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乌苏在线阅读 - chapter 26

chapter 26

        chapter26

        “你说这是蒋纹姐门口的摄像头?”

        周正看着陈陷一脸阴沉的坐在沙发里,震惊的问。

        陈陷手中摸索着一个微型摄像头,他印象中有什么东西在闪红光,虽然微弱,几不可见,但在黑夜里格外醒目,他看过一眼,刚刚在脑海中过复盘时总有这个画面出现。

        再一想,是摄像头。

        他刚才去,果然看到了,就安装在蒋纹的房间门口,他拆除,再敲门,蒋纹的反应没有异常,她看起来什么也不知道。

        摄像头不是针孔式,这家驿站也不至于搞这种东西,这种可以快速安装的,功能达不到警方用的程度,但一些个体,特殊职业或企业,花点钱都能搞到。

        谁装的?

        如果是何岩,想暗自记录他们的行动过程,为什么装在蒋纹的房间门口?

        他去叫她下楼吃饭的时候敲过门,当时还没有这东西。

        这家驿站没有摄像头,这无疑是疑点,他能发现,必然有其他人能发现。

        陈陷抬头问:“何岩呢?”

        周正说:“在房间,我刚去看过了,在睡觉。”

        陈陷说:“指不定是刚进去的。”

        “啥意思啊?”周正完全没往他身上想,“他不是自己人吗?再说了,上头不都指示他以前也服过役?应该不会有问题。”

        “我查不到他的档案。”

        “这怎么可能?能来部队跟拍的,还是上面特派下来的,身家不得被查的彻彻底底?”周正说完,突然意识到问题,“是不是吴司令不想让你知道?”

        陈陷也有此意,何岩的身份原本他没怀疑过,但以防万一,他还是去调了资料,问题就出现在这里,档案上都是些明晃晃的废话,此前的服役经历全部被人隐藏。

        是不是老吴的意思他不知道,但隐藏,就代表有他不知道的事儿。

        陈陷还在琢磨,周正裤兜里的电话响了,二人不自觉对视,空气中多了丝有什么要冲破而出的感觉。

        周正放在耳边接通,大概十秒,他愕然把目光转向陈陷。

        陈陷手机关机,公安的电话便打到了周正那里,刚刚审出来的消息,今晚被抓获的这群人,是收到通知来这家驿站跟人“对接”的。

        也就是说,还有一个人。

        至始至终就伺服在这里,混在人群里,每一个擦肩而过的身影里。

        气氛凝结住,下一刻,

        “砰——”

        一声枪响,来自于对面蒋纹的房间。

        宇宙崩坏。

        **

        陈陷撞开门,走廊的光涌进来,房间里窗户大敞,床上一片狼藉,蒋纹倒在床边,整个人缩成一团,肩膀抖着。

        他扫视房间一圈,胳膊往墙上的开关一砸,大灯乍亮,视线变得清晰。

        周正走进来,一眼看到床头那个漆黑的枪眼,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去,没事吧?”

        “我没事儿……我发现他了,他没打稳。”蒋纹蜷缩在那儿,嗓音又低又哑,似乎因为害怕而变得音调极窄。

        “但是他跑了,跳了窗户。”

        她微微抬头,露出眼睛,红通通的。

        陈陷没说话。

        周正顺势去看窗户,蒋纹的房间是二楼,外面没有防护栏,底下是驿站的后院,停了几辆车,几只狗在吠。

        周正下一秒便准备冲出房间去追人,陈陷拎住他,然后一路提到房门外。

        “回房睡觉。”

        周正惊了,“不追?”

        陈陷没有表情,直接甩上了门,震的地都在晃。

        周正嗅到了他要发火的味道。

        今晚蹊跷太多,他到现在都一头雾水,但陈陷似乎从刚才开始,就看明白了什么东西。

        他不让他追,肯定有他的道理。

        **

        房间里,蒋纹姿势没变,仍然在抖。

        陈陷就立在她三步远的地方,眼睛很黑,里面有一簇火,烧的他眸光深而亮。

        蒋纹重新用胳膊挡住眼睛,沙哑着嗓子说:“你来敲门的时候,我还没发现有人,我准备上床睡觉才听到有声音,然后他的枪已经顶着我了……”

        陈陷仍是不说话,房间里只有她发颤的声音在回荡,蒋纹放下胳膊,再去看他,他的眼神比刀刃还利。

        “再说一遍。”

        他语气还勉强算平稳,但不难听出攒着怒火,以至于隐忍中都带着压迫感。

        蒋纹心理素质向来强大,大风大浪里滚过,她不是一般人能吓唬住的,但她再开口,语气有点下意识的卡顿。

        “……什么?”

        这是致命的。

        陈陷:“我让你重复刚刚的话,一个字不许差。”

        蒋纹深呼吸,现在不能惹他,她避开他的眼睛,“你来敲门的时候,我不知道房间有人,我准备过来睡觉,听到有声音,我发现有人,但是他已经拿枪顶着我了。”

        陈陷:“继续说。”

        蒋纹说:“我想叫人,他就要开枪,我会点格斗,他没打稳,对着床开了一枪,然后就从窗户跳出去了。”

        她说完,人已经渐渐平静下来,“然后你就到了。”

        她去看他的眼睛,什么讯息也捕捉不到。

        陈陷迈开腿,一步一步往她面前走,“他是谁?”

