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航空
    “快!快让它降下去!我们要被带上高空了!”菲丽丝惊声叫起来,她并不是害怕升空,而是担心因此错过了死亡遗迹的探险。

    其他人自然也都知道这一点,温蒂已经高高飞起来,手心向下平伸,不知多少道风刃层层叠叠地合在一起,形成了一道深青色有如实质一般的风刃。众人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那风刃已经极速射在了云母的身上,射中之处立即激起了一阵狂猛风潮。这一个单体魔法的爆发,竟然释放出了不下于群攻魔法的滂沱威力。

    风潮过后,云母依然在不断上升,而被风刃直接击中的那处,竟是完好如初,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温蒂见状脸色也变得不自然,过去她无往而不利的风刃术被云母的魔抗完爆了。

    “它的魔法抗性太强了,恐怕只有禁咒才能破它的防。”温蒂降落回甲板上,惋惜地说道,“可惜息翼是纯粹增幅飞行速度的神器,若是攻击型神器的话,必然能伤到它。”

    “那我们来试试好了。”塔萨左手扬弓、右拳高举,看到他的这个动作,所有的斯图亚特弓箭手便立即在甲板上列队待命。

    “随我指引,最大输出,平射!”塔萨话音未落,他自己手中的弓箭已经射出,直奔一处云母最为凸起的身体。紧接着一大蓬箭雨像是野蜂般拥至,全部射在了不足一平方米的狭小面积上。

    这一次更是干脆,上百只箭矢噼里啪啦地变成了一堆断矢落在云母身上,堆出了一个小山。魔鬼鱼号上众人的脸色又难看了一分,虽然早有预期,但这样是事实还是重重地打击到了他们。

    菲丽丝也试验了亡灵魔法,依然没有任何作用,她抓着头发蹲在甲板上,尖声叫着,“物免魔免!开什么玩笑?这还怎么打?”

    “云母的身体怎么忽然变硬了?”凯文依然保持着冷静,他略微奇怪地说,“之前我们船头激起的波浪就能排开云母的身体,而且更是能被钓钩勾上来,现在却连箭矢射上去都会断掉。”

    艾琳娜指着船舷下方的云母身体说,“有没有发现它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了,很有可能它的透明度与硬度是呈正比关系的。”

    塔萨不知道从哪翻出了一本航海日志奇闻大全,向其他人解释,“从半透明转为全透明,这云母的身体确实是在硬化,只有变得足够硬才能撑得起庞大的身体结构。当云母将体内所有的空气排出,内部就相当于是真空环境了,体表要承受相当大的正压。它不但要有足够结实的表皮,还需要自身结构能撑得起来才行,不然也会被气压压成薄片,这大概就是云母防御强悍的原因吧。”

    达科和温蒂都亲身经历过禁咒绝对真空,对气压的强大威力印象深刻,一想到此时云母体内就相当于那个禁咒所制造出的真空,达科没来由地打了个寒战。温蒂的脸色也变得不太好看,但她又是凝聚了两道风刃射在云母的身体上,不知是在发泄什么。

    云母的身体越升越高,逐渐离开海面缓缓向高空浮起,一同浮起的还有魔鬼鱼号,以及一部分海水。由于云母的身体上表面并不平整,很多凹陷处都积存了海水,随着身体的硬化就定型下来,形成了一个个或大或小的池塘。

    达科等人纷纷从船舷边探出头,竟能透过云母厚实的身体看到下方的海面,就这样在惊讶与惶恐当中无可奈何地看着自己越来越高。阿西巴也好奇地探出头看了一眼,接着就像被重拳击中一样猛然弹回到甲板上,颤抖地趴着不敢移动了。达科等人面面相觑,没想到阿西巴竟然还恐高。

    很快魔鬼鱼号上的众人就全都发现了异常,他们觉得自己双腿需要承受的重量越来越多,身体素质较强的战职者还好些,法师们很快就双腿发软接三连三地坐倒在甲板上。到最后,除去温蒂以外的所有法师都无法保持站姿了,即便是不断施法飞行术的温蒂,脚尖也微微点在甲板上承受一定的超重。

    “云母在加速上升,好快的加速度!”温蒂刚刚说出这样一句,她的身形立刻就飞快地窜上高空,过了一会儿才落回来说,“上升的加速度又减慢了,看起来高度不会无限制升上去。”

