欠从帐篷中走出,“谁在打扰我睡觉?是不是活厌了?”

    菲丽丝也是出手不留情,召唤的不死生物越来越多,转眼布满了半个草坡。

    “他们太强了,我们撤!”这个刺客奋力撞开了一个僵尸,一溜烟地跑远。

    达科的冰冻术在手中转了一圈,又缓缓消散。他对于这些敢于偷袭他们的猎物还是有些好感的,这些猎物虽然等级低,但都悍不畏死,而且善于把握时机,战斗力也都超出同等级的水平,可惜他们遇到的是达科这群人。

    就在那个刺客喊出撤退的时候,各种各样的群攻魔法一下子都从远处草坡释放过来,距离至少五百米,这种距离也只有群攻魔法才能发挥点作用。看起来他们不求杀敌只为了掩护撤退。而近处只有那三个人,一个土系魔法师、一个火系魔法师、一个刺客,这两位魔法师正是刚刚对达科等人发动攻击的两人。

    那刺客倒着身子飞退,一直保持着面向达科等人的姿势,速度竟也飞快,看起来是要掩护己方的两个法师撤退。而那两个魔法师则没这么从容,都是一门心思地跑路。

    温蒂缓缓从空中降下来,看着远处飞来群攻魔法的那个草坡说,“这正是我所担心的,猎物其实完全可以团结在一起对抗猎人,那样的话我们可就危险了。”

    “不必担心,你没看到这次只是三个猎物来偷袭吗?其余人都是在远处支援,而猎物们也不可能成为一个配合默契的团队。”凯文这次战斗一点都没有动手的意思,只是在看热闹。

    达科一愣,脱口问道,“你怎么知道?”

    “这其实很容易推理出来,想要离开猎岛的方法是唯一的,只能夺取猎人身上的门票。但猎物想要以多打少地反杀猎人,却面对着门票分配这个无解的问题。”凯文表情渐渐变得凝重,继续缓缓说道,“很有可能今天的同伴,到了明天就会变成与自己争夺门票的对手,所以当与猎人的战斗结局渐趋明朗的时候,便要找机会将自己的队友先行杀掉。”

    就在这时,那个正在后退中的刺客已经退到了女法师的背后,他猛然一个背刺,匕首准确地刺入了女法师的后心。漂亮的女法师不可思议地想要扭过头,最终只扭到一半就停止了动作,瞳孔已经渐渐涣散。她最后一眼看到的,是自己手臂上飞散出来的契约符文,被刺客收入掌中。

    “在这个规则当中,外来的猎人对于猎物来说,只是提供门票的猎物。而自己身边同为猎物的同伴,才是阻碍自己走向自由的对手。也正因为有这个规则的存在,猎物们才不会聚集起太多人的团队,从而一定程度下保障了猎人的安全。”

    菲丽丝也彻底没有了睡意,皱眉问道,“这不是在让人不信任队友吗?”

    “任何情况下都保持警惕,这正是成为强者的优秀品质啊。不然说不定你身边的人,就是刺客假扮而成的哦。”凯文眯着眼睛看向了猎岛的最顶层,“我倒是对这座岛的主人产生好奇了呢,还有就是制定这套规则的估价师,想必也不是什么无名小卒吧。”

    温蒂的关注点与凯文不同,她目光复杂地看向远处正默默打扫战场的奥托,喃喃自语,“韦德迈尔他……是怎样在这岛上活下来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