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乌苏在线阅读 - chapter 08

chapter 08

        chapter08

        部队里多不服管的陈陷都见过,百十种法子折磨,蒋纹这种欠收拾的,他只要动点儿真格,分分钟给她治过来。

        但她和他就这么几天交集,他没闲工夫管她。

        一路上,蒋纹安安静静,真跟改了性似的,没闹也没吵。

        第n次挂断蒋深的来电后,陈陷的手机响起来,蒋纹在后座听着他跟蒋深说大概情况,眼睛盯着窗外。

        风景由荒郊野外改为高楼大厦,进市区了。

        陈陷的胳膊向后伸过来,手里的手机还显示通话中。

        “你哥让你接。”

        蒋纹看了一眼,“我不想接。”

        “快点。”

        蒋纹把电话拿过来,直接按了挂断。

        陈陷听见了,从车内后视镜看她,“你怎么回事儿?”

        “没怎么。”蒋纹把他的手机递回去,“我还没想好怎么面对他。”

        蒋深对她叮嘱过,出门要给他打电话,一定要陈陷来接,她都当耳边风,结果等出了事儿,第一个找的还是他。

        她知道陈陷气这个,她在他的工作范畴内,虽然是他在工作,受保护的却是她,命是她自己的,反倒是她最不重视。

        出了今天这事儿,蒋德估计把能捅的都捅出去了,蒋纹脑子乱成一锅粥,那种不可言喻的急躁和焦虑又上来了。

        途径商场,蒋纹突然坐正,“开进去,我买个东西。”

        陈陷觉得她莫名其妙:“现在?”

        “嗯。”

        “这儿?”

        “就这儿。”蒋纹嫌烦,“你话怎么这么多?”

        陈陷瞬间说不出话,上午被绑下午逛商场,蒋纹的脑子可能和别人不一样。

        **

        美术用品店内,暖灯照着排排货架,皆是木质,上面还有淡淡的纹路,各种画笔排列整齐,不同材质的画纸平铺在桌面,颜料占满整面墙,色彩齐全。

        陈陷没踏进去,自觉止步于店铺门口,他整个人都和里面的细腻氛围不符,不知道光是画画用的能开这么大个店

        店内有不少学生模样的青年,还有仅目测就文艺感浓郁的人,蒋纹就属于后一类,一根铅笔做发簪,上衣和布裙皆是浅色系,她听着导购员讲些什么,眼神很平和。那一刻,灯光像洒在她身上的细粉,棱角变得柔软起来。

        她属于那个艺术的世界。

        蒋纹在收银台排队等着结账,漫无边际的环顾四周,最后,目光轻轻和门口的陈陷撞上。

        他很高,身型高大却不显壮硕,是恰到好处的紧实。她被他抱着的时候,感触到的全是他胸膛和臂膀坚硬的肌肉。他站在那,双脚踏实落地,脊梁挺直,闲适中又保持警惕,军人气质显尽,来往的姑娘都在看他。

        蒋纹也看他,正大光明的看,目光交错中,陈陷眼神冷淡,没有任何温度,蒋纹清楚怎么惹他,冲他挑了挑眉,态度轻浮,果然,他的黑眸瞬间染上怒色,立马背过身去。

        蒋纹兀自笑笑,这人忒不禁逗。

        付完账,蒋纹拎着纸袋走出来,站在他身侧,“你还挺招姑娘的。”

        听出她在调侃,他抬步就往前走,蒋纹跟在旁边,问:“你饿么?”

        也不等他回答,她又说:“我饿了,一块吃个饭吧。”

        陈陷看懂了,“反正你就不回家,是吧?”

        蒋纹向前走路,没回答。

        **

        商场里各色美食开了整整一层,蒋纹走进一家烤肉店,里边人挺多,服务台问了几人就餐后,把他们带去靠墙的一排座位。

        陈陷阔别这种城市消费型的精致餐厅已经很久,烤肉店装修前卫,年轻人居多,桌椅摆放距离狭窄,他手长腿长,怎么摆都不对,近一米九的大个儿,窝在里头实属不自在。

        蒋纹和他面对面,悠哉悠哉翻着菜单,“吃什么?”

        “我不吃,点你的。”

        蒋纹抬眸看他一眼,“我请客,你不吃,你什么意思?”

        “没意思。”

        “没意思是什么意思?那今天的事儿我怎么谢你?”蒋纹表情淡淡的,“以身相许么?”

        陈陷“嘶”了一声,还没开口,倒是旁边的服务员没忍住,笑了一声。

        蒋纹看过去,“好笑么?”

        “不好意思。”服务员敛笑正色道,“不如您点我们店内的主打套餐吧,样式多,俩人吃足够,有剩余也可以打包带走的。”

        蒋纹没心情看了,把菜单一合,“就这个吧。”

        “得嘞,您稍等。”

        服务员一走,蒋纹脸色立刻变冷,“你刚刚让我当众下不来台。”

        陈陷调整了个舒服点的姿势,气儿也顺了,喝了一口茶,表情淡定,“哪儿来的众?”

