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谁说骑士不能背刺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炸车

第六十二章. 炸车

        【修改中,请稍后阅读】

        每一台赤焰神罚攻城投石车都是超过二十米的庞然大物,它们的车身是一个方形的底座,修长的投石臂一端贴着地面,另一端则高高地捅向天空,如同妄图刺破穹苍的、不屈的高塔。

        银色的车身频频反射着来自投石的赤焰光泽,在投石疾飞而出的同时,往往有两三点火星蔓延着闪耀在车身之上,像是坠落的流光。

        不得不承认,这是只有奥圣艾玛人那种对高大之物的极致追求,才能够创造出来的艺术美感。

        然而这样的美感,却运用于杀人的凶器之上——

        福斯特·菲利克斯瑟缩在阴影之中,奥圣艾玛的士兵队列在他的视线中是不同深浅颜色组成的方块,从他的身边擦身而过,根本没有意识到有如许多的游荡者,已经混入了奥圣艾玛人的阵地,甚至已经深入腹地之中。

        他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从胸腔里跳出来了,如果不是在阴影的世界里,恐怕他的喘息声能够将沉睡的地龙都吵醒。

        混进来了,他们真的混进来了,这些奥圣艾玛人完全没注意到,有一群“老鼠”已经摸进了队伍中,并且正在靠近着他们守护的“奶酪”——

        他看到那著名的“驱影灯”高悬在奥圣艾玛人的队列中,覆盖着一条条通路。这玩意儿是游荡者的天地,能够制造出并无法杀伤、但却能够令魔力震荡的波动,足以撕破游荡者潜行的伪装。

        可在侯爵大人所制造出的阴影之中,这些侦破潜行的利器也失去了功效,任由藏在阴影中的游荡者们向前逐步推进,不断地靠近赤焰神罚投石车!

        他们的队伍分成了各个小队,福斯特所处的小队负责的是最近的、第七号投石车。他缩在一座帐篷边上,紧张让他手汗直流,颤抖不止,只能不断地来回调试自己的轻弩,以缓解心理的压力。

        “第三队到位了。”

        “第二队也到位了。”

        “第一队到位!”

        时间并没有过去太久,随着传令声不断下达,所有藏匿在这一台投石车附近的游荡者都站起身来——他们都站在离投石车最近的军营附近,以防止被爆炸的余波所波及。

        “卷轴装填。”命令声响起,他们纷纷自腰间取出魔法卷轴,将那卷轴撕开粘合的边,随后迅速地套在了弩箭上,装到了自己的短弩上。

        福斯特呼吸急促,但此时他的手却异常地稳定,他迅速地完成了这一系列动作,随后成为头几位将短弩抬起、对准投石车的游荡者。

        其余的游荡者们仅仅比他慢了几秒——这对游荡者而言,实际上只是初级到不能再初级的步骤,他们闭着眼睛都知道该如何完成。

        他们齐齐地抬起手臂,对准了那台高大的投石车。

        “破隐倒计时准备,诸位,愿星辉照耀着你我——”

        “三,二,一——”

        倒计时结束的一刹那,他们纷纷解除了潜行状态,自阴影界脱身中而出。周围立刻响起奥圣艾玛士兵的惊叫声,可游荡者们已经扣下了轻弩的扳机,一枚枚银色的弩箭携带着卷轴,随着魔力的激发,空气逐渐变得燥热,并且在第一枚卷轴撞上车身的一刻,狂躁而猛烈地引爆!

        “轰!轰!轰!”

        爆炸掀起的气浪将守在投石车旁的奥圣艾玛士兵都掀飞了出去,那爆炸的高温逼得在场的无论是奥圣艾玛人、还是拉罗谢尔的游荡者,都不得不低下头去躲避这阵高温的气浪。

        福斯特感觉自己的头发都着火了,他试着抬头,但一块被炸飞的投石车零件贴着他的头皮擦过,吓得他直接趴在了地上。他眯着眼向前看,只看到刚才还在那里高高耸立的投石车,此时已经只剩下一具在烈焰中熊熊燃烧的车身!

        成功了,他们成功了!奥圣艾玛人进攻圣海特尔的利器,真的被他们摧毁了!

        “敌袭!敌袭!拉罗谢尔的游荡者混进来了!”

        “驱影灯呢?显影粉尘呢?别让他们跑了!”

