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乌苏在线阅读 - chapter 21

chapter 21

        chapter21

        蒋纹没有作声,音乐仍旧响着,众人欢乐着,她的心随着节奏在舞动。

        去就去,她走过去,停在他面前,“不一起?”

        陈陷吸着烟,饭酒过后姿态闲适,声音也不同往日的威严,沾上几分放松的懒散,“不了。”

        拒绝在意料之中,蒋纹问:“为什么?”

        陈陷道:“不会跳。”

        “你在这儿生活这么久,怎么不会?”

        陈陷没说话,低下头弹了几下烟灰,烟把儿被磕的一晃一晃。

        蒋纹静静看他头顶一会儿,出声:“你不想和我跳就直说。”

        陈陷听见,嘴角扯了一半,眼皮往上掀,目光笔直,“你非得把人往坏了想?”

        蒋纹乘着机会继续,“你对我好过?”

        陈陷这回没接话。

        烟快烧到手指,温度灼热,他放进嘴里,拧着眉深深吸了一口,然后起身,把烟扔进土里用力捻灭。

        他似乎还想说什么,热合曼大叔在那边叫他一声,他便没开口,看她一眼,走了。

        热合曼大叔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陈陷摆手,大叔又说两句,似做劝说的样子,耳语一番后,陈陷笑了。

        音乐声渐渐消失,热合曼大叔的都塔尔(维吾尔乐器)到了陈陷手中。

        大家停下舞步,站着坐着簇成一堆,何岩本举着相机跟着一起转悠,也回来一并坐下。

        蒋纹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他会乐器?

        陈陷随意拨了几个音,蒋纹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他坐在板凳上,都塔尔横架在腿面,指尖扫动琴弦,带出一段异域的曲。蒋纹没有听过这样的歌,但旋律一出,音符仿佛都有归属,她知道这首歌是属于这里的。

        葡萄架下,黄土地上,灯火也变得温柔,四周围坐一群素未谋过面的人,不同出处,不同民族,但相同赤诚,尽管这是萍水相逢,辽辽天地如此旷大,却能有幸相聚在这里。

        尽管,此后可能再无交集,但蒋纹不觉得难过,她好开心,这一生不会再有第二个令她如此明媚的时刻。

        前奏过去,他开口了。

        “克里木参军去到边哨

        临行时种下了一棵葡萄

        果园的姑娘哦阿娜尔罕哟

        精心培育这绿色的小苗

        引来了雪水把它浇灌

        搭起那藤架让阳光照耀

        葡萄根儿扎根在沃土

        长长蔓儿在心头缠绕

        ……

        葡萄园几度春风秋雨

        小苗儿已长得又壮又高

        当枝头结满了果实的时候

        传来克里木立功的喜报

        姑娘啊遥望着雪山哨卡

        捎去了一串串甜美的葡萄

        吐鲁番的葡萄熟了

        阿娜尔罕的心儿醉了

        吐鲁番的葡萄熟了

        阿娜尔罕的心儿醉了

        心儿醉

        ……”

        原来他唱歌这么好听的。

        浑厚的嗓,辽阔的音,粗野中自带一分柔情,有歌需要都要低吟浅唱,就有些歌要澎湃的力度,嗓音有沉沉的重量,仿佛融进了一抔黄沙,但又那么温柔,温柔到蒋纹一抬眼,这辈子也忘不了他抱起都塔尔歌唱的脸。

        他就是歌里去远方的边防兵。

        那么她是他的阿娜尔罕么?

        有那么一瞬间,蒋纹明白了人们对于西北的向往。

        因为高楼大厦遮蔽了双眼,因为霓虹盖住了蓝天,歌唱只在灯光聚焦处,或是灯红酒绿之中,狂欢只是疯狂与寻欢,身体是沸腾的,心是寂静的。

        但若有一天,在戈壁上,大漠中,四周静悄悄的,听这样一首歌,越是质朴,越是炽热,晃晃一颗心,震撼是从此明白,这世上真有如此辽阔的地方,住着一群自由奔放的人儿。

        蒋纹抬头,今晚的月亮大又圆,

        阿娜尔罕的心儿醉了。

        她的心儿也醉了。

        **

        曲消人散已是深夜,蒋纹帮忙洗碗,从厨房出来,两只手冻得红通通的。

        晚上很凉,乡下空旷,这种感觉更甚。

        她走出去,院子里灯全部熄灭,只留一盏昏黄的小灯,其他人都在房间里聊天,陈陷蹲在石台阶上抽烟。

        蒋纹走过去,蹲在他旁边,她挨着他的肩膀,他往旁边让了让。

        夜风干燥冰凉,吹来了陈陷身上淡淡的酒气,吹进了蒋纹的呼吸里。

        蒋纹侧过脸,问:“怎么不进去?”

