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乌苏在线阅读 - chapter 28

chapter 28

        chapter28

        他们在街区里疯跑,不知道撞到多少人和墙角,在即将拐进一个转弯时,那群混混抄近道追了上来。

        最后一秒,他用力一甩,蒋纹被甩进墙角的转弯,她跌跌撞撞站稳,回头发现后面可以直通大道,路上还有来来往往的车。从狭小的巷口望出去,光亮近在眼前,但跑不了了。

        原来马上就能出去了。

        混混的目的性很明确,没有追蒋纹,围住他就开始拳打脚踢,外国青年都人高马大,满臂花里胡哨的纹身,下手也没个轻重。

        一边踹,一边骂着下流难听的话,偷钱,乞丐,骗子种种,轮番着揍他,他一动不动,只有双手死死护着脑袋,被踢到墙角,像一堆破布,皱皱巴巴,脏兮兮的。

        蒋纹站在墙后,她不敢出声,手紧紧捏成拳。

        她看着他,被围攻,被欺负羞辱,自尊被践踏的七零八碎也只能紧闭着嘴巴……她好像看到了她自己。

        在这个荒谬的国家,荒谬的地方,过着荒谬的日子。

        他一点反应都没有,活像死在那儿了,混混们打着打着也觉得没意思,最后踹了几脚,骂了几句,走开了。

        直到一群人离开,他才开始动,本就脏乱的一身衣服新添脚印,他慢慢爬起来,蹲坐在墙根,脸上有蹭破皮的地方,刮出几道血口子。

        本来就惨,现在看着更可怜。

        蒋纹走过去,还没挨到边儿,他的眼睛倏然睁开,虎视眈眈的瞪她。

        蒋纹又往前走了一步。

        他语气很凶,恨不得吃人:“要不是你我早跑了,你回来干什么?”

        蒋纹走过去,两腿并拢,也不管地上多脏,一屁股坐他边上,说:“抱歉。”

        他显然觉得她在放屁,头偏到一边。

        蒋纹扭头问:“他们为什么打你?”

        他压根不理会,抹了抹脸上的伤口,沾了指头上灰,瞬间疼的龇牙咧嘴。

        蒋纹看着他:“你不生气吗?”

        “气。”他整张脸鼻青脸肿的,“可是我打不过他们。”

        蒋纹安静了一会,轻声说:“我也是。”

        他似乎犹豫了一下,想问,但没出声。

        蒋纹说:“我也经常被打,像今天,我还被他们扔进垃圾桶了。”

        她笑笑,接着说:“我和你一样。”

        他不说话了,拿袖子把脸上的血擦干静,然后撑着地站起来,盯着她看了一会儿。

        良久,他说:“不一样。我不会永远打不过他们。”

        风从街口传过来,撩起他挡住眼睛的发丝,他在那一刻的目光,蒋纹这辈子也忘不了。

        没有人愿意一辈子活在黑暗里。

        他渴望光明,可惜光明从未怜悯他,他存在的意义,比不得一堆发臭的垃圾。

        命运总是不尽人意,他也不过是想活着。

        蒋纹问:“你住在哪?”

        他说了一个地址,不具体,但那一片都是贫民区,人人提起都要皱眉,仿佛脏了自己的嘴。

        蒋纹说:“我能去找你吗?”

        他没说能,也没说不能,脑袋垂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蒋纹就静静等他。

        干站了将近五分钟,他重新抬起头,说:“我记住你的学校了。”

        蒋纹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校服,“你会来找我么?”

        他想了一会,说:“不一定。”

        又开口:“但是你别来找我。”

        蒋纹问:“为什么?”

        他说:“你找不到我的。”

        蒋纹没把这句话放在心上,她点头,冲他伸出手:

        “我叫蒋纹,你呢?”

        又有风吹进来,这次带着夜晚将至的凉意,头顶的灯“啪”的一声亮起来,夹杂着他声音极低的三个字,道出了她此后漫漫人生中,罪孽最深的羁绊。

        “傅寻慈。”

        ……

        ……

        有点轻度失眠的蒋纹,昨晚睡了很沉很沉的一觉。

        梦里,她又回到了那个天色迤逦的下午,看见街区里那张青涩却熟悉的脸,梦的最后,男孩不见了,是一个男人,他朝她越走越近,她的心跳也越来越快。

        马上就要看清脸,却是一道白光,模糊了全部视野。

        最后的最后,她使劲拨开这道光,男人的脸已经模糊了。

        可她看到了他眉尾的疤。

        ……

        蒋纹是睡到自然醒的,醒来腰酸背痛,她才发现自己昨晚倒在沙发上就睡着了,身上什么也没盖。

        意识重回大脑,她坐着先点了根烟,把昨晚所有的事儿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有点头疼。

