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降雨
    当魔鬼鱼号的航空旅程持续到第19天,一船人也吃了整整9天的海鲜,因为船上从猎岛携带出来的食物都吃光了。水手和斯图亚特家族的弓箭手们倒是还没什么怨言,他们本来也是经常吃海鲜的,但菲丽丝等人已经快要受不了了。

    “科斯特纳,你这个混蛋!为什么鸡块里面会有鱼刺?”菲丽丝抓狂地大声叫起来。

    “嘿,话唠小姐,能把鱼肉做出鸡肉味已经是我的极限了,还哪有精力去给你挑鱼骨头?”凯文一脸的无辜。

    “不要告诉我这是鱼肉!你这个笨蛋!”菲丽丝痛苦地抓着头发,“你这样一说,我现在又是满嘴的鱼肉味了!”

    “这是心理疾病,得治……”

    “闭嘴!我不管,下一餐我要吃牛排!五分熟的!”

    正在他们争执的时候,塔萨却忽然向着远方看去,目光中有一丝疑惑。奥托在一旁问,“你也注意到了吗?”

    “嗯,刚刚才注意到,它正在下降,而且下降速度还在逐渐加快。”塔萨话音刚落,众人都发觉能见度忽然变低了,身边多出了好多云朵。这一下所有人都发现了异样,因为他们一直是在云层上方飞行的,而现在已经到了云层之中。

    “咦?它怎么下降高度了?”菲丽丝急忙跑到船舷边上张望了一圈,然后马上向福克喊道,“把扩音魔法阵的音量开到最大,叫那些在外面的人都赶快回到船上来!”

    福克亲自爬上瞭望台喊话,不一会儿那些散布在外围的船员们就一批批地跑了回来。达科和阿西巴最先跑上船,急忙问道,“它是要降落了吗?”

    菲丽丝摇着银质叉子说,“不要慌,我们已经距离死亡遗迹不远了,再继续航海过去就好,说不定还是第一个到达的呢。”

    福克在瞭望台上,依然一手拿着定位仪一手拿着海图相互对照着,他的脸色渐渐变得凝重,然后通过扩音魔法阵叫道,“我们不能在这里降落!这里是纳拉海!火山蟹的领地!”

    “火山蟹是什么东西?用火山的热量烧熟的螃蟹吗?听起来蛮好吃的。”凯文摩挲着双手。

    “火山蟹其实就是一种普通的寄居蟹,不过在达到八阶之后就体型太大了,找不到合适的螺壳来寄居,于是只能拿海底火山的火山口当做居所……”

    “什么?其它八阶魔兽的领地云母也敢随便降落?”菲丽丝再也无法保持淡定,一下子站了起来。

    “云母的防御力这么强,反正其它魔兽也伤不到它,但我们不一样啊!”塞尔比惊呼起来,对海洋中魔兽的恐惧已经深入他的骨髓了,“赶快想办法让它升起来!要降落也要去别处再降落!”

    温蒂看着天边的太阳,又看了看云母身上那些已经被蒸干的游泳池,猜测着说,“云母无论防御有多强,它到底还是属于生物,会不会是因为水分蒸发干的原因才降落呢?”

    “很有可能,因为只要落在海洋里,它就能快速补充好水分。”艾琳娜也觉得温蒂的猜测有道理。

    “如果它的下降确实同水有关的话,或许我们可以想想办法。”奥托张开手指,看着云朵中的水雾从指间漂过,然后转过头问道,“能不能用魔法弄点水在它身上?这样它就不需要到海里吸水了。”

    一船人环视了一圈,最终再次将目光全都落在达科身上,菲丽丝急忙问道,“达科,降雨术的最大范围能达到多少?”

    “最大范围……”达科之前并没不经常使用水系魔法,更不用提比较冷门的降雨术了,他只记得自己在墨丘利位面与vitb12一同对抗炎魔时有用过一次,而且效果也很差,于是保守地说,“降雨术是四级魔法,范围其实并不太大,我用控法能力可以输出五级的法力来施法,大概能将魔鬼鱼号覆盖在内吧。”

    说话间云母已经穿出云层,从船舷探出头就能够看到下方深蓝色的大海了,全船的人都紧张起来。若是落到海里,他们很可能就又要面对穷凶极恶的八阶魔兽了,上一次的经历让他们都有些后怕,当然不愿意再经历一次。

    “太小了!我们需要能覆盖整只云母的降雨!你只能在我们船上下雨能管什么用啊?”塞尔比用夸张的手势比划着,似乎对达科的无能很是气愤,直到菲丽丝瞪了他一眼才马上蔫掉。

    “降雨术作用范围有限,消耗的法力还多,性价比太低,还是用天上的这些云吧,我用风把它们吹过来,耗不了多少法力的。”温蒂说着就漂浮起来,一直漂到主桅杆的上方才停下,“我先让云朵聚集到我们头顶上方来,但怎么变成降水还需要再想办法。”

    “降水吗?或许我们可以试试用魔法箭攒射。”塔萨目测了一下云层的距离,就马上转头命令道,“所有弓箭手待命!”

