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乌苏在线阅读 - chapter 33

chapter 33

        chapter33

        王雯飞速躲到陈陷身后,装模作样的摸着嗓子哼唧:“真的吓死我了,不知道她要干什么,突然就掐我……”

        陈陷背后长眼似的,躲开王雯企图拉他的爪子,“你回去。”

        “啊?”王雯愣了两秒,摇头,“不!我要知道我哪里惹到她了,她凭什么掐我?她得给我道歉!”

        话音未落,蒋纹从地上起来,冲过去就推了王雯一把,她动作太快,陈陷都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王雯已经连人带手机摔出去了。

        蒋纹大踏步过去,揪住她的领子,把她半截身徒手拎起来,阴沉沉的道:

        “你让谁给你道歉?有胆子再说一遍?”

        气场太恐怖,王雯扯着嗓子尖叫起来,疯狂挣扎,她拽蒋纹的头发,指甲刮她的脸,蒋纹一个个受着,手仍然紧紧揪着她的衣领,揪变形了也不松,她扬起另一只手要打回去,被陈陷一把钳住。

        蒋纹气的双眼通红,只有一个字:“滚!”

        周正闻声赶来,一见这场景,懵了:“怎么回事儿?”

        陈陷让他把王雯带走。

        蒋纹不松手。

        “蒋纹。”

        他的嗓音里攒了无尽的风暴。

        蒋纹充耳不闻。

        陈陷耐心全无,他走上前,直接拦腰把她抱了起来,男人的劲儿大到能扯断她的胳膊,蒋纹被迫松了手,王雯恢复自由,连滚带爬的扑向周正那边,被迅速带离现场。

        蒋纹被狠狠摔在墙根,刚站稳,整个人被陈陷堵成一个死角,蒋纹一巴掌就要扇上去,陈陷截住她的手,她反手就是另一巴掌。

        她没有丝毫犹豫,“既然你拦我,这一巴掌你来替她挨。”

        结结实实一巴掌,陈陷被扇过脸。

        他才知道原来她真的下得去手。

        他从小是家里的少爷,所有人捧着,身上磕个小口子他妈能窝沙发里哭半天,后来到了调皮捣蛋的年纪,他就是领头捣蜂窝的,同龄人都跟他屁股后面喊一声“陷哥”,再后来,太皮了,被送到部队里锻炼,男人之间武力说话,他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位置,谁不服,打一架保准儿给收拾的服服帖帖。

        他被女人扇巴掌,生平头一次。

        他用舌尖顶了下脸颊内侧,重重吐出一口气。

        再回过头看她,他目光凝住。

        她脸上有刚才被刮破的口子,不深,但周边红肿起来,伤口刻在皙白的皮肤上格外明显,摔了一跤,身上全是土。

        她太气了,气的发抖,他发现她每次情绪不对劲的时候,身体反应都特别激烈,和平时的冷漠形成鲜明对比。

        但她不肯面对不受控制的自己,就那么盯着地面,死死咬着唇。

        陈陷心里纵然狂风暴雨,她这样子,他还怎么发火。

        她的眼泪确实对他管用。

        无论真假。

        他手掌抵着墙,低头看她:“挨打的是我,你哭什么?”

        蒋纹用力咬紧嘴唇,害怕哭腔溢出来。她本就易怒,忍受过太多太多的羞辱,以至于她现在一受刺激就崩盘。

        她原本以为十五岁之后,她的眼泪就流干了。

        蒋纹打开陈陷的手从墙根走出去,只留下一句话。

        “你给我记着。”

        **

        冷静之后。蒋纹在车上坐着抽烟,冷眼看着车窗外的那群人。

        陈陷背着她站,周正和何岩在一旁帮着说什么,蒋纹看了一会儿,转过头去。

        双方都有错,确实是她们几个阴阳怪气议论人在先,还肆无忌惮的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换谁谁都不乐意。

        但蒋纹的处理方式也过激了点。

        对方的道歉态度还算诚恳,她们要求蒋纹也道歉,被陈陷拦住了。

        他替她说了那三个字。

        原本还嚷嚷着替蒋纹抱不平的周正,瞬间就安静了。

        他以为自己听错了。

        陈陷是什么人,倔和傲在队里出了名的,宁愿被罚一个月负重十公里跑都不跟教员服软认错的人,在这儿给一群幺蛾子道歉,还是替蒋纹道歉。

        他没让她受这个气。

        何岩没有吭声,就在旁边静静看着。

        好不容易应付完,他们还要赶路,没有多停留。

        陈陷略略点头算作告别,王雯还想追上去说点什么,被一位始终沉默的同伴拉了回去。

        “你还是算了吧。”

        王雯不服:“为什么?”

