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乌苏在线阅读 - chapter 34

chapter 34

        chapter34

        陈陷戒酒许久,众人皆知,谁来诱惑都没用,他自制力强,这么多年没有人成功过,大家也就慢慢放弃了。

        他把自己贡出来给人挡酒,自然没人放过。

        喝倒了几个,陈陷还稳稳坐着,他很久没这么喝过了,上次在吐鲁番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破例,别人的盛情不能拒绝,但今天,他能说什么,说什么都像找借口。

        蒋纹自觉无视各方探究的目光,但没再动酒了,她想夹菜,离得稍微有点儿远,她刚要起身,旁边的赵远替她端了过来,放在她面前。一行为惹得周围调侃声四起。

        蒋纹笑着道谢。

        对面有人说:“老大,我也想吃。”

        赵远说:“自个儿站起来夹。”

        那人笑说:“你咋不照顾照顾我呢?”

        赵远想给他一脚,“你跟个小姑娘争什么?”

        蒋纹停筷,认真的说:“我快25了。”

        赵远听出来她对“小姑娘”这个称呼颇有微词,“我快35了。”

        “哟哟哟,这报年龄又是想干嘛?要不算个生辰八字得了,老大也该到日子了。”

        眼看气氛越发展越不对,赵远及时刹车,让人闭嘴,话题才堪堪止住。

        周正余光看蒋纹,她没事人似的,和赵远时不时低语几句,嘴角一直勾着,笑容柔和,她要对着陈陷这么笑,那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周正再去偷瞄另一边的人,他刚把手边剩下的半瓶酒一口干完,不知道再想什么,脚边零零散散堆了有七八个空瓶。

        在场知道的多点儿的就周正一个,大家乱点鸳鸯谱,他听着快憋屈死了,又什么都不能说。

        饭局差不多结束,滴酒未沾的几个出去夜巡,第一波喝倒的人已经睡得扯起了呼噜,还剩几个能立住的,扎堆聊起天来,烟雾在头顶打着旋儿,紧绷的心态在今夜得以放松,过往,经历,大家津津乐道,不知不觉在边塞呆了那么久,仍然难平一腔热血。

        能来的,都不容易,也不简单。

        全是男人的话题,蒋纹不便打扰,她要走,赵远在她耳边说了孟娜的宿舍,让她睡在那儿,蒋纹点点头,安静离席。

        走到里面的走廊,隔空屋外一室的说笑声,她舒了一口气,慢慢找房间。

        走了两步,身后传来脚步声。

        蒋纹没回头,她看到她要找的宿舍房号,刚准备过去,肩膀被人一带。

        她贴在墙上,起不来,陈陷的手摁着她。

        他身上酒气很重。

        灯光昏暗,像偷了别人的光,离得如此近,仍然照不清眼前人的脸。

        陈陷的状态不对。

        蒋纹能清晰感觉到他身上涌动的烦躁和隐忍,他一向矛盾,但没如此明显过。

        他在压抑自己,不知哪个能战胜。

        蒋纹吐出一口气,说:“怎么。”

        陈陷的语气有轻微的波澜,他问:“你去哪?”

        “你管我?”

        “蒋纹,这才第一晚,你就等不住了?”

        这话有歧义,蒋纹没听懂,他们今晚的交流基本为零,她一整晚都在和赵远说话。

        “……”

        赵远?

        他不会以为她要和赵远发生点什么吧。

        沉默的时间太久,陈陷不耐的拧眉,“你装什么哑巴?”

        蒋纹心里头明镜似的,嘴上问的模糊:“他宿舍是哪一间?”

        话一出口,气压骤降。

        空气无形之中被拉扯,他和她各持一端,灰尘仿佛都有了重量,轻轻一落便会爆炸。

        陈陷压下脸,背着光,“和我一间。”

        他果然会错意了。

        蒋纹歪着头,“那……带个路?”

        陈陷没说话。

        “不是说介绍更好的给我么?”蒋纹后背紧紧贴着墙壁,唇线上扬:

        “这个就挺好。”

        应景似的,那边传来赵远爽朗的笑声,他们氛围正盛。

        蒋纹勾出一个更深的笑,眼睛一眨:“争取让你叫我声大嫂哦。”

        那个“哦”字还没意犹未尽的说完,陈陷摁她的手猛然收紧,脚下一抵,她身后的“墙壁”突然向后塌了,蒋纹回头,原来是间房门。

        陈陷把她推进去,反手抵在门上,蒋纹想去抓门把手,陈陷一把捏住她的手腕,一拧,按死在头顶。

        他俯身在她耳边,酒气只凝成一句话:“把门堵好了。”

        蒋纹还没反应过来,凉风一袭,牛仔裤被他扒到膝盖。

        卧槽。

        她想踢他,裤子挡在膝盖,抬不动腿。陈陷的手直接摸了上去,她有运动的习惯,臀形练的翘弹,他用力一掐,肉感饱满,外力十足,蒋纹差点儿叫出来。

        她往前一磕,鼻尖撞上他的锁骨,这人身材健壮,但该有的细节丝毫不显粗糙,照样完美。

        她轻颤着:“你不是不让我碰吗。”

        “你的身体不是我的么?”陈陷的手从她腿缝儿一溜滑过,嗓音透着哑:“我要上你,还得挑日子?”

