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在豪门当夫人在线阅读 - 33、太凶残了!

33、太凶残了!

        最后一屋子人也没谈出什么名堂,冷飒油盐不进水火不侵,傅凤城冷面冷心,出口成刀。等到傅督军让人来叫傅夫人下去也没有结果,傅夫人只能脸色铁青地被丫头扶着下楼了。毕竟今晚还有那么多客人,不可能让她将所有时间都耗在这里。

        傅钰城和郑缨自然也跟着傅夫人走了,郑夫人更是不会久留。

        片刻后房间里就只剩下冷飒和傅凤城和站在一边充当壁纸的徐少鸣了。

        “今晚让冷小姐受惊了,还请见谅。”傅凤城看着冷飒淡淡道。

        冷飒端坐在沙发上,姿态优雅,“大少言重了,还好。不过……”

        “什么?”

        冷飒看向徐少鸣,“这位徐先生如果能不要总是盯着我就更好了,总是被人监视…我会不太舒服的。”也就是她手里没家伙事儿,要不然一晚上被人这么盯着,她早就一枪崩过去了。

        徐少鸣顿时惊得满头大汗,他做好了隐蔽的啊,少夫人为什么会发现而且精确地认定是他?

        傅凤城脸色如常,“失礼了,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

        “那就好。”目前大家都算一条船上的人,互相伤害就不好了嘛。

        “咳咳。”旁边徐少鸣轻咳了两声傅凤城和冷飒齐齐扭头看过去,被两道目光盯着徐少鸣吓得想后退,但他身后就是墙壁最后撞到了自己的后脑勺。

        徐少鸣只得靠着墙坚强地开口,“那个…冷小姐,其实…如果你在外面表个态的话,不管外人会不会对郑小姐和四少改观,肯定会觉得冷小姐大度,宽容的。”即便是外人不买账,也能给自己刷点好名声不是?

        冷飒撑着下巴靠着沙发,望着徐少鸣幽幽一叹,“宽容?大度?能吃吗?”

        “……”好像不能,但是……

        冷飒道:“徐副官,太重视名声的人,注定会为名声所累的。你想想,你们家四少如果从前不是个好弟弟好儿子好学生,而是像三少那样放浪形骸的纨绔子弟,事情还会闹得这么大么?”人设崩了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不仅会路转黑,更有可能脱粉回踩啊。

        如今雍城里那些曾经暗暗倾慕傅四少的少女们芳心只怕是碎了一地,而踩碎少女芳心这种事,是要被天打雷劈的。

        “……”好像,也不能这么比喻吧?徐少鸣迟疑,“那冷小姐……”

        “我是个视名声如粪土的人。”冷飒傲然道。

        “但是夫人那里……”

        “夫人慢慢会习惯的,如果不习惯还能抓紧时间再换一个儿媳妇。”

        徐少鸣抽了抽嘴角,忍不住去看坐在一边的傅凤城。

        却见他家大少不惊不怒,很是淡定甚至称得上温和地说,“冷小姐放心,你会是傅家未来唯一的大少夫人的。”

        冷飒偏着头看他,这句话怎么听怎么像是诅咒。

        “其实大少如果有更中意的人,我不介意再被退一次婚或者被离婚被病逝的。”所以,请你自由的飞吧。

        傅凤城抬眼,四目相对冷飒不由得一怔。

        傅凤城的神色似乎平静,但是那平静之下又仿佛蕴藏着什么外人看不见的危险。就仿佛一座看似平静却随时都可能喷发的火山,危险得令人心颤。

        冷飒只觉得一瞬间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仿佛自己被什么巨型的野兽盯上了一般。

        狙击手的直觉,很多时候是可以救命的。

        冷飒不动声色地坐直了身体,一瞬间评估出了两人目前的实力对比。

        傅凤城没受伤之前身手可能比她好,但是现在……

        傅凤城将她的动作看在眼里,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任何变化。只听他轻声道:“我不会退婚,傅家也不会离婚。至于病逝…夫人需要我让人为你准备墓地吗?”他说的病逝,是真的病逝。

        冷飒眨了眨眼睛,“也就是说,如果我们结婚你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婚了?”

