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乌苏在线阅读 - chapter 25

chapter 25

        chapter25

        凌晨十二点。

        周正推门而入,陈陷嘴里叼根烟,正蹲地上组装枪支。

        “陈队。”周正走过去,蹲他旁边,“那伙人进房间后再没出来。”

        他们今晚出去吃饭的时间点正是随着那伙人走的,他们出去后,周正汇报给陈陷,陈陷立刻追踪过去,也去楼下吃饭。

        十点四十五,陈陷警告完蒋纹别乱跑,随后进屋。

        周正在大堂与他通电话,监视一切状况。

        十一点,那伙人回到宾馆,总共六人,五男一女。

        中途那女人出去一趟,回来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但看不清里面装着什么,随后她也进屋,再无人出来。

        这家驿站不在市区,也不在旅游路线上,住客杂七杂八。没有监控,因此那伙人选择入住在这家店。

        这意味着,危险增加,他们今晚行动难度也增加。

        周正如实汇报完,瞅了眼一语不发的陈陷,假装刚刚才想起一事。

        “哦还有,何岩进了蒋纹的房间。”

        陈陷没什么反应,侧目,“没了?”

        “没了。”周正被他看的有点心虚。

        陈陷似笑非笑拿手背敲了敲他脑袋,“你成天想什么呢?”

        “没……”周正见被陈陷一眼看穿,有点不好意思,挠了挠后脑勺,“我就觉着蒋纹姐长得挺漂亮,你不抓紧别人可就下手了。”

        陈陷说:“我为什么要抓紧?”

        周正撇嘴:“你都快30了……”

        “用你操心?”陈陷说完,把枪别在腰后,站起身,表情已然肃冷起来,“干正事儿。”

        周正也起身,立正站好,“是!”

        **

        蒋纹慢悠悠点上一支烟,才回答何岩:“我不去。”

        “机会难得你明不明白!”

        何岩有点恨铁不成钢,“既然我们现在是合作,你就得拿出诚意来,拍风景画风景够撑多少素材?你跟着我走,不会出事。”

        “我怕出事儿?”蒋纹懒懒掀了掀眼皮,指间青白的烟雾腾腾,她姿势不变,“还有,陈陷允许你跟拍吗?”

        “……”何岩一顿,“我在走廊装了摄像头。”

        蒋纹倏尔一笑,“原来你的诚意就是偷拍啊。”

        何岩手里抱着相机左右踱步,“如果我不去现场,没办法报道出最真实最震撼的东西!”

        蒋纹斜靠在沙发上,长发铺在身后,细白的手臂堪堪支着脑袋,看起来对何岩的提议毫无兴趣,“那你去啊。”

        何岩皱紧眉头看她,似乎还打算说服她一起。

        蒋纹弹掉烟灰,不冷不热的开口:“何岩,给人添乱不是我的爱好。”

        “我说了保证我们的安全。”

        “我要什么安全?死在这儿,多浪漫。”

        蒋纹呼出一口烟,仰躺在沙发上,眼神迷离,“但我不想让那个队长有事。”

        何岩有点咬牙,“我们不会影响他!”

        蒋纹冷笑一声,道:“要去,你自己去,如果你连累到他们,你自己承担后果。”

        **

        凌晨一点二十。

        二零三,二零四房间被人破门而入。

        陈陷,周正和五名警察持枪冲进二零三,电灯一开,瞬间照亮满室颓靡。

        两男一女赤身裸体纠缠在一起,陈陷首当其冲,一把掀开被褥,揪出其中一个男人。

        那男人来不及摸枕头底下的枪,顺手从床头柜捞过烟灰缸,狠狠砸向陈陷。

        陈陷没躲,挨下那一击,趁此机会截住男人的手腕,用力一拧,男人的胳膊瞬间脱臼,惨叫,疼的龇牙咧嘴。

        另外两人挣扎中被周正和警察共同制服。

        与此同时,二零四也成功抓获犯罪嫌疑人。

        从他们的房间搜出走私武器,齐齐排开,警察在一旁点数。

        这伙人从新疆边界入境,自进疆以来,便被紧紧盯住。但几人狡诈的厉害,七拐八拐,一直与警察周旋。陈陷此前专程去一趟吐鲁番,为的就是放出错误消息,让这伙人换路线,再在这儿一网打尽。

        六人灰头土脸的被押上警车,行动小组组长对陈陷敬礼,道:“多谢你们的协助。”

        陈陷回敬,没说话,只是笑笑。

        倒是周正在一旁小声嘟囔,“消息明明是我们给的,反倒成协助了。”

        陈陷一记眼刀,周正扭过头去。

        行动小组组长拍了拍陈陷的肩,“脸上的伤处理一下,我们得赶紧回局里,今晚收获不小,有的忙了。”

        “行。”陈陷简短应一声,目送他们离开。

        警车闪着红蓝大灯离开后,夜重新恢复平寂。

        周正凑到陈陷跟前,“陈队你都不气吗?这都多少次了,明明是我们的功劳,又被人抢,边防部队弄得就跟辅助似的……”

        陈陷眼尾看他,“出一次任务,你就给我图这个?”

