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农园医锦在线阅读 - 第九百八十五章 真毒

第九百八十五章 真毒

        “藏在蔬菜里?我突然有种想反悔的念头!”顾夜想象着自己满身都的烂菜叶子,甚至还要沾上生肉上的血……那画面,让她打起了退堂鼓。

        靳陌染菜足饭饱地打了个饱嗝,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着反悔?你现在退缩的话,前面所有的努力和辛苦都白费了……想想你的经济赔偿!”

        顾夜不紧不慢地道:“其实……我真正的目的,是来森国见识见识异国风情的。赔偿啥的,都是身外之物。我逛吃逛吃几天就回去,也不算白来一趟。”

        “你是不是怕进了皇宫以后出不来了?这样吧,你进去后,我负责把你弄出来。咱这一路上,也算有了些交情,帮帮忙,让我把这趟差事交了,行不行?”靳陌染双手合十,朝着她拜了拜。

        他要是来硬的,或许顾夜不会给他留任何颜面。见他这么诚恳地请求的份儿上,顾夜笑着道:“逗你的!害我的人,我怎么可能如此轻易饶了她?给人添堵,我最擅长!”

        这一点,靳陌染深有体会。一路上,他可是以“普通人”的身份,充当了近一个月的车夫。在聚贤庄那会儿,还差点被江湖人给抓住做掉。这些可不都是臭女人的杰作嘛!

        第二天,顾夜在“昏迷”中,被送进了皇宫里。靳陌染一袭黑衣,蒙着面出现在音妃面前:“属下幸不辱命,把人带回来了!”

        “靳教头辛苦。从此以后,咱们就算扯平了!皇上命人彻查此事,已经怀疑到你的头上。靳教头从皇宫出去,还是不要在京城附近停留了!”音妃的声音柔柔弱弱,如清风拂过花瓣,让人听了非常舒服,生不起任何防备之心。

        “多谢娘娘关心,娘娘也要多加保重!”靳陌染在心中给音妃点了根蜡。惹上臭女人,她的好日子快要到头了。

        音妃来到床边,低头看着顾夜沉沉的睡颜,眉头轻皱道:“这位看上去好小,不是说小神医年芳十七,已经嫁人了吗?不会请错人了吧?”

        “回娘娘,此人只不过看上去年幼而已。属下亲眼看到宁王对她宠溺有加,就连炎国的太子殿下,也对她礼让三分。不会有错的!”靳陌染低头道。

        “行了,本宫知道了,你下去吧!”音妃冲他摆了摆手,声音如同清风在耳边呢喃。顾夜如果是男人的话,听了这声音绝对会心动。什么萝莉音、御姐音……都弱爆了,好吗?

        “娘娘,要是怕那位被小神医治好,派人暗杀了就是,何必废这么大劲把人给带回来?”音妃身边的宫女,是她的心腹。为了这个臭女人,娘娘损失了不少心腹手下。值得吗?

        音妃淡淡地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小神医不但擅医,而且长于制药,死人哪有活人有用?”

        “她醒来后,要是不配合,该怎么办?”心腹宫女迟疑地道。

        音妃轻笑一声,道:“父亲在府里养着的那位用毒高手,手里不是有能控制人的药吗?给她喂上几粒,让她再也离不开那药,以后不任凭我们摆布?”

        果然不愧是“音”妃,诉说毒计的时候,声音依然这么好听。顾夜心中猜测她口中能控制人的药,是一种能让人上瘾的毒品。

        “不过……小神医制药的本事也不低,她不会有破解此药之法吧?”心腹宫女担忧地道。

        音妃从桌上捏了一颗龙眼,放入口中,缓缓地道:“此药一旦上瘾便无解,除非……能靠着自己的意志力挺过去。你看着小神医娇娇柔柔的,像能抗的住的人吗?”

        “自然不能!就连最坚强的汉子,都忍受不了毒发作时的痛苦,跪地哭着求娘娘给他药,脑袋都磕破了。小神医一看就是没受过苦的,尝过苦头后,一定乖乖听话!”心腹宫女洋洋自得地道。

        顾夜听着音妃主仆的脚步声离开的床边,偷偷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到音妃走到一个多宝阁旁,按动了某个机关,从暗格中取出一个药瓶,倒出了一粒深棕色的药丸……

        药瓶重新放回暗格,在音妃转身的瞬间,顾夜重新闭上眼睛,老老实实地装“昏迷”。她的下巴被人捏住,嘴巴被捏开,嘴里被塞进了一颗麦丽素大小的药丸子。

        呕!味道真是一言难尽……她赶紧把药丸转移到空间里,再迟一点,她就要破功吐出来了。

        “吞了吗?”音妃在一旁问道。

        心腹宫女心中很奇怪,怎么如此顺利就咽下去了?轻轻掰开对方的嘴巴,药丸的确没了呀?这么大的药丸,就这么吞下去了?

