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乌苏在线阅读 - chapter 07

chapter 07

        chapter07

        蒋纹回家,洗过澡之后便进了画室,把自己关在里面一整夜。

        她赤着脚,麻衣粗布裙,长发拿一根铅笔松松簪住,留声机唱着1949年的经典老歌。

        她在画月亮,脏兮兮的月亮。

        构图,定型,着色,她心中无杂念,一投入进去,时间飞速流淌。

        缺一个色号,怎样都调不出想要的颜色,蒋纹翻遍画室的颜料,总觉得没有颜色可替代,只得出门去买。她推开画室门,才发觉外面已经天亮。

        不过仍是阴天,蒋纹裹了件牛仔衣针在身上。

        她走得急,手机上查着哪有同款颜料,心里还想着画上那一块要怎么渲染,前脚刚踏出院子,后脚便被几人毫无征兆强压上了车。

        看清副驾驶上的人后,蒋纹嘴角一扯,不动了。

        她想过蒋德为了那份股权会有动作,蒋深和林之竹明里暗里的警示她不是看不懂,但没想到是如此的明目张胆,竟然在她家门口堵她。

        “本来想先请你喝个茶,促进促进关系来着。”前座的蒋德手里拿着一个文件夹,“可惜时间紧迫,我只能跳过这一步了。”

        “呵。”蒋纹双手被两边的壮汉控制着,面上却没有一丝慌乱,冷笑着说:“狗急跳墙了?”

        蒋德也不恼,笑容和蔼又可亲,整个人呈现出一种十拿九稳的迷之自信。

        车速极快,蒋纹认得路,这是要出城,看蒋德的样子,是准备在车上解决事情。

        手机就在袖口里,她的一键紧急呼救已经拨给蒋深,还会每十分钟给他发一次定位,人事已尽,但命由不得天,剩下的,全靠她自己。

        蒋德把文件一合,转过身来细细打量她,“听说你把股权送给蒋深了?”

        蒋纹挑眉道:“是啊。”

        “真是个傻姑娘。”蒋德似作惋惜状,长叹一口气,“蒋深一分钱不出,还想捞个董事长的位置坐坐——你知不知道他不是你哥?”

        蒋德口气平常,脸色自然的像在问今天天气好不好,做好了等蒋纹大惊失色再补两刀的准备。

        蒋纹淡淡看他一眼,“确切的说,是我不是他妹。”

        “……”

        蒋德的脸以光速变扭曲,两眉之间沟壑纵起,“你知道?”

        “比你早知道个十几年吧。”蒋纹唇角勾出一个讥讽的笑,“既然想揭我老底,功课就要做足。拿这个威胁我,你傻逼么?”

        “你!”蒋德深呼吸,语调又迅速降平,“好,好,就算你知道,蒋深也知道?蒋家的人全部知道?你妈当年做情妇上位,这么多年来洗白可不容易,可别因为你再落个“荡妇”头衔,到死都不干不净。”

        蒋纹眼一眯,目光骤冷,“你再说一遍?”

        “这就生气了?今儿可不是该你生气的时候。”

        蒋德从皮包里重新拿了份文件出来,“道理上你是把股权给了蒋深,但这还没签字不是?我也不白拿你的,你看看。”

        蒋纹扫了一眼他支在她眼前的股权变更合约,嗤笑出声,“给我两千万?你真拿自个儿的钱当钱。”

        “哟,还嫌呢。蒋纹,我不是来跟你谈条件的,这钱我想给就给,不给就不给,但这股权变更的字,你是必须得给我签了。”

        “我不签呢?”

        蒋德笑笑,“你妈给蒋忠扣这么大个绿帽子,这现在要是传出去,你妈是没脸丢了,你呢?你哥呢?蒋深是把你当亲妹妹的,这要知道是个假的,还联合起来骗了他和他老子,哟呵,他得怎么想?”蒋德感叹道,“真是精彩啊。”

        蒋纹当笑话听着。

        她果然够悲哀,蒋德唾沫星子冲她蹦了半天,也没有一点威胁到她。

        “老板,快到了。”前座的司机唤了一声蒋德。

        蒋德应声,递过来个眼色。

        蒋纹感觉到不对,已经动不了了——两边的壮汉得到讯息,突然扳过蒋纹的手,给她双手交叠捆上尼龙绳,一圈绕一圈,最后一提,蒋纹手上的皮肤被粗绳紧勒着皱在一起,火辣辣的疼。

        她想踢人,刚一抬腿,被各边的人一脚踩住一只脚,她穿带细跟的凉拖,露出的脚背被两只皮鞋底重重碾着,蒋纹感觉到骨骼挤压的刺痛,破口大骂:“操!”

        “再往前三公里进了山区,可就没信号了。”蒋德慢悠悠的说,“蒋纹,你是签字呢,还是想好好刺激一把?人跟我说拿人情关系威胁你没用,还真是。”

        蒋纹眼里冒火,“所以你想让我死?”

        “是你想让我死!我是商人,你挡我的财路,可不就是断我的生路。”蒋德摇摇头,又道:“既然拿你哥威胁你没用,那你说,如果拿你威胁你哥……”

        “老板!老板!”

        司机突然开始尖叫,前方最后一个岔路口横冲直撞出来一辆车,方向盘一打,对着他们的车头直直就要冲上来,蒋德见状,惊的嗓子都粗了,“停车!赶紧停车!”

