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活着
    猎岛四层的西侧,原翻车鱼号上的水手都在边缘处远远看着战局,他们最多也就是二三级的实力,虽然经历过大风大浪,但对于高等级的战斗还是十分敬畏的。

    在没有人注意的当口,一群弓着身子的身影不知不觉间绕过了前端的战场,向着这些水手掩杀过来。眼看最前方的一个身影就要接近水手时,忽地间破空之声响起,那身影已然重重地倒在地上,其眉心正中插着的箭矢秃自颤动着尾羽。

    远处的塔萨缓缓放低长弓,并发布命令道,“自由射击。”

    斯图亚特家族的弓箭手立即向着那群潜行的身影开始了射击,虽然那些人都有着各种各样的潜伏技巧,但显然在白天骗不过视觉敏锐的弓箭手。这些人很快就被一波击退,远远地跑开了。

    “不要卖然追击,保护好我们的水手。”塔萨挥挥手,阻拦住手下的追击,这也是为什么他没有参与达科等人战斗的原因。他还要指挥弓箭手们保护着这些仅剩为数不多的水手,如果这些水手再死了,他们就真的不用考虑去死亡遗迹的事情了。

    而在正面战场,达科等人已经与对面的五个人打得热火朝天,五对五的战斗完全拉开帷幕了。

    凯文与暗影牧师的战斗是场面上看起来最火爆的,大量的岩浆陨石与大片血色的法术光华纠缠在一起,双方都是红色却泾渭分明地对峙着。一边是绚烂的火红,另一边是深沉的殷红。

    火热的岩浆不时在凯文的驱动下蔓延至暗影牧师身边,但对面的暗影牧师的走位非常谨慎,即便看到了凯文卖出的破绽也不会轻易上当,只在自己认为安全的距离下施法,虽然很难命中,但也给凯文造成了很大的消耗。

    与红彤彤的对侧不同,菲丽丝与神圣牧师的战斗对比鲜明,一方是黑压压的不死生物和暗色调的亡灵魔法,另一方是光芒四射的神圣法术。只不过菲丽丝这边虽然表情上咬牙切齿,但却是犹有余力,她身边的四个亡灵骑士分踞四个位置进行保护,都没有参与到进攻当中。而神圣牧师则有些捉襟见肘,他不停挥动法杖阻挡着周围不死生物的近身,同时还不停发出攻击干扰菲丽丝的施法。

    神圣牧师的额头上已经渗出汗珠,长袍也不知何时被近身的骷髅战士抓破,看起来有些滑稽。但菲丽丝却知道对方远没有表面上这样不济,因为每当她想要派出不死生物支援其他几个人的时候,对面的神圣牧师总会及时放出魔法将之击杀。显然对方是在保留实力,不仅单独牵制住了菲丽丝,还随时有可能反打一手,让菲丽丝不得不防。

    相比前两处战局的胶着,达科与平衡德鲁伊的战斗在场面上就逊色很多,他们二人的战斗更多是在试探阶段进行着。往往是平衡德鲁伊想要施法什么技能时,达科便先行判断出了对方的意图,以蛇皮走位避过相应的位置,于是平衡德鲁伊只能打断施法放弃进攻。

    达科在不停的躲避之中也会抽空远距离释放魔法反击,而平衡德鲁伊也非常机警,让达科的法术很难对其造成有效伤害。两个人就像打太极一样,节奏缓慢地进行着战斗,但其中的凶险却没有人能看出来。很有可能达科的一次走位失误就会被法术所伤,也可能德鲁伊一次躲闪不及时就被达科冰冻住。

    其他人的战斗大都是势均力敌的,而温蒂一边则相对轻松一些,处于单方面的输出当中。她不断地凝聚风刃,攻击着下方的防御战士,时不时将目标转移到其他几个人身上,那防战便手忙脚乱地赶过去将风刃挡下来。

    温蒂这样的气息魔法师,可以说是所有战职者都不愿意遇到的,不但攻击力强大,而且还飞在空中,只能一味地防守,根本没有任何赢面可言。刚开始的时候,温蒂只是在试探性地攻击,都被防御战士所挡住。后来她逐渐增加了风刃术的叠加层数,从二十层逐渐增加至五十层,对方虽然越来越狼狈,却依然顽强地全部挡了下来。

