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乌苏在线阅读 - chapter 41

chapter 41

        chapter41

        “干什么呢?”那边问。

        蒋纹慢慢蹲下身,把手机夹在耳朵和肩膀之间,不回答。

        山里的夜晚异常黑,浓郁而厚重,好像能包容一切秘密。

        她不说话,那边也不停嘴,她知道傅寻慈有这个本事,可以自己念叨半个小时,平时他不会如此闲,蒋纹知道他很忙,他的世界不分白天黑夜,只有危险和安全,时间对于他这种亡命徒来说是有期限的,尤其是坐到了他那样的位置,落马就是死路一条。

        他会给她打电话,就证明他现在是安全的,他平时精神紧绷的太久,时刻都在生死场上,一放松下来,话就特别多,像个孩子。

        他信任她,也只信任她。蒋纹是唯一一个见证他走到今天这一步的人,他现在足够强大了,可以打跑那些欺负他的人了,所以他要保护好她,好像这样就能保护好当年那个十七岁的自己。

        “昨天下雪,我要冷死了。”傅寻慈吸了吸鼻子,说话有点儿鼻音,闷闷的,“这边八月份竟然下雪,我只有薄衣服。”

        蒋纹终于出声打断:“哪边儿?”

        问完她就后悔了,她忘了她从不问傅寻慈“在哪儿”,“在干什么”这种问题,这种行踪问题对他来说是能致命的。

        那边顿了顿,却回答了:“南非。”

        蒋纹换用手拿电话,忍不住张嘴骂他:“那他妈是南半球,当然会下雪。”

        “你怎么知道?”

        “地理课上都讲。”

        傅寻慈笑了一声,“我没上过学。”

        蒋纹沉默了一秒,“让你手下给你买两本地理书。”

        “不识字。”

        “你个傻逼。”蒋纹觉得傅寻慈这人越活越幼稚,“买厚衣服去。”

        “不买,你见哪个老大穿棉衣?”

        蒋纹嗤笑:“老大不过冬?”

        他也笑,傅寻慈有一个很奇特的地方,他的声音很年轻,很澄澈,不见面只听声,会以为他还是个十几岁的少年。

        明明罪孽极深的一个人,偏偏又赋予他最干净的嗓音。

        “你去新疆了?”他问。

        蒋纹想起了那晚在驿站拿枪指着她的人,那是傅寻慈的人,她顶着会被怀疑的风险把人放了。

        她问:“你那个手下告诉你的?我前段时间……”

        “不是我的手下。”傅寻慈说:“他犯了点事,让我给他一个机会,我派他做事,可是他做错了。”

        傅寻慈轻描淡写的,蒋纹停了一会儿,心里已经有预感,“那他人呢?”

        傅寻慈说:“死了。”

        “……为什么?”

        “他不是我养的人,如果被抓,就算为我守口如瓶,第一个出卖的绝对是你。”

        蒋纹有点喘不上气儿,“可是他没有。”

        “那就让他永远没有。”傅寻慈说完,很疑惑:“我做错了吗?”

        他在讲述那个人的生死时,冷漠,狠厉,毫无人情,但他问这句话时,完全是一个孩子的语气。

        蒋纹不说话,他也不在意,道:“我这两天叫人去接你。”

        蒋纹捏紧手机:“傅寻慈。”

        这是他第一次干扰她的生活。

        “那边太危险了,我不放心。”

        蒋纹:“不危险,治安挺好。”

        “我是说人。”

        人?

        “谁?”

        “那个记者。”

        蒋纹已经不好奇傅寻慈是从何得知她全部的近期消息,又是从何得知这些人危不危险了,她害怕从他嘴里出现“陈陷”的名字,那意味着有些事情会向毫不受控的方向发展……蒋纹摇头:“他没有问题。”

        “他有。”傅寻慈很笃定,“还有那个队长。”

        蒋纹激动起来:“他最没有问题!”

        “他们会害你。”傅寻慈声音很平缓,“你要相信我。”

        蒋纹气的提高声音:“我身边的人都有问题是吧?”

        “是。”

        她冷笑了一声,“那你呢?傅寻慈,最有问题的难道不是你?”

        傅寻慈却说:“我不是,我不会害你。”

        “你他妈得病了吧。”

        这一次,电话那边没有很快回答,他得病了吗?或许吧,他只是不希望有人再欺负他们,谁都不行,如果有,那就让他消失。

        屏幕冰凉冰凉的,冻着蒋纹的脸。

        一阵极淡的叹息过后,傅寻慈又说了一遍:“你要相信我。”

        “滚蛋!”蒋纹头一次对他用这么狠的口气说话:“我告诉你,别人我不管,那个队长,你敢动他,我跟你没完。”

        傅寻慈仿佛没听见,“我要叫人去接你。”

        “我不走。”

        傅寻慈又说了一句什么,蒋纹没有听清,手机冻关机了,像捏了块冰在手里,冷的指关节疼。

        再不回去会起疑,蒋纹撑着旁边的树站起来,缓过点儿神,拖着被冻木的双脚走回去。

        这几年她和傅寻慈的联系并不多,其实他具体是做什么的,她不清楚。傅寻慈不愿意把她牵扯进来,她也不去过问。他刚开始跟人干架闹事儿时,她一直调侃他是黑社会,后来,这些似乎发展成了他的主业,而他也渐渐不再谈关于这份“主业”的事儿,从他开始有了积攒的财富,和避不露面开始,蒋纹就知道他已经踏入了另一个世界。

        她接触过很多人,没有哪次会让他有这样的反应。

        一定发生过什么事儿,且关乎他们每一个人。

        **

        高原上的水八十度左右便沸了,赵远把锅从火上拿下来,盛了一保温杯递给陈陷,说:“待会儿给蒋纹送点儿水和吃的去,一直也没见她人,晚上不吃东西哪行?”

