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乌苏在线阅读 - chapter 38

chapter 38

        chapter38

        凌晨四点,蒋纹按断闹铃爬起来,窗外漆黑一片,屋内伸手不见五指,隔壁床的孟娜还在睡,呼吸声匀称。

        蒋纹动作尽量放轻,衣服在睡觉前已经换好,她提着包悄步出去,外面已经有人醒了,是赵远嘱咐送何岩的小张,他坐在桌前收拾东西,只开一盏灯,暗黄的光照亮边防站。

        见蒋纹出来,他有点诧异,“怎么起这么早?”

        何岩从外面进来,他刚洗漱完,镜片上沾了层薄薄的雾气,说:“她跟我们一起。”

        小张有些犹豫:“这……”

        何岩解释:“我昨天打过招呼了,放心,有批示的。”

        临时多加一人是风险极大的事儿,何岩昨天在电话里被骂的狗血淋头,好话都说尽才把领导说通,领导一边骂他一边连夜给他向队里请示。

        领导知道何岩此番去西北意义非凡,他已经混出一点名堂,在国际上小有名头,大不必亲自跑前线,还跟这么一个不为大众所知的冷门专题,这是他博上全部的采访拍摄,极有可能,也是最后一次。

        他能有如此多特权的代价便是,他以个人名义承担所有的特权带来的后果,放弃工作身份。

        他们理解不来这么多年何岩在找寻什么,执着什么,都一把年纪了还没把世事看透,成天身上透着股拧巴劲儿。

        但有些东西,终究只有何岩自己知道。

        一切准备就绪,小张去开车,蒋纹和何岩在院子里抽着烟等,凌晨期间,温度低的厉害,蒋纹裹着冲锋衣,干冷的风呼呼刮,脸有点儿刺疼,但心是热的,砰砰砰在胸腔里兴奋。

        她要去找他了。

        门口走出一个人影,走两步又停下,孟娜套了个棉衣站在那儿,她刚睡醒,五官皱成一疙瘩,眼睛蹙成一条缝,看到蒋纹后,一点一点睁开了。

        蒋纹也看她,隔着缕缕而升的青烟,孟娜的神情很复杂。

        隔着一段距离,她身体前倾问她话:“你要一起去?”

        蒋纹点头。

        孟娜又问:“他同意了?”

        蒋纹没回答,吸了一口烟,朝她的方向吐出去。

        车开过来,横在空旷的院中,车灯闪了闪,示意他们上车。

        蒋纹把烟踩灭,撑着膝盖站起来,她站在黑夜之中,脸上的表情有种绝而狠的美感。

        明明那么多不可能,那么多别人想都不敢想的事,她还是去做了。

        闷声不响追着陈陷而去的,蒋纹是第一个,还完全不计后果。

        那有多危险,是个人都知道。她看起来并不在乎。

        这俩人互相为彼此做事儿,都是一个字不露,不说,却沉甸甸的。

        孟娜说:“你是真的有能耐。”

        蒋纹听着没觉不妥,淡淡道:“我就当你夸我了。”

        孟娜抿着嘴沉默了一瞬,说:“注意安全。”

        蒋纹冲她挥手再见。

        “嗯。”

        车发动,蒋纹坐在后排,她拧着身子从后面的玻璃看出去,防护站与浩瀚寂静的荒原一比,显得那么渺小,像一座孤岛,世世代代被遗落在那里。

        谁会看到他们?谁会知道里面住着一群默默坚守岗位的人?

        它透出百十方里的唯一的微光,孤独而单薄,但车离它越远,那聚着的光便越明亮,穿透层层深浓的夜色,印在她的眼里。

        蒋纹知道,等天一亮,院中高高飘扬的红旗,将成为这片荒原里唯一的红色,它孤身一个,却又那么鲜艳,神圣,伟大。

        **

        边防总队戒备相当森严,一行人全部下车接受检查,所有信息经过核对,车上的行李逐一过检,彻头彻尾的查了一遍,才给他们放行。

        又往里开了将近十多分钟,巨大的铁门出现在视野里,车不再被允许开进去,一行人在门口下车,脚一踩地,蒋纹就觉得呼吸不上来气,风如刀割,又冷又利。

        天很近,蓝的令人眼晕,云大片大片撕扯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移动,山像被分割成两块,拼接在一起,山顶覆盖白雪,其余裸露的地方则是泥土的颜色,深而黑,光秃秃的。

        门口立一块巨碑,上面刻着名称,字迹被风化,边缘有点儿模糊,但仍能看清。底部有几串介绍:成立于198x年,平均海拔四千多米,与沿岸三个国家对接,等等。

        蒋纹背好包,裹紧身上的冲锋衣,何岩走在她旁边,“能适应得了吗?”

        说实话,不太行。

        她的手机竟然冻关机了。

        蒋纹一张嘴,话还没说出来,寒气倒是呵了出来,“靠……”

        她声音冷的发颤,感叹:“比山下冷。”

        何岩看了一眼手表,清晨六点。

        “这边最低温度能到零下四十多度,一年里八个月都是寒期。”

        “……”蒋纹问:“现在是么?”

