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乌苏在线阅读 - chapter 17

chapter 17

        chapter17

        蒋纹脚底一动,刚准备进去问价钱,后领被人拽了回去。

        她倒退几步,摔他身上。

        “……”

        陈陷看着她莫名其妙的投怀送抱,他刚刚使这么大劲了?

        陈陷嘴里衔着半根烟,“没话跟我说?”

        蒋纹站直,回视他:“说什么?”

        陈陷目光仿佛能洞察一切,“你说呢。”

        蒋纹不吭声,眼睛看向别处。

        陈陷寸步不让:“往哪儿看呢。”

        蒋纹又把目光转回来,“我来工作。”

        “什么工作?”

        蒋纹憋出两个字,“画画。”

        “中国那么大,没地方去了?”

        “那你想听我说什么?”蒋纹不退了,盯住他的眼睛,“我来这儿是因为你?”

        陈陷一针见血,“不是么?”

        安静了半晌,蒋纹说:“是。”

        原因之一。

        烟气腾腾中,陈陷的脸色降了温度。

        “画完画就回去。”

        蒋纹:“不。”

        陈陷把烟蒂丢进土里,捻灭,“到了这儿,轮不到你说不。”

        “我不用你管。”

        他笑了一声,“我乐意管你?”

        蒋纹脸一沉。

        “话我跟你说清楚了,‘工作’解决完就走,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他特地加重工作二字。

        蒋纹一声不吭,似乎听进去了,又似乎什么也没听。

        **

        重新走进那家小卖部,扑面而来的阴凉让她一直昏沉的脑袋清醒不少。

        女老板正抱着半个西瓜,一边吃一边看电视,见她进来,笑着问了一句,“画的咋样?”

        “还行。”蒋纹淡淡答,又问:“加油多少钱?”

        “两百。”统一价,老板也没问她加了多少。

        蒋纹不多话,直接递过去两张一百,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一阵引擎发动的声音。

        蒋纹从商店的窗户看出去,只看到两道深深的轮胎碾过的痕迹,车身后,一片黄沙漫天。

        他走了。

        金色的太阳依旧刺眼,干瘪枯竭的树枝佝偻着身躯。

        很快,尘土散落,戈壁滩恢复平寂。

        **

        一个小时后,蒋纹开车回到汽修厂。

        何岩问她:“去哪儿了?”

        蒋纹坐下,自己给自己倒茶,“附近一个戈壁滩,十公里左右。”

        她把画本搁在桌面上,何岩指了指,“能看看吗?”

        蒋纹翻开给他。

        枯植,沙砾,石头块。

        刘岳看到那张商店近景的速写画,问:“老板是个女的?”

        蒋纹已经迷上粗茶的浓郁口感,“嗯。”

        刘岳笑了笑,“你去的是我老婆开的店。”

        “啊。”蒋纹应了一声。

        “她没什么事做,就在那开了家店,给过路的提供补给。”

        想想那片灰黄而一望无际的土地,这工作的意义也变得深重。

        蒋纹点点头,“挺好。”

        “差不多该动身了。”何岩拍拍裤子站起来,“天黑之前要到托克逊。”

        蒋纹问:“远么?”

        刘岳说:“远倒是不远,但是风大,托克逊是“风”城,路不好走。”

        何岩可惜的说:“本来还想尝尝嫂子做的大盘鸡。”

        刘岳拍他一把,道:“你也不怕撑得慌,下次吧,趁天还没黑先赶路。”

        **

        边防武警总队司令办公室内,陈陷的太阳穴直突突。

        见他半天不吭声,吴司令浓眉一皱,眼睛瞪起,“你小子哑巴了?”

        陈陷强压着一肚子火,要笑不笑的,“和着您召我回来就为这个事儿?”

        “这个事儿是哪个事儿?这个事儿怎么了?别人抢着争着我都没松口,就留给你了,你还给我挑三拣四?”

        陈陷眉一挑,“我还有挑的余地?”