    对于拥有息翼的温蒂来说,最好的战斗方式是利用速度从不同的方向进行攻击,寻找对方的破绽一击致命。但温蒂在试探初期就为对方防御力的强大感到惊讶,甚至为了测试其防御力而一直使用着正面攻击的方式。

    与温蒂同样游刃有余的,还有一个奥托。虽然与他缠斗的是个敏捷超高的刺客,但在他的迟滞领域当中,对方最大的优势已经完全不复存在,甚至想要抽身而退都不容易。若是论战斗力,这个刺客或许是对面五个人中最强的,但每当她想要绕后切法师的时候,奥托总会出现在一个恰到好处的位置,将其路线隔断。

    事实上,奥托也确实游刃有余,他不仅完美地防御了刺客的攻击,还关注着其他几个人的战况。当对方的信息被收集的差不多了,他才沉声说道,“团战吧,尽快结束战斗!”

    听到奥托的这个声音,达科等人先是有些惊奇,接着同时露出了笑容。在一个团队中,本就应当有一个人是负责指挥战斗的,防御战士作为一个团队中的仇恨和伤害的主要承担着。他的技巧、意识、装备、等级都会对团队产生很大的影响。所以防御战士会有着很特殊的地位,通常团队指挥的职责都是由这个职业来担当的。但奥托的性格却根本不会主动指挥别人,更不用说做一个团队的队长了,但现在他们却看到了奥托的另一面,他主动担当起了自己的职责。

    “向我靠拢!”奥托大声喝道,达科等四个人同时抛下各自的对手,向着奥托的方向集中起来。五个人围成了一圈面相外侧,而那五个猎物则是各占据一个方向。看似是猎物们在外围将他们包围了,但事实上,达科等人却是在以一个整体的形式,对抗着周围的五个猎物。

    达科的忽然移动,让一直和他隔空打太极的平衡德鲁伊一阵紧张,手中的法术没有控制好,一个月火术就向着达科等人的方向丢了过来。平衡德鲁伊马上意识到自己这是强行开团了,但收手已然来不及,于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紧接着星涌术和星火术也接踵而至。德鲁伊的攻击输出分为月蚀循环和日蚀循环,兼顾所有技能冷却时间的同时,将伤害最大化。

    只见大量法术接连不断地向着达科涌过来,这个德鲁伊甚至还在压制连续施法的间隙中,还在周围施法了荆棘术,若是有人强行突进,就必然会受到荆棘术造成的伤害。

    在那些法术飞来的时候,奥托就已经冲到了达科前方,巨大的盾牌挡在身前,将所有法术都拦了下来。那个平衡德鲁伊似乎在几个人中拥有着特殊的地位,在他坚持攻击的时候,另外四个人也紧跟在法术之后冲了过来。

    然而就在他们从五个方向冲来的同时,奥托却不退反进,瞬间就是一个冲锋,顶进了五人中央的一个位置。奥托这一冲的位置极其刁钻,距离对方的牧师和刺客较近,距离防御战士和平衡德鲁伊稍远,于是对面距离远的想要冲近身,距离进的又想要拉开距离。

    就在这个进退维谷的时机,奥托的迟滞领域忽然间张开,笼罩了周身一大片的空间。于是在这样的慢镜头回放中,对面的五个人就出现在了同一个圆周上,看样子就像是被奥托拉住了一样。

    五个副岛主此时也才猛然意识到奥托迟滞领域的可怕,急忙向着抽身退走,然而他们很快就发现各个关节处已经多出了一层冰霜,动作变得极其迟缓,达科的玄冰咒不知何时已经布满了他们的脚下。达科现在的玄冰咒已经今非昔比了,在精确的施法控制之下,不仅仅迟缓了对方的动作,还干扰了口齿发音与速率,让对方在短时间内连正常施法都无法做到。

