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乌苏在线阅读 - chapter 18

chapter 18

        chapter18

        “陈队!”

        一行人齐齐放下碗筷,周正眼睛一亮,洪亮喊出声。

        “陈陷。”来自比他年长的刘岳,“你小子,好好跟人家说话。”

        陈陷进屋,随身带进一股源自荒野的寒意。他身形高大,立在桌边便挡住了蒋纹眼前的光,投下一片阴影,令人深感压迫。

        他半眯着眼,语气低冷:“怎么好好说?不会。”

        “大清早的,你发什么脾气。”刘岳训他,“人家是来做好事的,你态度端正点。”

        陈陷没表情的嗤笑一声。

        年年都有这种人来折腾,敢情这是招待所?

        “陈队。”

        何岩放下碗筷起身,东北汉子也浑身硬气。

        “我是想做一个关于新疆边防战士的报道,国家在这块的关注太少,我想着通过跟随你们的日常生活,做一个专题报道,争取给你们更多的帮助。你们大好青春全耗在这里了,还得不到应有的荣誉,没这个理。这次是台里给我特批的任务,我不能空手而归。”

        何岩这话说的诚恳也在理,像陈陷这样的人,终日起早贪黑,热血全抛洒在大漠边疆,一草一木,一寸一土皆刻进了骨子里,肉身早已埋进了沙漠里。

        为了世人的安稳,一批又一批的兵驻扎在这里,不少人耐不住艰苦与寂寞,选择回到城市;但也有不少人,一呆就是十年,枪林弹雨里走过,沙漠高山间行过,或许对于他们来说,使命早已大过性命。

        他们的身躯,生时,是高原上空盘旋的雄鹰,亡时,是茫茫戈壁滩中一粒黄沙。

        未被世人知,却为世人亡。

        ……

        陈陷面色没有缓和,眼睛一扫,看到一直低头喝粥的蒋纹。

        “你来干什么?”

        语气极差。

        众人皆是一愣,似乎没想到陈陷会主动跟女人搭话。

        蒋纹平静的抬头,对上他锐利而冷漠的目光,她还没说话,一旁的何岩先替她解了围。

        “她和我一起来,搞艺术的。”

        陈陷字句强硬,“我不管你干什么,爱上哪折腾上哪折腾,少他妈给我找麻烦。”

        气氛僵到极点,刘岳和程伍看得出陈陷是真窝了火,不说话了;周正更是不敢出声。

        说到底,他们这一行的目的地,没有陈陷的准许,外人压根没资格进去。

        蒋纹放下碗,这才说了今天与他的第一句话,是他的名字。

        “陈陷。”

        女人的声音清清冷冷,但又带了丝浑然天成的妩媚,好似天生就这么勾人。

        陈陷头皮一紧,目光利刀似的转向她。

        几次交锋,他知道蒋纹根本不是善茬,在北京可以随便她折腾,因为没几人认得他,但这边不同,全是他的熟人。

        蒋纹看他那要吃人的眼神,就知道他一定觉得自己要找事儿。

        于是她笑了笑,眼睛弯起来,轻声道:

        “一星期是么,合作愉快。”

        刘岳“诶”了一声,瞪向陈陷:“怎么能一星期?不是批了一个月么?缩短这么多,吴司令知道还不得训你?你怎么为难人家女同志?”

        陈陷话都没说出口,蒋纹露出一个善解人意的笑,乖顺的很。

        “没关系,我听陈队的。”

        **

        周正再次装模作样的,“不禁意”的瞥向副驾驶的男人时,被他逮了个正着。

        陈陷不耐烦的开口,“说。”

        周正嘿嘿笑了两声,作祟了一路的好奇心全部冒出来,“陈队,你之前就认识蒋纹啊?”

        陈陷一秒反应过来,这小子套话呢。

        “不认识。”

        周正继续调侃,“那你还对她那么凶,你看人脾气多好,长得还漂亮……”

        陈陷抬了抬眼皮,语气里的威胁十分明显,“你怎么不用嘴开车?”

        周正不闹了,乖乖闭上嘴。

        她脾气好?

        陈陷想起她刚刚的装模作样,心里直冷笑。

        **

        紧随其后的一辆车里,何岩也问了相同的问题,“你认识陈陷?”

