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乌苏在线阅读 - chapter 10

chapter 10

        chapter10

        “你讨厌我吗?”

        冷不丁的,蒋纹问了这么一句。

        就接在他们看似闲聊的对话中,但内容南辕北辙,问的很突然,换成一般人,答案会脱口而出。

        陈陷沉住声,静了两秒。

        讨厌,不至于。

        但也谈不上不讨厌。

        他的短暂沉默,蒋纹看懂了。

        “不想回答就不回答,别露出这么为难的表情。”蒋纹靠着沙发,淡笑着说:“挺伤人的。”

        陈陷没有解释,他并不在乎她怎么想,转身去电视柜下的抽屉里拿了一瓶酒精出来,又新拆了包棉签,放在她面前的茶几上,“伤口处理下。”

        蒋纹撩起裙子,把脚放在沙发侧,用棉签简单给几处伤口消了毒,脚背的口子比较严重,她消完毒,抬头问他:“没有纱布么?我怎么包扎?”

        陈陷看也没看,说:“不需要。”

        “我觉得需要。”

        “这种程度我平时都不处理。”

        “你皮糙肉厚的,和我能一样么?”

        蒋纹抬起脚背给他看,羊脂玉似的肌肤,白里透着各种触目惊心的伤痕。

        和他确实不一样。

        她一抬腿,裙摆跟着往下滑,眼看就要掉落到腿根,陈陷移开视线,语气隐有警告,“腿收回去,纱布我这儿没有。”

        蒋纹不想惹他,见好就收,耸耸肩,“没有就没有。”

        **

        这一圈折腾完,房间里飘着一层淡淡的酒味,见蒋纹脸蛋还是红扑扑的一片,陈陷把窗户打开,外边儿的虫鸣正热闹,高低不齐的叫唤着,衬得屋里荡着一种尴尬的安静。

        陈陷回来,似在躲她,坐到了客厅离沙发最远的矮凳上,说远也不远,这房子统共也没多大,蒋纹去洗手时打量过,卧室也只有一个。

        蒋纹状似无意的问:“听我哥说,你当兵?”

        陈陷粗略“嗯”了一声,没有接话的意思,他现在极其后悔把蒋纹带过来,她这样子,完全不像片刻前求救的人。

        “什么兵?听说那儿挺乱的,不危险么?”

        陈陷突然抬起眼,“你什么都听说么?”

        气氛骤降。

        蒋纹察觉自己说错了话,淡声道:“抱歉,我不了解。”

        她态度倒是诚恳,但陈陷似乎已经不想再跟她多说什么,指了指卧室,“你去床上睡。”

        只有一张床,还是他的床。

        是不是出于男人对女人的礼让她不知道,但绝不是关心。

        蒋纹有自知之明:“我睡沙发就行。”

        陈陷还要张口,她瞎编道:“我认床,你的我睡不着。”

        她的话意到位,陈陷就没再强求,从卧室里给她找了条毯子,不薄不厚,深色花纹。

        蒋纹接过来披在身上,侧躺进沙发里,背朝外,她轻轻说了一声“晚安”,不过没有得到回应。

        她也不在意。

        耳边逐渐传来他在卫生间的洗漱声,蒋纹心里很安静,她知道尽管灯熄灭了,这房间里还有人,且绝不会害她。

        放松下来,思绪变得散漫,困意席卷而来。

        她沉沉睡去,希望梦里好过点儿。

        累极了,这天。

        **

        第二天,清晨六点,陈陷准时起床出去晨练,尽管在休假期间,他仍然保持严格的自律。

        他动作很轻,出门时,蒋纹还在睡。还是昨晚那个姿势。

        一小时后,陈陷跑完步回到小区,途径门口的早餐店,走过了又重新回头,进去打包一笼包子,一份粥。

        他提着打包袋进小区,和院子里晨练的大爷大妈打过招呼,一路迈着大步上楼。

        才七点多,不知道她醒了没有。

        陈陷拿钥匙开门,眼睛往客厅一扫,沙发上的毛毯折叠整齐,规规矩矩摆在一边。

        房间里很安静,人已经走了。

        **

        下午一点,蒋纹推开蒋深办公室大门,林之竹正在和蒋深汇报着什么,见她门也没敲突然进来,话音戛然而止,看她的眼神闪过一丝不悦。

        蒋纹走到办公室里的小客沙里坐下,双腿交叠,眼皮半掀,淡淡道:“出去啊,还杵在那儿干什么?”

