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乌苏在线阅读 - chapter 20

chapter 20

        chapter20

        蒋纹好久没说话。

        倒是陈陷表情自然,仿佛什么也没发生,松开她提着水壶走了。

        蒋纹没有立刻进屋,她沿着小路走,不知不觉就绕进后院,这儿是一块菜地,乡下这些住户自己的地,半截高的枝条上坠着几个西红柿,透出不成熟的颜色,橘里泛青。

        蒋纹站在一处土坡上,放眼望去,满眼皆是田园景色,一户户人家错落有致,绿植布满视野,偶尔夹杂几声长闷的牛叫。

        阳光和风都是安静的,像一只干燥却温柔的大掌,轻轻拂过,掀起一片绿色的粼波。

        把她脸上的湿意也一并吹去了。

        她站着抽完一根烟,神清气爽。

        待她再回屋,只有何岩在,手里抱着个牛皮本在写什么。

        她走进来,“他们人呢?”

        “陈队和周正出去办事,热合曼大叔和他妻子去凉房了。”

        “凉房?”

        “就是晒葡萄干的地方,也不叫晒,吐鲁番的葡萄干都是阴干。我们一路开过来,路边很多那种带着小孔的建筑就是凉房。”何岩把本子收起来,带上相机和录音笔起身,“跟我去看看么?”

        蒋纹点头,“好。”

        **

        一路行走大概十分钟,来到村里人家晾葡萄干的一排排凉房处,大多是土砖堆砌成,形状似碉堡,避免太阳直接曝晒和雨水的浇淋,远处看,场面十分震撼。

        房的四面墙皆是孔,通风用,新疆气候干燥炎热,在阴凉处自然风干,可保留葡萄的甜份与口感。

        蒋纹走进去,迎面扑来一阵沁甜的香味,整面墙都是葡萄,层层叠叠,一团一团,簇成一片黄绿相见的海。

        热合曼大叔见他们来,从一边的成品里捧出一把给他们,何岩接过,又分给蒋纹几颗。

        她放进嘴里一颗,咀嚼起来软软黏黏,酸甜交织,但甜味更浓一些。

        何岩的镜头从凉房转出来,对准这边成堆的葡萄干成品,问道:“这种葡萄叫什么?”

        “无核白。”

        “这些葡萄干大概要晒多久?”

        “四十天左右。”

        “全部凭风干吗?为什么不直接在阳光底下晒?”

        “保证甜份,口感,太阳底下直接晒到话,口感会发酸,还有葡萄干的这个形状,干净程度,阴干比太阳晒卫生很多。”

        ……

        何岩与热合曼大叔一问一答,镜头不断扫过近景,最后拉到远景,环顾这一圈奇景。

        如此一来,吐鲁番的葡萄干才能享誉全国。

        蒋纹站在旁边安静的听。

        周边的人,除了何岩,全是少数民族,顶着烈日,在高达四十度的白天里工作,依靠葡萄而生。

        那些被晒得发红发黑的皮肤之下,是作为劳动者的勤劳与朴素,蒋纹不曾有过这种体验,她的生活每天都千变万化,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

        她来到这儿,才发现,这里的很多人,一生就做一件事。

        但这一件事,是伟大的。

        这是最原始的地方,他们身上却有着这个时代最先锋的东西。

        本真,坚持。

        **

        再次醒来,房间里光线昏暗,只从一面窗里透出外面的天,还未全黑。蒋纹掏出手机来看,她竟然一觉睡到了晚上九点多。

        而新疆还没有天黑。

        热合曼大叔家的床,似乎这不是床,是土炕,底下还有个洞,洞口已经被烧黑一片,连着一个炉子,天冷的时候架火用,炕会被烧暖。

        蒋纹把外套披在身上走出去,乡下的天色极美,不是层层渐深的晕染,而是透凉的蓝,纯粹的蓝,一望无边,不掺一丝杂质。

        干净的让人仿佛一并悬空。

        蒋纹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天,自己好像能被吸进去。

        她第一次没有在睡醒后急着找烟,心里平静极了。

        凉风一吹,吹来了饭香。

        蒋纹回神片刻,热合曼大叔的妻子已经在屋内摆好满满一桌饭菜。

        门口突然一阵热闹,热合曼大叔和几个少数民族夫妻走进院子,后面跟着一些背着书包叽叽喳喳的孩子,过了一会儿,何岩和周正也进来了。

        蒋纹余光没有瞟到陈陷,也跟着进屋。

        这人消失了一下午。

        大叔妻子端出来最后一盆手抓羊肉,菜齐了。

        有客人来,自然要尽待客之道,蒋纹几人落座,屋内气氛热闹的很。

        桌上铺上一层桌布,摆满了维吾尔族的特色美食,香味传遍十里街的烤全羊,洒满孜然的烤肉,金黄金黄的沙木萨(烤包子),酥馕,抓饭,还有特色奶茶,每人一碗。

        陈陷进屋,蒋纹正在喝奶茶,不甜,偏咸,有浓浓的茶味。

        蒋纹左边坐着周正,右边坐着何岩,周正旁边是空位,留给陈陷的。

        他的目光在每个人脸上都扫过一圈,没有在蒋纹身上多做停留,大家欢迎他入座,他先抱歉自己来晚,行谢主礼,然后坐在了周正旁边。

        中间隔着一人,基本算作平排,谁也看不到谁的脸,蒋纹只能看到他健实的臂膀一伸一伸的去夹菜,或是与别人碰杯。

        他是贵客,大家敬他,他照单全收,一仰头便是一杯。

        周正拦他,小声道:“陈队,你不是不喝酒……”