        奥圣艾玛人的叫声立刻在福斯特刚刚燃起的情绪上泼了一盆冷水,他又开始慌乱起来: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可问题是,他们该怎么逃回去呢?

        那位侯爵大人的承诺呢?怎么还没有兑现?

        “找到了,这里,这里有一个!”

        他听到急匆匆的脚步自他身后快步而来,连忙扒着泥土前进,但是爬行的速度在这个时候显然并不足以支撑他逃离。他大叫了起来,试图站起身,可同时响起的是迅疾的风声,那应当是奥圣艾玛人的长刀,马上就要砍在自己的腰间——要死了,要死了,他就要这么死在这片海岸平原的土地上了!

        “呼!!”

        狂猛的风声,抢在绝望的情绪充斥于他脑海之前,占领了他的听觉。

        他感觉风在拍打他的面颊,突如其来的失重感令他无比难受,可当他睁开眼时,却发现那些追杀自己的奥圣艾玛人,居然都在自己的下方——

        下方?为什么他们在下方?地面,地面怎么这么远?

        飞起来了?他飞起来了!

        青色的气流托着他,像是一张薄薄的毯子,他能够在上面张开双臂,能够在上面翻滚,甚至能够在上面蹦跳纵跃!是风,是风在托着他飞行!

        而同时升空的并不只有他,还有他身边的所有拉罗谢尔游荡者,一直到最远端的一号投石车那里,所有还活着的游荡者,都被风托了起来!

        “诺拉在上,诺拉在上!”

        游荡者们纷纷发出了狂叫,哪怕下方的奥圣艾玛人已经第一时间做出了应对,调度在前列的弓箭手回头,准备将他们射落,可那已经为时已晚!

        “侯爵大人万岁,侯爵大人万岁!”

        这股浩荡的风就这么托着这数百名游荡者,一路跨过了奥圣艾玛人的阵地,送入了那片林地之中。

        落地的游荡者们终于从惊喜中缓过劲儿来,但他们随即收起了狂喜的心思,转而纷纷发挥自己的潜行之术,藏匿于阴影间——在飞向林地的路上,他们可看到了那些奥圣艾玛人的骑兵从营地中出发,追着他们而来。

        侯爵大人虽然不见踪影,但已经将他们从最危险的地方救出。如果身为游荡者的他们还无法在这样的优势地形中脱险……说的过分一点,死了也是活该!

        他们四散着向着各个方向逃去,而就在他们离开着落点没几分钟后。

        年轻的侯爵站在林地的南方,正朝着奥圣艾玛营地的方向。

        他头戴骷髅金冠,手提刻画着骷髅的骑士盾,掌中亚度尼斯的裁决闪耀着诡异的光泽。

        在他面前的,是数百骑向着林地追击而来的奥圣艾玛骑兵。

        “碾碎他,碾碎他!”

        令人不悦的奥圣艾玛语响起在耳边,他稍微蹙了一下眉头,肉眼不可见的灰色光泽便随着风飘散而去。

        冲在最前列的一匹健壮的奥圣艾玛战马还在提速奔跑中,突然间前蹄一软,向前跪趴,将背上的骑士都摔下马去。奥圣艾玛的骑兵们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纷纷狂喊着加快速度,可回应他们的,是更多的战马向前软倒,甚至前蹄直接骨折,森森的白骨突出马腿,响起一阵阵战马痛苦的嘶鸣。

        “不对劲,这个拉罗谢尔人不对劲!”

        他们前进的势头被迫终止。停下来的奥圣艾玛骑兵们勒住马缰,忽然间发现,自己的肢体的力量,似乎莫名地衰减了一大截,整个人都变得软绵绵的……

        “诅咒,是诅咒!”

        终于有人明白他们所遭遇的是什么——来自亚度尼斯的诅咒铠甲的诅咒之术,随着西里尔突破超凡级后,对人的侵染能力更进了一步。就连西里尔自己都没有想到,诅咒铠甲对普通士兵的效果,现在居然能够好到这个地步!

        他轻轻抬起剑,随着这一动作,无尽的阴影自他的脚下蔓延开来,刹那间便铺满了奥圣艾玛骑兵们的身下,将他们的影子牢牢抓住。意识到不妙的奥圣艾玛人试图撤离,可一道道黑色的影子已经自他们脚下的阴影中站起身,一把抓住了这些试图逃跑的奥圣艾玛人!

