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乌苏在线阅读 - chapter 46

chapter 46

        chapter46

        蒋纹再一次眩晕时,扶住旁边的树干,她急促的喘着气,陈陷折回步子走到她面前,看了两秒,抬手就要扒她的衣服。

        蒋纹惊了:“你干什么?”

        “不是胸上有伤?”他看了她一眼,要继续,蒋纹紧紧捂住破了口子的衣领,“你这叫占便宜。”

        陈陷沉着脸停下动作,“处理一下伤口,先把血止了,不然等会会晕过去。”

        她还是一副怀疑的表情,不动弹,陈陷有点儿发怒的迹象:“我想占你便宜什么时候占不行?就你现在这样儿,搞出人命来还得我负责。”

        蒋纹沉默几秒,说:“我没受伤。”

        “蒋纹。”陈陷眼神越来越冷,看她很陌生,“你到底有几句话是真的?”

        “我不想走了,这是真的,你走吧。”

        蒋纹不去看他,自己靠着树蹲下来。她没力气了,身上疼,血也流了不少,脚踝的扭伤还没好,负载不了这些山路,她完全是陈陷的负担。

        天已经有点凉了,再黑下来,他们就完全不能行进,不能两个人都困在这里。

        陈陷一直盯着她,眸光锐利,蒋纹别开脸,“你先走吧,找到路就上去。”

        上去后再找人来救她,如果找不到……也没关系。

        陈陷的目光能把她刺穿了似的,寸寸逼紧,蒋纹呼吸已经够呛了,被他这目光弄得一阵窒息,缓声道:“你也看到了,我这状态就是拖后腿……”

        “闭嘴。”

        “……”

        蒋纹以为他要发火:“你……”

        “别动。”陈陷说完,蒋纹才发现他一直盯着的不是她,是她旁边。

        “怎么了?”

        陈陷不让她动,她就没动,眼珠却忍不住往一侧翻,这一翻,蒋纹觉得浑身的血都凝住了。

        树干上盘着一条蛇,头就凑在她脸旁,两眼乌黑狭小,与她确认过眼神。

        蒋纹倒吸一口冷气,大脑空白了一瞬:

        “我日……!!!!!”

        她一叫,蛇马上充满攻击性,张着嘴就要把头伸过来,陈陷动作很快,身影迅速上前,一把抓住,蛇尾巴左摇右摆大幅度晃动几下,快要缠上他的胳膊时,陈陷把它一把甩了出去。

        蛇身与山中树木颜色几乎融为一体,掉在地上基本分辨不出来,就听“啪”的一声,一秒后便消失不见。

        陈陷抖了下手,接近虎口处被咬了一口,他捧着手看了一会儿,抬眸瞪向一旁的蒋纹,“说了让你别动。”

        蒋纹定了定神,看见他举着右手,走过去拿过他的手看,陈陷躲了一下,没躲开。

        虎口处两圈括弧似的牙印,伤口正往外冒着血与不明液体。

        蒋纹心里一阵堵,如果没有他,现在被咬的就是她。

        蒋纹看他,陈陷的脸色不比她好到哪儿去,有隐隐发白的迹象,嘴唇干裂,失去了平日里偏深但健康的唇色。

        她想也没想,嘴巴就要对上去,陈陷用另只手制止她,“干什么?”

        蒋纹望他,很平静:“把毒吸出来。”

        “不用。”

        这话让蒋纹听出些“来不及了”的意思,她不听,“不试试怎么知道?”

        她抱起他的手就要继续,陈陷把手挣出来,皱起眉:“你稍微听点儿话成么?”

        “那怎么办?”

