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乌苏在线阅读 - chapter 03

chapter 03

        chapter03

        一路出了酒吧,门口最底下一层台阶上蹲着一人,正在抽烟。

        蒋纹根据背影识人,走过去,手掌冲他伸出去,“给我一根。”

        女人的掌心白的铺了层雪似的,陈陷余光看到,没吭声,从裤兜里掏出烟盒放她手心里。

        烟盒是紫的,软包装,不是北京能买到的烟,蒋纹抽出来一根,问:“这什么烟?”

        “雪莲。”

        蒋纹指尖点了点烟盒上的名字,说:“我识字儿。”

        陈陷没说话,似乎懒得说,也没看她。

        蒋纹继续问:“这是哪儿的烟?”

        陈陷这才瞥她一眼,蹦出两个字:“新疆。”

        蒋纹脑海中迅速浮现出一片又一片漫漫沙漠。

        她停了好一会,才回神,淡声问:“你是那儿的人?”

        陈陷干脆没有回答。

        看得出他不愿意多交流,蒋纹也没再追问。

        蒋深找来的这打手,还挺有意思。

        夜里偶尔吹两阵风,也算凉快,蒋纹站着抽完了那根雪莲,口中有些辣,嗓子也发干,烟雾一飘,风里似乎都多出几丝大漠的味道。

        将近十分钟,俩人谁也没说话。

        蒋纹把烟头踩灭,问:“你开车来的么?”

        “嗯。”

        “送我回去。”

        她说罢,便抬脚往前走,走了几步后回头,见陈陷还在原地蹲着,不禁挑起一边眉,“走啊。”

        大晚上的,她倒是挺相信他这个陌生人。

        陈陷略略看她一眼,起身往停车位走,蒋纹转过步子跟在他身后。

        车是蒋深的,蒋纹以前见过,但她什么也没问,拉开副驾驶的门坐进去。

        陈陷进入驾驶室,发动车子,蒋纹在导航屏幕上摁了两下,然后靠回座椅,“照着上面走。”

        说完,蒋纹合上眼,打算眯一会儿。

        陈陷没动。

        从开始到现在,她都是这种半命令式的口吻。

        引擎已打着,车轰隆轰隆响着,就是没往前开。

        蒋纹感觉到了,掀开眼皮,眼睛斜睨向他,“怎么不走?”

        陈陷转过头看她。

        离得近了,蒋纹才发现他长得不错,有种野味四溢的男人感,五官硬朗大气,下巴冒着凌乱的胡渣,特别一双剑眉,眉尾不深不浅刻着一道疤,多出几分血性。

        他看着她,眼神里有隐忍,也有压迫人的东西,他眼皮薄,眼眸略窄,因此更显锋利。队里人都怕他,没几个能坦坦荡荡任他这么看,但眼前这女人不一样,目光笔直的与他撞上,面上却淡淡的,窝在座位里,敌不动,她不动。

        空气就要在下一秒冰封,陈陷嘴唇一动,沉着嗓子开口:“安全带。”

        然后先一步收回目光,把车开出停车位。

        蒋纹把安全带拉上。

        他刚刚想说的,绝对不是这个。

        车开出去一段后,蒋纹吸了吸鼻子,“哪来一股血腥味儿?”

        密闭空间内,空气流通缓慢,特殊气味就变得异常明显。

        陈陷按开按钮,把车窗降下去,有夜风窜进来,蒋纹后知后觉道:“你受伤了?”

        陈陷“嗯”了声。

        蒋纹想起他替她挨的那一下,问:“刚才?”

        他又“嗯”了声,不浪费口舌。

        蒋纹便再没往下说了,靠回座椅里吹风,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再无人说话。

        半个小时后到达目的地,蒋纹开门下车,胳膊肘搭在窗沿上,躬下身,从窗口看向里面的男人,随意的说了句“谢谢”。

        陈陷没回应,她也没等他回应,转身就进了院子,银灰色的衬衫牵住月光,勾出一抹窈窈背影,高挑,纤瘦,却冰冷。

        月光披在她身上,不柔情脉脉,倒像降了层寒霜。

        陈陷把车窗按上去,隔绝窗外那抹背影。

        打从一开始,他也没打算专门告诉她他受伤了,她让他送她回家,送就送了,肩伤不碍事。但这女人真就只是闻着血腥味才单纯问两句,多一句的客套话都没有。

        就这么一晚上,陈陷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女人,眼里只容得下她自己。

        **

        几天后,楚惠邻下葬。

        各路亲朋好友齐到场,于蒋纹来说,恐怕是一场恶战。

        蒋纹素着颜,穿一身黑裙下楼,一出楼门就看到门口停着蒋深的车。

        听说蒋深给她配了个临时司机。

        她没急着上车,而是撑开伞,站在车边。

        见她半天不上车,驾驶室里的人只好打开车门。

        天空阴沉沉的,淅淅沥沥飞着倾斜的雨丝,风卷着湿意渗进皮肤,那人下来后,蒋纹恰好吸进一口凉气,结结实实打了个颤。

        蒋纹伞沿微微上抬,眼尾半挑,打量着站在雨里的男人。

        是那晚酒吧里的男人。

        剃着锐利的板寸,眉尾一道疤,目光很有力度。

        这人给她的印象很深,废话不多,出手利落,身上有股千锤百炼后的硬气,与寻常人的气质分别十分明显。

        蒋纹伸手,自我介绍道:“你好,蒋纹。”

        她的手很漂亮,五指根根分明,指甲修剪整齐,染着冷郁的黑,极衬肤色。袖口透出一截葱白手腕,戴着一块轻轻摇晃的玉镯。

        玉是好玉,均匀光滑,通体透白。

        陈陷简单握了下她的手,一点力气没用,道:“陈陷。”

        蒋纹慢腾腾收回手,问:“陷阱的陷?”