        阴影的长剑捅穿他们的胸口,阴影的短匕抹过他们的咽喉,只是几息的功夫,这数百名奥圣艾玛骑兵,尽皆死在了这片离阵地不过两公里开外的平野之上!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从始至终所做的,只不过是皱了皱眉,抬了下剑。

        仅此而已。

        西里尔·亚德里恩站在原地,看着眼前的横尸一片,手中的剑轻轻震颤着,仿佛在为方才的杀戮而狂欢。

        他大可以随着那群游荡者一同撤退——以他现在所掌控的风神权柄而言,在这样宽阔的场地,海风充沛、风元素一抓一大把的环境中,可以说是想去哪就去哪,没有人能够追得上他。

        但他选择留在了这里,提着他的剑,直视着奥圣艾玛人的营地。

        超凡级。

        此时的他才明白,这个名词对一片战场而言,究竟是多么恐怖的存在。

        词如其意,超凡级,超越凡人的级别。

        而此时此刻,身为拉罗谢尔一方的超凡级的他已经出手。

        那么奥圣艾玛的超凡级,还会远么?

        赤焰神罚投石车被人在眼皮子底下炸毁,追击的部队被人轻易绞杀,难道你还忍得住吗?

        他提着手中的长剑,微微眯起眼。

        因为自那奥圣艾玛的阵地中,徒步走出了一道身影,缓缓地向着他所在的方向走来。

        西里尔眼皮微微跳动,他能够感觉到,随着那道身影的不断迫近,自己身旁的风开始喧嚣地叫唤,像是受惊的兽一样,警觉地弓起了背。

        能够在自己“风神权柄”的眼皮子底下惊怒由自己掌控的风,那这道向着他走来的身影,究竟该有多强?

        他深吸一口子,随着那道身影的靠近,他终于看清了对方。

        那是一名高而强壮的老人,身披重铠,头发和胡须皆已花白,手中提着一杆将近五米长的长戟,每一步都在地面上留下一个深深的坑印。

        西里尔瞳孔微微收缩——他当然知道这名老人,只是没想到,居然会是他亲自前来迎战。

        “拉罗谢尔的超凡。你是精灵?”

        那名老人同样打量着他,神采奕奕的眼中精光闪烁,

        “没想到你居然有如此魄力,不怕被我斩杀在这里,军心溃散么?”

        伊拉里力亚军军团长,这支奥圣艾玛部队的元帅。

        老将,“断指”罗威尔·奥博安。

        因为自那奥圣艾玛的阵地中,徒步走出了一道身影,缓缓地向着他所在的方向走来。

        西里尔眼皮微微跳动,他能够感觉到,随着那道身影的不断迫近,自己身旁的风开始喧嚣地叫唤,像是受惊的兽一样,警觉地弓起了背。

        能够在自己“风神权柄”的眼皮子底下惊怒由自己掌控的风,那这道向着他走来的身影,究竟该有多强?

        他深吸一口子,随着那道身影的靠近,他终于看清了对方。

        那是一名高而强壮的老人,身披重铠,头发和胡须皆已花白,手中提着一杆将近五米长的长戟,每一步都在地面上留下一个深深的坑印。

        西里尔瞳孔微微收缩——他当然知道这名老人,只是没想到,居然会是他亲自前来迎战。

        “拉罗谢尔的超凡。你是精灵?”

        那名老人同样打量着他,神采奕奕的眼中精光闪烁,

        “没想到你居然有如此魄力,不怕被我斩杀在这里,军心溃散么?”

        伊拉里力亚军军团长,这支奥圣艾玛部队的元帅。

        老将,“断指”罗威尔·奥博安。

        那是一名高而强壮的老人,身披重铠,头发和胡须皆已花白,手中提着一杆将近五米长的长戟,每一步都在地面上留下一个深深的坑印。

        西里尔瞳孔微微收缩——他当然知道这名老人,只是没想到,居然会是他亲自前来迎战。

        “拉罗谢尔的超凡。你是精灵?”

        那名老人同样打量着他,神采奕奕的眼中精光闪烁,

        “没想到你居然有如此魄力,不怕被我斩杀在这里,军心溃散么?”

        伊拉里力亚军军团长,这支奥圣艾玛部队的元帅。

        老将,“断指”罗威尔·奥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