        日光强烈,隔着车窗也分外晒人,蒋纹把墨镜戴上才淡淡开口。

        “不认识。”

        “别和他把关系搞僵。”何岩见她不说,也没追问,“他是边防大队队长,得他点头,咱们才能拍片采访,进去收集素材。”

        蒋纹把这话在脑子里溜了一圈,指尖轻磕着窗沿,“是么。”

        “我去年前年都来过新疆。不过一次也没遇着陈陷,他不算最老的一批,但绝对是经验最多的,名头响当当,就是一直不接受采访,很难搞。”

        是挺难搞的。

        蒋纹哦了一声,眼瞧向窗外,大漠,蓝天,和远处雪白的天山,高空的太阳烧的火热,视线里金灿灿的,世界像被分割成几个平面,拼凑成一副原始而辽阔的画面。

        听说在新疆,只要站的够高,必能看见天山。

        天山的雪常年不化。

        蒋纹看着看着便出了神,脑海里不自觉闪过陈陷给她的车加油时,那双坚实有力的臂膀,和他叼着烟眯眼看她的样子。

        她嗓子有点儿痒,可能是渴了。

        心尖也是。

        **

        不知行了多久,到达一个服务区,有加油站,超市,公共厕所。

        前面的车停了,何岩也跟着停车。

        周正要去上厕所,何岩也去,俩人一块走了。

        陈陷下车,身子斜靠着车身,从兜里掏出烟,手护着风点燃,烟雾登时弥漫在风里。

        他往后看了一眼,就撞上那辆车内蒋纹笔直而明目张胆的目光。

        被发现的蒋纹丝毫不觉得羞愧,手里勾着墨镜,有一搭没一搭的晃悠。

        陈陷想也没想就走过去,敲了敲蒋纹那侧的车窗。

        车窗缓慢降下去,露出女人姣好的侧颜。

        蒋纹转头看他,眼神平淡,好像刚刚一直注视他的人不是她。

        陈陷早知道她最会来这套,也懒得计较,他一手搭着车顶,微弓下身,对着蒋纹:“下车。”

        蒋纹眼皮不抬一下,“干什么?”

        陈陷:“透气。”

        “我不热。”

        “一会儿你要是中暑,耽误行程。”

        这话说的,相当不近人情。

        蒋纹脸上没温度了。

        见她不说话,陈陷眯了眯眼,语气多了种压迫之意:“听见没?”

        蒋纹说:“听见了。”

        “自己出来还是我拉你出来?”

        蒋纹本来是真想下车的,一听陈陷这威胁意味十足的口气,反倒不动了。

        她稳稳当当的坐在座位上,气笑了:“成啊,你拉我。”

        话音刚落,陈陷抽烟的动作就停了,他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眼神锐利明厉,把她扫了个遍。

        像蓄势待发的狼。

        蒋纹心头涌上一丝后悔,想说不用了。

        但下一秒,他已经拉开车门,一只手揪住她的领口,臂膀一用力,直接将她拎了出来。

        动作粗暴直接,毫不客气。

        蒋纹被强力拽出来,一时间失去平衡,身体带着惯性向前冲,左腿绊右腿,一屁股摔倒在地。

        水泥地。

        陈陷就在她眼前,没伸手扶她,观赏她的丑态。

        这是第几次了?

        蒋纹气的肝疼。

        他在蒋纹跟前蹲下身,她抬头,狠狠瞪他。

        陈陷低笑一声,一口烟呼到她脸上,哑着嗓子问:“还跟我来劲是么?”

        蒋纹不说话。

        她想吃人。

        她自己撑着地想站起来,无奈膝盖和脚踝都使不上劲,刚起来一点就跌回去。

        但她不会向陈陷开口求助。

        陈陷在一旁看她反复做着无用功,觉得好笑,在蒋纹又一次摔回去之前,一手拦住她的腰,轻而易举把她带起来。

        啧,够细的。

        陈陷看着她铁青的脸色,心情大好,声音不自觉放缓:“摔疼了?”

        蒋纹从他怀里挣脱,冷冷看他一眼,一瘸一拐的走去开车门,自己钻进后面那辆车的副驾驶。

        全程没有说话。

        她发现了,在这之前,她能在陈陷面前得逞那么久,是因为他根本懒得搭理她,只有她在作妖,而他事不关己。

        现在,在他的地盘,他才是最原本的样子。她可以清楚感受到他身上的力量与气场,鲜明又强烈,铺天盖地,比起北京时的冷漠,现在的陈陷是真实的。

        这局势对她很不利。

        蒋纹不喜欢被人压制的感觉。

        ……

        重新上路后,周正暗搓搓的问:“陈队,蒋纹咋了,刚回来我看她脸色那么差。”

        把着方向盘的陈陷舌尖顶了顶左腮,想起蒋纹最后发黑的脸,没由来的笑了一声,“受刺激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