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光暗逆命轮 > 正文 庆祝
    为了防止气系魔法师依靠飞行术来刷新纪录,水手公会的航速榜上都是以船只为单位来进行排名的,但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魔鬼鱼号会在半路上遇到云母,被带到上万米高空飞行,并且还平安无事地降落回海面上。

    “嗯……啊……一个小纪录嘛……破了就破了吧……话说,你们有没有设置奖金什么的?”菲丽丝当然不会将云母的事情说出去,但破了纪录的事实又实在有些骇人听闻,她眼珠一转,把身后的达科拉出来推到身前,“至于为什么我们跑的这么快,那都要归功于这位铭文大师了,他可是领悟了海洋法则的男人,正是他对驱动魔法阵做了修改,使航行速度提高了一倍。”

    达科疑惑地回头看向菲丽丝,却看到菲丽丝在向他眨眼睛,于是他也忙不迭地点头,“没错,就是我,我可是在炼金大奖赛上获得了冠军的,没几把刷子怎么行?”

    秃顶男人一边忙不迭地点头,一边将这些信息记录下来,可以预料到不久之后这些信息都会成为情报被贼鸥公会收集。秃顶男人并未对达科的话存疑,毕竟魔鬼鱼号的航速太过于匪夷所思了,也只有靠着魔法阵上的改动,才有可能如此大幅度地提高航速。

    秃顶男人走后,凯文也对菲丽丝竖起拇指,同时打趣着说,“达科,能将驱动魔法阵的输出提升一倍,过不了多久你可就要在造船圈子里出名了,哈哈。”

    温蒂也是掩最轻笑,“到那时候会有不少人请你给船只构建驱动魔法阵吧。”

    “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再说别人请我去我就一定要去吗?身为大师当然要有点架子才行。”达科闻言也璨璨地笑起来,同时打定主意,以后再也不去碰驱动魔法阵了,不然那肯定会暴露出自己的真实水平。

    接下来自然就是庆祝娱乐的时间,由于温蒂之前带回来了一箱金币,解决了他们金钱不足的问题,于是可以尽情购物狂欢了。当即他们就化整为零,分散到小镇当中去,开始了大采购行动。

    一个小时后,他们又在码头附近的海岸边聚集起来,开始了海贼式的狂欢。一团团篝火被凯文生了起来,即便此时是白天也显得分外有气氛。接着火焰上方被放上了整只的猪牛羊等动物,这个小岛由于面积太小,构建不出更复杂的食物链,最高只有二级魔兽,数量还极少,所以只能拿普通动物的肉来烤。但对于吃了一个多月海鲜的众人来说,也已经是极品美味。

    大桶大桶的麦酒也被一路滚了过来,小镇上没有什么珍贵的酒品,能够弄到麦酒已经很不错了。

    水手们则从船上搬下来了餐具和餐布,还有各种小镇上买不到的调味料,当然海鲜类还是不能少的,虽然已经吃厌了海鲜但鱼籽、扇贝等也都是不错的辅料。空中不时闪烁起魔法焰朵的光彩,那是斯图亚特家族的弓箭手在射出魔法箭,来营造气氛。

    当一只烤乳猪的外皮变成了金黄色,菲丽丝拿起刀叉,切下一大块皮肉,切碎放凉后一块块喂进嘴里。同时口齿不清地对凯文说,“你看看人家的肉是什么味道的!比你用鱼肉做的好吃多了!”

    凯文耸耸肩,没有去理会菲丽丝,转身同艾琳娜碰杯说道,“看起来我还是专注于我的黑暗料理好了,以后再也不尝试用鱼肉烧出其他的肉味了。”

    艾琳娜轻笑着说,“期待你新的烹饪作品。”

    达科、温蒂和奥托三人在一个酒桶上面玩着骰子,三个外行反倒玩得十分兴起。达科本想找凯文来教他们,却被奥托拉住了。旁边的福克身高刚及酒桶上缘,却似乎对这个游戏十分熟悉,自告奋勇地来教他们,他一边啃着猪蹄一边向他们讲解着规则。

    “每个骰子有6个面,三个骰子放在一起摇动骰盅。三个骰子点数相加就是结果,1到10是小,猜中1赔2;11到18是大,猜中1赔2;出现3个相同的为豹子,1赔18……”

    达科想了想说,“压大压小的概率似乎都一样呢,我压大吧。”

    奥托喝空了一杯麦酒,擦擦嘴说道,“我也压大。”

    “我压小。”温蒂拿开骰盅,只见三个骰子竟然摞在一起,只算最上面的一个骰子上是个三点,自然是小了。

    奥托挠挠头说,“你竟然还会这一手?我以为只有一些赌博高手才会呢。”

    达科说,“温蒂,你耍赖!你用气系魔法让骰子摞在一起的!”

    温蒂轻笑不语,显然是默认了,“你也可以用这招嘛。”

    达科只能无语,他本就不是气系专精,而且对气系法术的控制力更做不到温蒂那样的精准。

    一旁是阿西巴在独占着一只烤乳猪,吃得满嘴是油,在火光下显得分外狰狞。魔鬼鱼号的水手很多都是从猎岛才接触阿西巴的,对它也不熟悉,都有些畏惧这只兽人。水手们都离得远远得,没有人在它旁边,阿西巴见没有人来抢它的猪,心情大为舒畅,食欲更增加了几分。

    奥托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事情,走到阿西巴身旁坐下,一同面对着这只烤成金黄色的烤乳猪。他们一人一兽大部分时候都是这样,长期的陪练使得他们有了一种默契,即便不能用精神力交流也能从举手投足的姿势里读到足够多的信息,再后来只要在一起坐着就足够了。奥托坐了一会儿,从空间腰带中掏出一套深黑色的盔甲来,放在地面上。

