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九叔之炼器也无敌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八章 偶遇纠纷

第九十八章 偶遇纠纷

        目前这个年代,军阀割据,侵略国雄踞北方,对关内虎视眈眈,总体来说内忧外患,战争初起内斗不止,老百姓苦不堪言。

        这一路上华尘凡也是见惯了人间不平,但却无力回天,只能将自己变得冷漠,如果不经历这种苦难,国民也不会醒悟,而他虽然可以飞天遁地,但却没有敲开人心之能。

        华尘凡本性便是不擅言辞之人,前世只不过是个普通人,更不会造什么飞机大炮,仅有的一点儿知识,十多年未用也都忘得差不多了,所以在这里他什么也做不了。

        也许,未来可能会做出点什么贡献,但那也要见机行事,华尘凡目前能做的,就是处理好自己的事。

        这一路上他乘着马车,晃晃悠悠的在大路上走着,走着走着天津温度急降,不知不觉下起了大雪。

        顶着凛冽寒风,行人无不是蜷缩的身子而行,而华尘凡坐在马车中,有纯绵的帘子遮挡严寒。

        困了就睡在车上,闲时看看景致热闹,好不悠哉的样子,与路上瑟瑟发抖的行人,完全是两个极端,到也有几分自在逍遥。

        其实,华尘凡此行并不算太着急,一块雷灵石对他用处不大,辅助修炼能力,还没有九劫杖效果好,制作玉牌他自己也用不上,毕竟他是会飞的,也只能用来交易。

        赶了这么久的路,华尘凡的怒气也消得差不多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心情也渐渐开始平复,把此行当成是一种游历,结果与否一切随缘。

        但是如果真有机会抓到师兄的话,他也不会放过这家伙,一定要替师父好好教训他,顺便替自己出口恶气。

        于是就这样,华尘凡一路赶着马车,懒洋洋的走着,纯棉的车帘隔离了寒风,雪花缓缓飘落,车轮吱吱嘎嘎单调的声音,仿佛是摇篮曲一样,听得他昏昏欲眠。

        忽然,就在他快要睡着的时候,远处传来阵阵嘈杂的争吵声,前路人车淤堵在一起,他的马车无法穿过,便微微一震停了下来。

        华尘凡自睡得迷迷糊糊,一时间没料到这种情况,惯性使然身体猛然前倾,直接从车上滚了下去,沾了满身的泥雪。

        “呸呸,谁呀,这么不长眼睛,拦路不走。”

        被惊醒的华尘凡,狼狈的从地上爬起,起床气正浓的他,双眼如雷达一样,四处搜索着罪魁祸首。

        只可惜,他周围除了杂物,与堵在一起的车辆外,连个鬼影都没有,让他的怒火无法发泄。

        这时,他注意到人群聚集在前方,仿佛有什么热闹可看,华尘凡凝神倾听,无奈声音太杂,他只能勉强分辨出,好似里面有人殴打道士。

        他好奇的凑上前,踮脚看向人群内看去,无奈这个方向视野不佳,他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华尘凡好奇心大起,仗着力气较大,硬是从人群中挤了进去。

        “打,打,给我使劲的打,你个臭牛鼻子,竟敢骗老子,看我今天怎么教训你。”

        “大胆,汝等狂徒,敢如此羞辱我,我可是勾陈大帝座下,星君之使者,哎呦,哎呦,轻点,我警告你们,我可是使者,哎呦,待我招请下星群,定让汝等小命不保,哎呦!”

        “是吗?我到是好奇,星君长什么模样,也像你这么猥琐,请下来我看看。”

        华尘凡才刚挤到内圈,便看到众人围观的中心,有两个大头兵,在一个年轻军人的指挥下,正对着一个骨瘦如柴的山羊胡老道拳打脚踢。

        那年轻人如此年纪,便混到了校官军衔,一看就是家中颇有势力,而且华尘凡看他有些面熟,只是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既然想不起来,那就不是什么重要人物,华尘凡又将目光转向,地上被揍之人。

        这老道道袍脏乱不整发髻散开,半黑半白的长发披肩,说话的声音带着市井之气,哪怕在挨揍,双目仍然闪着奸滑的光芒,口中不干不净的胡言乱说,净扯一些神仙名头恐吓众人。

        还真是一个奇葩的老道!

        华尘凡在内心由衷了发了一声感慨,在这个年代五六十岁,已经算是上了岁数的老人家,身体机能下降的厉害,能像老道这样折腾的,他还真是没见过几个。

        只见这老道如个赖皮一样,在地上撒泼打滚,两名大头兵的枪托暴锤下,竟仍然中气十足,虽然叫得凄惨。

        但看他抱头躲闪的动作,可是一点都不慢,混身上下除了灰尘多点,伤处都是在无关紧要的地方,挨揍的经验丰富,一看就是老油子,一般人还真不一定,能发现他的破绽。

        “狠狠打,直到他开口求饶为止,他么的,这老怂货骗了我一道,差点害死我,我今天打不死他就跟你姓。”那年轻人气得表情狰狞,不断催促着手下用力。

        不时得年轻人还凑上去踹上两脚,结果被那老道滚来滚去,轻松的闪了过去,而他因为动作太猛差点闪了腰。

        周围看热闹的人群,对这三人欺负一个老人,表现得十分义愤,议论纷纷指指点点,但惴于对方手里有枪,他们不敢上前,也只能小声的斥责着那年轻人。

        “你们这些人,竟然如此欺负老人,简直没有天礼了,等我给星君发电报,降下罪诏,定让尔等不得好死。”

        这老道一边挨揍,一边嘴还不闲着,反复强调着自己是什么星君使者。

        说实话,就这头衔连华尘凡,这个正牌道士都没听说过,而且还要给天上发电报,也亏这老道能想得到这种理由,看胡诌八扯的劲,到是跟前一世网上的杠精们有得一拼。

        越想越有意思,华尘凡下意识的咧嘴笑了出来,他感觉这老道就像,武侠小说里那些嬉笑怒骂,游戏江湖的隐世高人,别称戏精,正等主角前来拔刀相助,然后传授绝世武功。

        “你少拿这套糊弄我,我再也不会上你当了,连个小鬼都收拾不了,差点害得我们挂了,还在我这儿装什么大尾巴狼,你要是真那么厉害,还能被我们揍,什么使者我看你就是个屎者。

        今天我就不信了,要么把你那什么星君打出来,要么老子就把你的屎打出来。”年轻人大慨是气极了手拿马鞭,满嘴的脏话往外冒,一身的匪气与他的军人打扮完全不相符。

        正在地上打滚的老道,一听年轻人打了这么久,还不肯饶过自己,顿时有些急了,只见他眼珠滴溜溜的乱转,借着手臂间的空隙打量着四周,眼中精光烁烁,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忽然,山羊胡老道眼睛一亮,他发现一个同样道士打扮的年轻人,正双手抱臂笑嘻嘻的看着他挨打。而其他人无不是面露不忍,唯有他毫无同情之色。

        老道眼中闪过狡诈之色,突然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窜起,一脸的郑重之色,目光炯炯有神,直勾勾的盯着华尘凡。

        “你,你想干什么!”年轻人还以他要反抗,不禁后退一步,警觉的问道。

        这一路上老道嬉皮笑脸,没有一刻正形,冷不丁摆出这样郑重的表情,到是把年轻人给震住了,一时间忘记了要接着揍他。

        “尔等如此慢待屎者,啊,呸,是使者,老道就让你们开开眼界,有请上天某星君,五六七八个星君,管是哪个能来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