    甲板上的众人此时发觉,周围已经出现了朵朵白云,云母漂浮在云朵之间,而从地面的视角上看,云母也成为了一片云朵,优哉游哉地漂浮在天空中。但魔鬼鱼号上的一群人此时全然没有欣赏美景的兴致,或是惊恐呼叫、或是悲伤哭泣、或是疯狂嘶吼,各种各样的表现不一而足。相比那些水手,达科这一群人都还算冷静,没有表现得太夸张,其中最冷静的还是凯文和艾琳娜两人,他俩围在塔萨的那本书旁边,研究着上面不知真假的奇闻轶事,并不时作出简短的交流。

    “这里说云母的触手会伸长百米捕捉猎物,我们并没有看到这种现象,而且硬化之后也不可能伸长触手了,这一段应当是假的。”

    “云母是热带魔兽,喜欢晒太阳,并向着气温高的地区移动。这个倒是可以验证一下,不过我们缺少一张对照气温变化的海图。”

    “它需要保持身体湿润,所以晒上几天的太阳就会下降回海面,将身体浸泡在海水中。几天就会降落一次吗?按照维纳斯位面船只数量计算,这样的降落频率每年要压沉上百艘船只了吧?这一条显然不靠谱。”

    凯文和艾琳娜就这样逐条分析着,渐渐地竟然将云母的大致特点掌握了七七八八,不过这些信息是否正确,还需要进行验证。

    艾琳娜叫来了福克,这个小男孩还算勇敢,并没有像某些水手那样竭斯底里。她先是赞许地拍了拍小男孩的头,然后说道,“你去看一下云母的移动方向,与死亡遗迹方向的偏角是多少。”

    福克抬头看了看天空,又迷茫地环视了一圈,惊叫道,“糟糕,我们现在升到了云朵当中,没有下方景物做参照,也看不到太阳和星星,我就不知道云母是在向哪个方向移动了!”

    达科一直在旁边陪着菲丽丝,闻言心中一动,他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一个球状的炼金机械,随手丢给了福克,“这个是定位仪,你用这个来对照航线吧。”

    这个定位仪正是当初从vitk4手中得到的,不然这么贵的炼金机械,达科是舍不得自己花钱买的。福克接过之后,只是羡慕地看了两眼,就马上开始调试定位,将上面光点的移动对照在海图上进行比照。

    “不好!它在向西北方向移动,与我们要去的方向差太大了!”福克指着另一个方向叫道,“死亡遗迹应当是在那个方向上,如果这样下去我们会离得越来越远!”

    凯文急忙叫道,“达科,往福克所指那个方向的反方向丢一个冰系魔法,越远越好,不过要丢在云母身上,这样才能被它感受到温度。”

    达科不知道凯文打的是什么主意,但他依然向着福克指引的反方向施法了一个冰冻术,法术在超距离锁定的作用下,准确击中了云母身体边缘处的某给位置,在那里产生了一大片寒潮。

    忽然间,甲板上的众人都觉得身体重心一阵失衡,一些水手更是直接摔到在甲板上。之前云母都是在以固定的速度上升和移动,此时发生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它改变方向了。福克马上说道,“它的前进方向改变了,但依然不是死亡遗迹的方向,差了三十多度的偏角。”

    其他人的夸张情绪都被这次突如其来的方向改变所打断,他们同时看向了达科等人的方向。菲丽丝急忙问道,“刚刚你们做了什么?难道能够与云母沟通了吗?那就快叫它把我们放下去啊!”

    “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不过相比之前已经不算糟了。”艾琳娜摊着手解释说,“我们是在试验用冰系法术干扰云母对温度的判断,从而控制它的移动方向。”

    凯文向达科问道,“能不能更精确地控制你的冰系魔法,让云母向着死亡遗迹的方向前进?”

    “控法么?你要知道,要论魔法控制力,我可是不在温蒂之下。”达科对于自己的真名能力还是很有自信的,不过夸过这个海口之后,他还是偷偷地瞄了一眼温蒂。温蒂只是微笑地看着他,也并不否认。

    接下来达科就开始试验各种冰系法术对云母温度觉的影响,从冰月术到玄冰咒,再到寒冰牢笼甚至冰霜护甲,他用了整整两个小时时间,终于试出了最优的方案。以控法能力施法的四个微型暴风雪,呈环流状分布在云母后侧的四个不同方位,他通过时刻调整这四个魔法的位置来控制云母的移动方向。