        林之竹被怼的莫名其妙,“你……”

        “你先出去。”蒋深看她一眼,“我和她单独谈谈。”

        林之竹深呼吸,调整表情,答应一声,臂弯抱着文件夹从蒋纹面前目不斜视的离开了。

        门紧紧闭合,蒋深从转椅里起身,朝她走过去。

        他坐在她对面,问:“昨晚睡得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不是预想中对质的模样,蒋纹没有表情的看着他,不出声。

        对她来说,最不舒服的一晚,已经过去了。

        “昨天的事,我向你保证,没有第二次。”蒋深说,“蒋德的底牌已经暴露,对我没有影响,他输了。”

        蒋纹“哦”了一声,“什么底牌?”

        “……”蒋深默而不语,蒋纹总喜欢撕破本该彼此心照不宣的东西。

        他不想说,但他的表情袒露了一切。

        蒋纹直视他的眼睛,“血缘?”

        “蒋纹,这层关系不是靠一张纸定论的。”

        “呵。”蒋纹笑了,“不靠一张纸还靠什么?当年楚惠邻就因为这张纸,连家门都不让我进。”

        蒋深还想说什么,但他下颚绷着劲,半天没有开口。

        蒋纹察觉到了什么,她有种预感,每次发生不好的事前她都有这种预感,事情到她这儿,总会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

        她有艺术者的敏感,对物,对事,对人。

        “你为什么不生气?”

        她和楚惠邻骗了蒋家这么多年,到头来还想分割股权,他们“兄妹”之间接触甚少,感情一直不温不火,用非亲非故形容再合适不过,但她这次回来,蒋深确实“关心过度”,之前她以为是与楚惠邻去世有关,现在看来,事实并非如此。

        蒋纹的身体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发冷,“蒋深,说话。”

        蒋深目光顿在她脸上,缓慢的开口,字字清晰:

        “我很早就知道了。”

        蒋纹的面无表情终于出现一丝裂痕,“什么时候开始?”

        蒋深闭上眼,沉沉呼出一口气,才道:“你和楚姨吵架那天,我在门外。”

        她被楚惠邻告知自己不是蒋家人那天,她们都以为家里没人。

        没想到蒋深就在房子里,他知道了,竟然没有闹,而是把这个秘密一并瞒了起来。

        而更可怕的是,他伪装的太完美,太像一个不知情者,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你图什么?”

        “家里需要一个女人。”蒋深语气平静,“而且我爸是真心喜欢楚姨。”

        蒋纹问:“林之竹也知道?”

        蒋深停了一下,点头,“知道。”

        所以一切都有迹可循了。

        正因为她一直以来的敌意,才会显出如今的刻意讨好。

        “你早就知道了,因为你爸需要,所以你不说,那这次呢?”有些答案已经呼之欲出,她慢慢说:“因为你需要,所以你还是不说,如果没有蒋德,你会一直和我演下去。”

        蒋纹嘴角扯出一个弧度,“是吗?”

        空气凝聚在此刻,像拉紧了线的皮筋,只需再一点点刺激,便会倏然崩坏。

        蒋深在死寂中开口,很冷静,“是。”

        他的种种举动,全都是提醒她,他们是“亲兄妹”,她可以完全信任他。

        她在学着适应这些突如其来“关心”,学着像对待亲人一样对待他,可这些关心,原来从一开始就带着目的。

        她一直是警惕的,也猜过种种可能,但亲耳听到的这一刻,蒋纹发现自己的内心不是毫无感觉。

        她是真的惨。

        蒋深走到办公桌前,把桌上的文件拿起来,放在蒋纹面前的茶几上,“话既然已经说到这了,你问什么我都可以回答。”

        蒋纹:“有意思么?”

        “我承认,打亲情牌很可耻。”蒋深重新坐进沙发,手搭在两边,他的眼神没有歉意,也没有后悔,“但这是对我而言最快最有效的一条路,我需要股权让我坐稳这个办公室,你尽管恨我,再选择一次,我还是这么做。”

        “蒋纹。”蒋深语气缓了点,“之前没有跟你坦白说这些,因为我不想逼你。”

        “你这还不是逼我?”

        “起码感情是真的。”蒋深说,“至少于我,你是家人。”

        蒋纹猛的站起来,“你他妈还来这一套?”

        蒋深只动了动唇,自知徒劳,没有说话。他现在说什么都是雪上加霜,蒋纹已经不再相信他。

        股权变更书就躺在桌面上,讽刺又扎眼,蒋纹躬下身,拾起旁边的签字笔,扯开笔盖,在横线上飞速写下自己的名字。

        她签完,合上文件,把笔重重放在桌子上,笔直的朝门口走去。

        “我十五岁以后没用过楚惠邻的一分钱。蒋深,我说过,蒋家的东西我不要,你真的太不了解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