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大唐之卧龙军师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九章 颉利穹庐,商议军情

第一百二十九章 颉利穹庐,商议军情

        雪,又从天空飘飞而下。

        今日的雪花,比往日更大、更密。

        雪花飘飞,整个阴山都被大雪所覆盖,原本枯色的草也被深深掩埋,最后一抹颜色也消失不见,入眼的只有白茫茫的一片。

        定襄城内,气氛异常。

        颉利早已收到大唐派出大军,进击草原的情报。

        此时此刻,硕大而富丽堂皇的穹庐里面,颉利坐正中,文臣武将分立而坐。

        大部分人神色凝重。

        颉利满脸横肉,身材不是非常的高,体态还有点胖,看起来有些臃肿,不过他那双犹如老鹰一样的眼睛闪现着阴冷的寒意。

        “本大汗得到军情急报,李靖与尉迟敬德率领一万唐军已到达马邑。看情形,是冲本大汗而来。”

        颉利喝了一口热酒,扫了众人一眼,沉声道。

        “诸位对于此军情,有何看法?”

        “区区一万唐军何足挂齿!”颉利的心腹大将杜苟文泽站起来,洪声道,“本将愿率领五千将士攻取马邑,将李靖与尉迟敬德的首级献于大汗!”

        杜苟文泽的身材并不魁梧,与颉利颇像,都是体态有点胖。

        此人虽不是颉利所部第一勇士,却能统领颉利亲卫军天狼卫,可想而知他在颉利心中的地位。

        颉利哈哈一笑道:“杜苟文泽将军果然勇敢过人!不过,杀鸡焉用牛刀,若要攻取马邑,还不用杜苟文泽将军亲自出马!”

        “大汗,大唐皇帝只派了一万多唐军进犯草原,恐防有诈。”颉利的重臣赵德言随即进言道。

        赵德言是标准的汉人,四十多岁,中等身材,眼睛细长,眸子中隐隐约约带着如狐狸般狡黠之意,神色时而深沉,时而充满笑意。

        听到赵德言这样说,有人点头附和。

        颉利看了一眼赵德言,又扫了其他人一眼,脸色一肃道:“唐军当然不止一万,本大汗得到的情报是,李二派了多路大军前来。李靖与尉迟敬德所率领的是中路军,也是主力部队。估计是想从正面突破本大汗的正面防线,试图攻取定襄城。”

        “其余各路唐军如今到达何处?”赵德言想了想,问道。

        “据前方斥候回报,除了李勣率领的唐军即将到达云中之外,其余各路行军目前行进速度缓慢,目前停留在李唐境内,似乎并没有直取我部的意向。”颉利不假思索道。

        赵德言微微点头,略加思索后,接着问道:“大汗,李靖,尉迟敬德到达马邑后,有何动静?”

        “李靖与尉迟敬德今日才到达马邑,目前正休整,并没有任何动静。”颉利面色依然严肃,语气平淡的说道。

        “如此说来,李靖与尉迟敬德是在等待其他各路行军到了后,再寻机攻打定襄城。”赵德言沉吟道。

        “本大汗也是如此认为。”颉利颔首道。

        “大汗,既然李靖今日才率军到达马邑,说明还没有站稳脚跟,我等何不抢先出兵,攻取马邑,擒了李靖与尉迟敬德,唐军自然全部败退!”杜苟文泽忍不住又出声道。

        颉利微微点头,嘴角动了动,正要接话,一旁的阿史那杜尔忽然站起来出声道:“大汗,切莫出兵攻取马邑!”

        “为何?”颉利的目光落在阿史那杜尔的脸上,用如老鹰一样的眼睛瞅着他。

        “李靖用兵如神,又有勇武过人的尉迟敬德在,况且马邑已于数月前加固城墙,若想出兵攻取马邑恐怕不易。”阿史那杜尔脸色如常,语气平淡道。

        “杜尔将军言之有理!正如杜尔将军所言,李靖与尉迟敬德不好对付。”坐在阿史那杜尔身旁的阿史那思摩也站起来,附和道。

        “大汗,思力也认为不宜出兵攻打马邑。”坐在颉利对面的执失思力站起来,赞成阿史那杜尔,“如今外面天降大雪,不利于行军。”

        “没错!大雪天里,不利于行军,若要突袭马邑,行军速度必须够快才行。”阿史那杜尔继续进言,“此时若出兵攻打马邑,恐怕非但无法打败李靖与尉迟敬德,而且容易被对方军队趁机缠住我军,等唐军后续部队赶到,便会趁机对我军形成合围,到时得不偿失啊。”

        颉利可汗能够成为草原霸主,绝对不是有勇无谋之人。

        他沉思一下,徐徐道:“杜尔所言有理,确实不能出兵攻打马邑。”

        “大汗,李靖与尉迟敬德绝不会想到我军突袭马邑,机会难得。”杜苟文泽又提议道。

        “杜苟文泽将军无需多言,本大汗心意已决!”颉利可汗以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

        杜苟文泽不满地瞥了一眼阿史那杜尔,心里埋怨阿史那杜尔与自己唱反调。

        颉利可汗扫了众人一眼,平淡地开口道:“如今唐军离我汗国不远,诸位有何拒敌之良策?”

        很多人交头接耳,议论起来。

        “大汗,恶阳岭作为定襄城重要屏障,杜尔认为,要加强恶阳岭的防御。”阿史那杜尔看到其他人不回应颉利可汗,便由衷道。

        颉利可汗若有所思道:“杜尔将军是担心唐军会首先攻取恶阳岭?”

        “对!”阿史那杜尔点头道。

        “好,按杜尔将军建议,明日本大汗便向恶阳岭加派将士!”颉利可汗道。

        “大汗,杜尔认为不需等到明日,此时便可向恶阳岭加派将士,以及通知恶阳岭守军加强警戒,以防止唐军偷袭。”阿史那杜尔语重心长道。

        “杜尔将军无需着急,唐军刚到马邑,绝不会如此快便能偷袭恶阳岭。”颉利可汗不以为然道。

        “李靖用兵往往出其不意,杜尔建议越早做好防备越能得到有利的防御。”阿史那杜尔劝道。

        “依我看,杜尔将军顾虑过头喽。”

        这时,杜苟文泽用带着嘲讽的语气说道。

        “李靖等唐军才刚到马邑,或许连休整还没来得及休整,如何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出击恶阳岭?你方才也说过,如今天降大雪,不利于行军,何况唐军对地形不熟悉,其将士、马匹也不适宜此种大雪天。”

        “杜苟文泽将军言之有理!”赵德言支持杜苟文泽,“以我对唐人的了解,唐人生活在中原,甚少遇过如此恶劣天气,特别是中原人,甚少在大雪天作战。正如杜苟文泽将军所言,唐军不大可能于大雪天出兵攻打恶阳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