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乌苏在线阅读 - chapter 24

chapter 24

        chapter24

        驿站楼下开了一排饭店,陈陷领他们进了一家大盘鸡店。

        一鸡两吃,再来几道凉菜,花生米,皮辣红,凉拌黄瓜,凉粉。

        茶是粗茶,这边的小饭馆一般都放这种茶,味道极重,盛在纸杯里,卡着五颜六色的塑料杯托。

        几瓶冰啤酒摆上桌,也不用杯子,陈陷不喝,周正和何岩各拿一瓶。

        头顶电风扇呼啦啦的乱转,四周吵吵嚷嚷,都是地地道道的新疆话。

        桌面很油,拼几个红红绿绿的塑料凳子,灯也打的昏昏沉沉。蒋纹穿的跟花蝴蝶似的,与里面格格不入。

        她犹豫了一会儿,才敛起裙摆坐下,陈陷似乎看出她在想什么,没由来嗤了一声。

        蒋纹立马望过去,面上冷冷的,他不笑了。

        何岩坐她旁边,手里拎一瓶酒,瓶盖凹槽对准自个儿那瓶酒,“嘣”一声,盖子掀了。

        蒋纹瞟了一眼,wusu。

        红乌苏,新疆的夺命大乌苏。

        蒋纹眼睛一亮,来了精神。

        何岩看她那表情,笑道:“来一瓶?”

        蒋纹点头:“来。”

        陈陷嘴里衔着一根烟,“这会儿不想吐了?”

        蒋纹沿用他的话,“吐了也得喝。”

        陈陷没表情了,就那么看着她。有点凶。

        “我想喝,你那天就没让我喝。”蒋纹语气放柔,带点儿哄的意味,“女人晚上就应该喝酒。”

        这都哪儿跟哪儿?

        陈陷没跟她争,转头喊服务员,这桌拿个啤酒杯。

        蒋纹皱眉,“不用杯子。”

        陈陷没理,谢过服务员,给她只倒酒杯的三分之一,浅浅一层,加上气泡都没过一半。

        蒋纹不接,“你喂小孩呢?”

        “小孩不能喝。”陈陷把啤酒杯放她面前。

        蒋纹不屑,轻笑一声,“你当我一杯倒?”

        陈陷说:“想喝回你北京喝,在我这儿,就这些。”

        蒋纹来气了,“你凭什么管我?”

        陈陷一步不退:“凭这里是新疆。”

        气氛眼看眼的不对头,周正赶紧出来打圆场,“哎哎,蒋纹姐,陈队也是为你好,女孩子嘛,少喝点酒。”

        蒋纹没看他,眼睛直直盯着陈陷,倏地,眉间一挑,勾出几分暧昧,“你怕我酒后乱性?”

        她长得美,说话却是直白又近乎放荡无所顾忌,不在乎周边是男是女。

        陈陷喝着茶,只抬眸看了她一眼。

        眼神冷漠又含几分讥诮。

        蒋纹不理会他眼神的含义,继续调戏:“这儿这么多男的,你怎么确定我非得找你乱性?”

        此话一出,周正瞬间涨红了脸,何岩糙惯了,玩笑似的笑笑,“随时欢迎。”

        “蒋纹。”

        男人重重放下手中的纸杯,似乎有点咬牙切齿,但忍着没发作,声音比平时凶狠了不少,“你他妈给我适可而止。”

        他不怒自威的样子,压低声音警告她的样子,配那张棱角分明的脸,性感到无可救药。

        蒋纹懂分寸,陈陷一发火,她就立刻收敛,乖乖拿起筷子,低头安静的吃起来。

        陈陷做好了蒋纹跟他挑衅的准备,没料到她突然收手。

        搁旁人眼里,她倒像真的给他面子,听他的话,他说适可而止,她就不再胡闹。

        这一路来,她这招没少用。

        陈陷察觉到她的路数,反而觉得好笑。

        男人低哑的嗓音,似笑非笑的神情,让本就干燥闷热的空气多了几丝不明不白的粘稠。

        夜变薄,风转轻。

        蒋纹听到了,抬眼看他:“你笑什么?”

        陈陷与何岩碰杯,不过他是茶代酒,喝完,才得空赏她一眼,“吃你的饭。”

        蒋纹又不屑的切了声,收回目光。

        吃了两口菜,又忍不住去看对面的男人。

        他身形高大健硕,黑发剃的短而利落,肤色不似都市男人那般净白,是大漠给予的古铜,肌肉线条随胳膊起落而绷紧,浑身野劲,存在感太强。

        偏偏他还长得好,五官大气英挺,有棱有角,一双时刻警惕的眼,静时冷漠,愠时锋利,被他盯住,像天罗地网盖下来,无处可逃。

        他和何岩那种从里到外都糙的东北爷们不一样,他张弛有度,不容易被捉摸,因此更加危险。

        也更为迷人。

        这么几天,她发现自己还是摸不透他。

        他对她也有感觉,可是不及眼底,更没有放在心上,他对她有所保留,所以才会让她看不懂。

        如果陈陷对她,只是男人对女人的生理反应,那她真的太失败。

        换言之,他们其中一个人,换一副丑陋皮囊,这些都不会发生。

        想到这儿,蒋纹有点烦。

        她只希望有一个人给她安全感,其余的,不是她该要的,她也不允许自己想。

        蒋纹从包里掏出烟盒,起身往外走。

        周正伸长脖子看她,问,“蒋纹姐你干啥去?”