        眼见对面的车就要撞上来,千钧一发,轮胎擦地的声音尖锐刺耳,车在离他们几厘米的地方刹住车,车门打开,陈陷手里提着一个水泥管,大步向这边跨来。

        他是完全作战状态,浑身肌肉都绷起来,坚硬如石,快要顶破衣服;眼神如猛兽窥见猎物,侵略与毁灭互相催化,攻击性扑面而来。

        他抬起胳膊,水泥管对着驾驶位的玻璃狠砸下去,每砸一下,全车跟着晃,最后一下,玻璃碎了个大窟窿,他半只手伸进去,按开车门解锁。

        与此同时,蒋纹绷住全身力气身体后仰,两只脚挣脱出来,对准左边壮汉的脸用力一踢,鞋跟不知道扎进哪了,那人惨叫一声。

        陈陷打开后座车门,单手一提,便把那人给拎了出去,他半截身子探进来,两只胳膊环住蒋纹,把她拦腰抱了出来。

        “把她抓住!”

        蒋德回过神,挥着胳膊指挥后座的另一个壮汉。壮汉迅速下车,刚走到陈陷身后,被陈陷回身一脚,踹出去两米远。

        这是蒋纹第二次见他动手,下手干脆,厉中带狠,爆发力十足。

        蒋德见状,冲下车去拦他们的路,陈陷一只手把蒋纹扛在肩上,另只手提起水泥管,直挺挺对上蒋德的鼻头。

        蒋德眼珠鼓出来,“你想干什么?”

        陈陷也不说话,他走一步,蒋德退后一步。

        一步一步把他逼到车门旁,陈陷开口:“滚进去。”

        气场太强大,蒋德腿下一软,又跌回车里。

        蒋纹被陈陷抱着上了驾驶位,然后他胳膊一撑,把她从自己腿上扔到副座上,蒋纹摔的歪七扭八,头还磕出了一声闷响。

        她想发火,但看到陈陷全黑的侧脸,又给憋了回去。

        他们的车离开时,蒋德才敢下车,一个人立在风中打电话,那堆文件摔在地上,满地的好牌被他打的稀巴烂。

        **

        车速一路飙升,陈陷的脸色也毫无缓和之意,荒郊野外的,没摄像头没交警,蒋纹觉得自己只不过从一个危险境地落入了另一个危险境地。

        “陈陷。”蒋纹叫了他一声。

        无人应。

        看样子是真的生气了。

        蒋纹继续试探:“我不太舒服。”

        陈陷紧绷着侧脸,满脸乌云密布,把车当飞机开,就差冒火星了。

        “我还没缓过来,你能不能别开这么快?”

        事不过三,见他还没反应,蒋纹的耐心也到头了,从座位里跳起来,“老子让你开慢点!你他妈听不见是不是?”

        话音刚落,陈陷一个猛刹车,长长的刮擦声似一种警告,蒋纹身体惯性向前冲,差点儿再一头撞玻璃上。

        陈陷手还搭在方向盘上,转过头看她。

        “你再跟我横一个试试?”

        语气里攒着浓浓的风暴,蒋纹偏要顶风作案,把脸凑到他跟前,一口气息一个字,全部吐他脸上:“我,操,你,妈。”

        说完那一刻,蒋纹觉得自己要完。

        陈陷开门下车,几乎只用了三步便绕过车头走到她这边,蒋纹知道他要弄她下车,飞快去按锁门键,但陈陷比她快,已经拉开车门,捏住她的衣领把她揪下来,往路边狠狠一甩。

        路边就是树林,她后背往树上一撞,哗啦一声,几片叶掉落下来。

        蒋纹无暇顾及被撞疼的骨头,陈陷已经走过来,重新抓住她的衣领,把她提到自己跟前。

        “蒋纹,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特牛逼?”

        “……”蒋纹看着陈陷那双威怒的眼,动了动唇,发不出声音。

        “你在我工作范畴内,甭管你怎么作,我忍你。”陈陷声音压低,“你要真给我没完没了,趁早跟你哥说,老子他妈不陪你玩。”

        蒋纹梗着脖子,紧紧咬住下唇,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怎样,瞪他的眼睛里泛起水光,脸颊透红。她似乎也在忍耐。

        真他妈够难训的。

        陈陷垂眼看她,“你是在这儿怄气,还是闭嘴跟我上车?”

        蒋纹声音冷了:“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

        “嗬。”陈陷低声笑,“我今儿还就威胁你了,怎么着?”

        蒋纹扭着脖子,“你松开!”

        她没想到陈陷真的就松手了,没了力量支撑,腿下一个没站稳,直接就摔进草丛里。

        蒋纹摔地上,一声不吭,头低着,也不起来。

        陈陷不知道她又作什么妖,但目光一转,看到她露出的脚背上几道血口子,还有一大块淤紫,看痕迹,像是被人踩的。

        他正端详着伤口,蒋纹发出哭的时候换气的声音。

        “……”

        陈陷走过去,蹲下身,“蒋纹?”

        她迅速抬头,露出一张眼泪纵横的脸。

        陈陷乐了,“你这招数够多的。”

        明明哭起来根本不愿意让人看见。

        蒋纹瞪他,眼泪成汩的往下淌,她是真的疼。

        陈陷说:“我当你的眼泪多值钱。”

        “对你管用就值钱。”

        陈陷点头,胳膊一撑,自己站起来,居高临下对蒋纹说:“成,你继续。”

        他大步跨上马路朝车边走,大有把蒋纹扔在这不管的意思。

        蒋纹反应过来,“陈陷!”

        陈陷不搭理她。

        蒋纹急了,“陈陷你大爷!”

        “继续喊。”陈陷一手支着车门,一手搭在车顶上,“喊我大爷来救你。”

        操!

        见他转眼就上了车,蒋纹也顾不上脚疼腿疼,手撑地站起来,跑向副驾驶,她拉门,门竟然锁住了。

        蒋纹拍窗户,“开门!”

        门没开,倒是车窗户缓缓降下去,陈陷下巴冲后座指了指,“坐那儿去。”

        蒋纹怒了:“凭什么?”

        陈陷说:“我看见你就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