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我是大玩家 > 323、针锋相对
    任禾就在四合院里静静的等着苏如卿的到来,心情也从紧张慢慢变得平静,最后坚定。

    现在已是初夏季节,蝉鸣声此起彼伏的,任禾转头看见方叔王婶在他们的屋子里热的直扇扇子,他笑着大声说道:“您二位别不舍得用空调,给我省这么点钱没什么意义。”

    “哎,好嘞,我们晓得啦,”方叔痛快的答应了,结果还是在继续扇扇子,任禾也就不再管了,有些人固有的观念其实是很难改变的。

    此时苏如卿从外面从容的走了进来,她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下这座四合院,看到石桌旁坐着的任禾时就慢慢的走过去也坐了下来。

    任禾笑道:“阿姨您想跟我谈什么?”

    苏如卿开门见山的平静说道:“能看得出来,你很有才华,也要比16岁的同龄人更加成熟,不过我对你的了解可能还是太少了,但似乎比一般人要多一些的。”

    一般人要多一些?任禾愣了一下,这是从何说起?难道对方已经知道了自己骑士的身份,或者青禾游戏创始人身份?

    “你的音乐才华真的算是天才,其实如果你和杨夕都年长几岁根本都不用我来管什么,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我们家也从来都不是嫌贫爱富的,不管你有钱也好没钱也好,总之大部分人都不会比我们更有钱,所以我们并不会以此来判断适不适合的标准,”苏如卿继续平静说道:“我们在意的只是你们的年龄,16岁,做人生定论实在太早了点。”

    任禾这下明白了,原来对方还是对自己不太了解,不过苏如卿好像也挡住了他自报家门的计划,因为人家其实已经肯定了自己的才华,强调了年龄的问题。

    但苏如卿还真的不知道,任禾恐怕还真是那些少数比他们有钱的那一批人,而且以后会越来越有钱。

    “我可能还是不能太体谅您的考虑,对我而言年龄不是界限,您也可以说的更直接些,”任禾笑道。

    “一辈子太长了,我们并不了解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说的是性格,杨夕可能会更加了解点,但她还太小了,”苏如卿语平缓:“说实话你也挺让我意外的,连京都都追了过来,我想问一下你现在是不上学了还是?”

    “我考进了京都四中,”任禾解释道。

    “哦,”苏如卿恍然大悟:“说真的,我还真的有点佩服你了,相处短暂,但是我也能看到你身上的许多闪光点,寻常人肯定办不到如你一样一路从洛城追过来和小夕一起上学,光是一个京都户口就要难死一片人了,我有时候会想,你和小夕要是都再年长几岁就好了,哪怕是2岁,也算是成年人了。那个时候杨夕自己做出什么决定我们做父母要做的也不过是看着她自己往前走,等到跌倒了再去扶一把。但是现在还是太早了。”

    苏如卿沉默了片刻站起来说道:“说太多也没用,其实最核心的问题在于,你能保证自己能爱杨夕一辈子么?或者说你觉得自己就算保证了又有多少可信度?这世上多的是爱得死去活来的人最后彼此捅刀子,这一点都不奇怪吧,杨夕还小,我还不想她受到那样的伤害,我之前就说过了,如果你爱杨夕就用时间来证明这一切,但你并不认同这种做法,而我还是要坚持我做出的决定,正好我也觉得小夕因为提前出道影响了她的正常生活,不如放慢一点脚步。”

    对于苏如卿来说,她这个岁数的人已经见惯了离别,在中国离婚率都能高达14,更何况是分手率?

    她见过山盟海誓最后背道而驰的人,她见过曾生死相随的人最终分道扬镳,苏如卿知道世上也有种父母觉得男孩只要有能力、人品有保障,双方谈恋爱也是可以的,没必要限制。

    甚至有人从16岁就早早的给孩子们订婚了。

    苏如卿觉得这种想法何其幼稚,16岁啊,单单只说法定结婚年龄,男方还得8年才能结婚,这些父母有没有想过这8年里会生多少事情,那是多少个日夜?

    少年少女又有多少的自控能力,怀孕了怎么办?怀孕之后又分手了怎么办?

    当初那么多人看着国徽和颁证人信誓旦旦的誓说:今后,无论顺境还是逆境,无论富有还是贫穷,无论健康还是疾病,无论青春还是年老,我们都风雨同舟,患难与共,同甘共苦,成为终生的伴侣我们要坚守今天的誓言,我们一定能够坚守今天的誓言

    但又有多少人做到了?现在的感情好,以后的感情也能一如既往的好?现在去街上拉来一个年轻人问一下,8o都有过好几次感情经历,之前的感情呢?结束了而已,就是这么平淡。

    这世上有多少人是从学生时代开始谈恋爱然后最终走向结婚的?肯定有,毕竟有人在赞扬着这样的例子,但之所以要赞扬,本身就因为它太难得了。

    16岁的时候感情和心智都是不成熟的,谁又能确定自己的孩子能经受起因背叛而来的打击呢?中国式父母都想好好保护孩子,然而保护孩子并不只是要看对方的家庭条件和人品性格。

    所以苏如卿和杨恩直接把杨夕送了出去,去到美国最好的音乐学府,到那里沉淀一下。

    任禾听到这话后不得不说他承认苏如卿说的是有道理的,他现在就敢保证从一而终的爱着杨夕,可是这种话又有多少的可信度?

    但这不代表这次他还会认怂,任禾放下笑容,他平静的说道:“时间虽然能更好的证明爱情,但绝对不止,诚如您所说,你还不太了解我。”

    苏如卿豁然回头看向任禾,在她印象中这恐怕还是任禾第一次如此和她针锋相对的说话,然而这一刻苏如卿忽然觉得对方的气质变了。

    变成什么样了?她也没法太好的形容。

    可对方站在那里就让人无法忽视,像是一把锐利的剑,突然出鞘了!

    任禾就站在那里,此时他不是那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了,他是如日中天身价过亿千万信徒的骑士,他是席卷全球风靡世界的青禾游戏创始人,他是华语乐坛最高产的金牌词曲创作人。

    任禾笑道:“您是杨夕的母亲,我真的很尊重您,但这并不代表我就要压制我的想法来成全您的想法,不管如何我还是想说,不管时间的变迁,不管距离的远近,谁能拆开我和杨夕,这一生算我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