        “那也不能什么都不图啊!陈队,你就没个图的?”

        周正还年轻,进取心强,到底意难平,陈陷看他,像看几年之前的自己,血气方刚,势要做最牛逼的那个。

        “有。”陈陷说,“我图安稳。”

        过了那个年龄,见过太多生死,恶是除不尽的,但总得有人除,这盛世是千万人在底下撑起来的,光能照到的每一个地方,都曾经有人挡住过黑暗与丑恶的侵袭。

        周正想起刚才的情景,忍不住吐槽两句,“原来那女人出去买的是避孕套。”

        他们刚刚在搜查赃物时,发现了那个黑塑料袋。

        “他们可真有心,逃亡路上还这么激情四射。”

        欲望当头,情爱与银财都使人丑陋不堪。

        刚刚的场景,实在令人作呕。

        陈陷点上根烟,站在路边抽,脸上的伤口隐隐发痛,他也懒得理周正。

        风吹散了烟雾,月已皎皎,照满这个凉夜。

        他脊梁□□,像这片黑夜的守护者,隐忍,坚强,又一语不发。

        今晚的行动已经计划了太久,只许成不许败,陈陷把所有细节在脑中全过一遍,蓦地,心头一缩。

        **

        蒋纹打开门,一副被吵醒的样子,“干什么?”

        陈陷在门外,眼睛又黑又红,他沉默了一会儿,才问:“何岩呢?”

        “他就住隔壁,你问我?”

        “他来找过你,然后去哪了?”

        “我给你打电话问问?”

        “……”他不说话了,脸绷的紧紧的。

        蒋纹胳膊半撑着门把儿,眼皮懒懒掀着,“你还有事儿没?”

        陈陷盯着她看,“你在睡觉?”

        蒋纹都要气笑了,“不然呢,不是你让我安安分分睡觉么?”

        陈陷的目光依然含有审视,他在一遍一遍探查她的表情。

        蒋纹直勾勾对上他的眼,“你要大晚上没事儿做,那就进来,咱们找点事儿做。”

        陈陷下巴一动,移开目光,“你睡吧。”

        “切。”

        蒋纹甩上门后,表情全无。

        听到脚步声离开,她才转过身。

        房间没开灯,门后,漆黑的一团人影。

        蒋纹腰上仍被枪杆顶着,她声音很淡:“我讨厌别人拿枪指我。”

        黑影一动,举枪的胳膊仍未放下,“为什么不告发我?”

        蒋纹有点轻微的夜盲症,漠然的看着眼前一片虚无,“你猜?”

        她实在没有一个被挟持的人质该有的样子。

        黑影迟疑片刻,“你认识我?”

        “谁要认识你?”蒋纹呼出一口气,“你在后院打电话的时候我听到了,傅先生,呵。”

        她去拿行李,碰巧听到他在拐角打电话,本想拿了就走,但那句傅先生让她抬不动脚。

        都是黑话,又是姓傅的,又是这个地儿,凑巧的事还就让她碰上了。

        没道理不是他。

        “我见过你。”黑影中的人说。

        他拿枪支着蒋纹往沙发那边走,蒋纹问:“今天买烟的时候?”

        他是来搭讪她的那个男人。

        “不。”他说,“在傅先生的办公桌上,有你的照片。”

        “哟。”蒋纹在黑暗中低笑,“黑社会都能有办公桌了。”

        那人语气瞬间不悦:“你有什么资格笑话他?”

        蒋纹猛的转过身,徒手握住枪杆,速度快的不像女人该有的身手,她冷冷开口:“什么时候开始,傅寻慈养的狗都敢咬我了?”

        很少有人能直呼傅寻慈的名字。

        半晌,他问:“你和警察在一起?”

        蒋纹没有回答。

        “你背叛傅先生?”

        “我背叛他,你现在已经死了。”蒋纹语气骤然狠厉:“还不滚?”

        “那个队长已经怀疑你了,我出去也是死。”

        蒋纹站在他面前,月影淹没了她的脸,她突然笑了一声,劫过他的枪,对着床开了一枪。

        闷闷长夜一声巨响,似某种心照不宣的平静被撕扯开,露出原本的,肮脏的真面目。

        很快,走廊里传来急促剧烈的脚步声。

        ※※※※※※※※※※※※※※※※※※※※

        首先给大家说声抱歉,近来事儿太多了,我感觉已经有段日子没太平了。

        这章开始,一些事情会浮出水面,男二也会慢慢出来,是他是一个奇妙的存在。是道德和良知的边缘人物,于蒋纹来说,陈陷是救赎的话,傅寻慈就是在地狱等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