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乌苏在线阅读 - chapter 36

chapter 36

        chapter36

        沉默良久,    蒋纹问:“你和他认识多久了?”

        孟娜反问,“你呢?”

        从北京开始算,快两个月了吧。

        世间事真是瞬息万变啊。

        蒋纹轻描淡写的:“一个多月。”

        孟娜吸了一口气,“就这样?”

        “怎么?”

        孟娜脸色不好看,“如果你不是真心的,我劝你点到为止。”

        蒋纹端着盆,    也不反驳,    淡淡看她:“那你怎么知道他是真心的?”

        “他比你坦荡多了。”

        这话在理。蒋纹点点头,道:“你知道个屁。”

        “……”孟娜瞪圆眼睛,    “你说什么?”

        “用时间衡量真心,    那是你的思想。”蒋纹站直身子,    等贫血那阵头晕目眩过去,    说:“这事儿图个你情我愿,哪怕只认识一天我也能睡他。”

        孟娜摔菜,忿忿道:“陈队很优秀,    你不能这样说他。”

        蒋纹笑了,    “对我而言,    他就是陈陷,没有那么多身份。”语毕,蒋纹看向孟娜气的泛红的脸,道:“这也是为什么你认识他这么久,还不敢出手的原因。”

        蒋纹的眼睛偏细长,自带冷感,她面无表情视人时,    那双眼睛黑而冷,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笔直而阴冷。她将人看得透,但非犀利,而似一条隐蔽在暗处的蛇,悄无声息寻觅着一个人最见不得光的部分,等发现她的存在时,她已经在那里盘卧已久。

        孟娜心头一缩,但仍是不服,“你想太多了。”

        蒋纹没有细究的打算,耸了耸肩,见她手边还有菜没清理完,问:“用我帮你么?”

        孟娜停住手,定定望她:“你是真反应迟钝还是装无所谓?”

        气氛都这么尴尬了,还跟没事人一样,心是有多宽。

        蒋纹掀起眼皮,目光平淡,“你对我有意见,就要求我也对你有意见?”

        “我对你有什么意见?”

        “你觉得我是个随便的女人,会害了陈陷,不相信我说的话。”

        孟娜做不出表情,“……你不是?”

        “我不是。”

        蒋纹认真回答,“我不随便,也不会害他,更不想对他说谎。”

        尤其是经历了客栈那晚以后,她觉得对陈陷说谎是一种罪,看他的眼睛,她消失许久的良心会痛。

        真是造孽啊。

        孟娜抿着嘴看了她一会儿,倒也没表现出太不屑的样子,低头继续弄自己的东西。

        蒋纹再去帮她,她也没说啥,二人的交流浅浅淡淡,但只要不再提及陈陷,蒋纹的反应都很冷漠。

        她和那些女人最大的区别,恐怕是提起陈陷,那些女人会眼前一亮,露出羞涩的神情,而蒋纹却像是活过来了一般,身上沾上了人气。

        **

        太阳抵达最高点,院子里响起越野车的声音,孟娜丢下锅铲走出厨房,看到陈陷和赵远先进了院子,何岩抱着摄像机走在后面,检查今早的拍摄。

        孟娜迎上去,朝他身后左右看看,“周正呢?”

        陈陷:“归队了。”

        “那你呢?”

        “明早带队巡逻。”陈陷下巴冲后面的何岩指了指,“他跟拍。”

        巡逻的危险系数是极高的,没有相当过硬的身体素质与心理素质完全不能胜任,孟娜看了一眼何岩,“他行吗?”

        何岩听到,拍拍胸脯,“放心,我曾经参与过,一有情况我就撤退,不影响他们进程。”

        孟娜问:“老大也去?”

        赵远点头:“队里批了。”他舒展一下身体,背过身道:“可能是最后一次。”

        最后一次,踏上那条他走过无数次的险路。

        他用尽一辈子热血守卫的地方,该换后一辈的人上场了。

        陈陷眼睛扫过一圈,确定人不在院子里,孟娜还想说点什么,还未开口,他已大步向平房走去。

        赵远看见,过去轻拍了下她的背。

        日光强烈,格外刺眼。

        孟娜有些恍然,她说:“这次回来,陈队变了。”

        赵远叹了口气。“他总得成家,在这耗下去也没个头。”

        孟娜扯起嘴角,“那女人能让他成家?”

