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乌苏在线阅读 - chapter 30

chapter 30

        chapter30

        和往常不一样,蒋纹这次没有生气。

        她看懂了点什么,就像陈陷也一定看懂了她。

        “你次次反应这么大干什么?”蒋纹抱起胳膊,脑袋懒懒靠着窗,“你又不让我碰,我过过嘴瘾还不行?”

        她说话做事,总是喜欢把主动权掌握在手里,一副永远高高在上的姿态,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

        他快三十了,老大不小的年纪,加上工作的特殊性,感情方面看的很淡,顺其自然就好,有就接受,没有也不强求。

        外形条件在那摆着,不乏女性对他示好,有只图短暂欢愉的,也有猛烈进攻表示天长地久的,对陈陷来说,身上有比爱情更重要的担子,他不想耽误姑娘家,往往是一开始就把话说绝,一点儿希望也不给,再有纠缠的,一律置之不理,他不喜欢模糊不清的关系,一直以来,倒也真没跟谁不明不白过。

        但他发现了,蒋纹这种女的,就喜欢这种不明不白的关系,没有开始没有结尾,越扑朔迷离她越来劲儿,可是就奇了怪了,到了蒋纹这儿,他一而再再而三的退步,只要没到底线,他随便她犯作。

        果然,蒋纹也没让他失望,整个人一副越来越没底线的样子,只要看见他,眼睛里总能多点儿什么东西。

        陈陷把车窗摁下去,点了根烟,有些事情,一旦发现有苗头就得立刻掐断。

        蒋纹打断他,“怎么不说话?”

        陈陷:“说什么?”

        “你不让我碰。”

        “我凭什么让你碰?”

        蒋纹朝他压低身子,“身材好的,脸没我好看,脸比我好看的,身材没我好。”

        她声音依然淡的像水,眼神却直勾勾的,极端的冷漠与欲望,反差越大,越勾人。

        她确实有资本自信,因为她太清楚自己的优势在哪里。

        陈陷和她对视,彼此都探进了对方的眼底,几秒钟后,他先移开目光,“我配不上你这种级别的美女,等到了总队,我介绍更好的给你。”

        蒋纹好半天没吭声,她脑袋一抽一抽的,这句话,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比他之前直截了当的讽刺更像一种侮辱。

        蒋纹吸了一口气,“你什么意思?”

        陈陷磕了磕烟灰,淡淡开口:“蒋纹,我把话挑明了和你说,我和你,不可能。”

        蒋纹嗤了一句,“我没想和你在一起。”

        “睡一觉也不行。”

        “呵。”她冷笑,“你还能克制生理欲望?”

        陈陷看着她,喉头滚动,“能。”

        蒋纹迅速捕捉到了什么,她挑起半边眉,说:“你对我克制过?”

        陈陷的眼睛黑沉沉的落在她脸上,他不说话,但此时的沉默是那么的有分量,充满了隐忍与压制。

        就那么一瞬间,蒋纹知道了他的答案。

        她察觉到陈陷对她口嫌体正时,有些东西她就已经猜到了。

        她本以为自己不会有任何波澜,男女之间的游戏,有时候各自享受的只是追逐的过程,更类似于一种一决高下的输赢之争,于她而言,结果是什么都不重要,她不相信长久,很多事情一旦有了结果和定向,就会变得无趣至极。

        可是当他亲自承认这些的时候,她清晰感觉到,她的呼吸变重了。

        她问:“是和谁都不行,还是只有我不行?”

        陈陷说:“只有你不行。”

        “原因。”

        平地刮起一阵风,陈陷把烟头摁灭在车载烟灰缸里,不再回答。

        他能说什么,她从一开始就不坦诚?

        他试探过几次,她都反应的那么自然,欺骗他,对她而言,好像是理所应当。

        她身体靠的再近有什么用,他还是看不透她在想什么。

        而他明明知道她不坦诚,接触他有目的,他还是让了。

        不明不白的关系,不就只有一个她么。

        ……

        “蒋纹,有些事儿在我心里的位置是不能动摇的。”

        “前女友?”

        “不是。”

        “那就是工作了,你责任心这么强,我威胁到你认真工作的积极性了。”

        “……”

        周正打来电话,在那边问是不是有啥事儿,怎么停车了,陈陷应了声没事便挂了电话,他再去看蒋纹,发现她已经靠回座位,闭上了眼睛。

        他以为她闹腾够了,重新开车上路,气氛说好不好,说坏,似乎也算坦白了一次,没闹不愉快。

        只是直到午饭过后,她和周正换回了座位,陈陷才发现,刚才那一路上,她没再开口说过一句话。

        **

        天地苍茫,盛大旷远。

        南北疆不同,北疆较繁华,城市更多一些,人烟气尚足,而南疆则是荒芜的景,车子一路行驶,建筑越来越稀少,到最后,干脆就是无边无际的沙漠戈壁,风吹沙走,荒滩之上,看不到生命的迹象,远处有绵延的山,山的头顶是撕扯的云线,大片大片的铺开。

        新疆昼长,已经接近傍晚时分,太阳几乎与地平线齐平,天边像烧起来一簇巨大的火焰,几缕光顽强的迸发在路的前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照亮人间,身后是追赶而来的黑夜。

        他们向着最后的光走,穿行在笔直而空旷的公路上,赫然生出一种末世的豪情,决然而悲壮。

        都说常年与大海和沙漠生活在一起的人,因看到的景色大多辽阔大气,所以心胸也更为宽广。

        蒋纹盯着天边的光亮,她想,陈陷确实够心大的,他装着国家,装着使命,装着眼前这一切黄沙土地,所以,容不得他只装一个情字。

        这有违背她极端的爱情观,她想得到一个人,那就必定身心都属于她,世界里只有她。

        但她舍得放弃吗?