        蒋纹晃了晃手里的东西,“透气,抽根烟。”

        陈陷头也没抬,说:“就在屋里抽。”

        这死男人,哪哪儿跟她过不去是吧?

        蒋纹没表情的笑笑,直接转身,压根不把他的话放在眼里。

        陈陷瞥了眼那抹背影,没说话,但脸色并不好看。

        “陈队,你老这样,她对你误会越来越深咋办?”周正有些担忧他俩这僵持不下的关系。

        “什么误会?”何岩好奇,多嘴问一句。

        周正解释:“今晚有行动,可能会有危险,蒋纹又是女的,所以陈队才不让她喝酒,也不让她擅自离开。”

        陈陷踢了周正一脚,表情十分凌厉,“闭嘴!”

        周正察觉到自己说漏嘴,一个字不敢再提。

        “方便透露一下是什么行动吗?”何岩追问道,跟拍他们的行动,是不可多得的好素材。

        “不方便。”陈陷一口回绝。

        何岩还在努力,“陈队你放心,我以前当过兵……”

        陈陷直接打断,“少给我添乱。”

        “一旦有危险我立马离开,保证不脱累你们。”

        “不行。”

        “这是难得的机会!”

        “不行。”

        无论何岩怎样说,陈陷态度坚决,丝毫不同意他跟拍。

        今晚的危险系数他自己尚不能摸清,绝不拿他人的生命安全做赌注。

        **

        蒋纹站在路边,打开一看,烟盒空了。

        隔壁就是商店,她进去买烟,玻璃柜里摆了几排烟,蒋纹指了指雪莲。她付钱时,背后蹭过去一个人,蹭到了她的肩。

        蒋纹向前磕了一下,扭头去看,那人很高,和她说了声抱歉。

        蒋纹没有搭腔,她被撞疼了。

        走出商店,她在饭店门口拆烟盒包装,低着头点火时,发现刚刚撞他的人还没走,站在商店门另一边抽烟。

        男人多瞟了蒋纹几眼,用搭讪的语气道:“你也是过来旅游的吗?”

        蒋纹不回答,眼睛甚至没落他身上。

        好在男人算识趣,蒋纹兴致不高,他也没纠缠着问。

        烟抽一半,男人就走了,蒋纹盯他背影一会儿,走进饭馆。

        陈陷和周正在聊天,他余光早已瞟到那抹黑裙,蒋纹进来时表情有点冷,不过她经常这样,不想理人的时候,一点表情都不给。

        蒋纹也没说话,烟掐灭,见陈陷倒给自个儿那杯酒还没喝,端起来一饮而尽。

        入口即是辣,刮嗓子的感觉,酒劲儿很大,蒋纹喝第一口就喝出来了,啤酒能有这个劲儿,实属牛逼。

        她发现自己爱上了这种横冲直撞的劲。

        感官被狠狠刺激了把,蒋纹垂下眼,盯着桌上摆的啤酒瓶。

        乌苏,雪莲。

        柔软的名字,承载的却是大漠里奔放的豪情。

        她该怎么带回去?

        **

        一顿饭结束,夜里十点半。

        但在新疆,这个时间还不算太晚。

        回到驿站,蒋纹率先走进自己房间,刚把身上那件针织外搭脱下,有人敲响房门。

        蒋纹走过去,开门,陈陷双手抱臂,倚着门框而站。

        他嘴里叼了根烟,看她,神色难辨。

        蒋纹上下扫了他两眼,淡声问:“干什么?”

        “商量个事儿。”陈陷嘴里含烟,声音变窄,显得有点闷。

        蒋纹等他往下说。

        “你安分一晚上,成么?”

        蒋纹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表情冷淡,“放心,我不敲你的门。”

        “谁的也别敲。”陈陷一跟她说话就头大,“安安静静睡觉,别瞎折腾。”

        蒋纹却反问:“你今天晚上准备干什么?”

        陈陷听闻,把烟从嘴里拿下,眼神含了丝警告,语气却懒散的很,“关你事儿?”

        “我今天看到这里入住一群人,听口音不像本地的,周正说你们这次出来探点消息。”蒋纹说完,勾唇轻笑,“是他们?”

        她本不是如此多管闲事的人。

        但陈陷拿她当傻子,她就不高兴了。

        “我说话你听不懂?”陈陷根本不被她套话,利眉一挑,拿烟指着她,一字一句道:“回去,睡觉。”

        蒋纹唇边那抹弧度瞬间消失。

        回应陈陷的,是她“啪”的一声摔上的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