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是大玩家 > 35、流泪药水
    任禾这就是一分钟之内连接两个任务的节奏,如果说第一个任务来的他没话说的话,那么第二个就太蛋疼了吧,说一句语录然后就又接了一个任务?

    这上哪说理去,任禾严重怀疑这天罚系统就是故意整他!平时他也有借用名言的时候,却压根没见过任务,现在却突然来这么一下,他早就知道这是个不正经的系统!

    周老听了任禾说的话还笑道:“这才几天不见就这么有觉悟了?”

    “受到了您的熏陶啊,自从上次见过您之后我已经决定洗心革面了,话说这次版税是多少钱?”任禾好奇道。.

    “41万,”周老语气里都带着笑意:“你要是不问多少钱我还真觉得你都不是你了,三字经现在在启蒙教育方面反响很好,这还只是第一批稿费,以后会更多的。”

    嘶,任禾还真是低估版权保护好的意义了,一个三字经的第一阶段版税都能给他41万的收入,如果他是普通人,这三字经也够他吃一辈子了啊。

    不过想想也是,全中国那么多小孩,家长一人买一本都不是个小数目。

    没有盗版真是好啊!

    这样一来他手里就有58万了,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在2oo5年的洛城买一套小别墅都是可以的,相比之后的几年,这时候的房价便宜的一比。

    不过他不会囤房,想来钱方法那么多,何不选择自己喜欢的呢?而且金钱到了一定数目就是个数字,他还有更多的事情想要去做,买几套就差不多了。如果重新来过一次再去做房地产,想想也是挺没意思的。

    那58万用来干嘛?买辆代步的车吧,说实话现在没车还真是挺不方便的。不过想到自己现在连驾照都没有买车也是挺蛋疼的一件事情,再给黄叔打个电话弄个驾照?要知道现在的驾照管制还没有那么严呢。

    先瞅瞅再说。

    ……

    任禾的班主任谢淼瀚这两天眼皮直跳,连觉都没睡好,他的脑子里不停的旋转着有关任禾的事情,这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到底怎么办才好?

    昨天晚上和刘主任一起喝酒,老刘这货现在跟自己一样,快因为任禾这个问题学生把头都愁白了。刘主任喝多了以后不断的强调:“千万不要再让他有任何的危险了,一定要好好的给他做思想工作!”

    谢淼瀚心里苦啊,我也想啊!

    他一大早就来到学校,先给自己的办公桌都擦了一边,备课都没什么心情,他慢慢踱步到自己的班级门口出神的望着楼上两栋教学楼相接的地方。

    那么高的地方,那么宽的距离,你说任禾那小子怎么就敢从中间跳过去呢?换了他是肯定不敢的,谁没事跟自己的小命过不去?

    你说你家庭条件那么好,好好的考学以后前途一片光明,干嘛非要玩命?

    这时候谢淼瀚忽然听到班级里有粗重的喘气声,他愣了一下,这时候距离上课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呢,一般不会有学生来这么早啊,是谁?

    他推开班级的门,可不正是他惆怅的目标任禾吗,只见任禾双肩上扛着一个木质的课桌正吭哧吭哧做着深蹲,谢淼瀚都懵逼了:“任禾,你干嘛呢?”

    任禾看到谢淼瀚乐了一下:“老师,我锻炼身体呢!”

    锻炼身体……谢淼瀚听到这四个字就有点蛋疼。

    “你……先把课桌放下来……”

    “稍等啊,还有12个!”任禾淡定的说道。

    不得不说,课桌还是挺重的,扛着这么重的课桌做深蹲十来个还可以,做多了就有点累了,不过任禾知道自己完全能够完成5o个目标。

    谢淼瀚看着任禾就这么坐着深蹲,忽然想到其实这样也不错,反正这样也危险不到哪里,总比去爬楼强吧!

    想到这里他就说:“嗯,以后做做室内运动就好,可不要再去爬楼了,爬楼多危险啊!”

    “嗯,不爬楼了,那是一时糊涂!”任禾这时候刚好做完深蹲直接把课桌往地上一放立刻答应了下来。

    谢淼瀚觉得这简直是老天开眼,让自己的思想教育工作起了作用!他满意的点点头:“你这身体都能看出来,硬朗了不少,看来锻炼是有效果的。”

    任禾现在的身材绝对是穿衣不显,但是脱了衣服绝对有楞有角,充满了爆炸感。然而谢淼瀚还是高兴的太早了……

    “宿主完成背负课桌深蹲5o个的任务,奖励流泪药水,可使用3次。”

    咦,又是药水类型的,有点意思,不知道流泪药水是个什么效果,任禾有点手痒想拿谁先试试,可也不能拿谢淼瀚试啊,等有合适的机会吧。

    ……

    上午谢淼瀚结束了自己的课程主动跑到教务处,见着刘主任以后就爽朗的笑道:“老刘,你猜怎么着?任禾那小子现在经过我的教育,已经不再玩那些危险的动作了,开始室内运动了!”

    刘主任听了一脸惊喜:“真的?”

    “可不咋的,”谢淼瀚得意洋洋的说道:“我早上去班里的时候,那小子正练深蹲呢,我想着他只要不出去玩命,想咋蹲就咋蹲。”虽然这么说,不过谢淼瀚还是没提任禾是扛着桌子做深蹲的……他后来想想都觉得奇怪,那么重的桌子,让他扛着做1o个深蹲他都受不了。

    刘主任高兴的自言自语道:“对对对,想咋蹲就咋蹲,别让咱俩饭碗砸了就行!”

    “我这提着的心啊,终于可以放下来了!”谢淼瀚在教务处里点了根烟顺手还给刘主任也扔了一根。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个年轻的实习老师冲进教务处放生大喊:“刘主任刘主任,不好了!”

    刘主任心里飘上了一层乌云,他腾的一声站了起来:“怎么了?!”

    年轻的实习教师因为跑的太快气息有点不匀:“谢……谢老师也在啊,你们班的那个任禾!他又要跳楼了!”

    卧槽,谢淼瀚的脸上像突然间挨了一道闪电……这特么人与人之间的那点信任呢?

    上次说不跳楼,结果你爬楼,这次说不爬楼,结果你又去跳楼,有完没完了,成心的是吧!

    你哪是一时糊涂啊,你特么是天天糊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