        “他袒护的有多明显你看不出来么?连和我们说话都要挡住我们的视线,那女人就在车里,他看都不让我们看,你说为什么?”

        **

        上车后,仍是陈陷和周正先走,何岩在后面跟着。

        车子行上吐和高速,一路驶往喀什地区。

        周正默不作声把座椅调上来,“昨晚蒋纹睡这了啊?”

        陈陷一宿没合眼,只能不断抽烟提神,嗓子沉沉“嗯”了一声。

        “陈队,你喜欢蒋纹吧?”

        “不喜欢。”

        “你行动可不是这么表现的。”

        陈陷睨了他一眼,语气威胁:“你皮痒了?”

        “还真有点儿!”周正嘿嘿一笑,“不过马上就到队里,有我训练的。”

        陈陷没接茬,眼睛淡淡扫了眼后视镜。

        后面的车稳步跟上,他收回视线,平平看着前方。

        全都是不经意的动作。

        周正看见了,心中不免又叹口气,“但是吧,我觉得你也不能太喜欢蒋纹。”

        陈陷嘴里叼着烟,笑了一声,“瞎撮合的时候怎么不说这些?”

        周正说:“那会儿我以为你对她没兴趣呗。”

        “现在也没有。”

        “陈队,别装了,太明显了。”

        周正唏嘘完,慢慢敛起笑,正色道:“不过说真的,相处时间久了,我发现蒋纹特别依赖你,哥,你有没有想过,万一换一个人还能让她依赖,你咋办?”

        周正还年轻,表达的意思就在他理解的那一层,但他有句说对了,蒋纹依赖他。从在北京开始,或者更确切一点,从酒吧里她被他护在怀里的那一刻起,她就开始不由自主的靠近,把一些东西寄托在他身上。

        直到他习惯。

        她图的到底是爱欲,还是稀缺的安全感?

        陈陷不知在想什么,烟一直烧到尾巴,他都没再抽一口。

        末了,他说:“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儿,你别管。”

        **

        一天都在路上,长途跋涉,蒋纹真真切切领会到了新疆有多大。

        傍晚时刻,两辆车终于成功抵达帕米尔高原附近的边防站点,知道他们今晚回来,门口已经迎了几个人。

        蒋纹一下车就觉得呼吸困难,还有轻微的头晕,何岩提了一兜药出来,是红景天胶囊,“这算是在半个高原上了,走路慢点,先适应适应。”

        蒋纹深呼吸两口,见何岩面色如常,问:“你怎么没事儿?”

        何岩说:“西藏我每年都去,那儿的高反才叫严重,这个程度的我基本没感觉。”

        蒋纹“哦”了一声。

        “这边已经属于边防区了,这是第一站,再往上还有,越往上条件越来越差,他们的部队也在那边,没有特批我们一般进不去,可能就在这边落脚了。”

        何岩头高高仰着,黑夜里,他面对着高原,声音里有隐隐的激动。

        他身上涌动着一股名为“归属感”的气息。

        蒋纹问:“你以前在这里当兵?”

        何岩又站了好一会儿,才回答:“对,很久之前的事了。”

        看来和陈陷是同一种了。

        “很苦么?”

        “苦,但是有意义,在这服过役的,都是把命豁出去的,这经历一辈子也忘不了。”何岩顿了顿,又道:“我很多人生信条是我班长教的,我最敬佩的人就是他。”

        蒋纹粗略算了算年份,“他退役了吗?”

        “没。”

        何岩转过来看她。

        “他牺牲了,六年前。”

        ……

        屋内很热闹,为迎接陈陷和周正的回归,以及新同志的到来,大家伙早早准备了一桌饭菜。

        北方牛羊多,顿顿都能见着,这是大菜,是请客待客必备的。

        人人都喊一声“陈队”,他回到了属于他的地方。

        蒋纹在何岩后面进去,没往里走,她站在门口,没有打扰里面其乐融融的氛围。

        背后有人说话:“怎么不进去?”

        蒋纹回头,身后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和陈陷同一挂的,但他比他更黑一些,身体也更显健壮。脸部有极淡的细纹,是他年纪的象征,但轮廓依然分明,五官立体大气。他们这种人的目光永远透着锐利,像一把刃,周边越暗,他们越明亮。

        陈陷最先注意到这边,“老赵。”

        男人进屋,面上生色褪去,慢慢笑起来,“回来了?”

        “嗯。”

        “不后悔?”