    就在这时候,温蒂的法术也恰到好处地到来,一道旋风猛地在奥托周围平地升起。身上有着双重减速效果的五位副岛主,根本无法做出任何规避,就被旋风带上了空中。只有平衡德鲁伊因为变成了巨大的鹌鹑,体重甚至超过了手拿重盾的防御战士,没有被马上吹起。但他也变得脚步虚浮,难以掌控平衡,他也是反应极快,马上使用了荆棘术,层层荆棘丛地面冒出来将他缠住,固定在地面上。

    “上天吧。”温蒂掩口轻轻一笑,又一个轻身术作用在德鲁伊身上,于是这只巨大的鹌鹑连带着脚下被荆棘根系固定住的大片土壤一起浮到了空中。

    升上两层楼左右的高度后,迎接五人的是从天而降的流星雨,接踵而至地轰击在他们那匆忙释放出来的护盾上,瞬间就已经将其完全击破。接着当五个人重新落在地面上勉强站稳之后,却发现周围已经被大量的不死生物团团围住,其中更是有四个穿着全身甲的亡灵骑士,虎视眈眈地向着他们围攻而来,达科等人则处在这个包围圈的外围,他们根本攻击不到。

    防御战士还不想就这样放弃,他低吼一声身体骤然高高跃起,想要朝着菲丽丝的方向扑去,因为只要干掉了菲丽丝,这些无穷无尽的不死生物自然就会消失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奥托已经到了。只见他一步跨出,弹身,腾起,手中的大盾如同一面墙般矗立着,于半空中硬生生的拦截住了对方。砰的一声巨响,防御战士的身体被撞击的倒翻一圈,才轰然落地,竟是被奥托硬生生的阻拦了下来。

    然而就在这时,尚且身在半空的奥托周围,忽然闪耀起了双色光华。对方的神圣牧师和暗影牧师同时出手,抓住奥托重盾击飞防御战士之后的后摇空当,发起了自己最强的攻击。神圣之星,吸血鬼之触,这两个极其强力的法术瞬息而至。

    但奥托并未有任何的惊慌,因为就在法术及体的前一秒,他的身上晶莹闪烁,已经出现了足足四层魔法防御。冰霜护甲、空气罩、岩浆泡、黑暗纹身,有这四个不同类型的防御魔法在身,即便是面对圣级强者的一击他也有信心接下来。

    奥托身旁不远处,一道虚影渐渐变得凝实,正是那个刺客,她本想着近身来找机会攻击,却没想到撞上了铁板。心情激荡下,潜行效果受到影响,顿时将身形暴露了出来。紧接着,这个刺客就与两位牧师一样,被冻成了一尊冰雕。

    “作为一个团队中的伤害承担者,防战的作用从不是靠单独战斗来体现的,队友才是我最强的杀招。”奥托直视着冰雕中对方的双眼,傲然地说。

    所有人都能够看出来,在达科等人这一套联手攻击下,对面那些等级不比他们低的强者,已经完全落在了下风。这就是团队配合的力量,即便是五个人在一对一的情况下都不是对面的对手,但只要团战中配合足够默契,五对五的战斗也能够战而胜之。

    奥托、达科、凯文、温蒂、菲丽丝等五个人,从炼金大奖赛开始,一直到维纳斯位面的海上冒险,在这长期的共处当中已经形成了一个配合非常默契的团队。相比之下,这五位猎岛的副岛主虽然也是同等级的强者,但却也是从猎物的身份一点点变强,逐渐转换过来的。他们相互之间的不信任已经深入骨髓,根本不会放心地将自己的后背交给队友,更是很难有熟练的配合,自然会被达科的团队战胜。

    奥托静静地看着被围困在战场中央的五位副岛主,心中不由得倍感唏嘘。曾经的他,就是这猎岛上的一个猎物,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只能一心求死,才能在这种险恶的环境中保留下一丝生的期望。于是在遇到逆境之时,总会自嘲似的说,这样的死法也还不错,当一个人已经将死亡视为平常,那也就不会有更坏的结局了,不是吗?

    那么现在呢?这样死掉也还不错?

    当然不会!

    奥托环视一周,看着周围正与自己并肩作战的伙伴们,由衷地笑了起来。

    这样活着,真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