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乌苏在线阅读 - chapter 22

chapter 22

        chapter22

        在热合曼大叔家住了一晚,一行人六点便都起来了,吐鲁番的天刚蒙蒙亮。

        蒋蒋纹起来就觉得不舒服,她晚上不习惯多吃,新疆菜口味偏重,又肉类居多,她昨晚各样都吃了点,迷迷糊糊就睡了,醒来才感觉到身体异样。

        草草洗漱过后,早饭上桌,她喝了两口水,一点儿食欲没有,走去外面抽烟等他们。

        她不在,似乎也没人发现。

        过了会儿,吱嘎一声,门开了,走出一人。

        她夹着烟抬眼去看,来的是何岩。

        他没扎头发,头发放飞自我的垂在肩上,架了副黑框眼镜,“怎么不一块吃?”

        “胃不太舒服,你们吃。”

        “今天要赶一天路,不吃怎么行?”

        蒋纹把烟举起来,“我有精神食粮。”

        何岩笑了声,没再劝她,“那行,中午多吃点。”

        早饭解决的差不多,何岩和周正收拾行李,陈陷就一个包,规规整整放在椅子上,他朝屋外看了一眼,没看到人。

        何岩在装相机,陈陷走过去,“她人呢?”

        “谁?”何岩拉好拉链起身,见陈陷没回答,也没啥表情,瞬间明白了,“你说蒋纹?外头抽烟呢,姑娘家瘾还挺重。”

        陈陷抬脚要走,何岩又说了句,“她说她不舒服,早饭也没吃,咱们今儿中午早些找地方吃饭。”

        陈陷脚步没停,“嗯”了一声,人就出去了。

        临出发,热合曼大叔给他们一人一包葡萄干,还要给他们塞点其他吃的,陈陷本没有要,但想了想,又留下几个馕。

        周正看见了,问:“陈队,你还没吃饱?”

        何岩把他肩头一揽,“谁说是陈队要吃?”

        **

        两辆车,陈陷的在前面,蒋纹靠在何岩的车上,她一眼便看到陈陷,她的眼睛等着他走过来,但他不看她。

        路过面前时,蒋纹主动开口:“睡得好么?”

        陈陷像没听见,走到前面的车旁,开锁,把手里的袋子丢进去。

        然后人也上去了。

        蒋纹是人精,他今天和她气场不对盘。

        至于原因,更好猜,他在生昨晚的气。

        可她完全没觉得自己过分,人生苦短,及时行乐,陈陷能让她乐,她为什么不行动?

        况且,这男人不是不会拒绝的人,但他对她的反应,充满了矛盾。

        蒋纹慢慢收了脸上的表情,她盯着前面那辆车里的后脑勺,冷笑了一声。

        论气人,还没到他气她的份。

        **

        车子上路,陈陷和周正走前面带路,蒋纹和何岩跟在后面。

        大概走了两个多小时,太阳完全出来了,行入荒滩之上的高速路,气温迅速回升到滚烫的状态。

        新疆的天热起来,大有把人烤熟的架势,太阳更是肆无忌惮的散发热量。

        何岩车上的空调出了问题,热得没法儿,只能开窗户,但车速快,风太大,没吹一阵儿,蒋纹就觉得不对劲了。

        她早晨胃里的不舒服愈演愈浓,车内空气闷热,蒋纹不想耽误他们的行程,但憋了五分钟,她开始喘不上来气。

        两辆车都停下,蒋纹捧着塑料袋,蹲在路边吐。

        昨晚积在胃里没有消化的食物全都吐了,她还是觉得恶心,一阵一阵干呕。

        何岩拍着她的背给她顺气。

        陈陷走过来,看到蒋纹前额的发丝全部湿透,问:“怎么热成这样?”

        何岩有点内疚:“空调出了点问题,昨儿忘修了。”

        蒋纹吐完了,从塑料袋里抬头,接过何岩的纸擦嘴,然后道:“水。”

        周正递过去,蒋纹还未接,被陈陷截住,拧开,再给她。

        蒋纹看他一眼,没说话,对周正说了声“谢谢”,接过水一口猛灌。她喝的很急,水沿着下巴滴下去,滑过脖颈,流进衣领里。

        太阳直晒着,她汗津津的,脖子上的水痕闪着光。

        陈陷别开眼,问道:“你怎么回事儿?”

        蒋纹没有理他,拧上水瓶盖,眼睛湿漉漉的。

        何岩说:“应该是昨天吃的东西没消化,又受了点凉,晚上睡觉是不是穿太少了?”

