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乌苏在线阅读 - chapter 45

chapter 45

        chapter45

        陈陷跑到她面前,什么也没说,狠狠把她抱进怀里,他的胳膊在抖,无法控制的抖,失而复得的第一感受不是喜悦,而是无尽的后怕。

        他不能再想一次眼睁睁看着蒋纹从他手中跌落的画面,在发生后的整整三秒里,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无论在哪,陈陷都能立刻做出反应,战场上瞬息万变,什么突发事件都有,他在战场上游刃有余,却在蒋纹掉下去的那一刻失神了。

        蒋纹嚎啕大哭,她没有这么哭过,鼻涕眼泪混在一块往下流,形象面子都不重要,她需要一次彻彻底底的情绪宣泄。

        她趴在陈陷怀里抽泣,哭的太狠,气噎住了,开始一下一下打哭嗝,声声响亮,她有些懊恼,把嘴巴闭紧憋气,反倒打出了一个惊天奇响的嗝。

        她把脸埋进他怀里,再不肯出声。

        陈陷胳膊湿了。

        他低头看她留给他黑乎乎的脑袋,问:“哭就哭,藏着掖着干什么?”

        蒋纹声音闷闷的,“我现在很丑。”

        “再丑都见过了。”

        蒋纹头没动,抽出胳膊打了他一下。

        陈陷说:“抬头,我看看伤哪儿了。”

        蒋纹不肯,陈陷架住她两条胳膊,想把她抱起来,蒋纹就是不愿意,死死贴在他身上,也不露脸,“我没受伤。”

        “有没有我说了算。”陈陷抓住她的胳膊,刚想用力把她拉开点儿,蒋纹腰身一扭,黏他黏的更紧了,八爪鱼似的。

        蒋纹从来不会如此异常。

        陈陷说:“你是不是摔着脑子了?”

        “……”

        蒋纹:“你就不能闭嘴好好抱我一会儿?”

        能不能有点重逢时刻该有的温情?

        看她这精神状态,应该是没有严重伤。

        陈陷放心了点,截住她企图再次挥过来的手,“你还打上瘾了?”

        蒋纹:“谁让你说我丑。”

        陈陷:“你不丑,我丑。”

        蒋纹:“变相骂我挑男人眼光不行?”

        她这话拐着弯占便宜,陈陷掐住她的下巴,把她的脸从他怀里扳出来,“横竖是骂你也不行,骂我自个儿也不行,成心跟我找茬是不是?”

        一看到她的脸,陈陷又愣住了。

        她眼眶红通通的,哭的鼻头也透着红,像桃子尖儿,睫毛上还挂着泪珠,一眨眼,粘成一簇一簇的,黑的荡漾,弥漫着水雾,如鹿的眼睛。

        陈陷把她这副形象消化了下,才出了声:“你挺爱哭啊。”

        语气难得的调侃,估计以为她吓傻了,想逗她。

        蒋纹胡乱擦了把脸,“我跟别人面前不这样。”

        一到他面前,她就不由自主的犯作。

        陈陷:“怨我?”

        “真的。”见他不相信,蒋纹皱紧眉头,下意识就开口:“咱们以后别见面了,你看我哭不哭。”

        这话落下去,半天没有回音。

        前一秒的温柔不复存在,陈陷眼睛笔直盯着她,比山里的风还凉。

        蒋纹抿抿嘴巴,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但她没想到陈陷会是这种反应。

        他和她一样傲,或者说比她更傲,他有骨子里的血性,男人的顶天立地。他们都不缺乏被人挽留,她这种带点儿威胁的玩笑话,他大可以不理会。

        男女交锋,不就是谁先表现出来在乎对方谁就输么。

        陈陷表现了,直白到让她没有丝毫胜利的感觉,反而从心底腾升而起悲哀之感。

        先前她不屑于被爱,对每一份爱慕和示好不屑一顾,因为她清楚,这些都不纯粹,始于一副美艳皮囊,止于新鲜感退却,风吹即散。

        可是当一份炽热的感情坦坦荡荡摆在她面前,她才发现自己对爱如此渴望,渴望的同时,惧意滋生,边防站里那个孟娜说的对,陈陷够真诚,真诚到她唯恐自己玷污了他的心意。

        心意啊,多柔软的词汇。听了都让人忍不住泛甜。

        陈陷似乎在等她说些什么,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她沉默的愈久,陈陷的眼神越冷。

        蒋纹看他半晌,突然目光一凝:“脸怎么回事儿?”

