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九叔之炼器也无敌在线阅读 - 第九十九章 摊上事儿

第九十九章 摊上事儿

        只见这老道如抽风一般,翻着白眼咧着嘴,蹦起大神来,口中含混不清念念有词,身边之人也听不出他在念些什么,反正像老神经病更多一些,一点不像是在作法。

        年轻人及两个士兵,将他围着中间,冷眼看他耍什么花样。

        旁观的华尘凡则笃定,这家伙在作秀,好奇他接下来怎么收场。

        而围观的众人纷纷后退,企图离那老道远点,生怕沾到什么晦气,这年代人还是很忌讳这个。

        呔!

        突然,老道收起杂耍大喝一声,然后指着人群中的华尘凡,厉声吼道:“妖孽,混迹于人群定然包藏祸心,还不速速现形,让本星君收了你。”

        众人闻言哄然,连忙后撤让出一片空地,将华尘凡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

        面对老道的指责,本来还在看热闹的华尘凡瞬间懵圈了,他一脸茫然的左右看了看,然后指着自己的问道:“你是在说我吗?”

        “不是你这妖星还能是谁?你隐于人群包藏祸心,给周围之人带来灾难、疾病,今天我老道,呃不,本星君就替天行道收你这灾星!”老道说得兴起,口沫横飞,差点穿帮,幸亏反应快生性圆了回去。

        “你确定?”华尘凡笑容一敛,眼神微眯,闪出冷厉的光芒。

        他最烦这种打着斩妖除魔的旗号,到处招摇撞骗,妖言祸众的骗子,而且这一次还骗到了他的身上,简直就是找死。

        “张少,本星君敢肯定,他就是灾星,这次肯定不会错了,你们把他拿下,看我作法白纸喷酒现妖形,定妖斩小人。”山羊老道转头对年轻人说道,对这种江湖套路,他十分的自信。

        说话间一派从容,如果不是满身泥土显得极为狼狈,到也有那么一分大师的气派。

        听老道口口声声说华尘凡是灾星,而且语气肯定,围观之人也有些含糊,不禁退得更远了,生怕万一沾上晦气,他们这种小老百姓,可花不起请道士。

        不过,那个叫张少的年轻人,仿佛没有听到老道说话似的,一脸古怪的望着华尘凡,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景象。

        听着那老道胡说八道,张少终于憋不住问道:“你确定是他,不会弄错了?”说罢,还用怜悯的看神,看向毫无所觉的老道。

        “本星君下凡,有神力护体,双眼可辩阴阳邪祟,魑魅魍魉无所遁形,张少你一定要信我…!”

        那老道越说越坚定,仿佛连他自己觉得是真的,指着华尘凡一口一个妖孽的叫着。

        就在老道滔滔不绝的时候,他的脸颊突然被压扁变形,说到一半的话生生咽了回去,一只大脚丫子狠狠地踩在他的脸上。

        “我叫你妖孽,我叫你灾星,我今天就是你的灾祸,非把你打出屎不可。”

        华尘凡飞身将他踹倒,抬脚踩住他的屁肥肉,让他无法挣扎躲闪,然后挥起九劫杖那锤头般的树瘤,对他就是一顿暴锤。

        “你,啊,你竟敢打星君,你摊上事了,啊,你,你摊上大事了。”山羊老道一边惨叫,一边还死不悔改,语气颤抖着威胁他。

        “好哇,来呀!你不是星君吗?你以为你装葛星君,我就不打爷了?”

        华尘凡恨的牙痒痒,越锤越不解气,实在是这老道太招打了,瘦骨嶙峋的,踹两下膈得脚痛,还是全用九劫杖招呼合适。

        本来对尊老爱幼是美德,华尘凡轻易也不想这么暴躁,但是这老杂毛心肠歹毒,越说越过分,真要让他坐实了那就是百口莫辩。

        这年代教育程度低下,村子里愚昧,有多少人是被这种道貌岸然家伙骗了,致使无辜之人蒙冤受侮,被浸了猪笼。

        华尘凡还没活够呢!他可不想被一路人甲给阴了,所以他奉行着能动手,就别××的原则。

        对这老杂毛进行肉体打击,直接让他说不话来,看他还怎么冤枉自己。

        别说,这效果非常显著,刚开始老道还很不服,又是威胁又是挣扎,几杖呼下去后,他就只剩下哼哼了,一句多余的话也说不出来。

        见那老道终于老实下来,华尘凡终于神清气爽的停下了动作,多日来积压的,对第一茅的怒气终于释放了出来。

        “我不管你是什么星君,下次再敢冤枉人,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华尘凡恶形恶状的警告了一番,转身便想离开,忽然那个张少上前,将他拦了下来,一脸激动的说道:“华师傅,你不认识我了?”

        “你谁呀?”华尘凡微微一愣,听语气好像他应该认识对方,可是他完全想不起来。

        “我是张宇,曾经是记者,还采访你和九叔,与惠子一起去的。”张宇一听他把自己给忘,顿时焦急的解释道。

        “哦,我想起来了。”

        华尘凡在头脑风暴了一番,这才想起好像有那么一回事儿,这家伙好像还狠狠鄙视了他们,只不过出场次数太少,还有被惠子抢了风头,所以印象不太深刻。

        “你终于想起我了,能在这里见到你真是太好了!”张宇此时一扫往日的嚣张跋扈,变得稳重了许多,而且对待华尘凡这种人,也显得格外敬畏。

        不过也正常,经过如花的洗礼,像张宇这种人的世界观改变巨大,当认识到这世上还有鬼这种恐怖的东西时,便再也没有往日的无所顾及。

        他也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出门办事要是不请个道士随身,都不敢走夜路,这个老道便是他这次出门时请的大师,据说捉鬼看风水很有一套,结果很让人失望,果然有真本事的人太少了。

        不过,华尘凡可不知道这些,他只是认出张宇,然后面无表情的说道:“对,你是叫张宇,没事了,那再见!”

        说完,华尘凡转身便想离开,像这种人凡礼贤下士必有求于人,他可不想惹上麻烦。

        张宇被他果断的动作弄得一愣,见他真要离开,连忙出言阻止:“华师傅,等一下,我还有事,还有事,请留步我们换个地方再聊!”

        华尘凡闻言不禁想抽自己嘴巴,说什么有事,直接离开多好,现在对方低声下气,他反倒不好意思拒绝,他就这种吃软不吃硬的人。

        “都散了,散了,没热闹看了!”

        见他有些犹豫,张宇连忙对大头兵使了个眼神,对方心领神会,举枪驱赶人群,然后在路边歇脚的茶铺里,清理出一个桌位,仔细擦拭干净,态度恭敬且诚恳。

        “华师傅这边请!”这家伙现在也会看眼色了,华尘凡一迟疑他便顺杆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