    温蒂点头示意了一下,接着息翼就在她背后浮现出来,虽然不需要用息翼来增幅速度,但借由神器的力量能够更高效地引动法则,将其加持在法术当中。只见云母周围的一大片云团像是受到了某种力量的牵引,从周围向着中心汇聚而来。当云团到了云母上空的范围,就自动化作片片乌黑色云朵,向着魔鬼鱼号所在的位置飘来。而斯图亚特家族的弓箭手全都如临大敌般严阵以待,只待塔萨的下令就会射出箭矢。由于时间紧迫,也没人去质疑这个计划的可行性,温蒂和塔萨都是直接想到就去付诸实施了。

    “射!”塔萨一声令下所有弓箭手一齐将魔法箭矢射了出去,这些箭矢准确地射入了一个云朵中。剧烈的魔法波动疯狂鼓荡,那一团乌云刹那间就被轰散了,空中什么都没有剩下。

    菲丽丝张开双手举在头顶,不但没感受到一丝雨滴,反而被那剧烈的爆炸吓了一跳,她跳着叫道,“你们太暴力了!这样子怎么可能降雨下来?云都被你们炸没了!”

    艾琳娜思忖着说,“射出的箭太多了吧?要不要少射点试试看?”

    “与箭矢数量无关,应该是魔法箭的元素属性太杂乱了,导致相互消弭,没能发挥出各种元素的特定作用。”凯文沉思着摇摇摇头,低头想了一会儿,然后建议,“将不同天赋的弓箭手分组,用单一元素的魔法箭射击云团,试试效果。”

    塔萨很快理解了凯文的意思,转头向着弓箭手的队伍命令道,“火系魔弓手待命,做好射击准备。”

    此时又是一朵云再温蒂的操控下漂来,距离魔鬼鱼号越来越近。火系天赋的弓箭手有三十几个,他们一同拉满弓箭在命令下达后将箭矢齐射进云团之中,只见那团云中冒出了红彤彤的色彩,继而就在烈焰中烧尽了。

    塔萨等人并未灰心,试验的过程中总是要经历失败的,所有人都仰头望着天空,等待着实验结果。

    “水系。”

    水系天赋的魔弓手与火系天赋的数量差不多,但那些箭矢射入云中,只是让云朵扩大了一圈,却依然飘在空中,没能形成降雨。

    凯文适时说道,“气元素不用试验了,罗伯茨小姐用气流将云吹过来都没影响到它的稳定,应该是没有用的。”

    塔萨微微点头,然后叫道,“土系。”

    土系天赋的魔弓箭手数量较少,只有二十几个人张弓齐射,那些箭矢射入云朵之后,隐约能看出形成一片尘埃分散到了云团之中,然后没了动静。正在众人以为依然无效的时候,那云团中竟是有淅淅沥沥的雨水降下来,继而越下越大,竟是成为了一场中雨。

    “看起来是天上的云都太纯净了,需要尘土的附着才能变成雨水降落下来。”凯文像个学者法师一样作着总结。

    “果然还是借用自然的力量更省力啊。”达科的感叹则是发自内心的,他自忖如果以控法能力来施法降雨术的话,恐怕要有九级魔法的输出才能达到如此范围。但现在仅仅是温蒂吹过来几片云,再由二十几个弓箭手射一下就引起了如此大规模的降雨,这就是个人的力量与自然力量的差别。

    塞尔比却依然慌乱地不知所措,“喂!怎么还在下降?下雨也没用的吗?”