        “不识好歹!”吴司令抄起桌上的本子就砸他,“想让你过几天好日子还成我的错了?”

        “这算哪门子好日子?”

        “人家是上头特派下来的记者同志!还曾在新疆服过役,这次是要出成绩的,多少人重视你知不知道?让你配合采访你就给我老老实实配合!一个月,坚持不了吗?非得成天上荒郊野外吹寒风去是不是?”

        陈陷说:“我宁愿在荒郊野外吹寒风,也不想和媒体打交道。”

        “少贫,还有,这次“打黑”行动你不准参与,这是别的市的任务,你参与了到时候人又得说你抢功。”

        “他们要过喀什,就是我的任务。”

        吴司令从办公桌后站起来,一字一句问:“这是命令,你服不服从?”

        陈陷双唇紧闭,沉默。

        偌大的房间,再次响起吴司令的问句:“这是命令,你服不服从?”

        半晌。

        陈陷脚跟并拢,双手紧贴裤缝,下颚收紧。

        “是。”

        严肃而郑重。

        **

        蒋纹算是真真切切体验到什么叫“风大,路不好走”了。

        托克逊是天山当中的风口,沿途中,车内的音乐都盖不住车窗之外呼啦啦的风声,飞沙走石,玻璃被打的噼啪响。

        “这是天山刮来的风,一到平原地区就特别厉害,尤其是春秋两季。”刘岳把着方向盘,车身晃晃荡荡的,“有一年我从吐鲁番过来,赶上大风了,玻璃全都吹碎,我们几个人下车抱着石头,一直等风小,才开那辆破车上路,真的,车被吹的只剩壳子。”

        蒋纹看着窗外的自然奇观,静静听着刘岳说话。

        “这两年为防风固沙,费了不少劲,我们站都快成树木保护站了。”

        蒋纹看向前座的人,问:“你们站?”

        刘岳回答:“我调到武警部队之前,就是这边的戈壁防护站的,退役以后偶尔去看两眼。”

        蒋纹点了点头。

        何岩回头问:“那你明天给我约的人呢?”

        “他直接去防护站。”

        **

        到达目的地,太阳已经落山,不在市区内,只有几栋平房,一个大院,周边是无边无际的荒野。

        蒋纹下车,临近夜晚的寒风扑面而来,戈壁滩的夜间温度直逼零下,她咳嗽了一声,问:“到了么?”

        ”嗯。”何岩裹紧外衣,“驻守这片戈壁滩的工作人员住这。”

        他们的到访,引得院内几只狼狗吼叫起来。

        “茂森!不许叫!”刘岳对着为首的狼狗下命令。

        茂森嘴里呼噜的低吼着,但立刻收敛了几分。

        它认得刘岳。

        “岳哥!”从里屋出来两人,一个矮胖,一个高瘦。矮胖男人喊了刘岳一声。

        “程伍!”刘岳走上前,与他拥抱。

        “这两位是?”程伍眼睛转向这边。

        刘岳介绍道:“何岩,我的老战友,现在是记者,这次来搞宣传工作的,这姑娘是一道来的。”

        “哦吼,欢迎欢迎。”程伍与何岩握手,又看向蒋纹,“你好,我是这里的站长,程伍。”

        “蒋纹。”蒋纹回握一下。

        何岩对着蒋纹说:“咱们今晚就在这休息,明天和几个人汇合。”

        蒋纹问:“什么人?”