        “现在不是,再过一个月就到了。不过那会儿我们应该已经走了,不用担心。”

        蒋纹“哦”了一声,再没问。

        先不说别的,就这环境和气候都够折磨人的。

        空气干冷,硬邦邦的,风吹的人骨头都疼。

        陈陷就是在这样的地方坚持的。

        蒋纹咬咬牙,“走吧。”

        **

        有人来接应他们,蒋纹跟着何岩喊了一声“吴司令”,他们二人显然是旧识,何岩道:“您怎么在这儿?听老刘说您不是调去坐办公室了?”

        吴司令朝他背后一掌:“我怎么不能来?不想见我是不是?”

        何岩笑说:“我哪敢。”

        两个士兵过来帮他们搬行李,蒋纹一个包,何岩都是些仪器,那人要帮蒋纹拿,蒋纹连忙摆手说不用,几人跟在吴司令身后,他道:“你小子,这回搞不出名堂回头别说认识我,我可把最好的兵派给你采访了。”

        何岩点头点头再点头。

        “不过丑话说在前头。”吴司令突然正色,气场瞬间严肃起来,“你的拍摄工作,不允许对他们造成任何干扰,一切以命令为准,你们领导嘴皮子说烂都没用,让你撤退你就立刻撤退,听明白没有?”

        何岩也收起玩笑脸,“是!”

        路过的士兵们都排成一路纵队,蒋纹瞄了几眼,没有发现陈陷。

        一路走到集合场地,蒋纹呼吸不自觉屏住了。

        边防巡逻车一列排开,士兵方阵排列整齐,各队口令此起彼伏,中气十足,全体人员全副武装,头盔,作战服,军靴,迷彩包,挺拔而威严。

        头顶是蓝天,背后是雪山,眼前这一道又一道迷彩绿色,站成帕米尔高原之上最庄重的守护线。

        各队士兵迅速上车,吴司令带着他们走到第三辆,也是最后一辆车后,一人背对着他们,他的着装和其他人一样,一身迷彩服,勾勒出结实高大的背影轮廓,手撑在腰带上,看士兵一个一个上车。

        吴司令叫人,声音浑厚:“陈陷!”

        他转过来,眉头习惯性拧着,一张脸卡在头盔里,五官更显立体,线条也更锋利。

        他先看到吴司令,何岩,然后……

        蒋纹往何岩身后挪了一步,掩耳盗铃。

        吴司令跟陈陷嘱托了两句,过来拍拍何岩的肩,便走去一旁,何岩拎着设备先上车,蒋纹紧跟过去。

        陈陷站在车门旁,还保持双手扶腰的姿势,她第一次见他穿迷彩服,身上的血性与硬气在此刻显现的淋漓尽致,他只需站在这里,便是无尽的威严。

        他没有表情,但蒋纹感觉到了他身上隐隐的怒气。

        “蒋纹,这不是儿戏。”

        果然是生气了。

        蒋纹开口:“我想试试。”

        “你试什么?拿什么试?”陈陷脸色阴沉的可怕,“就你那几下子,你撑得住几公里?”

        蒋纹舔了下唇:“我自己承担后果,你不用管。”

        他们这边的动静引起吴司令的注意,他走过来,看了眼蒋纹:“怎么回事?这姑娘不是和何岩一起的记者吗?昨天晚上总部来电话报的人名,来头不小啊。”

        陈陷没多解释,就一句话:“她不能去。”

        吴司令立刻就把这话曲解了:“我给你下个任务就这么艰辛是不是?配合一下,就一个月,我看还能掉你层皮?”

        何岩探出头来,一看这阵仗就知道发生什么了,他向陈陷说明情况,他和蒋纹都属于个人行为,虽然能跟拍,但行为受限,会掌握分寸。

        不能耽误时间,陈陷强压着火,黑着脸对蒋纹道:“上去。”

        这车是大型巡逻车,离地几米高,第一节台阶几乎快到蒋纹的下巴,她背着包,两手抓车两边的扶手,跳了半天也跳不上去。

        她回头看陈陷,他冷眼盯着她,一点帮忙的意思都没有。

        蒋纹咬牙,转回去,想喊里边的何岩拉她一把,刚要开口,腰上多了一截胳膊,屁股被人一托,她整个人被举起来放在台阶上。

        蒋纹跨进车厢里,再去看陈陷,他两手一撑,引体向上,身体轻轻一跃,三秒不到,稳稳当当踩进车厢里。

        他跃进来,身体还带着向前倾的惯性,蒋纹没动,他也没控制力道,直接逼近她,完全没避开的意思。

        攻击力太强,蒋纹被逼退了一步,人闪到一边,她抬头看他,他在门边坐下,手搭在腿面上,标准坐姿,不看她,也不说一句话。

        这人真是……

        蒋纹气的肝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