        陈陷抬了抬手中的烟。

        她的目光沿着几缕青烟,又沿回他脸上,“今天唱的歌是什么?”

        “吐鲁番的葡萄熟了。”

        蒋纹没懂,“什么?”

        陈陷说:“歌名。”

        他们此刻就在吐鲁番。

        意境变得更深了。

        蒋纹点头,又问:“今天为什么看我?”

        陈陷被她跳跃极大的问句弄得无语了一会儿,她真的是想到什么说什么,诸事皆宜,百无禁忌。

        陈陷起身,把烟扔了,蒋纹也跟着站起来,他不说话,她就挡在他面前,“我跳的不好看么?”

        陈陷眼睛垂着,神色很淡,“你觉得呢?”

        “我觉得好看。”蒋纹直勾勾的瞧他,“我身体柔软度很好,看出来了么?”

        夜静悄悄的,房间里的热闹都和他们没关系,属于他们的只有暗中交织的电流,无声而隐欲。

        陈陷的眸光很深,“所以呢?”

        “所以啊……”

        蒋纹往前走了一步,快要贴他身上,用气声轻轻刮着他,“我还可以跳别的舞,你想看么?”

        陈陷无声的笑,“我要是不想呢?”

        她刻意而为,换成别人早就招架不住。

        但是他是清醒的。

        蒋纹拿他找乐子,小打小闹无所谓,更进一步不行。

        蒋纹很平静,“那你就不是男人。”

        他喝过酒,但远远没到醉的程度,可是心头突然跟火烧似的,冷风也吹不灭,蒋纹还要泼油。

        她很喜欢招他是么?

        可她不止跟他这样,他离开北京那一晚,她和另一个男人开房,过得如何活色生香,他不用细想。

        本该和他再无关系,她又一声不响的追到新疆来。

        莫名的,陈陷涌上来一股火,他笑的有点讥诮,“我是不是男人,你试过?”

        “能试么?我挺想的。”

        “蒋纹,你这样的,不是第一个。”

        这话里还有话,蒋纹听出来了。

        她表情冷了,“我哪样的?”

        陈陷没给她留面儿,“跟我投怀送抱的。”

        “哈。”

        “你还没到要我招待的地步。”

        蒋纹扯出一声冷笑,“怎么个招待法儿?”

        陈陷突然把她推到墙上,蒋纹想起身,他直接压过来,小臂撑在她耳边,整个人罩住她。

        铺天盖地的,男人的气息。

        还没回神,他钳住她的后颈,用力一拉,她一个踉跄磕进他怀里,下巴撞到他的胸膛,薄衫下是滚烫的,坚硬的肌肉。

        蒋纹头皮麻了。

        她不是没被这么对待过,但她力气也大,有些男人的劲儿,她完全可以摆脱,有时眼睁睁看着男人在她面前自以为是的“粗暴”,蛮牛一样毫无章法,她心底没有一丝波澜。

        但换成陈陷,她真的动不了。

        她的身体自动承服。

        陈陷的手掌有茧,粗砺的皮肤硌着她全身最敏感的地方,他掌控着她,下颚凑近她耳朵。

        “怎么个招待法儿?能让你上天的招待法儿。”

        房间里发出男人们爽朗的笑声,没有人知道外面的人在干什么。

        蒋纹在他怀里说:“我更喜欢下地狱。”

        “呵。”陈陷在她耳边低笑,“你跟我下套,没用。”

        “我下套了?”

        陈陷手下发力,她被迫仰起头,去看他的眼睛,离的太近,她好像陷了进去。

        他说:“该聪明的时候装傻,怎么着,有你蒋纹不敢的?”

        她敢。

        她敢极了。

        蒋纹完全贴在他身上,她的心跳,他的心跳,错乱在一起。

        她在抖,兴奋的发抖,但是她掐着手心,努力让自己平静,“有过几个女人?”

        “借我一只手,我数数。”

        “看来很多。”蒋纹说,“你刚才拿我和她们比?”

        “不行?”

        “不行。”

        “什么区别?”

        蒋纹低下头,唇瓣印在他凸出的喉结上说话,轻飘飘的,每吐一个字,软软的瓣儿便蹭一下他。

        “我也能让你上天。”

        “……”

        陈陷松开她,“你进去吧。”

        点到为止,蒋纹不舍他的怀抱,但留着不舍才能让她更有欲望。

        她后退一步,“你呢?”

        他不说话。

        “陈陷。”

        她进门前,慢慢开口:“从现在开始,我的身体是你的。”

        第一次有女人如此直白。

        陈陷撇开眼,“不用。”

        蒋纹说了话,只有唇形,没有声音。

        “你会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