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乌苏在线阅读 - chapter 19

chapter 19

        chapter19

        从服务站出发,沿省道一路穿行,途径一片烈火般的橘红,胡杨似勇士,吸取天地之精华,在无边沙漠中屹立不倒,阻挡沙尘与风暴的侵袭,顽强守护这一片土地。

        见蒋纹兴趣十足,何岩在前方的路边停车场刹车,准备休息片刻,蒋纹借了他的相机,开车下地,将这一自然奇景拍下来。

        “没见过?”何岩嘴里叼着烟,直面辽阔的天地,任太阳肆意火烧。

        蒋纹把相机放回去,盯着不远处的老树,“见得少。”

        “胡杨就是守卫沙漠的,生命力很强,耐寒耐旱、还抗风沙。”何岩给她介绍,语气里有淡淡的敬佩,“有个维族兄弟跟我讲,在新疆,有一种精神叫胡杨林精神。”

        蒋纹问:“什么?”

        “胡杨生而千年不死,死而千年不倒,倒而千年不烂。”

        哪怕失去血肉,灵魂也不曾消散。

        隐忍而坚守,载着岁月的重量。

        它们迸发出无限的生命力量,一年又一年,熬过风吹与曝晒,炎夏与寒冬,在脆弱的生存环境中做一个坚韧的历史见证者,维护着最后一抹绿色。

        而那些枯萎倒地的,尽管已被狂风烈日风化的形状扭曲,根部裸露,奄奄一息,仍然以最后的姿态,顽强的守候在这里。

        没有人知道它们经历过什么,但它们就这样缄默无言的,守了一辈子。

        或许,在荒凉的大漠,生命不再是永恒,精神才是。

        蒋纹不用相机拍了,这不足眼睛看到的十分之一,她突然觉得,用这种方式记录这些没有任何意义,纯粹而伟大的自然面前,用眼睛去看,用手去触碰,用心去感受,足够。

        感官会替她铭记这一切。

        蒋纹回神,陈陷也下车了,面对着骄阳而站,他的身后,是那片悲壮而雄宏的胡杨林。

        那一刻,蒋纹觉得他们正在融为一体。

        他们是一样的。

        ……

        简短的停留后,蒋纹走向驾驶位,“我来开。”

        何岩有点惊讶,“你行?沙漠路可不好走。”

        蒋纹没搭理他的质疑,直接上座,挂挡,眼神冷漠语气直接:“你走不走?”

        “……”

        何岩也不跟她搞那套大男子主义,大步一跨上了副驾驶。

        这女人,还真容不得人轻看。

        **

        车子行到吐鲁番,入市区前,是惯例的过安检项目,这几天蒋纹已经习惯了处处过安检,处处需要身份证,这仍是疆内独有的“风景”,警卫站随处可见,每五百米便有一个。

        她翻出身份证准备下车,前方的安检人员冲他们摆摆手,示意不需要检查,直接过。

        “怎么回事儿?”蒋纹问。

        何岩看了眼前边的车,懂了,“陈队有警官证,可以直接通行。”

        蒋纹没说话了,把身份证收起来,安稳坐着。

        继续行驶一小时,窗外的建筑渐渐变得低矮,不久后,他们进入一个村落,没有柏油路,都是车碾出来的土路。

        车身摇摇晃晃,车后摇起一路黄土。

        城市与乡村的界线并不明显。

        村里大多是红铁门和土胚房,还有只鸡在路上走,脖子一伸一缩,挨家挨户搭了不少棚架,种着不同的瓜果蔬菜。

        最后停在一个人家的院内,主人是个维吾尔大叔,似乎一早知道他们要来,和妻子站在门口迎接。

        何岩把车停在陈陷他们的车旁边,蒋纹跟着下车,热浪霎时间涌来,前一秒在车里吹的冷风全部消散,身上瞬间变得汗津津。

        太热了。

        新疆吐鲁番的温度,她是正儿八经的感受到了,感觉自个儿洒点调料都能熟。

        院里就种着葡萄,木条搭起个大大的框架,缠满藤条和绿叶,木架之下摆着一条长桌和几个板凳,可以坐在这儿纳凉。

        陈陷和维吾尔大叔交谈着什么,几个片段传过来,蒋纹听了一会儿,发现听不懂,他们说的不是汉语。

        蒋纹扭头问周正:“他们在说什么?”

        周正不好意思的笑笑,说:“我也听不太懂……陈队会双语,他可厉害了。”

        蒋纹发现了,他们都很敬佩他。

        白天屋外温度太高,维吾尔大叔请他们去屋内休息。

        陈陷撩着门帘,等他们一个一个进去,蒋纹放慢脚步,变成最后一个。

        她还穿着那件夹克,黑色又格外吸热,她额头沾着汗,脸颊红扑扑的。

        陈陷胳膊撑在门框上,她走到他面前,他低声问:“穿这么厚,你捂痱子?”