        **

        天黑之前,他们停在一处补给站休息,就几幢平房,外面停几辆越野车。

        沿途基本属于无人区,走一个小时,路上一辆车都看不到的那种,这会儿有住宿的地方就行,也不指望达到什么条件。

        无人区到夜间温度直低零下,陈陷和周正车里有常备的抗寒衣物,何岩也裹上了冲锋衣,蒋纹的冲锋衣放在行李箱里,她今早放进去了,忘记拿出来。

        她下车,身上还是件单衣,冷风争先恐后从袖口里钻,卷起了她浑身的汗毛。

        热度一秒钟消失殆尽,她捂着嘴打了个喷嚏,声音很小,但陈陷听见了。

        他把冲锋衣脱下来,里面只有一件短袖t恤,风很大,吹的他衣衫一股一股的,他走过来把衣服给她,蒋纹摇头,不要。

        气温太低,冷的能呵出白气,她那身板弱的随时能被风吹断,陈陷来了脾气,“穿上!”

        蒋纹没说话,干脆直接绕过他去问何岩拿钥匙。

        陈陷手里拎着衣服,站在原地没有动。

        何岩从兜里掏出来给她,就先和周正进去了,蒋纹回到车边,按开锁键,后备箱的门缓缓掀开,她拿手电筒一照,后备箱后来又七七八八放了一堆东西,还有何岩的机器和设备,她的行李箱搁在最里面,很不好拿。

        她把手电筒咬在嘴里,先从最外面的搬起,一个补给用的油桶,很重,她的手已经冻的有点僵了,指头用不上力,搬的费劲儿。

        陈陷站在那儿吸了一肚子的冷风,才把火稍微压下去点,他把冲锋衣丢进车里,走到她旁边,要接她手里的东西,蒋纹纹丝不动,尽管嘴里叼着手电筒,还是能听出来语气中的客气,客气中的疏离:

        “谢谢,不用了。”

        天太黑,平房那边的灯也只能照亮模糊的人形,手电筒的光是小范围的,只能打到他的前胸,看不清他脸上是什么表情。

        陈陷开了口,“这是备用的油,以防沿途没有加油站,如果打翻了,明天你就给我走着进喀什。”

        蒋纹“嗯”了一声。

        但是还是没松手,丝毫没有让他帮忙的意思。

        她的态度不咸不淡的,让陈陷刚刚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火又噼里啪啦烧起来,风越大,火越旺,他还要说什么,蒋纹又在火上浇了一把油:“不麻烦你了,我自己来。”

        陈陷:“你再说一遍?”

        蒋纹重复的很快,但因为太冷的缘故,牙尖有点轻微的打颤,

        “不麻烦你了,我自己来。”

        寒风凛冽,一如眼前僵持不下的气氛。

        陈陷往后退了一步,说:“把东西放下。”

        蒋纹抱着油桶,黑夜里的身影一动不动。

        他再开口,声音里的忍耐全部消失,满满当当的威胁与警告:

        “你放不放?”

        蒋纹想说不放,但陈陷下一秒就踱到她面前,强行劫过她胳膊环着的那桶油,重新摞回车箱里,蒋纹还要过去搬,被他一把从后备箱跟前扯开。

        他抬手扶住车后盖,猛然往下按,“砰”的一声,后盖刚一合上,蒋纹就被他甩到了后备箱上。

        金属皮又冷又硬,石头块似的,蒋纹磕的痛呼一声,嘴里的手电筒也掉下去,她挣扎着要起身去捡,陈陷把她按回去,他力道大,此刻还带着怒意,蒋纹的脊背又是一次撞击,但嘴巴仍是一声不吭。

        她摔红了眼睛,他看不到。

        气温零下的沙漠荒滩,陈陷的臂膀就压在她身体两侧,离的太近,她能感觉到他身体发出的热量。

        怒气冲冲。

        他生气了。

        蒋纹保持着冷静,“这样不太好吧。”

        陈陷压着她,身体的肌肉全部绷起,他捏住她的手腕,眼睛漆黑漆黑的,泛出一点零星的光。

        蒋纹撇开眼,“你说得对,我们不可能,我放弃了。”

        陈陷的一字一句都是有进度条的,不知道哪个字就要爆发,“放弃什么了?”

        蒋纹说:“你。”

        她的身体战栗不止,心跳的很快,被陈陷的体温烫着。

        “从明天起,我跟他们一样,你只是陈队,我不会再做多余的事情……”

        她还要说,陈陷没耐心听了,对着她的唇就咬上去,他的章法就是侵略式进攻,蒋纹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死死抿住嘴,他手伸过来,掐住她的下巴,用力一扳,两人死磕了半天,蒋纹敌不过他,嘴唇被他撬开,没抵抗住,他的温度席卷而来。

        嘶……

        蒋纹第一次被亲的失去大脑思考能力。

        她向来喜欢掌握主导,但陈陷不允许,她一动,他就把她按回去,死死压在车上,蒋纹的手环上他的脖子,再一路延到后脑勺,她还没形成一个抱的姿势,陈陷松开她了。

        他把她的手拿下来,在她耳边说了一句:

        “蒋纹,放弃我,你要说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