    四个微型暴风雪,每个都只相当于一级魔法的输出,但现在它发挥出的作用却要超过五级甚至六级魔法。首先暴风雪属于范围魔法,更容易影响周围的气温,给云母制造出寒冷的感受,这是单体魔法所不及的。其次是暴风雪具有持续性的同时又方便调整方位,便于控制云母的方向,这比玄冰咒更有灵活性。

    凯文本打算在前行的方向使用火系魔法,这样更增加云母对温差的感受,但他的魔法控制力较差,与达科共同施法对于控制方向只会帮倒忙,于是他放弃了帮忙,达科就成为了唯一的劳动力。

    “我们现在的速度大概是全速航行时的三倍,按照这样的速度我们只要再有一个月就能到死亡遗迹了!”福克对照着海图计算了一会儿,兴奋地说,“而且考虑到航空走的是直线,这个时间还要缩短一些。”

    得到福克的确认之后,一船的人才终于放松下来,也可以安下心了,他们直到这时才发现周围景色的壮观与绚丽。此时云朵都飘在云母的下方,而且排列整齐,像是一排排巨型肋骨铺成的道路。而太阳遥遥挂在天边,照耀着这条洁白天国之路,路上只有他们这一船人,而云母则是他们的坐骑。

    “哇哦,好像天国哦,十方天国的景色也就不过如此吧?”菲丽丝兴奋地又跳又叫,“我喜欢这样的旅程,好像童话故事一样!”

    “原来童话故事里也有苦力……”达科暗自腹诽,同时马不停蹄地输出着冰系魔法。

    这样的好奇心持续了几天后,所有人有开始觉得无聊起来,高空飞行由于有云层的遮挡,已经看不到下方的海面,景色简直比航海还要单调。在菲丽丝的要求下,奥托先跳下船到云母身上试探了一下,证明确实触手也都硬化了,好像一株株透明的珊瑚,在这种状态下它是不会攻击其他生物的。确认安全后,其他人也全都纷纷下船,跑到云母身上游览观光。被云母带着航行,所有的水手一下子都没有事情可做了,除去留了两个瞭望手警戒以外,其他水手就也都自由活动了。

    由于云母全透明的身体,让人看起来就好像随时会掉下去一样,很多水手刚到云母身上,吓得腿脚发软,甚至趴在原地不敢移动。甚至一些斯图亚特家族的弓箭手也会有些恐惧感,这完全是对胆量的考验,与等级高低无关。

    在塔萨的命令下,斯图亚特家族的全体弓箭手都下船活动,即便有些人会担惊受怕,但经过了短时间的适应,也都能够自如行走了。这是一个难得地锻炼胆量的机会,虽然对战斗力的增加没有什么直接帮助,但胆识却是成为强者的必备条件,塔萨当然不会放过这样机会来操练手下。

    当然达科是不能自由活动的,他需要一直静止保持着冥想状态,还要调整微型暴风雪的位置,不能让航线偏离太多。还有一个留在船上的是阿西巴,它的恐高症可不是通过锻炼就能治好的。

    “快看啊!那里有个池塘。”菲丽丝找到了一个不规则形状的池塘,这是云母一处凹陷下去的体表,上浮的时候自然就将海水留了下来,形成了一个池塘。

    “那算什么,这边有个更大的池塘呢,都可以做游泳池了。”凯文也找到了一处近似正方形的池塘,长度有近三十米。

    塞尔比当即就叫道,“你也喜欢游泳吗?我们来比一比速度吧。”

    “哼,你一个战职者同人家魔法师比拼体力运动,还真是好意思。”

    塞尔比愣了愣,回过头正看到艾琳娜的不屑的表情,他奇怪地挠挠头,一向不苟言笑的艾琳娜怎么忽然开始管闲事了?

    塔萨走到奥托身边,拍着她的肩膀说,“我们没有进行完的钓鱼比赛,看起来是可以继续下去了。”

    在这些大大小小的池塘中,或多或少都有些海洋生物,但受到这个池塘面积的限制,塔萨的勾鱼技巧必然能够得到最大程度的发挥,奥托自然是不会接受挑战的。奥托将钓竿取出,然后直接将鱼钩甩在了脚下云母身上,“你可别忘记,这个家伙是被我钓起来,你赶快加油追上我的重量吧。”

    塔萨的脸色一阵风云变幻,最终什么都没说,默默走开了。

    温蒂则以最快的速度,在整个云母的范围内飞了一大圈,回来后说道,“看起来我们的食物有着落了,这些池塘中的鱼加起来,足够我们一船人半年的伙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