        “吞了!”在心腹宫女看来,药丸不会凭空消失,嘴里没了,自然是吞下去了。她哪里想到,那药丸还真是凭空消失了呢!

        音妃点点头,道:“听说太子殿下最近换了新药,身体比以前好多了。走吧!陪本宫去东宫关心关心咱们的好太子去!”

        心腹宫女道:“听说这要,是琳琅公主托人从炎国送来的。出自小神医之手……娘娘,太子的病,不会真这么就被治好了吧?”

        “治好?哪有那么容易!那药,不过是暂时缓解一二罢了。”音妃柔美的声音中,透出一丝丝寒意。

        等主仆俩的声音消失在门外,顾夜从床上坐起来,重新取出那颗药丸,放在鼻尖嗅了嗅,又刮下一点粉末,用舌尖舔舔——果然不出她所料,里面有罂粟的成分。原来在古代,就有人利用罂粟令人上瘾的毒性,来控制人了啊!啧,这音妃真是歹毒!

        顾夜弄晕了一个身量跟她差不多的小宫女,换上她的衣服,从空间里弄出来一盅香喷喷的鸡汤,捧着往音妃主仆声音消失的方向而去。

        没走多远,她成功地迷路了。她拦住一个小太监,小声地道:“小公公,我是新分到音妃娘娘殿中的,姑姑让我往东宫送鸡汤,我有点分不清方向了,您能给我指指路吗?”说着,把一块碎银子,塞到对方的手中。

        小太监捏捏碎银子,有三四两呢。像他们这些最底层的小太监,平时的份例被克扣后,到手里不过几十个大钱。上头的赏赐,又到不了他们手上,还要孝敬上面的大太监……手头紧得很。

        小太监把银子藏在袖子中,细细地给顾夜指了路。见顾夜还一脸迷茫,他嘴里嫌弃不已,却好心地带着她走了一段路。

        指着通往东宫的路,小太监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向顾夜道:“顺着这条路一直走下去,就到东宫了。你脚步快点,要是鸡汤冷了,太子殿下怪罪下来,你可担不起!”

        “多谢小公公!”顾夜紧走几步,走出小太监的视线,才放慢了脚步,东看看西瞧瞧,自言自语地道,“果然一地有一地的风貌,这里的花草树木,跟炎国和东灵大不相同,好多我见都没见过呢!咦?那一丛是火龙果吗?花园里种火龙果,真是别具一格!”

        她探头探脑地左右张望了一番,看到四处没人,忙凑过去,摘了一个最大的,剥开外皮——还是红心的呢。她咬了一大口,清甜的汁水在口中晕开。

        好吃!南方的水果就要在南方吃!那些运到北方的,为了防止在路上坏掉,还没怎么成熟就摘下来。味道大大打了折扣!回头,一定要买些南方水果放进空间,存着慢慢吃。

        国师大人从东宫出来,狭长的眸子幽深而又深沉:音妃好久未曾来东宫看望太子,此番前来,表面上是关心,却带着几分看好戏的心态。难道……宁王妃已经到了她的手中,有恃无恐,才会把太子当死人对待?

        正想得入神,突然被不远处花园里的轻微动静打断了思绪。他拧眉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便看到一个身穿最低等宫女服的小宫女,偷偷摸摸地啃着什么,嘴巴撑得鼓鼓的,手上和唇边还沾着一抹殷红。

        再看看地上放着的托盘和盛鸡汤的盅,他眉头皱得更紧了:看来太子在宫里真得不好过,就连一个低等宫女,都敢偷吃他的东西!

        陛下一心沉迷炼丹之术,对这个儿子,疏忽得够可以的!难怪其他皇子的外家,暗地里蠢蠢欲动,想取太子而代之……

        咦?这小宫女瞧着挺面熟——不是在他在宫外遇到的那小姑娘吗?果然不出他所料,这小姑娘恐怕就是让两国掀起战争的根源吧?

        这小姑娘还挺有本事的,身为俘虏,能让靳教头俯首帖耳。被送进了宫,也能从音妃的手中逃脱,还有心情偷吃东西!

        咦?她来东宫这边有什么目的?不会是跟着音妃过来的吧?还是……她想把太子的病治好,给音妃添堵?

        顾夜察觉到有人在看她,警惕地抬眸朝着目光的方向看去。一袭白衣胜雪,雌雄莫辨的精致面孔上,一双狭长幽深的双眸,正饶有兴味地看过来。

        她咽下最后一口火龙果,把手背在身后,果皮往树丛中一扔,来个死无对证。她用袖子内衬抹了抹嘴巴,冲漂亮男子龇牙一笑,行了个四不像的宫礼:“见过国师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