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都督请留步在线阅读 - 第290章 男人无所谓忠诚

第290章 男人无所谓忠诚

        彭城一间普通的小院落里,那位五官迥异于汉人,特别是那头淡黄头发格外显眼的胡人将领,正在小心谨慎的把谷子撒在地上。一只毛发黑得油亮,个头很是不小的乌鸦,正漫不经心吃地上的谷子,一点畏惧之心也没有。

        “神鸟啊神鸟,您可千万别走,就在我这里住下,保佑我兴旺发达。”

        这位胡人将领姓潘名乐字相贵,当然,潘姓是孝文帝内迁后集体改的,本姓破多罗氏,广宁石门(今山西寿阳县)人。潘乐出道后就跟着葛荣,后转投尔朱荣尔朱荣,但跟张亮不同的是,他对尔朱荣并不感冒。

        当然,他不是六镇出身,对高欢那帮人也不怎么感兴趣,一直都比较低调。毕竟,他当年也在葛荣麾下混过,后来趁着葛荣还没挂掉的时候提前跳船了。不然现在指不定多惨呢!

        正是有鉴于此,所以潘乐一直觉得,选择比努力更重要!在那之后,他更迷信,或者叫迷之自信!潘乐坚信小时候相士说他会发达的言论,一直在等待机会。

        地上的乌鸦吃了半天谷子吃饱了,飞到屋子里喝潘乐水杯里的水。结果大概是杯子形状不太友好,那只乌鸦喝了半天没喝到,气急败坏的将陶制的水杯推到地上摔碎了!

        潘乐看到这一幕良久无语,正当他要再给乌鸦换水的时候,张亮急急忙忙的找了过来,甚至是一路小跑,满头大汗的模样。

        “出了什么事这般着急?’

        潘乐好奇问道,张亮处事一向沉稳有度,着急成这样的时候真不多见

        “走,随我去签押房,刘益守来了!’

        张亮吐了口浊气,低声说道。

        “来了就来了呗,管他是....什么?你说是刘益守?就是那个,那个

        潘乐一时间也有些语无伦次起来,深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听

        “就是那个刘益守,现在屯兵阙固那个。”

        乖乖,敌军主帅亲自当说客来劝降啊,一时间潘乐感觉虚荣心得到了极大满足!他走进屋子将那只乌鸦捧在手里,一边摸着对方的羽毛一边对张亮说道:“走吧。’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踏马拿着个乌鸦做什么!

        张亮气得鼻子冒火!

        “相贵,这鸟*.”

        “这是神鸟,如果那刘益守不怀好意,神鸟就会自己飞走的。”潘乐言之凿凿的说道

        张亮有橘麻麦皮不知道当讲不当讲,乌鸦这种鸟,智商非常高,鬼得很。刘益守前世的时候,有霓虹的人拿乌鸦做智力测验,还被乌鸦给嘲讽了。

        张亮小时候听说过不少关于乌鸦的怪事,也没见谁把乌鸦当神鸟的。

        “好吧好吧,一起去吧。’

        他已经无力吐槽,谁让对方武力强横能打仗呢!怎么说都要在彭城立足支撑下去,没有潘乐的武力支持是难以想象的。

        两人来到城头签押房,就看到一个俊朗得不像话的年轻人,身边还有个背着大弓的小孩。潘乐有些疑惑的小声对张亮说道:“你看那人是不是斛律金的儿子?’

        斛律部的人打扮很有特色,尤其是斛律金父子,背后一张弓是少不了的。当然,这是根据他们游牧习惯决定的,在外人眼里,只能算是少见多怪。

        张亮微微点头道:“我也觉得是这样,没想到斛律金也

        刘益守亲自前来劝降,此举极为不同寻常,至少张亮想不到对方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难道只是为了追求一下刺激?还是年少成名,飘?

        “刘都督今日前来彭城,所为何事呢?在下张亮,这位潘乐潘将军。”

        张亮微笑着介绍道。对方主帅前来,无论如何你都不能一见面就把对方推出去斩,如果真干那样的事情,以后名声估计会臭不可闻,哪家主公都不敢收你了。

        刘益守微微点头,被潘乐手里的乌鸦吸引了。

        见过玩猫养狗的,真没想到还有玩乌鸦的啊!刘益守在心中感慨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他从袖口里摸出一把炒黄豆,放在掌心,将手伸过去。

        果然,那只乌鸦是个老油子,估计是和人相处已经习惯了,直接去啄刘益守掌心里的炒豆竟然吃得很起劲。

        张亮和潘乐在一旁都看傻眼了,他们早就听闻刘益守这个人做事不拘一格,风格另类,今日一见果然惊爆眼球。

        将手里的炒豆都交给潘乐,刘益守拍了拍手,拱手行礼说道:“在下此番亲自前来,是为了消弭一场兵祸。废话也不多说,二位可以开个价,看在下出不出得起。’

        居然这么直接!

