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九叔之炼器也无敌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一章 答应

第一百零一章 答应

        “我是没学过,但是采访九叔时,我可听过不少这方面的知识,那老道完全对不上,所以我料定他是假货,但这可恶的老道嘴真严,怎么打都不肯招。”

        张宇一副气恼的样子,他曾经亲眼见过九叔降鬼,所以在他印象里,九叔才是高人,他说得话完全可信,结果老道悲剧了,被他误打误撞拆穿了。

        华尘凡听完不禁有些啼笑皆非,这张宇突然变得这么老实听话,到是有些出乎意料,不过他还是没听出跟他有什么关系。

        “张宇,你到底想说什么,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想请你与我一起去见见这个顾玄武,最主要的是保护我的安全,同时能够顺手解决,他的麻烦就更好了,这样他便欠我一个人情,这样谈起来也容易些。”

        张宇不怕死但他怕鬼,这次去当说客,他首先想到的,便是那让顾家不宁的鬼物,可千万别找到他身上。

        张宇殷切看向他,眼神中满是期待,但华尘凡还有事在身,本不想趟这浑水,毕竟他们关系可没熟到这种程度,何况先前还闹过不愉快。

        但是想到对方是为了,支援前线抗战,这才四处奔走。华尘凡又有些犹豫,虽然大战在即,他帮不上什么忙,但也决不能拖后腿不是,现在有他能出一分力的地方,他怎么也不能袖手旁观。

        “我问你,你们真得是要派兵,去抗击侵略者吗?”

        “当然,我张某人虽然纨绔,但也知道国家大义为先,之前是因为内战,我不愿意打自己人,所以不顾父亲阻挠去了报社工作。

        但现在国家危难关头,自当奋不顾身,这才是我辈军人价值之在!”这时候的张宇完全没有初见时的嚣张之态,反而一番话说得慷慨激昂。

        连华尘凡这种现代人,都听得热血沸腾,就冲他舍生忘死,一切为抗战的精神,他要是还推脱那就是自私自利了,说什么也得帮他解决后顾之忧。

        “啪,好!你这个忙我帮定了,你放心,这次就算拼了命我也护你周全!”华尘凡激动的一拍桌子,连声叫好道。

        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纵然这个张宇有再多的缺点,就凭他无私的带领军队抗战,为国家舍生忘死这一条,就让人打心眼里佩服。

        “真是太好了!”

        张宇一听他肯帮自己,顿时松了一口气,有九叔的晚辈在,想来就算解决不了那鬼物,但保护自己全身而退,还是绰绰有余的。

        在他看来作为九叔的后辈,哪怕再差也比那老道强多了,至少是个有真本事的。他心中暗自庆幸自己运气好,不然在这么短时间里,他去哪找一个真道士。

        得到华尘凡的同意后,张宇也不再耽搁,起身便要带他向文县赶路。只是才刚上路,他们便看到那老道顶着一大猪头,拦在路中间不让他们经过。

        “你个老骗子,还敢拦路不想活了!”张宇从车中伸头,恶狠狠的吼道。

        “贫道不是骗子,再说昨日我不说也安全把你带出来了,说明贫道还是有本事的,张少你可眼睛放亮了,别某些人骗了,说不定还不如我呢!”

        玄真子厚着皮凑上前,笑嘻嘻的说道,说完还瞪了一眼,车上坐在张宇身旁的华尘凡,大慨是感受到同行的威胁,完全没有了方才疯癫的样了。

        “胡说,华师傅是有真本事的人,比你强百倍,你给我滚开,别浪费我们的时间。”

        玄真子见张宇如此相信对方,听语气仿佛早就认识,语风一转也不坚持,而是耐心的说道:“话不能这么说,多个人就多个帮手,带上我总归没有坏处,说不定贫道也能发挥作用呢!”

        大慨是被烦怕了,或许是玄真子说得有点道理,张宇迟疑了一下,便冷冷的说道:“你可以跟着,不准进车箱,去后面跟着吧!”

        “好嘞,那之前说好的报酬~!”

        “等你真正发挥作用再说,司机我们走!”

        随着张宇一声令下,黑色的老式骄车,响了两声喇叭后,留下一溜黑烟开走了。

        老道连连后退,见这张宇不肯载他,与先前的态度判若两人,恨恨骂了两声。

        忽然刺骨的寒风刮过,让玄真子情不自禁打起了哆嗦,这种天气徒步赶路太遭罪了。

        就在他冻得直跺脚时,偶然一回头却发现一个大兵,正赶着华尘凡的马车,慢慢悠悠的跟了上来。

        玄真子恨恨的吐了口浓痰,而后也不顾大兵嫌弃的眼神,动作灵活的爬上马车,对着士兵态度嚣张的嚷道:“看什么看,你们张少已经同意请我了,快点赶车追上去,耽误了大事,你可负不了责任。”

        与此同时,文县的一处府邸中,无心正在为月牙找药包扎伤口,而月牙想在井中打水,为自己清洗伤口。

        正清洗伤口的月牙并没有发现,井中缓缓冒出浓密的黑色长发,如有生命一般,向她的背后蔓延而去。

        幸而无心发现宅子气氛不对,充斥着诡异的气息,他仿佛进入了异空间一样。他担心月牙有危险连忙找来,正好发现那井中的异常。

        无心高声提醒,并将她护在身后,大慨是感受到无心的威胁,黑色长发没入井中,顿时那水井便恢复正常,月牙吓了一身冷汗,回过神却发现,不知何时天色已暗了下来。

        无心带着月牙重新回到宅子门口等待,这时他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还扬言要带月牙吃大席面,月牙不信还以为他吹牛。

        就在这时,那看守宅子的老伯回来,在无心的忽悠下,老伯勉强相信对方,是个有本事的人,能够解决井里的东西,于是便带着他们去见顾玄武。

        月牙一听要见之人是司令,顿时有些急了,生怕对方蛮不讲理,把他们给毙了,在无心的再三的保证下,月牙这才半信半疑,不情不愿的跟他们去文县司令部。

        在老伯的带领下,无心两人顺利的来到司令部内,这个地方的装饰富丽堂皇,兼有重兵把守,豪的程度让月牙不禁看花了眼,无心这个不死老怪,到是表现的很从容。

        两人在门外等候,伸头向里面打量,却发现餐厅内灯火通明,时不时还有男男女女,放肆的说笑声传出,在空旷的走廊里回荡。

        那老伯一进入屋内,便发现此时餐厅的长桌前,坐着四男两女。

        顾司令搂着两个花枝招展的女人,神态动作轻浮,女人也是放浪形骸,而另外一名年轻的军官,则是举着酒杯,与顾玄武谈笑风生,他的表情风轻云淡,仿佛对这种事情司空见惯。

        在他的左右一老一少,两个道士打扮之人分坐两旁,面对一桌的美食,那老道如风卷残云一般,吃得丑态尽露,年轻道人则双眼似闭非闭,仿佛对眼前的一切都毫无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