        “我自然希望与夫人白头偕老,同生共死的。”傅凤城道。

        “……”还是觉得像诅咒。

        “你喜欢我吗?”才见过两面,不至于就要白头偕老了吧?这位好像是从小出国留学的,怎么就半点没学会早起留洋人士们的浪漫情怀,思想比冷老太爷还古旧!要是这样,他跟郑缨订婚好几年,岂不是恨不得把对方给吞进肚子里永不分离?

        傅凤城盯着她,“你是我未来的夫人,我自然会…喜、欢、夫人的。”

        “我要是不喜欢你呢?”

        “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傅凤城问道。

        卧槽!被傅家坑了!姓傅的从来没说过傅凤城这货心理好像有问题!

        冷飒轻咳了一声,“我觉得…我们可以从长再议?”

        傅凤城轻笑了一声,“夫人想议什么?比如那家叫静姝的铺子?还是城外那个叫安园的地方?”

        房间里的气氛渐渐地有些冷了下来,冷飒微微前倾打量着眼前的傅凤城。傅凤城靠在轮椅中,平静地与她对视,仿佛自己并没有说什么事情一般。

        “大少,你怕疼吗?”

        “你想揍我?”傅凤城挑眉。

        冷飒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神色紧张的徐少鸣,“你猜,他拦不拦得住我?”

        “冷……”徐少鸣想要上前,只是他才踏入一步,冷飒白皙柔美的手就友好地搭上了傅凤城的肩膀。傅凤城并没有反抗,只是低头看了一眼落在自己肩头的手。

        徐少鸣对上她含笑却冰冷的目光,脚下立刻就是一顿,僵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怕一个还不满十八岁的小姑娘。大少也不是真的毫无自保之力,但是那一刻他就真的觉得如果他敢再走一步眼前的少女就会扭掉大少的脑袋。

        这绝对是错觉!徐少鸣无措地看着傅凤城。

        “有点怕啊。”傅凤城突然开口,“刚刚跟夫人开个玩笑,还望夫人体谅。”

        你看着可不像是喜欢开玩笑的人,冷飒盯着他。

        “作为惊吓到冷小姐的赔礼,我请你看一出戏如何?”傅凤城问道。

        冷飒微微挑眉,放开了落在傅凤城肩头的手。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明玥姐姐,我们要分蛋糕了,明玥姐姐快来呀。”

        冷飒站起身来,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的仪表,“那我就等着大少的好戏了,回见。”

        目送冷飒出去,关上了门。门外她与傅安妮的交谈声渐渐远去,徐少鸣才松了口气,“大、大少,要不还是…这位冷小姐,实在是有点……”太、太凶残了!

        冷家怎么会养出这么可怕的女儿?徐少鸣突然想起前几天傅钰城被人打了一顿的事,不是他们干的,也不是萧少和卫先生干的,该不会……

        傅凤城一只胳膊撑着轮椅的扶手,修长的手指撑着额边,唇边渐渐露出了一抹饶有兴致的笑意。

        “不,你不觉得…很有趣吗?”

        “可是……”她可能真的会对您动手啊。徐少鸣其实也不确定如果真的动手,大少和这位冷小姐到底谁更胜一筹。要不回头试探一下?

        “别去找她,你不是她的对手。”似乎看出了徐少鸣的心思,傅凤城提醒道。

        “是。”

        “去告诉老头子,我要跟老四同日成婚。”

        “可是……”冷小姐还不满法定结婚年龄啊。

        “两个月而已,等不起?”傅凤城问道。

        “等!肯定能等!”徐少鸣果断应道,大少说要等,谁敢说不行?

        傅凤城垂眸低低笑道:“很有趣,有了她…以后傅家才会更热闹。”

        “……”