        “成不成不知道,但换不了别人了。”赵远眯眼笑笑,“这小子这回栽的太深了。”

        昨天晚上陈陷那飞醋吃的,就差跟他动手了。

        何岩未结束录制,陈陷就还算在休假期间,配合吴司令分配的任务而已。今日回到大队,首长一见他就舍不得放人,让他赶紧归队,陈陷没吭声。

        赵远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每一次巡逻都是把命拴在裤腰上,为期少则十多天多则个把月,这次有记者跟随,路线可能不走太艰险的,但也绝不是易事。

        这一去,不知多少天。

        那山底下的边防站里,还有一位他的心上人。

        ……

        陈陷进屋,里面一片阴凉,暴烈的阳光止于门口,蒋纹在摆桌椅板凳,她前面跟孟娜学着炒了几下菜,腰间还装模作样系了一条围裙,头发洗过,松松散散挽了个低发髻,碎发是女人最妩媚的象征之一,她动,它们跟着晃动。

        她早听到院内有响声,但没出去看,陈陷进来,她也没停手里的动作。她不说话,他也不开口,就那么倚着门看她。

        蒋纹不自觉想起昨夜的种种,鱼水交缠,清亮的白天都沾染了缱绻之意。

        她放好最后一个木凳,走过去,手一寸一寸从他坚硬的腹部滑上去,她感受着他轻薄衣衫下排列撑起的肌肉,一点,一点攀上去,轻轻拢住他的脖子,问:“我的烟呢?”

        她的雪莲不见了。

        陈陷从上而下俯视她:“扔了。”

        蒋纹掐着他的脖子,“你去死吧。”

        陈陷任她掐着,眼睛黑沉沉的,“好,动手吧。”

        “……”蒋纹松开他,“神经。”

        陈陷扯扯她身上的围裙,“什么意思?”

        “提前扮演一下贤妻良母。”蒋纹扭着腰转了一圈,勾出一个脆生生的笑,“我好看么?”

        她头发上的香味融进呼吸里,这味道他熟悉,他们站里都用这个洗发水。

        “贤妻良母。”陈陷声音低了,“你当么?”

        蒋纹说:“看给谁当了。”

        “给谁?”

        “谁有本事让我嫁,就给谁当啊。”

        陈陷眸色一暗,拽着她的围裙带往怀里一带,她整个人跌了进来,陈陷在她耳边沉沉道:“你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蒋纹也在他耳边低语:“男人不就爱听这种话么?”

        陈陷“嘶”了一声,刚要治治她,赵远和何岩进入房子。

        蒋纹轻轻笑了一声,把他推开,出去外边了,留下一身香。

        **

        饭菜上桌,新疆拌面,鸡蛋西红柿,汤汁满满,回锅肉,炒土豆丝,还有一盘青椒炒肉,上面盖满洋葱片,这边的洋葱俗称“皮牙子”。孟娜前面说了半天,她都没听懂。

        北方饭菜顿顿不能缺肉,只要是主食都称之为“饭”,面是必不可少的,米饭反而是次要的,男人食量大,工作强度又大,面能撑住饿。

        蒋纹看孟娜一人掌勺,那调料放的哗哗的,这边口味普遍偏重,但味道极香。

        孟娜下好各自的面,把菜摆好,“里面有一道是蒋纹炒的,猜猜?”

        蒋纹没出声。

        大家伙挨个儿尝过,赵远说是鸡蛋炒西红柿,“这菜简单,闭着眼都能学。”

        孟娜瞪他,“简单你来炒。”

        赵远说:“看来不是这道。”

        孟娜撇过脸问陈陷:“陈队猜猜?”

        陈陷拌着盆里的面,头也不抬:“哪个最难吃就是哪个。”

        吃饭用的是个方桌,他和蒋纹面对面,蒋纹在桌底下踢他一脚。

        陈陷挨了一下,仍然没抬头。

        何岩说:“我觉得都不难吃。”

        孟娜笑起来,“因为蒋纹就炒了几下,收尾是我收的。”

        蒋纹一直没说话,赵远注意到了,问:“你炒了哪道?”

        蒋纹憋出三个字,“土豆丝。”

        “不错。”他说:“继续努力。”

        这话就是个敷衍的安慰,蒋纹点点头:“谢了。”

        吃到最后,菜各剩一些,大家都饱了,在聊天,陈陷什么也没说,端起那盘土豆丝,全部倒进自己的盆里。

        饭桌上大家还在各聊各的,没有人注意到。

        孟娜看见了,她瞥了一眼蒋纹,后者压根没看到,低头摁着手机。

        孟娜又看了一眼低头吃饭的陈陷,慢慢放下筷子,不再说话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两天准备考试,明天考完就好了。

        下章起就不聊骚了,各位提前做思想准备,因为全文走向我已经安排好了,蠢蠢欲动啊,我下手向来不是那么狠,希望你们也不要骂我太狠。

        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