        “没。”蒋纹淡淡说,“就在院子里吹了会风。”

        何岩奇怪的看她,“大晚上的,瞎吹什么风?”

        呵。

        蒋纹要笑不笑的动了动唇,还没开口,陈陷直接说:“去我车上坐着。”

        周正也点头,“你得赶紧降温,在沙漠中暑可不是好事。”

        蒋纹的目光在他脸上深深过了一遍,才说:“扶我一把。”

        陈陷胳膊一动,又收回来。

        她是对着何岩说的。

        她被何岩一双臂膀架着,柔柔弱弱的随着男人的力量,上了他的车。

        她跟何岩说话,跟周正说话,就是不跟他说话。

        陈陷搞明白了,她这是报复他今天早晨那样对她。

        **

        车辆沿着吐和高速穿行,奔向库尔勒。

        陈陷这车,装备配置比何岩好了不止一个档次,凉风袭袭吹着,蒋纹舒服不少。

        休息十分钟,她缓过劲了。

        陈陷感觉背后有一道目光,他不用回头,都能想到她的眼神,平静,直接,能刺到人心底。

        他往后视镜望了一眼,果然,蒋纹倚着车窗打量他。

        见他发现了,她和他在后视镜里对视,但这回没有挑衅,她很快漠然的移开视线,像什么也没发生。

        陈陷脸色未变,也很平静的收回目光。

        蒋纹不甚在意的靠着座位,他不吃她这套,她知道。

        但陈陷对她有致命的吸引力。

        他能给她安全感。

        只要有他在,她一点点小毛病都忍不住放大无数倍。

        **

        前方修路,所有前行车辆要绕道而行,该走一段石头路,大约十公里长。

        路不好走,颠簸起伏,蒋纹被摇的头晕眼花,才压下去的呕吐感又涌上来。

        她小口呼吸,整个人紧绷成一条线,害怕再吐一次。

        陈陷从后视镜里观察到她脸色不对,问:“难受?”

        周正啊了一声,才后知后觉出来是在问蒋纹,附和着说了句:“不舒服就吭声,咱停下来歇一会。”

        蒋纹摇头,“不用。”

        天黑之前要到库尔勒,她这样确实是在耽误他们的行程。

        陈陷打开前座的抽屉,翻出个塑料袋递过去,“吐这里面。”

        蒋纹接过来攥在手里。

        胃里翻江倒海,蒋纹忍着不适闭上眼睛,她逼自己入睡,结果还是不行。

        她胃里已经吐空了,呕不出来,只能干难受着。

        她蜷缩在后座,听到陈陷让周正停车。

        随后他下车,走到她这边来,拉开车门,“下来透气,走两步活动一下。”

        蒋纹就下来了,舒展了一下身体,但车外温度她受不了,又返回车里。

        陈陷也没走远,就停在她这边,接了何岩递过来的烟。

        短暂歇息一会儿后,准备重新上路。

        蒋纹抬起头问陈陷:“你能坐后面么?”

        陈陷的视线从她头顶落下来,“为什么?”

        蒋纹说:“我不舒服,有人在旁边我会好一点。”

        陈陷盯着她的脸,似乎想寻找什么,但蒋纹最擅长与人对视,因为她会隐藏,会伪装,但她偶尔会觉得,她这层表皮,陈陷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就已经看破了。

        他没说什么,在蒋纹快要放弃这个想法时,他从另一边坐上了后座。

        **

        陈陷坐在她旁边的那一刻,觉得自己脑子有问题。

        蒋纹已经胆大到可以在院子里对他明目张胆的说那些话,她怎么可能不在狭小空间里做些什么?

        果然,没一分钟,她就没骨头似的贴向他这边,“我能靠你一会儿么?”

        “不能。”

        “可是这边磕的我头疼。”蒋纹指了指车窗。

        “你别多想,我只借你一个肩膀。”

        他还没再次拒绝,她人已经过来了,但又把自己搞得很小心,双臂交叠垫在他肩头,脑袋垂在上面,仿佛真的只是单纯的靠一靠。

        还在石头路上,车一颠簸,蒋纹没靠稳,整个人跌进他怀里。

        陈陷:“……”

        蒋纹撑着他的身板起来,指尖戳他,“你身上为什么这么硬?紧张么?”

        陈陷嘴巴抿的很紧,一个字也不发,蒋纹还想继续,突然感觉背后的衣服被人提起来了。

        陈陷单手把她拎起来丢到一旁,

        “你要不会好好坐车,就给我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