        话题岔开的很没水平,陈陷不想说话。

        他左脸颊划破一道口子,沁出血珠,往下流了一节,伤口旁边还粘着碎木渣。

        “这儿。”蒋纹又给他指了指。

        他直接摸了上去,拇指一抹,蒋纹拉住他:“别用手碰。”

        陈陷看着指尖的血,才感觉到脸上的刺疼。他听到她的哭声无暇顾及其他,一路硬闯,坡底的植被野蛮生长,直戳戳的,把路堵的无法通行,脸什么时候被刮破的都不知道。

        那时他只有一个目的:找到她。

        蒋纹说:“脸上已经有一道了,别再多了。”

        陈陷安静看着她。她的担心不像假的,她没明白他刚才的眼神含义也不像真的。

        安静了一会儿,蒋纹倾过身抱住他,她拥着他,胳膊环住他的脖子,低声道:“陈陷,谢谢。”

        他未回应,她又开口,三个字,很轻很轻。

        “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他没有问,她也没有继续说。

        陈陷自嘲的笑了下。心想,倒也不是没有一点进步,曾经的她根本不在乎他身上的伤,只要不死她面前,都跟她没关系。

        再这么耗着也没意义,陈陷问她:“能起来吗?”

        “能。”蒋纹扶着他的肩从地上站起身,环顾了下周围:“我们怎么上去?”

        陈陷打量四周的地形,蒋纹是斜着滚下来的,从下往上看,除了极陡的高坡和枯枝烂叶,看不到任何上面的地形。

        蒋纹见他也在看路,“你刚才怎么下来的?”

        怎么下来?

        他不敢离她摔下去的地方太远,踩着坡中石块,借着上面横七竖八的树枝直接跳下来的,间隔都在数米以上,只要能落脚他就跳,压根没想过受伤怎么办。

        能这样跳下来,却不能上去,何况蒋纹也做不到。

        陈陷说:“先找路吧,看有没有坡度平点儿的地方。”

        等天黑就麻烦了,能见度差,温度也低。

        蒋纹点了点头:“好。”

        **

        坡底的路不叫路,全是石块和枯枝烂叶堆起来的,深一脚浅一脚,走的很不踏实。

        蒋纹慢慢恢复了知觉,身体各部位的疼痛像被唤醒,滚下来磕到的地方开始一阵一阵的发痛。需要注意的植被繁多,一不小心就会有个刮刮碰碰,她一会弯腰一会弓背,脖子后面那道伤口又裂开了点,起先她还能咬牙忍忍,后来痛的头晕,视线闪忽闪忽的。

        蒋纹状态不对,跟不上的次数越来越多,陈陷在她又一次要歪过身子的一瞬拦住她的腰,“就你这样,十个坡九个摔。”

        蒋纹不动声色的从他臂间绕出来,问:“会有人来救我们吗?”

        “会,一旦我们发现不在就会。”

        陈陷见她一张小脸惨白惨白的,道:“有我在,你死不了。”

        蒋纹想说她不是怕死,嘴唇濡了濡,没说。

        很快,陈陷紧了紧鼻子,目光一瞬间严厉:“你身上一股血味。”

        “我没闻到。”蒋纹催促他,“赶路吧。”

        陈陷不动:“哪来的?”

        蒋纹和他对视,触及到他眼底隐隐的怒火,解释道:“前面不小心划了个口子,血沾衣服上了,有味道正常。”

        她面不改色的继续:“严重的话我肯定会告诉你,我怎么舍得让自己流血?”

        她说话间眼睛一直平平盯着他,目光不躲不闪,神态自然,陈陷半信半疑:“哪的口子?”

        蒋纹淡淡一笑:“胸上,要看么?”

        “……”陈陷太阳穴一紧。

        “走吧,天黑了怎么办。”蒋纹往前拉了拉他。

        她表现的也看不出端倪,陈陷心头虽不舒服,也只得相信。

        ※※※※※※※※※※※※※※※※※※※※

        这章字数短了点,下章补上(1号,或许凌晨)新年快乐,算提前和你们一块跨个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