        蒋纹没有吭声,脸上也没有表情。

        陈陷当她还为服务站的事儿闹别扭,没想着她会回应,刚准备放下门帘随着她一块进去,蒋纹堵在门口没动,眼睛上下扫了他一眼,道:“我不想晒黑。”

        陈陷抬起自己一边手臂看了看,常年风吹日晒,他又没那么娇贵,不搞什么防晒措施,肤色自然是深点儿。

        反观她,白的像块玉。

        陈陷笑了,“和你比不成。”

        “……”

        竟然没生气,怪了。

        蒋纹被这声男人的低笑弄得心头一颤,大步一跨进了房间,头也不回。

        **

        室内的装扮异域风浓郁,地上铺着地毯,样式独特,极具地方特色。大片的花纹与图腾并置排列,色彩绚丽而华美,从中透出精巧而充满智慧的做工。

        家具亦是如此风格,颜色的大胆碰撞,独特的地域风格,蒋纹被吸引了目光,一寸一寸打量着。

        她有两个极端,偏爱极冷暗的颜色,又或是视觉感很强的搭配。

        维吾尔妻子穿一身丝绸花裙,端出一大盘刚洗好的葡萄,青绿色,颗粒饱满,晶莹剔透。大叔又抱出一个西瓜来,搁在桌上一破二,再抡起半个切成一牙一牙的,热情的笑着招呼:“吃,你们吃。”

        “你们也吃啊。”周正会来事儿,见二人都站着,一骨碌爬起来去扶人,“一块坐一块坐。”

        大叔的妻子用口音极重的汉话说道:“我们很多,你们多吃点。”

        城市里见过太多虚情假意,在返璞归真处,她终于看到了最质朴的人们,客气也不会让人感到尴尬,因为真诚是发自内心的。

        常听人说新疆昼夜温差大,瓜果甜,蒋纹不是爱吃水果的人,她揪了一颗葡萄放进嘴里,过了一会儿,又揪了一颗。

        何岩端起一牙西瓜给她,“你别光吃葡萄啊,尝尝西瓜,可甜了。”

        她不喜欢西瓜,但维吾尔大叔的眼神特别期待,她没说话,接了过来。

        咬下第一口,甜意窜满口腔,水分很足,瓜瓤香脆,冰凉凉的。

        很好吃。

        蒋纹不吃葡萄了,改吃西瓜。

        维吾尔大叔会汉语,和何岩他们几个聊了起来,大叔以前也当过兵,和陈陷是熟识。

        聊了半个多小时,水果也解决完,桌上一片狼藉,蒋纹想帮着收拾,维吾尔妻子坚决不让她帮忙,她还在原地站着,陈陷走过来,指了指脸颊。

        蒋纹没看懂,“嗯?”

        “一脸西瓜水。”陈陷说,“去洗洗。”

        身后就有镜子,蒋纹转头一看,红色的西瓜汁粘在脸颊两侧,已经干成了渍。

        她都没发现。

        “在哪儿洗?”她回头问他。

        陈陷往屋外指,蒋纹的眼神一片迷茫。

        他踱步出去,“过来。”

        她抬脚跟上。

        院内架着一个洗手盆,边上有肥皂,架子旁放着一个浇水壶。

        陈陷拎起那个壶,走到一处草地跟前蹲下,对蒋纹勾手。

        蒋纹走过去,蹲在他旁边,“干什么?”

        “在这儿洗。”

        他说着,已经倾过水壶,细细一流从壶嘴里倒出来,流进草丛里。

        “……”

        对于这种原始的洗法,蒋纹觉得陌生。

        陈陷皱眉,“别磨叽。”

        蒋纹伸手,接了一捧水,轻轻拍在脸上,反复几次,她搓了两下,感觉差不多了,抬头问:

        “干净了么?”

        不知道是阳光太明媚,还是背景植物太青翠,她的皮肤泛着光,又挂几滴盈盈的水珠,唇瓣沾了水,像刚得到过润浴的花,又软又嫩,瓣儿还在风中打着娇滴滴的颤。

        一片引人无限遐想的粉色。

        陈陷眼底一深,没作声。

        蒋纹眼神淡淡的,“问你话呢”

        陈陷“嗯”了一声。

        蒋纹眼睛眯成一条缝儿,“嗯是什么意思?干净还是不干净?”

        他刚刚出神了。

        她看出来了。

        陈陷仍是不作声,他要起身,蒋纹不让,“我还要洗手。”

        陈陷说:“自己浇。”

        “自己浇还怎么洗?”蒋纹笑的像只狐狸,“陈队,丢魂了?”

        陈陷有点咬牙,又拗不过她,重新蹲回去,给她提水壶,蒋纹洗的特仔细,一根一根,白白细细一双手。

        陈陷不耐烦了,“你他妈搓羊蹄呢?”

        蒋纹停下动作,表情无辜的看他:“所以你刚刚是看羊蹄看入迷了?”

        陈陷一动不动。

        蒋纹嘴角一弯,“说话啊。”

        他突然抬手,拇指食指掐住她的下巴。

        “看你这张脸,行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