        “你不给我面子。”

        陈陷见她又要跟他呛,不想搭理,捡起根筷子挑茶杯里的碎叶渣。

        面对面,视觉最为直观,蒋纹看到陈陷脖子上戴着一根黑绳,吊坠在衣服里,凸起一小块。

        “戴的什么?”她努了努下巴,问他。

        陈陷低头看了眼,“子弹。”

        蒋纹眼皮动了动,这可不是寻常人能戴的。

        “有什么故事?”

        “没有。”

        “……”蒋纹气笑了,“不想跟我说?”

        “嗯。”陈陷似乎觉得不够,特地加了两个字,“不想。”

        蒋纹成功被气的闭了嘴。

        陈陷似乎找到了治她的办法,这种认知让她不舒服。

        她以前不怕任何人,因为没有人比她更狠,她喜欢把面具撕开,喜欢假象破灭,她说众人心知肚明但不敢说的话,做人人眼中违背常理的事,她的肉体早已自由化,激烈化,她不是城市社会里的甲方乙方。

        但陈陷也不是,他遵从的是铁纪,奉行的是军规,他比她更早脱离那个虚假的世界。

        她无畏,他亦是,且比她坚定。

        照理说蒋纹属于遇强则强那类的,但遇上陈陷这种人,她就变得有点儿莫名其妙。陈陷忍她,她就敢造次,陈陷不忍她,她就安静了。

        **

        这是第三次在陈陷以为她要爆发的时候,刹住了脾气。

        蒋深跟他说过,蒋纹性格方面有点儿毛病,常年在陌生环境,没人管她死活的后遗症。她对所有人都保持敌意,不会轻易相信。一旦受到伤害就立刻反击,行事冲动,不计后果。于是越来越焦躁,越焦躁越喜欢惹事儿,她喜欢用这种方式发泄,所以让他多担待点。

        但这么几天相处下来,陈陷觉得,蒋深只说对了一半。

        **

        服务员过来,长剪一夹,给他们桌面中间的烤炉铺了层纸,又s型的给浇上油,然后上菜,有菜有肉,色泽鲜艳,摆的满满当当。

        待烤炉开始噼里啪啦的响,蒋纹端起盘子,开始夹肉往上放,手晃来晃去,尽管有玉镯挡着,陈陷还是很容易就看到她的手腕,破了一圈,发紫发青。

        绳子勒的。

        力度没控制好,油点“砰”的一声蹦她手背上,蒋纹眯了下眼,没吭声,继续烤。

        陈陷空开手腕,抓住她的胳膊,“夹子给我。”

        “你要帮我么?”

        陈陷没跟她废话,直接掠过夹子,把她摆的横七竖八的肉一片一片安置好,再一翻面儿,刚刚蒋纹烤的那面已经黑了。

        “……”,陈陷都无语了,“这什么玩意儿?”

        蒋纹实话实说:“我不会。”

        “不会你吃什么烤肉?”

        蒋纹顿了一下,说:“以前都有人帮我烤。”

        陈陷没兴趣知道这个“有人”是哪位,捡起那片糊了一面的肉,“这好了,盘子拿来。”

        蒋纹看着那肉的颜色,有点抗拒,“我不想要。”

        陈陷瞅她那样儿,夹子往回一送,搁进自己的盘子里。

        蒋纹说:“要么你教我?”

        他瞥她手腕一眼,“再说吧。”

        这是蒋纹最喜欢敷衍人用的台词。

        今时今日,她也被人敷衍了。

        陈陷挑起筷子把那块焦掉的肉吃了,然后继续帮她烤。

        俩人再没有交流,他烤什么她就吃什么,蒋纹吃东西很小口,陈陷看着,觉得很像奶狗在喝水。

        吃到最后,蒋纹饱了,但菜还剩下大部分。

        陈陷说:“打包吧,你带回去。”

        “我不做饭。”蒋纹拿纸巾把嘴擦干净,她今天仍然是素颜,素颜的好处是吃过饭不必补妆,“你拿回去吧。”

        最后,陈陷手里拎着那个打包袋。

        走出商场,外面已经夕阳斜沉,暮色渐渐染上半边天,不过人群依旧热闹,夜生活才开始,嬉笑声在每个过往的伴侣之间,蒋纹走在其中,心里却不可控制的开始发凉。

        蒋纹走得很慢,很快就落在陈陷后面。

        这一刻,她突然发现,她在贪图陈陷带给她的安全感。

        蒋纹鬼使神差的开口:“我能去你家吃饭么?这些打包的还够一顿。”

        陈陷没回头,“用不用我把钥匙给你?”

        蒋纹一怔,等上车看到他的表情,才知道他在讽刺她。

        她拉好安全带,闭上眼,“送我回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