    阿西巴像是读懂了奥托无声的语言,吃完了手中的猪蹄膀,就将那盔甲一件件地穿到身上。整个过程二者一句交流都没有,但显然阿西巴已经明白了奥托的意思。

    菲丽丝注意到了这边,嘴里叼着半片猪排跳过来叫嚷道,“这盔甲是那个战争傀儡身上的,奥托看它身材和你差不多,就要了过去送给你穿。当初能在炼金大奖赛上夺冠,阿西巴你也出了很多力,但去藏品殿的名额并没有你的,我们一直觉得亏欠了你。着套盔甲虽然样子丑,但也是史诗级套装,你有了这套装备战斗力肯定更强,说不定不比那个战争傀儡差呢。”

    本是很低调的场景,被菲丽丝掺合下搞得声势浩大,周围几个火堆旁的水手们都看了过来。阿西巴将这套盔甲穿在身上,果然大小正合适,它双手用力捶了捶胸口,发出金属质感的箜箜声。

    不远处的一个火堆,塔萨收回目光,他正与自己家族的弓箭手围在一起,好像在交代着什么事情。塞尔比则一直做在远离海岸边的一块石头上,手中拿着一杯酒缓缓地喝着,目光却落在远处的海面上。在他身后,十几个黑暗骑士装束的沉默地站着,似在等待着塞尔比做出决定。

    塞尔比最终悠悠叹出一口气,下决心似地说,“我是不会做卡帕多西亚家族族长的,我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义务。从今天起,我就是纯粹是黑暗教会的一名骑士,即便再有谁去做那个族长,也无权命令我什么。”

    黑暗骑士中的一个人依旧不甘地问,“我们毕竟是属于家族的,家族怎么办?难道就这样被不明不白地灭掉了?”

    “那又如何?你想去找谁寻仇?”塞尔比目光忽然变得锐利,以不容质疑的口吻说,“我们家族是因为运气不好,被云母碾压而灭亡的,与其他人无关,这一点你们都给我记牢。”

    看着那个黑暗骑士欲言又止的样子,塞尔比神色一黯,回忆着说道,“在将近四年前,我曾经在黄昏之地参加了一次秘密行动,杀掉了光明教会的布莱特。那次行动中,与我一同参与的骑士出列。”

    在场的黑暗骑士中有一半的人都向前迈出一步,塞尔比看了看这几个人,点头说道,“知道就好,在过去我也暗中做过很多愧对骑士精神的事情。而这一次,我们家族船队被灭亡的事情也就这样算了吧,权当是对布莱特的补偿。从此我们,两不相欠!”

    在场的黑暗骑士都是面面相觑,完全没搞清楚塞尔比这样说是什么意思,这次家族船队被团灭,怎么就跟四年前光明教会的布莱特扯上了关系?虽然弄不清楚塞尔比心中所想,但他所下的决心他们都明白了。这十几位黑暗骑士经过了短时间的思考,依次单膝跪下,以这样的方式表示了对塞尔比所做决定的赞同。

    塞尔比看着面前硕果仅存的家族成员说,“既然你们都同意了,那么从今往后,我们十九人作为卡帕多西亚家族的一个分支,就完全属于黑暗教会。我们不再是跨势力的大家族,而是完全依附于黑暗教会,听懂了吗?”

    “属下明白!”十八位骑士一同整齐地回答。

    “至于其他几个教会中的家族成员,就让他们自己做出决定吧,毕竟家族已经到了这种地步,谁也不能确定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多一些分支,总会让家族的未来多些可能性。”身为卡帕多西亚家族的旁系血脉,塞尔比在这种事情上更看得开,不会去做族长,也不会以正统自居而发号施令。

    庆祝活动一直到零点时分依然如火如荼,而某些人的失踪并没有引起别人的关注,即便有人注意到了也会装作没看见,比如凯文和艾琳娜。此时二人正在茂密灌木丛中的一片平地上,赤裸的身体交缠在一起,满身大汗淋漓,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艰苦卓绝的战斗。

    “唉……”艾琳娜枕在凯文的胳膊上,摸着他的胸口,忽然轻轻叹出一口气。

    凯文正缕着艾琳娜头发的手指忽然停滞,“叹气做什么?”

    “没什么。”艾琳娜显然有什么心事,但既然她不想说,凯文也不会问。身为拥有着专属封号的黑暗信徒,她所说过的话都会传入欧文的耳中,所以有很多事情不能随便说起,这一点凯文是知道的。

    “临行前我们的探险队被交代了某些重要任务,但因为船队被光明教会的卧底葬送,这次恐怕无法完成任务了。”艾琳娜答非所问,忽然转移话题说,“不过关系不大,毕竟还有另外三个教会,他们也不会放弃那件事物的争夺。即便争不到,也会避免对祂们危害最大的可能性。毕竟,魔革虽然已过去三千多年了,但那对神明来说都是一场浩劫。”

    说罢,艾琳娜竟然就起身穿起衣服来,而凯文却怔怔地看着她,双眼直愣愣地思索着艾琳娜话中的意思。显然艾琳娜是在向他传达着什么信息,但又不能被黑暗之神知道,所以她使用了这种隐晦的说法。

    艾琳娜穿好了牧师长袍,转过头发现凯文还在呆滞地思索,总是冷冰冰的脸上竟然笑了起来。她走到凯文身边蹲下来,在其脸庞上轻轻一吻,“如果活着从死亡遗迹里出来了,你可以随时到黑暗教会来找我。”

    庆祝活动一直持续到了后半夜才结束,当菲丽丝准备回去船上休息时,发现凯文在舷梯旁等着她。凯文神情略为凝重地说,“话唠小姐,有件事情,艾琳娜想要我转达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