        蒋纹问他的时候仰着脸,陈陷看了会儿,慢慢站直了。

        她的负面情绪全上来了,烦躁,焦虑,绝望……他们现在困在这破地方不知道路,陈陷又被蛇咬了不能及时医治,归根到底,都怨她,她确实是个错误。

        她倒霉就算了,还要拉个垫背的。

        蒋纹眼神空荡荡的,“你死了我也不活了。”

        她没开玩笑。

        “……”陈陷明白她误会什么了,指了指她:“皮筋给我。”

        她还沉浸在情绪里无法自拔,陈陷懒得说了,直接上手,把她最后顽强挂在发尾的皮筋扯了下来,猛的一拉,扯断后拉起衣袖,在胳膊上缠住一圈打了个结。他的小臂很结实,皮筋紧紧勒进去,弹性拉到了最大。

        蒋纹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抽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刀尖向下,在伤口处横竖两下,划出一个十字。

        然后手放低,另只手在伤口处挤压,将里边的东西带着血一块挤出来,挤得差不多了,他揪了把草,捏碎,擦拭了下手背,而后覆在伤口上。

        全过程干脆利索,仿佛那两刀割的不是自己的肉。

        蒋纹回过点神来,“怎么回事儿?”

        陈陷:“那是无毒蛇,看清楚了我才扔的,山里到处都是,死不了人。”

        蒋纹:“真的?”

        陈陷说:“我不是你。”

        我不会骗你。

        这句他没说。

        蒋纹点头,表情没多大变化,眼睛看向一边,声音淡而轻:

        “你真出了什么事,我把命赔给你。”

        这话他听的不舒服,“我要你的命干什么?”

        “赎罪。”

        ……

        她没跟他说过这种话,誓言,承诺,这种要真心和时间考量的东西,蒋纹不适合,也不轻易许给人。

        但她若开了口,必然带着强烈的确定性,她想过了,有时候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儿,决定就做好了。

        她不能再欠他了。

        都得还。

        **

        大部队来的还算及时,俩人在原地休息片刻后继续找路,天黑之前被下来救援的士兵们找到了。

        蒋纹撑着看到陈陷进入房间处理咬伤后,那边门刚关上,她两眼一黑,没了意识。

        再次醒来,人在床上躺着,脖子上套了个脖套,换了身衣服,身上其他地方也被处理过了,感觉清爽不少。

        她转了转眼珠,视线还有点儿模糊,慢慢恢复清晰后,确定不是在医院,她才松了口气。

        看房间陈设,应该还在今早到达的那个防护站。

        窗外天色已深,又黑又浓,外面有人来来往往说话的声音,蒋纹护着脖子起身,走到窗边看了看,外边的平地上搭起不少帐篷,估计是防护站不够睡。

        她低头看了眼身上,穿的是她背包里带的另一身衣服,就内衣没换。

        也就是说,给她换衣服的人把她看了个遍。

        蒋纹扒拉了两下头发,走出去,迎面走来两名士兵,看着都挺眼熟,蒋纹问:“陈队呢?”

        两名士兵看她一眼,都没说话,略过她走了。

        两人表情很复杂,但眼神里起码的愤怒与责怪,蒋纹还是可以分辨的出来。

        这些眼神她不陌生,从前也没少人给她传递过。

        只是那些人她不在乎,这些人……不一样。

        他们是他的战友,战场上出生入死的兄弟。

        一路问到第三个才得到回答,是周正,刚洗完脸,脸上还沾着水,说:“总队来电话批了,这会儿还没完呢。”

        蒋纹一时无言,她差点儿忘了陈陷身负重任,他不仅是个兵,还是个优秀的兵,承载着很多人的希望。

        培养出一个优秀人才,在这种地方本就实属不易,因为她差点出事儿,她怎么看怎么像个祸害。

        蒋纹理解刚才那几人对她的态度是什么意思了。

        “他没事吧?”

        “没大事……”周正还未说完,旁边走过来个士兵,道:“没大事?被批了一个多小时到现在还没完,还不叫大事?陈队多少年都没被总队这么批过?没挨罚都是好的!”

        士兵看向蒋纹,语气尽管有隐忍,但也是相当的不客气:“这位记者同志,你要是想好好采访,咱们大家伙儿举双手赞成,你要是想来搞艳遇,恕我直言,你来错地方了。”

        这么多年了,蒋纹没被这么劈头盖脸训过,周正在旁也没出声阻拦,就静静看着她。蒋纹明白,没有人是不怪她的,只是程度的轻重有所不同。

        她问:“所以他到底有事没事?”