        陈陷给他一记眼神警告,周正还想说话,又硬生生憋住了。

        蒋纹在旁边听得一清二楚,不过至始至终都很安静,除非别人问话,否则不怎么开口。

        倒不是不善言谈,她不轻易表露自己。

        好像也不全是这样。

        在陈陷面前,她挺爱“表露”的。

        饭过一半,周正内急,起身上厕所,他从陈陷身后绕走。

        位置空了。

        没了周正这堵人墙,视野一下清晰起来。

        她可以清清楚楚看到陈陷,灯光从上倾泻而下,他鼻梁高挺,能投下阴影,侧脸有棱有角。

        线条再延至脖颈,肩头,胸膛与腰身,比例都是极佳。

        蒋纹看的有滋有味,整整一分钟,眼里的男人终于正眼落在她身上。

        他看她,蒋纹也看他,做口型:“你坐过来。”

        她就是逗他玩的。

        没想到他真的长腿一跨,凳腿一勾,坐在了周正的位置上。

        蒋纹说:“你还真来?”

        “不来你能消停吗?”

        蒋纹笑了一声,“我也没折腾你啊。”

        她声音压的低,又带笑,语气无端生出几分暧昧。

        陈陷听进去了,移开目光,她一整晚都只是寥寥动筷,“怎么不吃?”

        蒋纹:“羊膻味太重,我吃肉少,不太习惯,不是不好吃。”

        她回答的很谨慎,这么认真倒是稀奇,他本来也是随口一问。

        也不是一点儿长进没有。

        陈陷再与人碰杯,喝完,蒋纹眼睛有点发亮,“我能喝么?”

        “不能。”

        “为什么?”

        “你喝了,别人就知道你能喝酒,都来跟你喝。”

        蒋纹很理所当然,“那就喝啊。”

        “喝多了怎么办,给我找事儿是么?”

        蒋纹说:“我不会喝多。”

        她嗜酒,没有如命那么夸张,但眼前既然摆了,就没有不喝的道理。

        陈陷“嗯”了一声,很难说不是敷衍。

        蒋纹又说了一遍:“我不会喝多。”

        “不会也不能。”

        像她是三岁小孩要吃糖一般,怎么发誓也没用,大人不给。

        蒋纹来气了,语气微冷道:“我喝多也不会缠着你。”

        陈陷这人刀枪不入,“缠着谁都不行。”

        周正回来,见陈陷“鸠占鹊巢”,旁边就是蒋纹,刚准备就势坐到旁边陈陷的位置上,陈陷把他一把扯回去,“哪儿去?”

        周正哈哈笑着,“不是害怕耽误你俩……”

        陈陷眉一横,周正赶紧打住,乖乖和陈陷换回来,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刚一坐下,就感受到另一边的蒋纹浑身散发的冷气。

        以为她在生陈陷又换回去的气,周正思索了下,还是得帮着自己队长说两句,“陈队有时候吧就这样,他糙惯了,不是很懂女人心……”

        蒋纹:“你和我说干什么?”

        周正:“……”

        他做错了什么,不就上了个厕所吗?怎么回来人人拿他撒气?

        **

        吃饭吃到尾声,不知谁先起了头,小伙姑娘们跳起了舞,都说新疆人能歌善舞,维吾尔族舞蹈更是出了名的热情奔放。他们是生来就会歌舞的民族。

        从屋中去院里跳,热合曼大叔和几人共同弹奏都塔尔(维吾尔乐器),像个圆水瓢,做工十分精美,堪比艺术品。

        高亢而欢快的歌曲为舞蹈伴奏,姑娘们穿一身特色长裙,头顶花帽,从头,至肩,至腰,每一处关节都与音乐融合,动作干脆利落,自然又灵动,崩发出自豪而挺拔的信心,感染力极强。

        一维吾尔族姑娘跳着舞,转着圈,几步舞动到周正面前,面对周正舞动身姿,是邀他共舞的意思。姑娘浓眉大眼,嘴角的笑甜过无核白,大大方方,周正扭捏倒显得娘气,只好站起来一起跳,脸红到耳朵根。

        下一个是蒋纹,此前她从未见过这种方式的载歌载舞,要动员全体参与,她想摇头,但姑娘仍然笑着邀请她,眼睛亮闪闪的,自信满满。

        这或许是最打动人的地方。

        自信与真诚,让人无法拒绝。

        蒋纹起身跟着瞎跳,她是常年健身的,虽然没跳过舞,但肢体协调,柔软度也好,维吾尔舞蹈里有几个经典动作,转手腕和动脖子,她跟着姑娘比划几下,倒也有模有样起来。

        有几个小伙也来跟她互动,起初的羞涩过去,蒋纹嘴角一点一点扬起来,很快融入其中。

        长发什么时候散开的也不知道,波浪一般在腰间起伏着,跳着跳着,什么都忘了。

        只有欢乐。

        再一个转圈,发丝从视线划过,她落入一双沉沉的眼。

        他不知什么时候叼了根烟,烟灰燃了好长一截。

        突然和她对视,他一顿,烟灰便掉了,零零星星飘进风里。

        蒋纹转到姑娘身边问:“怎么不邀请陈队?”

        维吾尔姑娘笑眼弯弯,瞥那边一眼,凑在她耳边低语道:“你去邀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