        走在前面的刘岳回头:“边防兵。07年派过来的。”

        蒋纹在心底算了一下,脚步一顿。

        十一年。

        守着这片大漠边疆十一年,要熬过怎样的寂寞与苦难。

        房间有限,何岩和蒋纹只能凑巴凑巴睡一间屋,程伍低声道:“今儿先不招待你们了,早些休息,明天还得早起。”

        何岩道了谢后,一头栽到床铺里,他赶了一天路,精疲力尽,很快,便传来打鼾声。

        蒋纹坐在另一张床上,掏出手机看,快晚上十点,信号很弱,有几通未接来电。

        蒋深的。

        再看到这个名字,蒋纹只觉得遥远。

        她来到这里不过两天,时间仿佛很慢,又仿佛很快。

        她见到了过去几年不曾见到的人和事,见到了若是不来西北,此生无法感受到的自然奇景。

        她知道,这些不过是万分之一。

        蒋纹没有回电话,直接关机,存点电。

        她从包里翻出湿巾,卸掉脸上的妆,出去找程伍打了点水,把脸洗了。

        野外温度极低,天一黑下来,伸手不见五指,蒋纹打着手电筒洗脸,水冰的刺手。

        另一间屋内,刘岳和程伍他们几个人在聊天。

        蒋纹从口袋里掏出那包快压瘪的烟,紫色的包装,烟盒上印着雪莲。

        她抽出一根,用唇瓣含住,护了好几次火才点着。

        缕缕一升烟,散进无边夜空里。

        劲比她抽过所有的烟都大,她抽的头晕。

        晕乎之中,她想起了陈陷。

        她该不该听话回北京?

        她不想。

        那座城市会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

        清晨,天光乍亮,晨光熹微,戈壁滩一片沉寂。

        蒋纹醒来时,隔壁的何岩已经不知去向,被子叠的四方四正,床单铺平无痕。

        院子里有人在说话,皆是男人,伴有几声狗叫,在天地间回荡。

        蒋纹睁眼,入目是冰冷的天花板,她有一瞬间的茫然,但很快便头脑清晰起来。

        蒋纹冷的发颤,她想裹棉衣,但想起行李箱在何岩那辆车的后备箱里,只好作罢。

        她翻身下床,拿过黑夹克穿好,把床铺整理整齐,然后走出房间,边走边用牙轻咬着皮筋,她把长发捋顺,随意挽了个髻,低低垂在脑后。

        在院子里说话的男人集体进了屋,只留何岩在等她,见蒋纹过来,指了指左边一栋小平房,“在那洗漱,收拾好了过来吃早饭。”

        蒋纹点头,回屋去拿背包里的洗漱用品。

        三分钟后,蒋纹走进那间热闹的房。

        她没化妆,失去气焰嚣张的红唇与乌眉,面容清丽,下巴瘦削,一双眼又黑又静,衬得整个人冷冷清清。

        素颜的蒋纹依旧极美,但那股生人勿近的冷也更甚几分。

        美女入座,男人们全都表示欢迎。

        除去昨晚见过的程伍,此刻多了几个陌生面孔。

        皆是黝黑的皮肤,似是在沙漠风吹日晒的杰作,几人分别做了自我介绍。

        唯一一个不是防护站的人,叫周正,看着还是个年轻小伙,和她差不了几岁。

        蒋纹挨着何岩坐下,木桌上的饭菜很简单,米粥,馕,西红柿炒蛋。

        “能吃得惯吗?”程伍问她。“看你挺瘦,咱们这真没啥好招待的。”

        “怎么吃不惯。”蒋纹淡笑,掰了一小块馕放进嘴里,香脆可口。

        “岳哥,陈队呢?”周正边喝粥边问。

        刘岳道:“待会到。”

        蒋纹喝粥的动作有一秒的停顿,很快恢复,她垂下眼,神色淡淡。

        程伍对蒋纹的身份挺感兴趣,“昨天晚上才听老刘说,你是画家?”

        蒋纹嗯了一声。

        “怎么想到来新疆?”

        “美。”

        蒋纹这话是发自内心的,景美,食美,人美。

        一桌人都听的受用,程伍笑的很自豪,嘴上还谦虚着,“戈壁滩有啥好看的,哎,你们打算在新疆待多久?”

        何岩说:“我出个系列报道,一个月左右。”

        程伍又转头看蒋纹,“你呢?”

        蒋纹答得含糊,“我差不多。”

        就在此时,房门被人从外推开,一道冷硬的男声重重落在众人耳朵里。

        “最多一星期,全部给我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