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乌苏在线阅读 - chapter 06

chapter 06

        chapter06

        蒋深没呆多久就走了,临走前,在她卧室门口留下一句,“我希望你别这么想。”

        蒋纹对着虚空发呆,听见后,凉笑了一声。

        她怎么想,从来也没人在乎。

        家门关上,房间恢复寂静,没有开灯,唯一的光源是透明玻璃外的各色霓虹,城市慷慨亮整夜光,黑夜也能天光乍亮,可惜没有自然光。

        蒋纹摊开在红床上,黑发海藻一般铺开,她微微侧身,瞧见了城市上空,厚重气层之后的黯淡月光,灰蒙蒙的。

        但总有一些地方,月亮是纯净的。

        手机震动起来,打断了蒋纹的思路,她看清来电后,捞起来接通。

        陶暮上来就点题,“今天怎么样?”

        蒋纹:“……”

        陶暮叹气,“跟人吵架了吧。”

        蒋纹:“你怎么知道?”

        “猜的,你这个脾气还不好猜?”陶暮说,“别搁家里难受了,出来逛逛吧。”

        蒋纹不吭声。

        “出来吧出来吧,我请你吃饭,那天的事儿还没谢你呢,顺便再聊聊……”

        蒋纹听的头疼,草草打断,“行。”

        **

        陶暮开车来接她,俩人在路上转了会儿,最后停在一家烧烤店附近。

        大晚上来撸串儿的人挺多,门口支起的几桌子全部坐的满满当当,插科打诨各种扯皮,市井气息浓郁,铁丝固住的灯管一晃悠,一窝飞虫就跟着瞎起哄。

        陶暮一脸兴奋,“我有好几年没来这种地儿了,今儿看见了觉着特怀念。”

        蒋纹没发表言论,拎着包往里走,路过的几桌人都顺着多看了她两眼,姑娘身材忒好,盘顺条靓的。

        陶暮在桌椅板凳中七拐八拐,终于找着一桌空位,上桌人刚走,桌面全是空盘和四仰八叉的竹签。蒋纹接过陶暮递来的纸巾,往板凳面上抹了几下,擦灰。陶暮擦完,随手丢在一旁,蒋纹四处扫了眼,没找着垃圾桶,只好先捏在手心。

        服务员终于得空过来,三下五除二把桌上的残羹冷炙清理干净,记下陶暮点的菜,又风风火火忙去了。

        陶暮不放心,又抽几张纸出来擦桌子,眼见她又要往地上扔,蒋纹起身,去里屋拎了个垃圾桶出来。

        陶暮把纸团丢进去,说:“我以为没垃圾桶。”

        蒋纹没接话,把茶水倒上,推给她一杯。

        陶暮喝了半杯,斟酌着问:“楚阿姨的事儿办完了吗?”

        蒋纹和楚惠邻关系紧张她是知道的,但已是天人两隔,询问两句是必要的。

        蒋纹不想多说,简单回答:“我哥在办。”

        想当初楚惠邻为当好后妈稳住军心,连亲女儿都能送走,一个六岁的蒋深又怎么可能拿不下。

        她可以要蒋深不认她做妈,但必须承认她是蒋家夫人。

        对方家事,陶暮也不便再多问,换了个话题:“这次回来还走吗?”

        蒋纹回答的没有犹豫,“走。”

        “真不考虑回国发展啊?”

        “嗯。”

        “那准备呆多长时间?”

        “看情况吧。”

        蒋纹想,等蒋深把公司那些破事处理完她就离开,她的人生没有定数,下一站去哪都行,不需要原因和目的,只有行走和漂泊。

        她野惯了,喜欢去更广阔的天地,没有归期;而不是停在一寸土地,日复一日。

        陶暮觉得她活的太理想化,双脚太不着地,人这一生,终究要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人人都像她这样,社会还怎么正常运转?

        但这话她不会说,毕竟蒋纹这类人是少数人,漂亮反倒成了其次,特立独行的行事作风才是实实在在吸引人的。

        陶暮按部就班了小半辈子,一步一行都稳稳当当,蒋纹是他们这个圈子里最神乎的一个,只闻名不见影。虽然看着是一个圈子,陶暮自己也不敢说和她关系多亲密。

        两盘金黄金黄的烤串儿端上来,香味直扑鼻,蒋纹挑起一串土豆片吃了两口,觉着不够,又叫服务员拿两瓶啤酒来。

        陶暮一听,赶紧摆手,“我不喝啊,我开车呢。”

        蒋纹说:“我喝。”

        陶暮还想说什么,电话铃声响了,只看一眼屏幕,脸上已经笑开了。

        蒋纹移开视线,自己给自己倒酒。

        “没,我在外边吃饭呢。”

        “和蒋纹。嗯,那天酒吧你见过。”

        “你吃饭没,没吃一块吃点儿?还要什么我让老板给你烤去。”

        “别开车了,打的来吧,正好把我的车开回去,我和蒋纹喝两杯。”

        “……”

        陶暮挂断,又招呼服务员过来加菜,见蒋纹看她,笑了笑,“陆晏城待会过来。”

        这倒是听出来了。蒋纹问:“和好了?”