        陈陷不是省油的灯,这人比她能耐,心里头明镜似的,但她不说,他就不点破。

        怎么说呢,他身上那股正气,让她说谎的时候觉得自己简直他妈不是人。

        蒋纹叼着烟去开窗户,冷风涌进来,凉嗖嗖的,她扶着脖子扭了扭,疏解一下疼痛。

        天刚蒙蒙亮。

        清晨六点多,天边由暖橘渐变成灰白色,像铺开一层清淡的画卷,楼底下在做早餐,炊烟一缕缕的,太阳还未露脸,这里尚未染上尘世的气息。

        蒋纹冲了个澡,换上一件紧身白t和牛仔裤,长发散在腰后,微卷,是原始的黑。

        时间尚早,她得空给自己化了妆。

        何岩来叫她时,她已经收拾就绪。

        白天的到来,让黑夜里所有蠢蠢欲动的人都回到了正轨。

        但有些事已经开始悄悄改变。

        他们都知道。

        陈陷和周正去了早餐铺,在那边等他们。

        何岩和她并排下楼,经过昨晚并未达成一致的对话,此时气氛有点诡异的尴尬。

        何岩没话找话道:“你起的挺早。”

        “嗯。”蒋纹淡淡应声,停了一瞬,才问:“你昨天去了吗?”

        何岩没有回答。

        直到走到宾馆门口,他都没有回答。

        **

        清晨的早餐铺人满为患。

        戴头巾的女人忙前忙后,走了一桌人又来一桌人,大多是附近几家宾馆的住客;蒸笼热气腾腾,新鲜出炉的包子白白胖胖,沾点醋和辣子,香嫩可口。

        人声喧嚣,这是偌大的新疆苏醒的一角。

        周正远远对着他俩挥手,隔着满满几桌人,蒋纹才明白为什么他们来的这么早。

        占座。

        蒋纹在陈陷对面坐下,他没抬头,正低头吃包子,一口半个,两口一个,动作麻利又迅速。

        何岩问她:“你要什么?”

        蒋纹:“一碗豆浆。”

        “油条呢?”

        “不要。”

        “包子也不要?”

        “嗯。”

        蒋纹没什么胃口。

        听到俩人对话,陈陷闷头吃饭的动作停下,看她。

        蒋纹余光瞥到,回头正视他,“怎么?”

        清早光线足,这么一看,才发现他眉骨处多了一道伤,像新的,但在他整张冷峻又凌厉的脸上并不违和。

        他看她一眼,就又重新低下头去,什么也没说。

        她又对何岩说:“再来根油条。”

        何岩点头,去那边点餐。

        陈陷还是没抬头,闷头吃他的。

        气氛冷了一会儿,三人都没有说话,尴尬的令人窒息。

        周正憋不住了,准备说点什么活跃活跃气氛时,蒋纹突然发问,“你脸上伤怎么回事?”

        陈陷一顿,想起是昨天晚上行动中受的伤,他说:“磕的。”

        蒋纹:“怎么磕的?”

        “磕门上了。”

        劣质的谎言,蒋纹也没揭穿,指了指自己的眉尾,问:“以前这道疤也是磕门上了?”

        她又想挑事儿,陈陷直接不予理会,低头吃饭。

        “下次注意,别磕脸上。”蒋纹笑笑,“影响美观。”

        周正噗哧一声笑出来。

        平时在队里,可没人敢这么调侃陈陷。

        早餐上来,油条炸的金黄香酥,豆浆浓醇,香味四溢。

        蒋纹吃的很慢,何岩三下五除二解决,她还在啃油条。

        三个男人去到一旁抽烟,只留蒋纹一个人坐在位置上细嚼慢咽。

        早餐店旁边有个小巷口,通着驿站的后院,何岩刚走过去,陈陷冲他抛了个东西。

        他下意识一接,打开,没有吭声。

        陈陷大掌护着火点烟,他抽了一口,烟雾洋洋洒洒融进风里,眼皮半阖着看他,“你的吧。”

        周正也收敛起嬉皮笑脸的样子,站在一边。

        何岩把摄像头放进衣兜里,昨天晚上连接的视频看到一半就中断了,他早晨去看,果然已经被拆了。

        何岩把黑框眼镜取下来,捏着鼻子,“对,是我的。”

        周正在旁边生气:“就为了拍你要的东西?”

        何岩不做辩解,点了点头。

        “那你干嘛装在蒋纹的房间门口?你知不知道她昨天……”

        何岩紧跟着问:“她昨天怎么了?”

        “何岩。”陈陷眯起眼,“你来这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我是上面特批的记者。”

        “除此之外呢?”

        何岩把眼镜架回去,“没有之外。”

        太阳越升越高,小城吵闹起来,从巷口走过的人也增多。

        气温回升,烧的空气开始燥热。

        陈陷那根烟在嘴里叼成了长长的一截,末了,零七碎八的烟灰飞出去。

        “你走吧。”

        何岩不动,“陈队,我可以担保,我做的事绝对不违背国家。”

        “我的队伍不需要不诚恳的人。”

        “你就一定诚恳了吗?”何岩在身后叫住他,

        “蒋纹那个镯子,别人看不出来,你也看不出来?陈队,你准备装不知道到什么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