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乌苏在线阅读 - chapter 27

chapter 27

        chapter27

        陈陷不是轻易心软的人,干他们这行的,接触的都是丑恶,都是把美好的东西撕碎了给他们看。人人都有情,罪犯也有情,你要跟他们有义,谁给这世道正义?

        直到离开房间,陈陷都没再说一句话。

        以他的脾气,他不会听蒋纹今天东拉西扯这么多,她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他用点审讯技巧就能分辨出来,但他不愿这么对她,她不是心甘情愿的说,他就不想听。

        她从来都是嘴上说的情真意切,眼神却沾不上半点儿诚,没一句是从心里出来的。她看似在他面前无所保留,透明的跟张纸似的,实则藏了一身的秘密。

        他明明都知道。

        什么都知道。

        但还是跟下了降头似的,她说你会相信我吗,他说会。

        **

        陈陷一走,蒋纹过去锁门,关了灯,然后走到沙发旁坐下。

        房间的窗户开着,月光如凉水一样,流了一室冰冷,冷风从窗外吹进来,扰乱她朦胧的思绪,她这才猛的清醒,点上一根烟。

        她半举着胳膊,睡袍袖口宽松,滑落到肘间,露出她手腕上那截脆生生的玉镯。

        傅寻慈送的。

        她看着无尽的夜色,蓦然生出一种惘然之感,人生果真计划赶不上变化,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还会站在这里。

        她有多久没见傅寻慈了?

        蒋纹抽进去一口烟,粗略数了数,从她毕业开始,两年了吧。

        她不知道他在哪,他们之间的联系是单向的,她找不到他,也不想找,但他神通广大,总能找到她。

        他的出现从来都是没有征兆的,也毫无逻辑可言,比如一个突然寄来的快递,漂洋过海一个月,层层拆开,里面只有一朵花;要么出现在新闻上,出现在那些于普通老百姓而言,荒谬且遥远的案件里;又或是某天深夜响起的一串陌生号码,明明已经半年没有联系过,他还能语气平常熟稔的像住她楼下的大爷,絮絮叨叨闲扯半天,再见说的风轻云淡,好像明天下楼还能碰上打个招呼……

        但她知道,这个号码只会出现这一次,也只会拨给她,而等到通话结束,它就会永远消失,他也会消失,不知道下一次出现又是什么时候。

        后来,蒋纹也不一惊一乍了,干脆当他死了。

        他是边缘人物,看他后来做过的事,用穷凶恶极形容也不为过,从贫民窟里的垃圾变成社会的危险分子,一身罪孽,这辈子都洗不清,他早就没了心肺,估计也没想过从善。但他又是这个时代最可怜的人,从出生就是错。

        “在世人中间不愿渴死的人,必须学会从一切杯子里痛饮;

        在世人中间要保持清洁的人,必须懂得用脏水也可以洗身。”

        他想活下去,所以用尽手段,在极端中生存。

        蒋纹永远忘不了他们相见的那一天。

        她被人打包套进一个麻袋,他们还把麻袋封了口,打成死结,把她扔进市里最乱的那条街区的垃圾桶,她想叫不敢叫,就泡在发酸发烂的一堆恶臭里,她是个发育良好的女孩,还顶着张亚洲面孔,等来的不知是救星,还是一群黑人混混。

        如果是后者,她宁愿憋死在这里,一死百了。

        蒋纹没有动,没有大声呼救,扔她的那群人嬉戏打闹着走了,她一个人在垃圾桶里,她想了很多,又好像什么也没想。

        绝望久的人是不畏惧死亡的,那反而是一种解脱。

        不知道在里面呆了多久,蒋纹觉得自己都快成垃圾了,然后,她感觉到有人在提装自己的麻袋,那人似乎没想到这么重,拎也拎不出来,干脆先打开。

        蒋纹大气不敢出一声。

        袋口解开的那一刻,她看到了一双和她一样的眼睛。

        湛黑的瞳仁,说黄皮肤有点够呛,不知道多少天没洗过澡,露出来的皮肤灰糊糊的,头发是黑的,刘海很长,在眼皮上耷拉着,穿着就更诡异了,衬衣紧绷,裤腿又松垮垮的,像是偷穿别人的衣服,奇特邋遢中透漏出一丝穷酸。

        他看到蒋纹,眼里大失所望,嘴里嘟囔着骂了一句,然后继续在垃圾桶里翻找着什么。

        这人对于在垃圾桶的麻袋里搜出一个大活人,好像没有任何夸张反应,他把她放出来便没理她了,头都快要伸进垃圾里,双手不停的刨。

        蒋纹看了一眼,那双手很脏,指甲缝里都是泥,但很漂亮,适合弹钢琴的手,被他用来翻垃圾。

        她从垃圾桶里出来,把衣服上挂着的果皮扒拉下来,他没理她,继续刨,蒋纹也不走,就在他后面静静看着,看他能在垃圾桶里刨出什么花来。

        突然,他用力一扯,扯出来一袋面包,只有一半,应该是掉在地上了,然后被人丢进垃圾桶。

        他抱着那半块面包,开心的像个两百斤的傻子。

        蒋纹:“……”

        还真能刨出花来。

        那面包已经脏的不成样儿,他也没擦擦,就准备直接往嘴里送,蒋纹觉得不行,一把拽住他的胳膊。

        他第一反应就是把脖子伸过去,还要吃,蒋纹劈手夺了过来:“dirty!”