        “嗯。他和那小丫头把话说清了,也哄了我好几天。”陶暮脸上抑制不住的得意,重新得到爱情滋润,整个人如沐春风,“我总不能跟个小丫头计较吧?”

        蒋纹嗤她:“拉倒吧。”

        “你呢?那天那个特能打的,我看长得也不错,没出去认识认识?”

        蒋纹喝着酒,“没兴趣。”

        陶暮被她扫了一脸兴,“你就谁也看不上。”

        蒋纹勾起眼,“我这么好,凭什么便宜别的男人?”

        闲聊之中,蒋纹觉着瘾虫勾人,把烟盒拿出来,冲陶暮晃了晃,眼神询问。

        陶暮懂她什么意思,点点头,“你抽吧,我不介意。”

        于是蒋纹咬了一根在嘴里,侧着脸点燃。

        没抽两口,肩头多了一只手,男人的。

        蒋纹侧目,是不远处一桌人其中的一个,应该是被朋友鼓动过来要联系方式。

        果然,下一秒,年轻男人就把手机递过来放在她眼前,“美女,能加个微信吗?”

        “手拿开。”蒋纹咬着烟动了动肩。

        男人没听清,手依然挂在她肩上,人还越凑越近,“美女给一个呗,我那一桌朋友都看着呢。”

        蒋纹手一抬,烟头对准他的手背就按下去。

        “嘶——我操!”

        男人恼羞成怒,被烫到的手条件反射扬起来就要打她,蒋纹提着酒瓶正准备站起来,被一人从中拦截。

        陆晏城紧紧抓住那人的胳膊,“兄弟,打女人不太好吧?”

        男人激动道:“我他妈也没想打!我烫都快被烫死了!”

        男人的那桌朋友已是没眼看,对他猛招手,“你赶紧回来!还嫌不丢人!”

        陆晏城挑眉,“还不走?”

        男人也不是胡搅蛮缠那一挂,怎么着都是他理亏,憋的满脸通红。看看无动于衷的蒋纹,又看看来者不善的陆晏城,一路哀嚎着走了。

        陆晏城回过头问:“你没事吧?”

        蒋纹觉得没劲透了,把手里的酒瓶往桌上一扔,忍住了到嘴边的那句“谁用你多管闲事。”

        **

        陆晏城踢开地上一个垃圾,从隔壁桌搬了个凳子过来,坐在陶暮旁边,“怎么来这儿吃?”

        陶暮把给他点的那一盘烤串端过去,说:“我今天想吃,看见这边有就来了呗。”

        陆晏城拿起一串看了两眼,又给放回去,“我有熟地儿,下次带你去。”

        陶暮有点不高兴了,撇嘴,“你又不早说。”

        “我朋友开了家,东西也干净……”

        “嫌脏甭吃。”

        蒋纹把手里酒杯一放,冷眼看着他:“陶暮专门给你点的,不想吃就早早吭气,过来给谁这这那那的挑毛病呢?”

        陶暮一惊,“蒋纹……”又赶紧看了眼陆晏城。

        她怕蒋纹生气,更怕陆晏城生气。

        不过陆晏城非但没有脸色难看,反而轻笑了一声,道:“我的错,别生气。”

        陆晏城的笑容一直是他颜值的加分项,很多姑娘抵抗不了的那种。

        蒋纹懒得理他,侧过头重新点了根烟。

        这种级别的富二代,仗着脸好就肆无忌惮,她见得太多,毫无新意。

        陶暮替蒋纹接话,“这我朋友,蒋纹,平常不怎么在国内,这次回来也是,马上就要走了。”

        陆晏城问:“去哪个国家?”

        “都不一定。”陶暮又抢着说了。

        “不一定?”陆晏城却觉得有趣,“没固定工作吗?”

        这回是蒋纹自己回答,“我办画展。”

        陆晏城说:“希望有机会能亲眼目睹。”

        蒋纹弹了弹烟灰,语气敷衍至极,“再说吧。”

        **

        最后,陆晏城付账,不仅如此,他还把陶暮点给他的那盘烤串全部吃了。

        陶暮盯着那个空盘,心里不舒服的很。

        陆晏城那个少爷毛病她是知道的,挑三拣四是家常便饭,还听不得人教训。今天英雄救美没挨一句夸也就算了,被蒋纹骂了两句,竟然也一点气没生。

        但她和陆晏城才和好,她不想因为这点小事再和他闹不愉快。

        横竖这是她的男朋友,而且蒋纹也快走了。

        陶暮自我安慰完,快步上了自己车的副驾驶,陆晏城开车,蒋纹坐在后面打瞌睡。

        一路上陶暮跟她搭话,她都回答的含含糊糊,陆晏城听出来她在犯困,便把音响声调小了点。

        后来,陶暮就不说话了。

        车内气氛诡异,蒋纹困的点头如捣蒜,什么也没感觉到。

        到了家门口,蒋纹才清醒过来,拍了拍前座,“谢了。”

        说完便下车,走起路来脊背挺直,从不回头看。

        陆晏城看着她逐渐远离的背影,说:“你这朋友挺酷的。”

        陶暮不说话。

        陆晏城感觉到她不对劲,“怎么了又?”

        陶暮深呼吸,挤出一个笑,“没怎么,我也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