        张亮和潘乐对视一眼,完全摸不透对方的行事风格。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刘益守这个人确实是来劝降的。

        “这位是斛律金之子斛律羡,二位放心,在下唯才是举,不论出身过往。

        刘益守指了指斛律羡说道。

        “谢刘都督厚爱,但食君之禄,担君之忧。今日尔朱氏偶遭挫败,在下受尔朱氏大恩,不能落井下石。

        都督有什么话,沙场相见再说吧。”

        张亮冷着脸说道,一点讨价还价的心思都没有。

        “在下军中不少尔朱氏部族出身的兵马,张都督不必觉得是背弃了旧主。”

        刘益守不动声色的暗示道。

        那么多人都“下海”了,真不缺你一个。

        “他们是他们,在下是在下。虽然都督收尔朱英娥为妾室,但在下还是不会背叛尔朱氏的。”

        张亮斩钉截铁的说道,如果不是因为刘益守娶尔朱英娥,他现在早就翻脸了!当初梁国使者来劝降被斩,此刻尸体就在城外乱葬岗。

        “在下来之前,也知道张都督忠义无双。此番前来,也是尽人事而已。既然兵祸在所难免那到时候刀剑无眼,张都督保重吧。’

        刘益守叹息一声,拱手行礼告辞。潘乐张嘴想说些什么,最后化为长长一叹。

        张亮是尔朱荣死忠,可他并不是啊!

        要不你在这里死守,我带部曲出城投了?潘乐满脸幽怨看了张亮一眼,只见对方面色肃然,大概是听不进劝告了。

        派人送刘益守和斛律羡二人出城后,潘乐这才问道:“我看这刘都督颇有诚意,竟然肯亲自前来劝降,不如,

        “潘将军,堂堂七尺男儿,岂可卖主求荣?”

        张亮冷冷反问道。

        潘乐还能说什么呢,难道他说他根本没把尔朱荣当主公,只不过是混日子而已?尔朱荣麾下的人,来历不同,出身不同,诉求也不同。这些人利合则聚,利尽则散,高欢贺拔岳这两个带头跑路的,还不够明显么?

        出了彭城,斛律羡垂头丧气的,好像刚刚给老爹斛律金上完坟一样没精打采。他有些难堪的问刘益守道:“主公,属下是不是个灾星啊?因为属下这次跟随而来,连主公出马也不好使了。’

        刘都督能人所不能,这次亲自出马居然都铩羽而归,足以见得自己这个灾星太猛了。斛律羡就是这么想的。

        “我们现在站在泗水河边,看着这滚滚流淌的河水,你有没有感觉到时光如白驹过隙,逝者如斯夫?’

        刘益守笑着问道。

        斛律羡摇头,射雕男孩哪里懂这些,他又不是孔子!

        “我是想跟你说,人生很短,不要老想那些沮丧的事情,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别到老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什么大事也没做过。

        刘益守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便走。他一边走一边抬起手摆了摆说道:“他们不投降那是他们的损失,我们已经仁至义尽,我们无须自责什么。”

        两人来到离彭城不远的龙城,独孤信兵马已经前出至此,并且严阵以待。

        等刘益守和斛律羡到来后,独孤信这才从阙固赶来对刘益守说道:“主公,末将兵马攻彭城稍显不足,精兵太少,要不要从别处调兵?”

        “那自然是要的!”

        刘益守微微点头说道。

        张亮如此不识时务,他也是一肚子火。在斛律羡面前表现得无所谓,不过是因为主公的架子要端着,不能随便就气急败坏。对于不给自己面子的人,那当然是要狠狠打脸,这没什么好说的。

        “第一道军令,彭城以北不远,挨着菏水的,有一小城名为垸城,命宇文泰急行军至此地。之前探子回报说张亮已经将军队从垞城撤走,但现在不排除他又派人驻守。

        三天之内,宇文泰必须带兵赶到那里。

        垞城乃彭城北大门,给我死死守住,走脱一人,让宇文泰提头来见!他办不了这事,换人来办!”