        他骂:“fuck!”

        蒋纹指着那个面包,“youcan’teatit!”

        “fuck!”

        他要抢,蒋纹往后躲,手一抖,面包掉地上了。

        她以为他死心了,没想到下一秒,他整个人都扑了过去。

        蒋纹当机立断,一脚踩上去。

        世界安静了。

        在一种难以言喻的气氛中,他猛的抬头,“傻逼。”

        蒋纹:“???”

        “这已经脏成这样了,你吃了会得病。”

        他恶狠狠的瞪她:“用你管?”

        他铁青着一张脸转头就走,蒋纹拦他:“中国人?”

        他比她高,看起来年龄相仿,凶的一批:“滚。”

        “我请你吃饭。”蒋纹走到他面前,为了防止那群人抢她的钱,她把钱塞在内衣里,她姿势狰狞的在胸口摸了半天,最后掏出几张美金,举在他眼前用指尖一弹,金钱的声音。

        “我有钱。”她笑起来,“还让我滚么?”

        ……

        餐厅里,他吃光了三盘意粉,开始进攻第四盘,蒋纹坐在他对面,只点了一杯果汁。

        她看得稀奇,怎么会有人饿成这样?

        “你多久没吃饭了?”

        他头也没抬,似乎懒得回答她这种废话。

        那年她十七,扎一把马尾,脸上各种表情还未退化,她扣响桌面上的纸币,半笑着,“我讨厌问别人问题,别人不回答。”

        他喝汤的手一停,黑溜溜的眼睛从碎发后看向她,当年还是青涩的少年音,但已经带着股狠意。

        “我讨厌别人威胁我。”

        蒋纹点点头,手一摸,把钱全部抹进袖口里,“我走了。”

        他立马瞪她,蒋纹很无赖:“瞪我也没用,你不待见我,我就不请客。”

        蒋纹见他说不出话,洋洋得意的甩着马尾,他手里握着叉子,面无表情的看她半晌,突然开口:“你这么厉害,怎么还被人扔垃圾桶?”

        蒋纹动作一顿,表情以光速垮下来,“你再说一遍?”

        他却不再说话,转回去低头吃饭。

        蒋纹坐回去,不服气:“你这么厉害,不还是翻垃圾桶找吃的?”

        他没说话,只有“吸溜吸溜”吃面的声音,就在蒋纹以为他不会再反驳回来的时候,他低着头,说:“我不厉害。”

        蒋纹“切”了一声,撑着下巴望向窗外,黄昏的天空是极美的,粉色过渡到蓝色,像棉花糖,像油彩,天空最后一抹紫红色的光是蓬松的质感,仿佛就这样穿越了一生。

        蒋纹含着吸管喝了一口,苦涩感直冲口腔,她差点儿没吐出来,怎么一点都不甜?是忘了加糖吗?

        那一年,他们都十七岁。

        她穿及膝校服裙,他像个流浪汉,初见在垃圾桶,异国他乡,他们都拥有着残缺的人生,和时刻崩塌的未来。

        ……

        她还发着愣,对面的人突然站起来,拨开椅子就往外冲。

        蒋纹急匆匆把钱付了,推开门跟了过去。没跟几步,她就知道他在跑什么了。

        饭店的外墙是玻璃,他被一群混混看到了。应该是有仇的。

        他一扭头,和蒋纹撞了个正着,他看清她的脸,几乎是怒吼:“你跟着我干什么!”

        蒋纹也吼:“他们已经看见你了,你跑了他们堵我怎么办?”

        情况紧急,他来不及再在原地跟她大呼小叫,抓住她的手就开始在街区里飞奔,“你要敢给我拖后腿,你就死定了。”

        蒋纹被他拽着在街头巷尾左右乱窜,刘海儿跑成中分,身后有群恶棍在追,她能看到,可她一点也不害怕。

        她跑的累极了,大喘着气,就是这样的一呼一吸里,她全身都在兴奋。

        逃亡时,她有一种迫切的,想活着的欲望。

        这是前所未有的。

        ※※※※※※※※※※※※※※※※※※※※

        注:

        “在世人中间不愿渴死的人,必须学会从一切杯子里痛饮;

        在世人中间要保持清洁的人,必须懂得用脏水也可以洗身。”——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