    奥托闭着眼睛仔细感受着加速度,“不,下降的速度已经变慢了,看来还要再继续加大降雨量才行。”

    有了成功的例子,接下来就好办很多了,温蒂直接控制着气流将大片大片的云团从四面八方席卷过来。云团在箭矢的射击下化作暴雨哗啦啦地浇下,让魔鬼鱼号和整个云母都沐浴在了水幕之中。淋着滂沱的大雨,魔鬼鱼号上的众人忽然感到身体猛然顿了一下,接着又是超重的感觉袭来,是云母在上升了。

    所有人都是松了一口气,有的甚至直接坐倒在甲板上,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庆祝。塞尔比更是喜极而泣,一边哭一边对着下方的海面破口大骂,这是在骂火山蟹的。周围的人见状纷纷摇头,表示弄不明白塞尔比的逻辑。

    菲丽丝拍了拍手,“这样子就没问题了,一直保持降雨,云母应该就不会再降下去的,一直飞去死亡遗迹吧!”

    “恐怕没那么简单。”温蒂从上空降下来,指着头顶说,“别忘了我们之前航空的位置,可是在云层以上。”

    “啊!对了,我们会飞到云层的上面,那样的话降雨也落不到云母的身上了!”

    “云团说到底只是水汽,本身是有重量的,上升的高度也有限制。而云母体内却是真空环境,能升上的高度比云团还要高了上千米。”温蒂在说话间,云母已经重新钻出云层,来到高空中,降雨也因此停止了。她继续说道,“其实我们完全可以重复这样的过程,只要它降到云层以下我们就进行降雨,到云层上方的时间就用来休息。”

    太阳直射之下,前面的降水又很快被蒸腾干净,只过了不到四个小时,云母就又开始缓缓降低高度。这一次温蒂提前做好了准备,驱动气流聚拢水汽,将一大片云团聚集在云母的下方。当云母刚刚穿过云团钻下去,斯图亚特家族的弓箭手就迅速开始人工降雨,云团几乎就在众人的头顶化作雨水叫下来。

    这一次云母只是下降了几千米高度,就补充好了水分,又向着上方回转。而福克也适时地宣布了一个好消息,他们已经飞过了火山蟹的领地,即便再降落到海面也不用担心遇到危险了。

    不但飞过了火山蟹的领地,而且经过两次上升下降的折腾之后,温蒂和那二十几位魔弓手也都配合熟练了,人工降雨渐渐变得轻车熟路,不会出现什么失误,于是魔鬼鱼号上的一行人再次放松下来。

    只有凯文脸上依然带着疑虑和不解,他沉吟着说道,“你们不觉得这个云母……它的行为模式过于简单了吗?”

    菲丽丝马上唱起反调,“哪里简单了?它每次改变状态都要让我们忙一阵子,没看到之前整艘船都在鸡飞狗跳吗?塞尔比都快精神失常了。”

    凯文摊着手说,“我的意思是,这么容易就骗它做了交通工具,总觉得有点奇怪。”

    “喂!你觉得我很容易吗?”达科不满地发出了抗议,他依然在无时无刻地输出着三个暴风雪,这些天他喝下去的魔法药空瓶都已经快堆满一整个房间了。

    “我也有同样的疑惑。”艾琳娜笑着说道,“趋利避害是所有生物的共同本能,但高等生物在这个本能之上还有着更高级的逻辑思维与判断能力。这只云母身为八阶魔兽,大半个月来却一直被达科的冰系魔法操纵着移动方向,而刚刚的人工降雨也是连续两次都使它产生同样的反应。感觉就好像它并不具备高阶魔兽应有的智慧,只是与低等生物一样单纯受本能驱使而已。”

    众人闻言也都感觉到了其中的蹊跷,一个个都开始低头沉思。他们或多或少都有见过高阶魔兽,当魔兽等阶达到了七阶以上时,在智慧上就会体现出来与其他中低阶魔兽的不同,已经可以用聪明甚至狡猾来形容了。而在维纳斯位面的经历却颠覆了这个认知,之前的长枪海胆王还不是很明显,而现在的云母就实在是太笨了。明明在违背自己生活习性,向着更冷的海域前进,却被达科冰系魔法伪造出的局部低温所欺骗。而对于身体湿度的感受,仿佛也不经过大脑,干了就下降、湿了就上升,简单地令人发指。

    “有两种可能性。”凯文想了想说道,“第一种可能,这只云母本是具备智慧的,只是受到了某种刺激或者诅咒,让它失去了高阶魔兽应有的思维能力;第二种可能,它本就是只低等阶的魔兽,因为某种意外原因而强行提升的等阶,却没能提升智慧。”

    “我觉得是前者。”艾琳娜笑起来。

    “我觉得是后者。”凯文也笑了。

    “可惜不可证明。”

    “却也不能证伪。”

    两个人一起旁若无人地笑起来,看得其他人一阵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