        这次刘益守也是动了真怒。

        把垞城占了,关门打狗,张亮等人飞都飞不出去!

        “第二道军令,命于谨坐镇竹邑城,赵贵攻吕县,韩贤攻高冢戍!将彭城东西两头堵死!你还是继续驻守龙城,按兵不动。’

        高冢戍挨着彭城在彭城以西,吕县在彭城以东,都是泗水河边据点。把这两边堵死,张亮连投降萧衍都做不到了。

        “主公莫非是想逼张亮出城南下决战?’

        “确有此意,第三道军令,命杨忠带麾下精锐到龙城,准备决战。’

        这波就是硬实力的对决,没什么好说的。

        独孤信点点头,这些布置虽然都是常规操作,但是几乎是密不透风,非常严谨。刘益守现在调兵遣将也很有章法了。

        “对了,再给宇文泰下一道军令,埋城以南不远,有一高地名为吕梁,几年前梁军攻魏时,曾在此地修筑堤坝,水淹彭城。

        当时我不在场,不知道这一招管不管用。反正已经春天,马上梅雨季了,闲着也是闲着,让宇文泰修堤坝拦水,暴雨的时候水淹彭城吧。”

        刘益守轻描淡写的说道。

        独孤信和斛律羡二人都一脸骇然,这水淹彭城得死多少人啊!

        “主公,彭城守军已经是瓮中之鳖。将他们困住之后,可以想别的办法...”蝕孤信还想劝说一下,毕竟犯不着做水淹七军这种损阴德的事情,又不是打不过。

        斛律羡也是很震惊,之前刘益守很有气度的跟张亮等人交谈,哪怕被拒绝也不发火不放狠话。没想到现在反手就把对手推入绝境!

        “独孤将军。”刘益守正色说道。

        独孤信连忙拱手行礼。

        “你谨记住,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让宇文泰放手去做就是了,事后有什么,推我身上就行了。损阴德也是损的我的阴德,跟他无关。”

        “喏,属下记住了!”

        如今刘益守威严日重,独孤信今日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他连忙拱手告退,刚刚走到城楼签押房门口,就听到背后某人喊了一句

        “对了,记得派人去给彭城的张亮送个信,就说我们要水淹彭城。不教而诛是为虐,我们可不是暴虐的人,话要给对方带到。”

        “喏,属下一定办到。

        独孤信背后冷汗都出来了。刘益守这种“不教而诛”,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等他走后,斛律羡一脸纠结,最后才硬着头皮尬吹道:“主公英明神武用兵如神真是让小子佩服.

        “行了,要拍马屁多跟阳休之学着点,你这还差得远。

        刘益守哈哈大笑说道,显得心情爽快,根本不见刚才的阴霾可怖

        斛律羡心中疑惑,对方刚才究竟是演给独孤信看的,还是他本来就很生气?他越想越觉得老爹斛律金教导得对,世道人心,真是深不见底难以揣度。这些事情比沙场上一板一眼的较量要诡谲多了。

        几天时间过去了,张亮与潘乐之间多了一道明显可见的裂痕。原因很简单,张亮作为尔朱氏的死忠,为人也是死脑筋,他打算是为了尔朱氏殉葬的,根本没有想过投降的事情。

        然而潘乐近期得了“神鸟”(就是一只大乌鸦),认为自己飞黄腾达就在眼前了,联系目前的局势,似乎冥冥之中暗示着什么。

        再加上他根本就不是尔朱荣的死忠,严格来说,他算是“晋阳党”,也就是尔朱荣后面占据晋阳以后,顺势归附的一批当地人人。

        潘乐从葛荣那边跳到尔朱荣这里,也是因为当时尔朱荣占据了晋阳。他要是不投靠,家里还能好过?

        类似一批人在刘益守前世那个时候,尔朱荣一死他们就转投了高欢。所以现在局面已经很明显了,跟着尔朱氏走到黑,然后莫名其妙的被消灭,根本不值得。这让他跟张亮之间产生了不可弥合的尖锐矛盾。

        这天,潘乐正在喂鸟,传令兵就带来了一个极坏的消息

        “潘将军,斥候来报,刘益守大军已经攻克姹城,并在吕梁修筑堤坝!”

        “你说什么!’

        潘乐吓得手里装谷子的簸箕都掉在地上,脑子里蹦出四个字:水淹彭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