        蒋纹被刺激的腿紧缩在一起,“你喝多了?”

        陈陷不答,他的手游离在她身上,质感清晰,每一处茧都贴着她柔软的皮肤。

        蒋纹唇瓣覆上他的喉结,一路蹭上去,蹭到他耳边,往里吹了一口气:

        “你先搞清楚,是我要上你。”

        她说完,明显感觉到陈陷的身体僵了一下,太黑了,视线失效,感官触觉无限放大。她胸前一疼,像被火托着,又被重重压回去。

        蒋纹的呼吸随着他的力道一深一浅,她仰着头:“换一边摸,我两边不对称。”

        陈陷手没拿出来,只有头低了下去。

        感觉到被温热包裹住的那一刻,蒋纹脑子炸了。

        ……

        人生还有什么是不满足的?

        没了。

        蒋纹胳膊环住他的脖颈,他的板寸刮擦着她的皮肤。她的牛仔裤早已不翼而飞,两条腿缠着他精壮的腰,被挤开的一瞬间,蒋纹浑身的疙瘩冒出来。

        “操。”她低骂。

        他用行动惩罚她的粗话。

        他还没完全进来,她已经受不住了。

        “怎么这么疼?”

        陈陷掐着她的腰往下摁,“你太紧张了。”

        “后面那个张字多余了。”蒋纹一点儿嘴巴上的亏都吃不得,“跟你上个床而已,我紧张什么?”

        陈陷狠狠一撞,到顶了,蒋纹魂都没了,她刺激的头发从根而立,血冲到了指尖,“你他妈要我死啊。”

        “你话太多了。”

        “亲我不就行了?”

        陈陷抬眸,隐约看到她湿漉漉的唇。

        他把她塞在内衣里的衣服扯出来,给她脱下来拧成条,蒋纹看出来他想干什么,以为只是吓唬她,轻飘飘的笑:

        “你把我嘴堵住了,我没法儿叫啊。”

        陈陷动作没停,掐住她的下巴,把衣服条勒了进去。猛一用力,猝不及防的,凉意和滚烫一并冲进来,蒋纹被撞出一声闷哼,从嗓子深处,止于舌尖。

        她说不出来话,只能这样发断断续续的声。压抑又禁忌。

        陈陷拦住她要打他的手,重新放回自己的肩上:“这不是能叫么。”

        蒋纹心里有一万句骂人的话。

        酒没喝醉,她要被陈陷一下一下的弄断片了。

        迷乱之中,她手关节一痛,陈陷在摘她的手镯。

        蒋纹不能说话,只能“呜呜”的叫,她使劲挣扎,生取玉镯手会很痛,陈陷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蒋纹感觉手上的皮被扒了一层,火辣辣的,她的玉镯到了他手里。

        她气的要杀人。

        陈陷抵着她,意乱情迷,他和她无缝衔接。

        他的声音在此刻听,沙哑又性感。

        他举着她的镯子,问:“自己的?”

        蒋纹不理。

        他一顶,蒋纹又痛又麻,她快到头了,一千只蚂蚁在咬一般,她神智不清,理智崩塌,思维全部飞到外太空。

        用这种方式逼供,陈陷这个狗日的。

        “说不说?”

        这次是真的威胁。

        蒋纹赶紧摇头。

        “别人送的?”

        点头。

        “谁?”

        蒋纹心脏骤缩,身下一紧,陈陷被她夹得差点缴械。

        他磨着她往深一冲,蒋纹控制不住了,他还问了什么,她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

        手镯不知道丢哪儿去了,蒋纹也管不着,她被陈陷翻了个个儿,脸对着门,胸前垫着他紧实的小臂,深深窝进去。

        她站不住了,要往下滑,又被陈陷顶上去。

        直到——

        脚步声停在门口,外边的人一边拧门把手一边叫人:“陈队……”

        蒋纹就被撞在门上,紧紧抵着,外面的人打不开门,“咦”了一声。

        他又反复试了几下,里面的蒋纹心脏砰砰砰的跳,掌心满是汗,牢牢按着门,她一松手,门就能打开。

        蒋纹算是听懂他那句“把门堵好了”。

        身后的陈陷反倒不嫌事大,一点一点退出来,再寸寸挤进去。

        蒋纹心里火烧火燎,一点儿声都不敢出。

        “陈队睡了吧。”

        是周正的声音。

        “可能喝多了。”

        这是赵远的声音。

        两人一走,蒋纹抖着手去反锁,她手心全是黏腻的汗,锁了好几次,才听到“咔哒”一声。

        她不在乎形象,可这里是他的地盘,她不想坏他的名声。

        门锁上,蒋纹终于喘上气,双腿就势一软,陈陷在她身后一捞,把她提起来固在自己怀里。

        他笑的肩膀都在颤。

        蒋纹一系列操作,陈陷就在她耳边评论了一个字:“怂。”

        蒋纹筋疲力尽,还在担心刚才的突发状况,问:“赵远睡哪儿?”

        陈陷的肩抖得更厉害了。

        “这屋我一个人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