        陈陷拿根树枝拨着火把堆,火光照在脸上,忽明忽暗的,他没吭气儿。

        赵远叹了口气:“大老爷们别成天跟个姑娘过不去,不是我说你,把人家惹不高兴,最后还不是给自个儿心里添堵?”

        陈陷啧了一声,“您还能看出来我心里堵呢?”

        “你这臭脸都摆了一天了,我看蒋纹都没敢跟你说几句话,你欺负谁呢这是?”

        陈陷听得可笑:“她都敢跟来,还能有什么不敢的?”

        “你说这话就不厚道了,人家漂漂亮亮的缺人追?头睡肿了啊跟过来吃这苦,为了谁你不清楚?”

        陈陷清楚,就是清楚他才觉得她胆子忒大,他拢着眉,道:“这就不是她该来的地儿。”

        “我看你就是心疼。”

        陈陷一怔,眉头蹙在一块,“越扯越没边儿。”

        “你拉倒吧,往回有记者跟队采访,也没见你意见这么大过。”

        赵远这句一针见血,陈陷说不出话了。

        “去,把这些给人送去,好好和人说话。”赵远从背包里拿出一袋压缩干粮扔他怀里,又道:“有几次我瞅她走路姿势不大对,一天了也没见她说,你等会注意注意。”

        走路姿势?

        陈陷猛然想起她早上跳车的时候,确实扭到脚了,她说没事,他就真的以为没事。

        他全天都在巡逻上集中注意力,余光里只要能找到她就行,倒是真没怎么管过她。

        被赵远这么一说,陈陷突然有点难受,他想起蒋纹跟他说她会搭帐篷的时候,他还给人一脚踹翻了,心里一阵堵,还有那么点抽疼抽疼的意思。

        **

        帐篷里,蒋纹架着一个小暖炉,何岩给的。

        刚刚脱鞋的时候她差点没疼晕过去,本来冻僵了,又固定在鞋里那个角度,走起路来除了有时候不敢用力,大多是没啥感觉的,结果一脱鞋,难免发生点触碰,这一碰就不得了了。

        她咬着牙脱了靴子,脚冰的像块石头,硬邦邦的,她脱下外衣裹在上面,放暖炉边上烤着,烤了一会儿回温了,触觉逐渐复苏,脚踝处的疼痛愈发明显,又痒又疼,还发麻。

        她抱着膝盖缩在那里,打算先这么睡会儿,帐篷帘子被拉开,蒋纹抬起头,看清来人后,一句话没有,重新睡下了。

        他咳了下嗓子,蹲在那边,说:“起来,喝点儿水。”

        蒋纹想说不用,但她听到有水的这一刻,才感觉到自己嗓子要冒烟了。

        她从衣服里支起身子,看着他,“你拿过来点儿,我过不去。”

        可能怕他又误会,她指了指自己的脚,“真过不去。”

        陈陷就觉得这四个字特刺耳。他什么也没说,往里坐了些,看看她盖在衣服里的腿,又看看她,最后还是问了:“严重不严重?”

        蒋纹头发散着,垂在脸颊两边,就显得那张脸更小了,苍白苍白的,嘴唇也没什么颜色,暖炉的光似乎有柔化作用,她看起来比任何时候都要温顺,很乖的样子。

        她点头:“很疼。”

        陈陷眼神里有歉疚,几乎能把她融化。

        蒋纹这人太吃软不吃硬,尤其是像他这样表露直白的,她能感觉到诚意。

        陈陷说:“先喝水吧。”

        蒋纹说:“你喂我,我受伤了。”

        虽然很不想在此刻煞风景,但陈陷和男人们之间说话直惯了,“你用脚喝?”

        感觉到蒋纹脸上急速下降的温度,他开口:“抱歉。”

        “我没有这种特殊技能。”

        陈陷不想再惹她生气,把水杯凑她嘴跟前。

        这是要喂?

        俩人都是坐着的,陈陷手也抬的没多高,蒋纹改用胳膊肘撑地,放低身子去喝。

        她的冲锋衣加一件薄外套都脱下来了,现在身上就穿着一件羊毛衫,还是v领,领口有点儿大,她这么个姿势,领口里边什么都能看见。

        黑色的,包裹着雪白的两……操。

        画面感太强烈,陈陷想伸手给她把衣服拉上去,蒋纹突然坐直了:“这水味道怎么怪怪的?”

        陈陷说:“高原的水沸点低,其实没烧开。”

        蒋纹睁大眼睛:“?”

        陈陷瞥了她一眼:“喝不死人。”

        “哦。”她又放下心,“那再喝一口。”

        于是又变成了刚刚那个姿势。

        春光乍现。

        水沿着她嘴角溢出来,从脖子流下去,陈陷猛的收回手。

        气氛一时暧昧起来,蒋纹笑了一下,勾出舌尖儿把水珠舔了,“陈队,你往哪儿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