        “攻陷的陷。”

        还挺较真。

        蒋纹说:“不都一个字么?”

        陈陷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单手支在打开的车门上,敛眉看她,“你上不上车?”

        这话就有点不耐烦的意思了。

        蒋纹眨了下眼睛,声音很淡,“我就想认识认识你。”

        陈陷语气没有丝毫缓和,“非得搁雨里认识?”

        蒋纹静静看他两秒,没作声。她把伞收起来,没坐副驾驶,过去拉开了后座的门。

        “砰”的一声,关上。

        陈陷一把抹掉脸上的雨水,压了压火,重新上了车。

        **

        车内冷气开的很足,比外边还冷,蒋纹穿着长裙,虽然是长袖,但属于贴身款,质地轻薄。她已经感觉到皮肤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从她这个角度,能看到陈陷只穿一件黑色短袖,露出的胳膊呈现一种性感而原始的古铜色,小臂粗细顶的上她一条小腿,他稍稍抬臂,便会看到弓起的肌肉线条,流畅而紧实。

        蒋纹闭上眼,在脑海里临摹他的肉体,肌肉密度寸寸精细,这会是一副绝妙的人体画像。

        蒋纹想,蒋深真是给她找了个宝贝。

        再睁开眼,片刻前心里那点郁结消散而去。

        **

        陵园是两年前埋葬蒋忠的地方,楚惠邻就埋在他隔壁。当初买地的时候,谁也没想过一切发生的这么快。

        停车场的出口站着林之竹,蒋深的秘书。见蒋纹下车,几步走过来,高跟鞋在积水里砸出一个又一个水花。

        “你哥在里面,我带你进去。”

        蒋纹还没说话,林之竹已经看到她身后下车的陈陷,微微颔首,道:“陈先生也进来吧。”

        陈陷似乎看了一眼蒋纹,然后说:“不用,我在这等。”

        “没关系,蒋总说过您也一起。”林之竹说,“今天来的人很多。”

        她定定看着陈陷,眼里有某些讯息。

        想起之前蒋深拜托给他的事儿,陈陷收了声,重新打开车门,把自己的外套拿出来套上,准备淋一路雨。

        他没带伞,出门的时候还没下雨。

        刚转过身,迎面飞来一个黑色条状物。

        陈陷条件反射接住,一看,是蒋纹的那把黑伞,伞柄处有一个金属骷髅头。

        陈陷识货,这牌子的伞不便宜。

        他抬头,蒋纹却没看他,只是把林之竹撑着的伞往自己那边拉了把。

        雨更大了。

        林之竹边走边在蒋纹耳边嘱咐:“今天蒋家楚家基本都到齐,你二叔蒋德也来了,还有公司其他股东。”

        蒋纹迈着步子,看着鞋尖在雨滩里挑出的层层水纹,没有说话。

        “蒋德和蒋明合伙了,俩人股份加起来占公司百分之四十九,蒋总早知道他们私底下结盟,已经提前把剩余百分之十的散股全部买进……”

        蒋纹见过林之竹几面,她一直留齐耳短发,不烫不染,梳三七分,整整齐齐别在耳后,不死板也不逾矩,化着职业淡妆,睫毛不打结,鼻翼两侧不卡粉,精致到挑不出一丝错。

        为数不多的几次见面里,她永远站在蒋深斜后方,他一个微表情,她都能立刻领悟,他们之间默契十足,行动多过言语。

        林之竹干练,漂亮,高傲,但她看蒋深的眼神里,是绝对的俯首称臣。

        蒋纹问的话牛头不对马嘴,“你跟着我哥几年了?”

        “加上老爷留给蒋总百分之三十九的股份,蒋总现在所持股份也占百分之四十九……”林之竹被打断的毫无征兆,她愣了一下,很快回答:

        “八年。”

        蒋纹轻笑了一声。

        林之竹不知道她想说什么,只能顺着问:“怎么了?”

        风卷着头发丝,遮住蒋纹的侧脸,她淡淡开口:“林秘书,你之前见我,从没给过我好脸。”

        闻言,林之竹停步,“是什么让你对我有这种误会?可能是我个人原因,我不喜欢对人笑。”

        蒋纹却没有停下,自己走自己的,“我怎么知道是什么?我只是蒋深的妹妹。”

        她说蒋深,不是蒋总,也不是我哥。

        林之竹面不改色,心里却紧紧一缩,想辩解却不知道从何开口,她第一次这么轻易被人堵了话。

        蒋纹,她见得并不多,但绝不是善茬。

        “直说吧。我哥占百分之四十九,蒋德也占四十九,有我什么事儿,犯得着你来跟我示好。”

        林之竹飞快调整状态,看向她,缓缓说:“夫人把蒋老爷股权中的百分之二给了你。”

        这回,换蒋纹愣住,“怎么可能?”

        “白纸黑字,千真万确,律师今早才通知的。”林之竹语速很快,似藏了一丝咬牙切齿:

        “楚夫人是尽够母亲指责了,倒是给我们搞了一大堆麻烦出来。”

        这两边人都找破头的百分之二,原来在楚惠邻手里。

        蒋家企业,几十年来,董事里没有女子。

        蒋纹不知道楚惠邻又用了什么手段,只要蒋家不倒,这破格的股权够她一生吃香喝辣。但她聪明了一世,傻了最后一时,蒋家怎么可能让她参与蛋糕的分割?

        林之竹直视她,字句清晰的说:“蒋纹,这事儿你好好想,这百分之二最后落进谁手里,谁就有公司的绝对管理权。”

        说来说去,她倒成了别人上位的跳板。

        蒋纹笑了:“横竖是落不到我手里。”

        林之竹声音平静:“这不是你能参与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