        “不后悔。”

        空气有短暂的凝固,片刻之后,二人勾过胳膊,拥抱了一下。

        简单两句话,屋里有人红了眼睛,有新人不知道怎么回事,旁边的人低声解释:陈队本来退役了,一身功成风风光光回家,但是部队缺人,上面二次召回,他就回来了。

        又回来意味着什么,在这片除去战士和罪犯无人问津的土地,继续不分日夜的坚守下去。

        蒋纹听到了,背后发烫。

        她的目光一点一点转向陈陷,他们今天一整天没有说话,她气他没有站在她那边,让她在王雯面前丢人现眼,但在此刻,她觉得自己到底是俗了。

        他比她想象中的背负的更多。

        温情结束,陈陷简单介绍了下各位,老赵叫赵远,大陈陷三岁,比他早一批过来,早几年在前线受过伤,现在退居二线,负责巡逻和防护工作。他资历最老,是守这片疆土最久的人,大家都尊敬他,喊他大哥。

        何岩和蒋纹简单自我介绍了一下,热烈欢迎之后,大家纷纷上桌吃饭。

        蒋纹有意避开陈陷,最后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发现坐在了赵远旁边。

        何岩和蒋纹的工作都比较特殊,可聊性足,何岩今天更是兴奋,有问必答,一桌上的话题没断过。

        虽说不允许喝酒,但今天有客自远方来,几提啤酒被搬上来,绿瓶上贴着红皮,又见乌苏。

        男人们喝酒都是直接吹瓶,蒋纹想喝,她伸手的那一瞬间下意识的看了陈陷一眼。

        他没看她,在和身边的孟娜说话。她是农村出来的女人,没什么学历,经人介绍过来给边防站的兵做饭。陈陷和她说话姿态熟稔,神色放松,他们显然是旧识。

        蒋纹收回手,走了一个王雯,又来一个孟娜。

        赵远见她伸手又缩手的,以为她不敢喝,举起手里的啤酒瓶,“想喝?”

        蒋纹问:“为什么叫乌苏?”

        “没有为什么,就因为这是乌苏产的。”

        这么简单直接么。

        蒋纹问:“乌苏是地名儿?”

        “嗯。”

        蒋纹说:“好听。”

        “乌苏啤酒对新疆人来说是一种情怀,你呆久一点就知道了,能喝出感情,去哪吃饭都能看见,出了新疆你还会想它,再喝其他啤酒,就是灌白开水。”

        赵远是地地道道的新疆人,说话自带北方的爽朗,以及从心底流露出的自豪。

        “想喝就喝。”赵远把自己那瓶开封的给她,“刚掀的瓶盖,这瓶给你。”

        蒋纹道着谢接过来,赵远重新开了一瓶,跟她互碰,清脆一声,各干了一半。

        陈陷说的对,她一旦端酒,别人就知道她能喝,今天的饭局少不了互相敬酒,一连碰了几个,转眼间喝空了两瓶。

        她没再看他一眼,他也没拦她。

        冲劲十足,蒋纹很快觉得身体热起来。

        她喜欢这种酒肉穿肠过的酣畅之感。

        蒋纹喝酒上脸,白皮肤里透着嫩红,像熟透了的桃子,盈盈而美艳。

        她喝开心了,眼皮半搭着,出了汗,她嫌热,把长发捋到一边,露出细长的脖颈,白的发光,点着淡淡的红。

        赵远见她隐有醉酒之意,和他们这群大男人整瓶整瓶的喝确实不厚道,“给你拿个杯子吧。”

        蒋纹想说不用,赵远已经雷厉风行,对着陈陷说:“后面柜子里有纸杯,拿个给……你叫什么?”

        蒋纹笑了一声,声音轻轻的,“蒋纹。”

        赵远点头,“拿个杯子给蒋纹。”

        陈陷一直没说话,把纸杯拿过来,看明白是要给她倒酒,没给。

        赵远手摊开半天,啥也没拿到。

        他看向陈陷,“你小子要干什么?”

        蒋纹懒懒撑着脑袋,玩头发丝,没看他。

        她听到陈陷的声音盘旋在头顶:“她不能喝。”

        赵远:“有什么不能喝的?啤酒算什么?”

        “乌苏能喝醉人。”

        “小姑娘都没矫情你矫情?你不喝,还不让人家喝?”

        “哟喂——老赵你今儿怎么这么不给陈队面子?有女同志在到底不一样哈!”

        气氛越闹越热,蒋纹跟着笑出声,她笑着扭过头,对上陈陷的眼睛,凉如水,无声的流过她。

        这是今夜他们第一次对视。

        他深深看了她一眼,然后回去,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把纸杯反扣在酒瓶上,淡声道:

        “我替她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