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是大玩家 > 107、昨晚我在秋名山输给一辆自行车
    所以初三2班出现了一个奇特的场景:从来不学习的任禾,开始辅导从来不学习的许诺,这简直就是世界第八大奇迹!

    虽然任禾最近的摸底考试、月考都考的非常不错,可问题是,大家都并不相信那是任禾的真实水平。想来也是,谁能相信一个上个月还是班级倒数第三的选手,突然就变成了全班名列前茅的学生?

    大家在看成绩名次的时候已经习惯性的把任禾隔过去了,如果任禾是第4名,那么第5名的同学就会下意识的觉得,自己才是第4名……

    就连老师每次试卷念成绩的时候也都是下意识的遗忘任禾,成绩通常都是不念出来的,大家都习以为常了。

    在学习上任禾就像是一个被大家刻意遗忘的隐形人,可是脱开学习,却没人能忽视他,任禾在2点魅力属性的加成下,仿佛短短的时间里变成了一种引人注目的存在,此时此刻任禾自己都还没有意识到2点魅力属性有多么的强大。

    他去学校小卖铺买水,都会有小姑娘在他身后窃窃私语,任禾还觉得有点莫名其妙,自己毛衣穿反了吗?没有啊!

    然后他在班门口闲着没事准备劫别人给杨夕的情书时,忽然就有低年级的小姑娘凑上来把信纸塞到他手里就害羞的跑掉了,搞的任禾都愣了……女孩都开始给杨夕送情书了?杨夕都已经开始受女孩子们的喜爱了吗?

    然后他就把情书当作是给杨夕的那些一样,扔进了垃圾桶里。以前他还会看看杨夕的那些情书,然而被肉麻的太狠了他现在连看都不看。

    搞的他还有些羡慕那些上学时期能收到情书的同学,自己咋就从来没收到过呢?

    杨夕天天跟任禾朝夕相处的,其实也没现他有太大的变化,因为她一直都觉得任禾有种难言的魅力吸引着自己,那种魅力不是外貌上直观的表现,而是内在的才华。

    写小说,写歌,弹吉他,还很能打……

    她的生命里还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有意思的人,杨夕也有属于自己的骄傲,每每想到有人在那么危险的环境下愿意为自己挺身而出,她就会感动。

    所谓恋爱中总有情侣问:“你愿意为我舍弃生命吗”

    像是这种问句通常都只是甜言蜜语,却得不到证实。

    而在杨夕这里,她从来没有想过让任禾为自己舍弃生命来证明自己存在的意义,却又已经在真实的生活中得到证实。

    不过对于段小楼来说,那2点魅力属性差别就大了,她仿佛感觉任禾简直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以前的任禾是什么样?虽然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但绝对和魅力扯不上关系,所以她才会拒绝啊,因为其实任禾在她心里,还不够优秀。

    可是在真的接触过之后,段小楼总觉得任禾内心像是藏着一团炽热的火焰,然而那火焰是什么她也不清楚。

    最近任禾变了,变的她有时候都会忍不住扭头去注视着那个少年,朝气蓬勃,自信强大,甚至都有闺蜜悄悄的问她,难道对任禾真的没有感觉吗?

    段小楼无法回答,她只是知道现在并不是谈恋爱的时候。

    相比杨夕这种在多种多样环境里长大的女孩而言,段小楼从小生活规律,她缺乏杨夕身上那种敢于打破常规的精神。她觉得自己已经足够独立了,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已经足够完整了,可她错了。

    少年时期谁不会迷之自信?都会的。

    有时候她看着任禾的时候也想要改变,去尝试一下对方所拥有的生活,好像是那么的多姿多彩,但她觉得自己现在还不行。

    至于什么时候可以,没人能够给她答案。

    当天晚上任禾从停在楼下的皮卡的后备箱里取出那辆量身定制的山地车准备找找感觉,不算是正式的做任务,就是纯粹试一下。

    主要目的是想看看到底什么时间段、哪个路段人流量和车流量在凌晨最少,毕竟有些地方晚上是会经过大货车的,那些大货车路过红灯都未必为停。

    如果真是在时7o公里的时候忽然冲出来一辆大货车,任禾绝对得歇菜,轿车时7o还是有刹车的机会的,自行车要是时7o想刹车,估计整个人都要翻出去!

    天罚系统把关于自行车掌控力的技巧都已经教给他了,当任禾握住自行车的时候就感觉这自行车似乎就跟他融为一体了一样,这种感觉简直爽爆了,就像是玩游戏的时候握住了一支最适合自己的鼠标!

    此时凌晨4点钟任禾骑着山地车悄然出门,一开始的时候度还比较慢,因为他要仔细的感受整个车子在行进过程中带给他的感觉,就像是武侠小说中最强者要与武器人剑合一一样,那可不是一下子就能人剑合一的,即便他有天下最强的剑术。

    慢慢的,任禾开始加了,说实话,他还真的没体验过把自行车骑得跟汽车一样快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风从他身上吹过刮的他衣服猎猎作响,好在他提前准备好了护目镜,不然眼睛都会睁不开。

    洛城现在人最少的地方应该是新区吧,毕竟那里还没住多少人,整个新城都是刚开出来的。

    任禾忽然想起来前世里看过的一张动图:一个少年骑着自行车在各种弯道上漂移,那种感觉就像是与风合体,飘逸到产生出一种莫名的美感。

    还有那段话!

    昨天我在秋名山输给一辆自行车,他度很快,用惯性漂移过弯,我没看清他的面目,只记得车杠上写有“永久”二字,如果你看到他,请告诉他,周五晚我在秋名山等他,输的人,留!下!车!标!

    当然,这个段子还被用在神车五菱宏光上,但不管怎么说,任禾也想玩玩那种飘逸的感觉!

    用自行车漂移,那是什么感觉?任禾索性今晚就压根不去考虑任务,而是要去找找适合玩漂移的地形!

    夜色正黑,冬夜里的寒风凛冽,不过任禾并没有感觉到太多的冷意,似乎身体素质提升以后耐冻能力都一并提升了。

    凌晨四点多的这个时间段里,街上行人很少能够看见,有也大概是夜店的工作人员或者是刚从网吧出来的少年们,还有出租车大哥。街旁的路灯还亮着,散着昏黄的灯光,任禾骑着自行车慢条斯理的在街上行进着,偶尔享受一下这种空荡荡的感觉似乎也不错。

    就好像整个世界都只属于自己,没有白日里的车水马龙,没有人群中的喧嚣纷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