        周正说:“没受大伤,但是身上可能要背处分。”

        部队里的处分,是极其严重的事。

        蒋纹:“……他是去救我。”

        一旁的士兵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谁都知道是去救你!可是他没回来汇报,没支援,自己一个人就下去了,巡逻期间这就是擅自离队,他还是队长。幸亏陈队没出事儿,不然……”

        “不然怎么着?”

        听这人声,蒋纹想回头,发现脖子动不了,只得整个人都转过去。

        他没戴帽子,这两天没处休整,板寸长了一点点,眉毛黑浓,疤痕在靠近眉毛尾部的地方从中截过,平添几分狠劲儿,下巴的胡渣也泛出些颜色,脸部粗糙了些,反倒让每个棱角都充满了硬度。

        再穿一身橄榄绿,气度爆棚。

        “陈队!”

        “陈队!”

        士兵们纷纷叫人,陈陷指头对着刚刚那名士兵,上下晃了晃,“别瞎操心,听见没有?”

        士兵撇了撇嘴,“听见了。”

        陈陷把手放在腰间,“我被批你们还不偷着乐?”

        “我们不敢!”

        气氛有了片刻的活络,陈陷又叮嘱他们几句,头转向蒋纹,“谁让你出来了?”

        黑夜在无声生长,蒋纹淡淡说:“我出来找你。”

        陈陷没作声,转身走了两步,回头,她还站在原地。

        “还不过来?”

        蒋纹这才抬脚跟了上去。

        **

        二人一走,有人戳戳刚教训蒋纹的士兵,“你也不怕陈队收拾你?”

        “陈队这点儿是非还不分了?况且那女的本来就不对。”

        “哟,还那女的呐?万一改天让你喊嫂子,我看你喊不喊。”

        “陈队让喊我肯定喊。”他又道:“再说了,追陈队的姑娘那么多,她也得有这个本事才行。”

        一旁坐着烤火的老王听完,笑了,道:

        “我看那么多姑娘里,也就她有这个本事。”

        **

        陈陷一路走到蒋纹醒来的那间房门口,停步,让她进去。

        蒋纹不肯,“有烟么?给我根。”

        陈陷倒也没坚持,从兜里掏出烟盒来,软玉溪,烟盒扁得不成样儿了,打火机插在烟盒里边,一取出来,还带出不少烟草。

        就剩一根,他接电话那阵抽了半包。

        蒋纹叼嘴里,打火机嗯哒几下,都被风吹熄了,她往陈陷那边凑。

        “护个火。”

        她用牙咬着,声音含糊。

        陈陷睨她:“自个儿没手?”

        “没。”

        她又摁一下,眼神示意他快点,陈陷挑了下眉,抬手,手掌微拱,给她护住风。

        火苗颤颤巍巍的冒出来,蒋纹眼前划过一道火光,燃烧又殆尽,短暂的转瞬即逝。

        蒋纹点着了,看他手背一眼,缠了白纱布。

        “疼么?”她问。

        陈陷也看一眼:“没多少感觉。”

        她又抽了一口,烟头火光乍亮,“我衣服你换的?”

        陈陷感觉到有陷阱,但还是“嗯”了一声。

        “没顺道摸摸?”

        “……”

        “忍得住么?”

        陈陷笑了下,“忍不住又怎么着?”

        蒋纹弹了弹烟灰,“那就顺道摸呗,又不是不给摸。”

        夜风很凉,蒋纹没穿厚衣服,打了个喷嚏。

        陈陷让她进去。

        她还是不肯。

        她问:“挨骂了?”

        陈陷也没跟她遮掩:“是。”

        “对不起。”一天说了两次。

        陈陷:“没你事儿。”

        “我还能跟队么?”

        陈陷不吭声。

        按道理出了这档子事儿是不允许了,其实明天算是这座山的巡逻任务中的最后一站,较轻松,没太多安全隐患,原计划也是让她和何岩跟到这里结束。

        陈陷问:“什么理由?”

        蒋纹把剩下的半截烟抽完,把烟头扔进草堆里,左踢踢右踢踢,把烟头盖住,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没个美好的开始,也得有个美好的结束。”她说。

        ※※※※※※※※※※※※※※※※※※※※

        火车上信号不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