        蒋纹:“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

        “……”蒋纹拧眉,“你什么意思?”

        他停在她面前,蹲下来,巨大的黑影笼在她身上,沉沉的,“你发现他的时候,他在哪儿?”

        “在床边,也可能是窗户附近,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进来的,可能一直都在。”

        “看到他长什么样了吗?”

        “没,太黑了。”

        陈陷没有再问,他身型高大,蹲着也比她高,目光俯视,看得她心里发毛。

        他不再问话,安静会让人心虚,蒋纹盯着他:“你不信我,何必问这么多?”

        没想到她先反咬一口。

        “是不是糊弄我,你当我看不出来?”

        陈陷侧开身,面对着床,“格斗是么,痕迹呢?”

        “……”

        蒋纹不说话,她也说不出话,对策还没想好,突然被陈陷掐住胳膊一把拽起来,他提着她走到门后,“你再给我解释解释,这脚印是谁的?”

        倒也不算脚印,驿站房间装修差,边边角角和墙用一种材质糊住,鞋踩上去,蹭上去半截黑灰。

        可能此前也没谁闲着没事躲在门背后贴着墙根站,这下白墙角多了一抹印记,虽然不容易被注意到,但也不乏陈陷这种观察力满分的人。

        蒋纹心里咒骂,手上使劲挣扎,“我解释什么?”

        陈陷只盯着她。

        “可能之前他就站在这儿,但是你来敲门,他才换了地方。”

        蒋纹被他掐的肉疼,气也跟着上来,“我不知道你怀疑我什么,我有什么动机?我什么身份你不清楚?我包庇他有好处?是,你不相信我连房间里藏了个大活人都不知道,但我确确实实就他妈的不知道!”

        蒋纹越说越气,眼睛蒙上一层水雾,“我要有问题,折腾出这么大声音不是自投罗网?那一枪差点儿就打我身上了,我死里逃生,你一句安慰都没有,还在这儿凶巴巴怀疑我?行,那你抓我啊。”

        陈陷被她这一连串的反应搞得措手不及,“你……”

        “你抓我啊!”蒋纹反扑到他身上,胳膊抡起来就打他,“你今天不把我抓走,我他妈跟你没完!”

        陈陷被她嚷嚷的躁意四起,一把把她按到墙上,“你闹什么!”

        蒋纹肩膀“咚”的一声,疼的眼泪唰就掉了下来。

        她声音委屈的很,“到底是谁闹?”

        陈陷眉头都快长在一起了,看她的目光复杂。

        从进房开始,他就觉得不对劲。

        房间没有任何迹象表面这里混乱过,四方四正一间房,没有衣柜,没有高桌,空间狭隘,除了卫生间,没有可以藏身的地方。

        其次,是蒋纹的反应。

        没有依据,就凭直觉。

        她和一般人不太一样,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她能炸,但越危险越淡定,越该安静她越来劲,出了这种事儿,她应该兴奋的凑过来跟他显摆:”知道么,我刚刚吓跑一个歹徒”,而不是缩在那儿发抖。

        可她现在红着眼睛看他,他头皮麻的厉害,喉咙被捏住一样,一堆训话卡在半截,说不出来。

        她的眼泪总带有欺骗性,如果都是演的,也太真了,他挑不出错。

        沉默了半分钟,蒋纹说:“你是不是不相信我会害怕?”

        她声音还带着哭腔,离得又近,又沙又哑,还有女人的绵软与轻息,吐字都是一颗一粒,磨着他的神经。

        陈陷一动不动,从他这个角度看她,是自上而下,她的五官禁得起细细打量,她要扮委屈,那必然是效果极佳,眼睛里全是怨。

        “你就会欺负女人。”

        她想用什么路数,他已经看明白了,他胳膊撑在她脸旁,压低肩头,面上表情冷峻。

        “你给我好好说话。”

        “我说的不对么?你除了欺负我还会干什么?”

        他发出警告,“蒋纹。”

        她背靠着墙,朝他吐了一口气。

        “你怀疑我,好啊,那你来审我,我什么都告诉你。”

        她这话里的弹性,陈陷听懂了。

        她退了一步。

        “我只问你一个问题。”

        陈陷慢慢眯起眼,“你有没有骗我?”

        蒋纹看着印在他漆黑瞳仁里的自己,问:“我说了你会信么?”

        陈陷没有停顿,“会。”

        这回,蒋纹许久没有张口。

        她说过的,在这个虚假的世界里,总有些人坦坦荡荡,服从铁记军规,为黑白更为分明战斗。

        哪怕再多疑点,再多不可能。

        他说会,就一定会。

        蒋纹上前一步,没有抱他,而是把脸埋在他的胸膛。

        她对着他心脏的位置轻声说:

        “如果我这次骗了你,你以后也骗我一次,无论是不是真的,我无条件相信。”

        ※※※※※※※※※※※※※※※※※※※※

        明天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